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1-30)      第二章龍門谷(01-30)      第三章龍門大會(01-30)     

長生不死158 吵醒天神子

青色光芒籠罩鐘山全身,虛脫疲憊在舒適的環境,鐘山不自覺的昏迷了過去。
  也不知道昏迷了多久,鐘山才緩緩醒來。
  本能的睜開雙眼,一瞬間,鐘山看到了無盡星辰,可看了一會,
  鐘山覺得不對勁,馬上再度閉上眼,檢查身體。
  虛脫消失了,傷勢更是完全恢復了!甚至,修為居然不明不白的升了一重天。
  大仙境!三重天!
  還有兩道真龍在體內環繞,這是大崝氣運金龍。
  再度睜開眼睛,鐘山開始打量四周了。
  招妖幡依舊躺在胸口,好似從來沒出現過一樣。而鐘山此刻,卻是躺在一塊巨大的石階之上。
  這是星空之中?
  一個天梯,一塊臺階連著一塊臺階,延伸到遙遠的高空之中。
  而鐘山正處在這一座天梯的正中央,下方更是無數星辰一般,這里比星辰所在的位置還要高?
  下方是無數星辰,四周、上方同樣也有著無數星辰,只是這里的星辰非常奇怪,星辰應該是圓形才對,可這里的星辰,有些卻拉成了條形。詭異的拉長!
  而且有些地方,星辰移動的特別快,但總是飛不遠。
  怪異的環境。
  只有這個臺階,還算正常。
  鐘山心中產生一絲疑惑,探手取出一個水晶球,將水晶球拋出沒有欄桿的天梯。
  扔入星空之中。
  水晶球拋出的速度很快,可是飛出天梯范圍,水晶球飛行的就好似忽然慢了一樣。
  不是飛行慢了,是時間忽然變慢了!這感覺,鐘山在落星塵施展時間神通時見過。而且,很快那正圓形的水晶球詭異的拉長呈條形了,
  水晶球非常脆只要微微變形就該裂開才對,但,這一刻并沒有裂開,
  好似橡皮做的一樣。
  鐘山神情微動,很明顯,這是空間問題。
  時間變慢,空間法則混亂?這到底是什么地方?
  取出招妖幡招妖幡已經恢復如初,看不出絲毫奇特,可就是這個招妖幡將自己帶到了這里?
  「呼﹋﹋﹋﹋﹋﹋﹋﹋﹋﹋!」
  忽然間一道白光閃過,從鐘山頭頂直射天梯的上方。
  也許是這里法則混亂,飛過去的那人,空中留下一排的殘影。
  「彌天圣人?」雖然記不得彌天圣人的臉龐,但其身形卻是記得清清楚楚。是他沒錯!
  天梯上方有什么?
  鐘山馬上踏步向上而去直奔天梯頂部。
  天梯很高,鐘山速度也非常快,一炷香后,終于到了天梯頂部。
  那是一個平放在虛空中的宮殿群,非常浩大,非常莊重。
  中心一個主殿,主殿高萬丈大殿沒有牌匾一陣悲涼氣息撲面而來。即便隔著近萬里之遙,鐘山都感受到那大殿散發的氣息大浩大了。
  無名大殿之前的廣場之上,此刻站著六個人!
  彌天圣人、嬴、鬼谷子盡皆在列,還有一個鐘山認識的人,風行云!蛇后道場的風行云道君?
  不過看那樣子,風行云好似不是自己趕來的,而是被強行帶來的一般。
  最后兩人一人身著黑袍,一種熟悉的氣息涌入鐘山心中。
  圣人墨子?
  肯定是墨子,昔日見過墨子之后鐘山絕對忘不了那股氣息。另一人,一聲青色儒袍,隔著萬里之遙,一股驚世大儒的氣息直接沐浴了鐘山全身。讓人有種說不出的意味,心中無端產生一種擁護的感覺?
  這是?
  鐘山不認識他,而且只是看到背影,但是,鐘山卻能猜到他是誰!
  孔子!
  三個圣人,兩個祖仙,還有一個古仙?
  站著萬里之遙,鐘山想了想,并未選擇上前,因為鐘山知道,這里的東西,已經不是現在的自己所能觸碰的了。
  圣人都參與進來了,自己一個大仙能起到什么作用?
  遠處眾人也好似能感受到鐘山的到來,但誰也沒有回頭,依舊一起盯著眼前大殿。
  「圣人,天下之表率,可爾等堂堂圣人,居然做起了掘人墳墓的勾當,你,太過分了!,風行云恨恨的叫道。雙目冷冷的看向彌天圣人。
  「哪來那么多廢話,是你自己來,還是等我煉化了你?」彌天圣人淡淡道。
  這一刻,另外兩個圣人和兩個祖仙都沒有插口。
  風行云恨恨的看了一眼,最終深深的吸了口氣,閉上眼睛。
  轉身,走到無名大殿之前。
  看著眼前巨大宮殿,風行云忽然跪拜而下。
  三拜九叩!
  「不孝子孫,風行云,被逼無奈,驚擾二位先祖!」風行云跪拜著說道。
  三個圣人、兩個祖仙耐心等候。
  拜了一會,風行云忽然從指頭逼出九滴精血,緩緩射入無名大殿的大門之上。
  九滴精血頓時染紅了大門。
  「墓冢果然還是需要女媧后裔的精血才能開啟,彌天圣人好算計!」嬴忽然開口道。
  轉頭看了一眼嬴,彌天圣人沒有說話,繼而就不再理會。好似根本看不起祖仙一樣。
  嬴也沒有在意,轉而看向大門。
  血染大門之際,整個虛空廣場都動了起來,四面八方的宮殿一圈圈的詭異轉動,就是鐘山所站的位置,也緩緩移動,很快就偏離了百里之遙。
  「轟隆隆!」
  大門轟然打開。
  大門打開的一瞬間,大殿之中忽然冒射出億萬金光,將這一片虛空都照亮了一般,刺眼無比。
  隱隱約約能夠看到,一張金色的大圖,大圖分八邊,上方縈繞著大量金色煙霧,看不清虛實。而金光射出的一瞬間,四方虛空那一些變形的星辰詭異的忽然停止了運動,好似時間一瞬間靜止了一般。
  「先天八卦圖!果然名不虛傳!」圣人墨子忽然開口道。
  一眾強者并未馬上爭奪畢竟,這里誰也不能力壓旁人。
  「諸位道兄,我只參悟百年,百年后,交與諸位,如何?」孔子忽然開口道。
  「非也,殿門因我而開還是由我參悟如何?五十年后,交與諸位!」彌天圣人淡淡開口道。
  三個圣人相互言談,都想最先得到先天八卦圖,能說服對方最好,
  強行爭奪那只是到不得已的時候才進行。
  而一旁的風行云卻是一直跪在那里,低著頭,拳頭握出了大量青筋。
  「不若交由我來保管?,嬴忽然開口道。
  嬴的開口頓時止住了三個圣人的話,三人一起看向嬴,特別是彌天圣人,雖然承認嬴的強大,但相對于自己來說,肯定遠遠不足,一個祖仙而已剛才說話自己也沒有搭理。
  現在居然敢挑釁三大圣人?
  「先天八卦圖只此一份,而且內有伏羲留下的“篡命之承”只能有一人繼承!此刻,再談不顯得虛偽嗎?」嬴淡淡道。
  彌天淡淡的看向嬴。
  「那你說怎么辦?」彌天淡淡道。
  「各憑手段,誰得到就是誰的!」嬴淡淡道。
  「你一個祖仙也想跟我們爭?你的天機大法貌似還是我留在小千世界的!」彌天圣人淡淡道。
  「大秦?現在真是膽子越來越大了!」孔子淡淡道。
  嬴看看孔子,微微一笑,這一笑看不出絲毫喜怒。
  「墨子圣人!」嬴再度道。
  嬴忽然指名到墨子。另兩個圣人微微意外。
  「嬴!」墨子點點頭。
  「嬴逾越了!有事想請墨子圣人幫忙!」嬴很直接道。
  「只要不過分就當還你昔日那份人情了!」墨子忽然說道。
  人情?眾人一陣疑惑,墨子怎么欠嬴人情了?
  同時墨子說的也很清楚不能過分,墨子不會專門為嬴爭奪先天八卦圖。
  「多謝我所要你幫的忙,就是.....不能讓孔子得到先天八卦圖!」嬴盯著孔子淡笑道。
  場面陡然一靜,嬴這句話的意思太霸道了!
  嬴明顯是來搶奪先天八卦圖的,他讓墨子牽制孔子,難道他有把握對付彌天圣人?
  彌天圣人此刻,不知該高興還是該生氣!自己堂堂圣人,被一個祖仙看不起了?
  「如爾所愿!」墨子點點頭。
  先天八卦圖,墨子沒說不爭,只是讓孔子得不到就行了。
  「你想攔我?」彌天圣人盯著嬴道。
  「這里是時空的盡頭,不是天地之間,圣人?在這里的圣人可不能任意調動天地之力了!我也想看看,一個失去天地的圣人,到底還有多強!」嬴沉聲道。
  「真是不知所謂!,彌天圣人冷聲道。
  「來日,天地間,我在大秦咸陽隨時恭候,現在請吧,在這時空的盡頭,你若能勝我君臣二人,先天八卦圖,我們不要也罷!」嬴的語氣堅決變的嚴肅了起來。
  「呼!」
  轉瞬之間,嬴、鬼谷子、彌天、墨子、孔子,五大強者就消失在了這個廣場之上。
  隱約之間,鐘山看到他們進入了外界,進入那變形了的星辰之間。
  強者的爭奪,先天八卦圖!
  對亍廣場上的風行云與鐘山,一眾強者根本不以為意,因為在他們心里,想要捏死這兩人,太容易了。而且心神肯定時刻留在這個廣場之上。
  鐘山沒有妄動,風行云也沒有,風行云跪在無名大殿前,頭低著,手頭捏緊,眼中閃過一股憤恨。
  這是一種屈辱的感覺,被逼開了祖墳,而且在自己面前談論分派祖墳物品,而自己又根本無能為力。這份屈辱太強烈了。風行云感覺內心都在滴血。
  伏羲在世,女媧在世的時候,誰敢對我風家不敬?而現在家道衰落,卻是被一群強盜逼得如此屈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