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1-18)      第二章龍門谷(01-18)      第三章龍門大會(01-18)     

長生不死13 強行攻城

廉賢說宗。所有人都是窒。大帳點中一陣沉默,味著這一刻的不可思議。
  若這一群真是鐘山所為,那鐘山真的太可怕了,可怕到就這一點點的時間,他都能扭轉乾坤,化腐朽為神奇。
  轉眼之博,形勢逆轉,這斷糧、困守的,變成了八十萬大軍,后無去路,坐著等死?軍心潰散,暴兵四起?
  就是蘇家老祖宗也都不可思議的感受著這兩份情報帶來的震撼。多少年的山門修行,讓他好似都要忘記這凡世間的征戰殺戮的殘酷。
  給鐘山時間,他真的能扭轉乾坤!
  這是蘇廉賢說的,所有人將目光都再度轉向了蘇廉賢,一個個眼中充滿了感嘆,當初要聽蘇廉賢的該多好。
  “父親”蘇正德一臉慚愧的看向蘇廉賢,因為自己的判斷,導致叔伯、太子、眾皇子,幕家血脈盡毀,后無去路,變的了一個絕境一般。
  深吸了口毛,蘇家老祖宗看向蘇廉賢道:“廉賢,下面你來指揮。”
  蘇廉賢當仁不讓,這個時候,不是較氣的時候,先將眼前危急渡過。
  “嗯,首先要封鎖這兩個消息,以防止霍亂軍心。”蘇廉賢說的。
  “父親放心”蘇正德馬上說道。
  “其次,從另三門迅速各調集五萬大軍回來,將所有八牛弩床帶到此處,讓所有將士吃個飽,然后,正式從南門不惜一切代價,全面攻城。”蘇廉賢說道。
  “八牛弩床也帶過來?”蘇正德疑惑道。
  “不錯,宣城有護城河,攻城之時,城墻之處有大量弓手,還有百姓投石。可能攻之不易,但我們不能耗下去,而城門之處,我看過了,鐘山這些年也重新設計,可以從城樓之上澆下滾油,那攻城器具,就不太能使用,那就用八牛弩床破門,一只大箭射不穿,那就十支、百支,到時百箭齊發,必定能快速攻城。”蘇廉賢說道。
  “是,我馬上安排。”蘇正德鄭重道。
  “那就快點準備,越早攻城越好。”蘇廉賢說道。
  “嗯”蘇正德馬上應命道。
  三個時辰后,宣城南面大營,二十萬大軍轉眼化為三十五萬大軍。陣前,士氣再度受到鼓舞,眾軍吃飽喝足,整軍待發,眾大將都是馬蹄踏地,陣陣長嘶。只等眾領頭之人到來。
  大營的一個私密小帳之內,站著兩個人。
  太上皇蘇廉賢、皇帝蘇正德。
  “父親,大軍整軍待發之際,你找我來干什么?”蘇正德疑惑的問道。
  看看這個自己選中繼承王位的蘇正德,蘇廉賢一臉嚴肅的說道:“我找你來,還看不出來嗎?”
  蘇正德沉默之中。
  “之前不聽我言,釀出今日之惡果,馬上,我們率兵強攻宣城,你要留下來統管三軍。
  蘇廉賢認真道。
  “父親,我們一鼓作氣,拿下宣城并非太難之事啊,只要拿下宣城,就所有問題迎刃而解啊,莫非,莫非父親有什么不好的預感?”蘇正德驚訝道。
  “不錯,我太了解鐘山了,他是我真正的對手,多少年來,我一直嘗試摸透這個人,卻一直看之不透,鐘山必然還有底牌,我們輸不起,特別是你,或許此次之后,我蘇家,就只剩下你這根獨苗了。”蘇廉賢探手正了正蘇正德的衣服道。
  “父親,怎么可能?”蘇正德一臉不可思議道。
  “鐘山滅我蘇家血脈,現在,就只剩下我們這些人,我可以死,老祖宗也可以死,但是你不可以,因為你不但可以繼續傳承蘇家血脈,而且,你還是一個標志,只要有你在的一天,鐘山奪權就永遠名不正,言不順,哪怕他威望再高,這大昆國,還是我蘇家的,還是你這個皇帝的。只要有命在,就有東山再起的機會,而我,死不足惜,至于老祖宗,已經一百六十歲了,想要突破到金丹,也不太有可能,為了蘇家,也可以做出貢獻了。”蘇廉賢雙眼一瞪道。
  聽到蘇廉賢所說,蘇正德心中一緊,原來父親還是瞞著老祖宗的。
  “只要我和老祖宗上戰場,其它先天高手,就沒理由不上戰場,也為你獲得一絲留下來的借口,同時,也可以要求將魏太忠給你留下,他在宮中幾十年,看著你長大,應該能夠護你周全,記住,一定要活著,保住蘇家這最后一絲血脈。”蘇廉賢說道。
  “是,父親。”蘇正德眼睛有些許紅潤道。
  “好了,我只是做最壞的打算,或許我們這次能大勝,徹底將鐘止。斬殺。”蘇廉賢笑道。
  “是,父親,孩兒自從當了皇帝,就產委了驕傲,很多事情都讓父親失望。孩兒不孝。”蘇正德有些難過道。
  輕輕的拍拍蘇正德的肩膀,蘇廉賢微微笑笑就走出了帳篷,有著蘇正德見刃助,蘇廉賢就覺得一切足夠了。帳篷之外,老太監魏太忠恭敬的守候在外。
  “太忠,當年我沒退位時,你就一直守候大內皇宮了,我對你非常信賴,正德是你從小看到大的,若今日有什么意外,以后就靠你照顧了。”蘇廉賢開口說道。
  看了看蘇廉賢,魏太忠點點頭道:“是。”
  得到魏公公的允諾,蘇廉賢才大步的走向大軍集結之處。而在蘇廉賢離開的一霎那,老太監魏太忠卻是嘴角露出一絲冷笑。
  大軍前,蘇家老祖宗帶著四大家族各兩個先天高手,已經騎在大馬之上,等候蘇廉賢了。
  蘇廉賢騎馬緩緩而來。
  蘇家老祖宗眉頭一皺道:“正德還有魏公公呢?”
  “稟老祖宗,此次大戰,有我等親自沖殺,此戰必勝,我就讓正德領十萬兵,在此駐守,一方面以防四方來敵,另一方面可統籌全局,以防有變,畢竟他是大昆國皇帝,需要穩定軍心。”蘇廉賢說道。
  蘇廉賢說的漏洞百出,但是,蘇家老祖宗卻好似沒有聽出來一般。也就點點頭,不再追究了。
  “走”蘇廉賢大喝一聲。
  ”
  二十五萬大軍一聲齊吼,各種攻城器具紛紛向著宣城而去,十位先天高手,也騎馬走于其中,今日,必要拿下宣城。
  大兵向宣城南門而去,而這時,蘇正德卻是走出大帳,走到了帥臺之上,親自拿起鼓槌擊鼓,為大軍送行。
  帥臺之下,魏公公冷眼而觀,靜靜站于一個角落之處。越多的大軍。
  城內,早已有了安排,鐘山對此戰有著必勝的信心,即便自己只有八千將士和網召集的三萬壯丁,但對于鐘山來說,已經足夠,因為,整個宣城,早在幾十年前,就開始做了改造,早就不同于普通城池了。
  大軍壓境,越來越多的軍人聚在了護城河外。
  十大先天高手,騎在馬上,停在軍中,向這四十米寬的護城河。對面岸邊,離城墻約有五十米遠。五十米遠,網好是城墻上弓箭手的射程,只要過了護城河,就要面臨弓箭手的無數箭羽射擊傷害,攻城器械很難運過去。就算運過去,待到攻城之時,也死傷大半了。
  而且,在城門正對面之處,原先的一個大橋,也在這幾天被鐘止。著人拆去了,這要怎么過去攻城?
  八牛弩也只有架設到對岸,才能起到作用。
  眾先天高手看著這一刻的情景,一個個心中充滿了憤恨,宣城防守居然如此嚴密。
  “蘇廉賢,終于決定攻城了?”遠處城樓之上,鐘山冷聲道。
  眾先天高手向蘇廉賢,因為在之前就已經確定,這次的總指揮,就是蘇廉賢,而蘇廉賢本人,在當皇帝之時,也時常御駕親征,帶兵打仗非常厲害。
  蘇廉賢沒有理會鐘山,而是看著眼前的巨大城門。
  “搭
  蘇廉賢指著眼前巨大護城河大吼道,此刻,已經不惜一些代價了。
  填河,顯然已經來不及了,但是,蘇廉賢有自己的辦法。
  ”
  大軍喊聲一片,第一批步兵快速的抬著長長的木筏跑上前去。快速的將木筏拋于護城河中,繼而第二批步兵帶著木筏跑過去,眾步兵要用木筏,快速填出一片河上大陸,并且在河中快速將眾木筏捆綁連接一起。供大軍快速攻城。
  “廉賢兄果然厲害,之前我就一直懷疑為何帶著這些木筏,不知其解,現在我終于明白了。”一個先天高手馬上興奮道。
  想到大量的木筏,眾人一陣興奮,要不了多久,護城河就將成為擺設。
  “為了這一天,這木筏我準備了二十年。”蘇廉賢沉聲說道。語氣之中并無得意,反而是無比凝重。
  二十年,二十年前就準備攻宣城了?而且設計了各項攻城措施?
  眾先天高手一陣得意之際,遠處,城樓之上的鐘山,卻好似料到對方會如此一般,嘴角溢出一絲不易察覺的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