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1-23)      第二章龍門谷(01-23)      第三章龍門大會(01-23)     

第五章紫色巨棺的變態用途

“大將軍,你環執遴不悟嗎?”
  就在這時,朗真忽然跳了出來。雙眼瞪起直視林嘯。
  朗真頂多只是私下里與林嘯對峙,當著滿朝官員,可從來沒有過,今日跳出,明顯是撕破臉皮了。
  林嘯轉頭,看向朗真。
  “執迷不悟?兵部尚書,請記住你的身份,說話前想好后果!”林嘯眼睛一瞪道。
  “哼,后果?我就是看不慣你的所為,大靖天下即將毀在你的手中,無雙城丟了,你難辭其咎,若不是你死守著禁軍,豈會出這種事?沒有本事,卻扣著軍權,攥著兵符,你是大靖罪人!”朗真叫道。
  “請大將軍交出兵符!”
  二十名官員忽然出列叫道。
  林嘯雙眼一瞇,眼中閃過一股寒光。
  “你們真是為大靖著想?”林嘯冷聲道。
  “我等心比明月,永忠大靖,林嘯,交出兵符,我大靖還有救!”朗真再度說道。
  “請大將軍交出兵符!”
  近三十名官員一起叫道。
  這是逼林嘯?
  滿朝文武,剩下的官員都沉默了,一個個驚疑不定。這是?
  “哈哈哈哈哈!”林嘯一聲大笑。
  “大將軍還有什么要說的?”朗真自信道,好似勝券在握一般。
  “圣王臨走前的話,所有人都忘記了?”林嘯沉聲道。
  聽得林嘯的話,朗真臉色一變,那出列的三十個官員也是如此。
  “朕希望是壽與天齊,大靖壽與天齊,所以,在這里朕做一下大靖以后安排,記住了”今日朕的安排,就是最高圣旨”不管生任何情況,誰也不許違反,不管任何情況,有敢檀越者,以叛國罪論處!”
  “這是最高圣旨”不管生任何情況,誰也不許違反,不管任何情況,有敢擅越者,以叛國罪論處!”林嘯一聲炸喝。
  一聲炸喝下,出列的官員中有幾名忽然身形一抖。
  “來人,給我將這些叛國者擒拿!”林嘯一聲大喝。
  “是!”殿外頓時傳來大量侍衛的聲音。
  朗真臉色忽變,不是因為林嘯的話”而是看到外界的人。
  寅落日、龜蛇?各族精銳,大靖最強的一群人?
  一瞬之間,朗真悟了,林嘯故意的,事情暴露?
  根本沒有絲毫求饒,朗真大喝道:“走!”
  三十個官員早已心慌,以朗真為,朗真一聲,走”所有人順勢飛了出去。
  “忽!”轉瞬之間,三十一人頓時遁逃而出。
  剩下的官員微微一鄂,一個個充滿了意外,知道局勢緊張,可沒必要這么緊張吧?叛國罪?遁逃?
  “諸位同僚!”水無痕忽然叫道。
  群臣的主意馬上被水無痕拉了回來。
  “大靖出了叛逆,索性被大將軍找了出來,可喜可賀!”水無痕說道。
  水無痕說完”眾臣一陣皺眉,一個相貌年老的臣子忽然出列。
  “大將軍,國勢緊張,朗真和剛才官員難免會激動,可罪不至死啊”他們也是為了大靖著想,還請大將軍從輕怒!”老臣子說道。
  林嘯看看他,并沒有生氣,點點頭道:“禮部侍郎,一心為國,林嘯佩服,只是,此事并非那么簡單!”
  “哦?”
  “諸位,隨我出來,一看便知!”林嘯陳懇道。
  這些死忠大靖之臣,林嘯自然給予足夠尊敬,雖然他們智慧不足以震懾四方,但他們的忠心比之那些,人才,強出百倍。
  人人都認為鐘山死了,他們依然堅信鐘山活著,與大靖共存亡,這樣的人,才是大靖最可貴的人!
  “哦?難道還有其他?”
  很多臣子都露出意外之色,也有人好似猜出了什么。
  水無痕、水鏡和林嘯緩緩走出大殿。
  大殿外,朗真和一眾官員,被大靖的一群絕世強者圍了起來,這些都是精銳,最強者。
  強者們圍著朗真,朗真無處可走!
  “朗真,你還是束手就擒吧!”水無痕淡淡道。
  “束手就擒?哈哈哈!”
  就在這時,遠處忽然一道煙火沖天而上。
  “咻!”火焰沖天之際。
  朗真眼睛頓時亮了起來。并且暗暗呼了口氣。
  “束手就擒的應該是你們,現在,凌霄天庭已經被我控制了,所有要塞,全是我的人,你們還不束手就擒?”朗真忽然大笑道。
  “忽忽忽!”
  同時,在長生殿四周,忽然間大量將士沖天而上,約有萬人之多,一個個手執長弓,直指長生殿。
  “皇宮的大陣怎么破了?他們怎么進來的?”先前的禮部侍郎忽然叫道。
  “怎么進來的?自然是看守陣法的人,變成我的人了!哈哈哈哈!”朗真大笑道。
  “朗真,諸位,你們真的叛國了!”水無痕眼中閃過一絲惋惜。
  朗真,從千世界開始就與眾人相熟了,一步一步走到兵部尚書的位置,可見多么難得,想不到昔日同僚,此刻居然兵戎相見?
  “叛國?還有什么國?現在,凌霄天庭全部在我手中,識時務者為俊杰,大靖不再,諸位還是隨我入太極圣庭吧!”朗真大笑道。
  勝券在握!朗真也張狂了起來!
  “是嗎?”林嘯一聲冷喝。
  “哼,林嘯,交出兵符,我可以對你以往既往不咎,若是你不交出來,那么你的家人………………!”朗*露出一絲邪笑道。
  顯然想用林嘯家人威脅林嘯。
  “拿下吧,他們已經徹底沒救了!”水無痕搖搖頭。
  寅落日等人點點頭。準備出手。
  “干什么?找死?”朗真眼睛一瞪。
  一揮手,顯然讓天上的十萬強者動手,可那萬名將士卻是緩緩飛落回去。朗真眼睛一瞪,難道我手勢揮錯了?
  “來人,殺了他們,殺了他們?”朗真叫道。
  可是”那些將士根本沒聽到一般,就這么飛走了。
  三十一個官員瞪著眼睛,一臉的不可思議。
  “怎么會這樣?怎么會這樣?”
  “沒用了,凌霄天庭,你的所有暗樁,都已經被拔出了,甚至你府上的太極使者也是。朗真”走到這一步,我也感到很可惜!但,國法大如天,叛國者,誅九族,你的九族已經在剛才全部斬,現在就剩你們了!”水無痕搖搖頭道。
  “不該這樣的,不該這樣的!”朗真不可思議道。
  另三十個官員也是一臉悲壯。
  “跟他們拼了!”朗真大叫道。
  “拼了!”三十個官員豁出去了。狂的沖向寅落日等人。
  而朗真卻是趁著別人拼命,快向后遁逃而去。
  “逃?稱往哪里逃?”
  朗真面前忽然多出一人,玄武族至尊,龜蛇!
  “轟隆隆一!”
  長生殿前,大戰一不可收拾!強勢的戰斗,點燃出絢麗的光彩。整個凌霄天庭都看著皇宮方向。
  從早上,一直打到晚上,三十名官員全部擊斃當場,只剩一個朗真苦苦掙扎之中。
  朗真一身是血”滿臉怒意,不過朗真并不后悔,鐘山已死,大靖沒有值得留念的了,只是想不到紫宸王他們那么警覺,他們怎么知道今天動手的?
  他們怎么可能知道?
  滿朝官員冷吟的看著,沒人為這些叛國者求情”看了半天的戰斗,眾官員對大靖的忠心更甚了。
  “喲,還沒結束啊!”
  忽然一聲悠閑的聲音傳來。
  聲音來的太突然,而且有種惑人心魄的味道。眾人手中一停,略微驚駭的望著天上。
  不知何時”天上忽然多出十幾個身影。
  為一名紫袍男子,身后都是其下屬一般。紫袍男子一臉戲謔,而其他人卻是一身傲氣”好似看不起下方之人一樣。
  “齊明王爺,你終于來了!”朗真驚喜的大叫道。
  “太極圣庭”齊明王?”水無痕冷聲道。
  剛才戰斗的眾人馬上擁護在水無痕等人四周。
  “比我想象的還要優秀,大靖三雄!一個沒落下?居然查出了所有暗樁?看來朗真比你們真的差得遠!”齊明王點點頭道。
  朗真聽到齊明王的話,臉上一陣難看。
  “王爺,我!”朗真欲言欲止!
  “你什么你?讓你逼個兵符,到今天都沒有成效,還將自己所有下屬和家人賠進去了,廢物!到了我太極也還是廢物,我太極圣庭可不收廢物!”齊明王冷冷道。
  “王爺,你答應我的,你答應我的!”朗真慌了,一臉的不可思議,齊明王怎么可以出爾反爾?
  “滾開!”齊明王淡淡道。
  “轟!”
  身后自有人出手將朗真轟入下方,在長生殿〖廣〗場之上砸出一個大坑。
  朗真被齊明王拋棄,讓大靖的一眾官員一陣解氣,叛國者,報應啊!
  而朗真躺在大坑里,不可思議的看著齊明王,怎么會這樣?怎么會這樣?朗真感覺眼前一抹黑的感覺,好似全世界都變了。
  “鐘山已死,水無痕、水鏡、林嘯,我再問你們,你們可愿入我太極圣庭?”齊明王鄭重道。
  “哈哈哈,齊明王,你又何必明知故問呢?一個忠于太極的人,你居然將他打成這樣,我們去了還有活路?”水無痕諷刺道。
  這一諷刺,連帶著坑里的朗真一起諷刺了。
  朗真只感覺一口氣悶在胸中,而齊明王身后的人臉色一變,只有齊明王還沉得住氣。
  “禁!”齊明王道。
  忽然,凌霄天庭四方,陡然出現一個巨大藍色罩子一般,將整個凌霄天庭罩入其中。
  忽來的變化引得凌霄天庭上很多人露出驚詫之色,一些人飛天而起。
  “轟!”剛飛上天,就被藍色罩子轟炸落地。
  “不用想逃了,這是古仙器”只能進,不能出!”齊明笑道。
  水無痕雙眼一瞇”困住了凌霄天庭?
  “我暫時也不想與你們廢話,我知道你們頑固,收服你們,留給圣王來收服吧,我現在給你們三天時間”交出大靖兵符、丞相印、紫宸王印!我可以不動凌霄天庭一分一毫!好好想想吧!”齊明主笑道。
  說完,齊明王帶著十幾名下屬忽然消失了。
  禁封凌霄天庭?
  大惜三雄相互對視一眼,同時也看出了齊明王的所謀,大靖,只要有這三個東西,就可以調兵遣將,就可以下令詔書!就可以指揮大靖一切,這三樣東西”豈能交給齊明王?
  長生殿變得一片死寂!
  三天一晃而過,齊明王再度強勢而來,帶著一眾下屬。
  還是那個〖廣〗場,〖廣〗場之上,群臣視死如歸,三天里,他們各自回去交代了后事,繼而一起隨著水無痕回到〖廣〗場,迎接敵朝惡人。
  “好個鐘山,居然有這么多死忠!”齊明王無比感嘆的看著這些人。
  捫心自問,齊明王知道,就算自己圣王也不可能有這么多死忠。
  “想好了嗎?”齊明王看向眾人。
  水無痕等人冷冷的看著。
  “三天了,禁軍開始亂了吧?還有方得不到你們的消息,也肯定開始慌了吧”現在不將兵符和大印交給我,大靖不出半個月,必定滅亡!”齊明王自信道。
  “你說的是這個嗎?”水無痕忽然說道。
  紫宸王忽然取出王印,林嘯取出兵符,水鏡取出大印!
  “不錯”想不到啊,你們居然……!”
  齊明王的話還未說完。
  “妾!”
  兵符、王印,丞相印”轟然爆散而開,被三人摧毀了。
  “你們?”齊明王怒道。
  “哈哈哈哈”齊明王:太極圣庭還真看得起我們,讓你一個古仙前來我大惜,我們保不住大靖,但,我們也不會出賣大靖,我們與大靖同在!”水無痕朗笑道。
  齊明王臉色一陣陰沉,這次的要目的是得到大靖大部分疆土,其次才是三個人才。兵符、王印、丞相印破碎。
  太極圣庭必定只能取得少部分利益了。
  “找死,你們找死!”齊明王怒了。
  “圣王會為我們報仇的,大靖與我們同在!”水無痕叫道。
  “大靖與我們同在!”文武官員一聲同喝。
  大靖與我們同在,聲震蒼穹,一時間,凌霄天庭到處響徹這個聲音。凌霄天庭的百姓已經知道的原因,在聽到這聲音的時候,無不淚流滿面!
  “圣王,圣王你到底在哪里!你快回來吧!”百姓心中嘶吼著。
  這一份羞辱,這一份悲壯,讓所有人都捏起了拳頭,讓所有人都充滿了怒火。
  “好好好,既然你們找死,也怪不得我了,來人,除了水無痕、水鏡和林嘯,其它所有人官員,給我殺,殺、殺!”齊明王被激怒了。
  兇性〖勃〗,要大開殺戒了。
  “噌!”
  林嘯、水無痕、水鏡也各自取出各自法寶。
  看著三人的態度,齊明王忽然閉目,深深的吸了口氣道:“一起殺了吧,他們三個也不需要留了!”
  齊明王看的出來,這三人,永遠無法收服了。齊明王帶來的都是大仙,自然有那個資本屠殺大靖群臣。
  “一個不留,殺!”
  隨著齊明王的一聲斷喝,好似宣布長生殿前所有人的命運一般,遠處,依舊躺在坑中無法動彈的朗真眼中閃過一陣惡毒的〖興〗奮。
  死,你們所有人都得死!
  “誰敢殺朕愛卿?”
  忽然,好似平地一聲天雷一般,一聲中氣十足的聲音忽然響徹整個凌霄天庭。
  齊明王臉色一變,想著西方望去,西方,一個黑點向著凌霄天庭方向急射來。來……,太遠了,同樣也太快了!
  人未到,聲先到,一股恐怖的氣流忽然吹來。
  “嘭一!”
  大風吹過長生殿四方,飛沙走石之后,〖廣〗場之上頓時多出一黑袍身影。
  誰敢殺朕愛卿?
  聽得這個聲音的時候,整個凌霄天庭的百姓忽然心緒一止。接著,整個凌霄天庭都沸騰了。
  “這是?”
  “這是圣王的聲音?圣王的聲音!”
  “圣王的聲音,圣王回來了,圣王回來了!”
  “圣王萬歲萬歲萬萬歲一!”
  “圣王仙福永享,壽與天齊!”
  整個凌霄天庭頓時歡呼了起來,一個個百姓激動的全身都忽然顫抖了,激動,心里呼喚實現了,是圣王,真的是圣王!
  激動中,淚水止不住而下,對著皇宮方向,所有人恭拜而下!
  長生殿前,也是如此,眾官抱著視死如歸的念頭,已經做了最后一戰的準備,死,大丈夫何懼一死!從凡人開始,因為大靖已經多活幾百年了,一死又何懼?
  悲壯的心感染了所有人,圣王,我們為你盡忠了!
  在這生死置之度外之際,天空一聲炸響,同樣炸的所有臣子一陣驚詫,我產生幻覺了嗎?
  不會錯,是圣王的聲音,圣王回來了,王者歸來了!一些老臣頓時激動的嘴唇哆嗦了起來。
  也就一會,一股大風吹過,眼睛迷離之后,眾臣看的了那無比熟悉的身影,依舊那么偉岸,依舊那么高大。依舊那么熟悉!
  “圣王!”
  生死面前都沒流過淚的老臣們,頓時淚如雨下,紛紛跪拜而下。
  林嘯、水無痕、水鏡等人也是激動了嘴唇顫顫,三人深深的吸了幾口氣,無法言表心中的那股嘯天般激動。
  “圣王真的還活著,圣王回來了,大靖圣王又回來了!”
  ps:鐘山終于回來了,觀棋又額完成任務,有月票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