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9-26)      第二章龍門谷(09-26)      第三章龍門大會(09-26)     

第一章孔子VS卅

凌霄天庭,紫宸王府!
  水無痕帶著一身的疲憊回到府。
  “父王,孩兒有話和你說!”一個面相極為俊朗的少年對著水無痕道。
  “拳兒,有事?”水無痕帶著一絲疑惑道。
  水拳,水無痕之子。也是水無痕最寵之子。
  “挺重要的,關乎我水家!”水拳鄭重道。
  “槽那隨我來書房吧!”水無痕微微意外。
  一直以來,水無痕忙于政事,對于幾個兒子的管教欠缺了一點,自己這個兒子在凌霄天庭也算是一個紈绔子弟,不過沒闖什么大禍,水無痕也沒怎么在意,今天忽然轉性了?討論家事了?
  到了書房,水半揮退了所有下人,更是設置了陣法隔音。
  “說吧,什么事神神秘秘的?”水無痕疑惑道。
  “父親,聽說今日太極圣庭使者被父王召見了?”水拳略微〖興〗奮道。
  “恩,被我斬了!”水無痕點點頭。
  “呃,為什么?那人說的不對嗎?”水拳有些焦急道。
  “嗯?”水無痕臉色一板,雙目變的凌厲了起來。
  百多年的積威,水無痕的威嚴是極為恐怖的,但對面是其愛子,水拳也當沒看到。
  “父王,我們是不能投降太極圣庭,那樣太對不起這天下,對不起從小千世界出來的人了!”水拳說道。
  “恩!”水無痕點點頭。
  “但是,現在圣王已經死了,再拖下去,只會給人民帶來更大的災難,父王,百多年的領導,現在很多大臣已經都心向著你了”這時候,何不再晉一步?沒人會怪你的”父王!”水拳快道。
  “孽子,你說什么?”水無痕眼睛一瞪,一股戾氣蓬勃而出。
  強勢的戾氣逼得水拳心一顫,臉色白,但還是強忍著說道:“我要父王稱帝”圣王都已經死了,還守著大情有什么用?大臣走的越來越少,到最后只會一無所有,父王,稱帝吧,孩兒懇求父王!”
  說完,水拳,撲通,一下跪在了地上。
  水無痕周身滂湃的氣息沖天而上,頓時沖破了書房大陣。
  “孽子”我今天就劈了你!”
  一聲炸喝,響徹整個水府。頓時大量水府之人圍了過來。
  “老爺,老爺不要啊!”忽然一個女子沖來,一把抱住水無痕。
  淚眼婆娑的哭嚎著。
  “讓開,我今日就劈了這個孽子!”水無痕怒道。
  “拳兒,你到底怎么惹你父王的?還不向你父王賠罪!”女子扭頭對著水拳牛瓿“是啊,拳弟,快向父王賠罪”快啊!”水拳的一群兄弟叫道。
  “我沒錯,父王,你太迂腐了,你這是愚忠,圣王已經死了,千萬人看到的,有記錄”還有滿天氣運也沒有了,為什么還要守著大情?只要父王愿意,大情群臣肯定會擁護父王為帝的,父王,孩兒求父王了!”水拳大叫了起來。
  水拳一叫”眾人一陣沉默,顯然,這些人都想水無痕稱帝”水拳的兄弟們一個個眼巴巴的看著,現在只是王子”一旦水無痕稱帝,那就是太子了!
  而抱著水無痕的女子也是一臉期盼,因為一旦水無痕稱帝,他就從王妃變為皇后了。
  “反了,反了?我在朝堂上說過,敢動逆朝心思,誅九族!來人,將水拳拖出南天門斬示眾,待圣王歸來,我再以死謝罪!”水無痕怒道。
  水無痕一說,眾人都慌了,知道水無痕愚忠,可也沒有想到這么頑固,這么愚忠?這要殺自己的親子?
  “老爺,老爺不要啊,他是你最寵的兒子啊,老爺!”女子哭嚎道。()
  “父王,饒了拳弟吧!”一眾王子恐懼的快求饒。同時剛才與水拳同樣的心思,頓時散去。
  水拳目瞪口呆的看著。
  “還不快,斬!”水無痕對著兩個侍衛叫道。
  “是!”那兩個侍衛一個激靈。
  斬王子?他們算是長見識了,心更加佩服這個紫宸王了。
  “父王,父王,我是拳兒啊!”水拳終于知道怕了。
  “不管你是誰,逆朝者,死!”水無痕怒道。
  “母親,救我,哥哥們,救我!”水拳現在恐懼的四處求解,水拳知道父王性格,是真的,是真的要斬了!
  “老爺,不能斬,不能斬!”女子馬上叫道。
  “你也要忤逆我?”水無痕眼睛一瞪。
  “不,不,圣王,圣王留過免死金牌,拳兒出生時,圣王來祝賀,送給拳兒一塊免死金牌,可保拳兒不死的!老爺,你不能忤逆圣王,不可以!”女子馬上哭著說道。
  “我有免死金牌,我有!”水拳慌不擇路的馬上取出一塊金燦燦的牌子。
  牌子上面,突浮著鐘山親手寫的,免死,二字,幾年前。在得知鐘山身死的消息后,就再也不當回事了。一直丟于儲物手鐲的角落之,現在,想不到它會救自己一命。
  “父王,孩兒錯了,孩兒錯了!”水拳不停的叫著。
  看著這塊免死金牌,水無痕深深的吸了口氣,說起來,水拳是自己最喜歡的兒子,但國法大如天,但圣王的圣令更大。免死,不得不免,水無痕心也暗呼了口氣。
  “既然是免死金牌,死罪可免,活罪難饒,將水拳送往,天下峰”交給天老,讓天老開啟百世洞天,百世磨難!”水無痕說道。
  百世磨難?知道百事洞天的人都是心一緊,一百世的磨難,那是多么大的煎熬啊。可命保住了,誰也不敢再多說。
  水拳被送到天下峰!
  天下峰,天家天神子等強者閉關之地,天老在鐘山離開凌霄天庭之后,就一直生活在這里,從不踏入政壇,也從來不出手,除非水無痕相邀。
  天老得知經過之后,很爽快的將水拳送往百事洞天。
  看著水拳進入,天老點點頭道:“水無痕用心良苦啊,百事磨難,希望百事磨難之后,你能成長起來!”
  將兒子水拳送走之后,水府誰也不敢再提這個話題,水無痕心很郁結,獨自回到皇宮,站著長生殿里。
  看著鐘山的寶座,仿若鐘山就坐在寶座之上一樣。
  “圣王,大情大亂了,我該怎么辦?守了五年,臣身心疲憊,但臣依舊會堅持的!”
  “可是,太難了,大情臣心、軍心、民心、天下心,都開始亂了,我該怎么辦?圣王,五年了,你若再,就遞個消息給臣吧!”
  水無痕獨自述說著心苦悶,大情要不保了,水拳的話雖然很排斥,可也并不全是編造的,五年了,五年圣王都沒消息,世人都說死了。可水無痕就是因為沒見到尸體,才一直堅持到現在。
  “圣王,你臨走時將大情交給我,給我交代…………,呃,交代?”苦悶的水無痕眉頭一挑。
  “水無痕!”鐘山叫道。
  “臣在!”
  “水無痕,大情圣庭第五軍團長,今日起,封你為,紫宸王”大情圣庭第一個外姓王爵,代朕牧守陽間大情天下,朕不在期間,暫代朕執掌大情天下!如朕親臨!”鐘山再度取出一塊紫色大印道。
  “當你遇到無法面對的困難時,你對自己問一句,我到底希望的是什友”。”
  百多年前的一幕幕再度回蕩在水無痕腦海之。
  “無法面對的困難時?不就是現在?我希望的是什么?我希望的是什么?”水無痕吶吶道。
  “我希望的是圣王沒死!圣王沒死?”水無痕眼睛忽然瞪了起來。
  圣王沒死?得出這個結論的一瞬間,水無痕震驚了,難道圣王當時就算到了這一幕,故意說的?
  “紫宸王?,紫,為貴“宸,為房屋。圣王這是說讓我守護大情圣庭?擋住一切風雨?不對,不對!”水無痕皺眉道。
  原本以為自己這個王爵的目的,就是為了守護大情而形象取出的,可現在看來,明顯沒有那么簡單。
  紫宸王?紫宸?水無痕快搜索著記憶。
  一瞬間,水無痕想到了,想到了一個人,想到那個人的時候,水無痕抽了。涼氣,果然,太隱秘了。
  紫宸?紫宸大師!昔日鐘山金丹期的時候抵達無雙城,為水無痕的父親拉城主選票,其找了個煉箭大師,紫宸大師,用紫宸大師的箭,做了一次栽贓陷害,那時鐘山計謀連環出。分不清虛實,就算水無痕當時知道一切過程,也分不清那個是虛,哪個是實。而最終還是以鐘山勝出,一舉橫掃四方候選人?
  “圣王的意思是真真假假,假假真真,只有堅持到了最后,才能看出勝負,而最后又是圣王勝出,預示著圣王歸來?”水無痕眼睛越來越來。
  “圣王還活著,他讓我守到他回朝?圣王最后一定會回來的!”水無痕激動道。
  得出鐘山這個啞謎,水無痕臉上頓時綻放著激動的〖廣〗場,原本的疲憊也好似一瞬間輕松了很多。
  “對,圣王的神秘,不是那些凡夫俗子的猜測就能決定的,圣王,臣一定竭盡全力,守到圣王歸來!”對著鐘山的九龍天椅,水無痕恭拜的承諾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