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9-27)      第二章龍門谷(09-27)      第三章龍門大會(09-27)     

長生不死150 青山底蘊

第二日日,一座山峰之巔。
  落星塵面前站著五名強者,各自抓著一柄武器,凝重的看向落星塵。
  「拿著招妖幡快點滾!,落星塵懶得多說,探手一張招妖幡投擲而去。
  五人掉頭就追了過去,可是還沒飛到那里,招妖幡就被人攔截而下。再度被搶奪而去了,新一輪的招妖幡爭奪之戰開始了。
  落星塵身形一晃消失在了山峰之巔。
  一個山谷之中。
  落星塵看向鐘山。
  「圣王,已經第二十個招妖幡了!會都散出去了!,落星塵臉上抽了抽。
  當看到鐘山一個又一個招妖幡取出來的時候,落星塵就知道怎么回事了。從陰間傳過來的。圣王真是高瞻遠矚。這種招妖幡不說別人,就算自己也要研究很久才行。內部陣法太復雜了。
  「女媧界內,肯定已經大亂了!」鐘山點點頭道。
  「是啊,二十個招妖幡一出,四方都是爭搶之聲!,落星塵說道。
  「嗯,這里是泥菩薩與南宮勝還有工部眾匠煉出來的招妖幡,共八百九十五張,全部投出去吧!」鐘山淡淡道。
  落星塵臉上抽了抽。
  這下,招妖幡真的成大白菜了,近千張招妖幡了?
  落星塵帶著小山一樣多的招妖幡飛了出去,轉眼消失在四方,以時間神通逃出人們視線,太容易了。
  八百九十五張招妖幡,頓時被落星塵灑向四面八方,或者因“天意”落在某人手中。四處都是帶著招妖幡逃竄的身影。
  四處都是追殺招妖幡的消息!
  「師兄,招妖幡出了,在東面的無須子手中!快追!」
  「師弟,你弄錯了,在西面的西門子手中,往那邊追!」
  「在東面!」
  「在西面!,正在兩人爭辯之際,遠處一個紅衣人忽然飛來。
  「師尊!」二人對著紅衣人叫道。
  「快,為師得到了招妖幡,我們馬上離開女媧界!,紅衣人大叫道。
  師兄弟二人:「!」
  「師叔回來了!」那個師弟忽然叫道。遠處一個綠衣忽然出現。
  「師叔,師尊得到了!」
  還沒等他說完,那最后回來的綠衣人忽然說道:「快,我得到了招妖幡.我們馬上離開女媧界!,「你也得到了?」師兄弟驚愕道。
  「怎么了?」師叔不明所以。
  “!」
  女媧界一個山谷!
  嬴的面前同樣也是一面招妖幡。鬼谷子抓著招妖幡,手中黑氣往里面一注。
  「垮!」
  招妖幡陡然崩潰而起,徹底潰散了。
  「假的!」鬼谷子淡淡道。
  「傳聞這個是鐘山手中交出來的啊,先生不是說招妖幡會經過鐘山之手嗎?」白起一臉疑惑道。
  「鐘山就不能造假了?」鬼谷子淡淡道。
  白起:「!,「說說你之前被控制時的感受!」嬴忽然開口道。
  「是,當時根本沒有任何感覺,毫無反應的就直接被控制了,直到鐘山高喝,我才微微清醒!,白起馬上說道。
  「哦,也就是說,即便你身備可遮掩自己的天機**,也被控制了?,鬼谷子沉聲道。
  「是!天機**根本毫無反應,臣已經練到第五重,到了極致.也就是說,就算圣人想要侵蝕我意識,我也不可能不知道!,白起皺眉道。
  「不,有一個圣人可以在你不知不覺中侵蝕你的意識!」嬴忽然開口道。
  「圣王是說,彌天圣人?,鬼谷子問道。
  「不錯,天機圖當初就是彌天圣人留在小千世界的,原本就是他的功法,他想侵蝕白起,天機**如何阻攔?」嬴沉聲道。
  「彌天圣人?又來一個圣人!」鬼谷子沉聲道。
  「不管來多少圣人,此次,按照原計劃進行!」嬴沉聲道。
  「是!」
  四方被招妖幡弄的吵鬧不已,而鐘山卻是獨自坐在一個隱蔽的小山谷中。
  一群仿招妖幡,弄的女媧界血雨腥風,雖然看似很混亂,但鐘山知道,因為這些仿招妖幡,反而使得女媧界那緊繃的氣氛放了下來。
  大量招妖幡一出,到時看到底誰真誰假!
  就算一眾祖仙也猜不到吧!
  正在鐘山愜意的喝茶等候之際,山谷之中忽然黑影一閃!
  麻gu忽然到來!
  「蛇后教主?」鐘山起身道。
  麻gu走到鐘山面前,看看鐘山,非常嚴肅道:“鐘山,還記得數月前的話嗎?」
  鐘山眉頭微坡道:「我是答應過您,只要不違背我的意愿,我可以幫你力所能及的事情!」
  「那就好!」蛇后教主馬上呼了一口氣道。
  “你說吧,何事?」鐘山直接道,很明顯,麻gu的到來就是要讓鐘山兌現諾言的。
  麻gu點點頭,探手之間,手掌中心忽然多出一面巴掌大小的小旗幟!
  「招妖幡?」鐘山意外道。
  蛇后教主哪來的?不會是自己那假冒產品中的一個吧?
  「這是我從眾祖仙手中不經意間奪來的!他們現在可能還在為假的招妖幡爭奪之中!」蛇后教主說道。
  「呃?」鐘山微微一鄂。
  什么意思?除了自己,蛇后教主也玩造假?
  「這是真的,我所要你做的事倩,就是將招妖幡還給青丘,還給狐族,這本是青丘之物!」麻gu沉聲道。
  「外面現在都亂套了,你大可以自己前往青丘啊為什么要我幫你辦這普通的事情?」鐘山疑惑道。
  「亂?」麻gu一時不明白。
  「恩,現在你出去應該沒有任何問題!」鐘山點點頭。
  搖搖頭,麻gu露出一絲苦澀之意道。
  「來不及了,我推算過了,我的大限就要到了!」麻gu苦澀道。
  「大限?」鐘山不明白,因為鐘山從麻gu身上并沒有看到天人五衰的影子啊。
  「我被圣人盯上了!剛才脫離眾祖仙之際,這個圣人也幫了我一把但我知道,這種幫忙,呵,他是想要我命!」麻gu苦澀道。
  鐘山古怪的看向麻gu,久久沒有說話。
  「放心吧,這招妖幡,眾圣人現在還不會插手!我只求你帶還給狐族帶給現任的九尾天狐!這本是狐族之物!」麻gu說道。
  「不會插手?圣人為什么不插手招妖幡?那他們來為了什么?」鐘山馬上問道。
  這也是鐘山搞不明白的,為什么圣人沒有出手,還有嬴為什么會丟掉招妖幡。
  「因為,招妖幡會最終帶著執招妖幡的人到女媧的墓冢之處!他們要見到真正的女媧墓冢。」麻gu說道。
  「女媧墓冢?為什么?」鐘山還是不明白。
  「因為那里有一個令天下圣人都心動的巨寶,也是女媧唯一的陪葬品!」麻gu說道。
  「女媧的陪葬品?唯一?什么東西比圣人至寶還重要?不對,女媧當時知道要死了,再厲害的寶物都沒用了除非是有什么紀念價值的是什么?」鐘山馬上分析道。
  「你說的沒錯,女媧唯一放不下的東西那是他夫君留下的遺物!」麻gu說道。
  「女媧的夫君?」
  「伏羲!」
  「伏羲?,「是,是伏羲的遺物,昔日,天下第一篡命師,他留下的一張“先天八卦圖”。這是女媧唯一在意的寶物!」
  「先天八卦圖?」
  「是,這張圖聚集了伏羲畢生的心血甚至昔日鴻鈞都曾經向女媧借閱過先天八卦圖!」麻gu說道。
  「難怪了,難怪!」鐘山點點頭。
  難怪鬼谷子他們會丟了招妖幡原來他們的目的是那篡命師的至寶,先天八卦圖?
  「話已經說了我不知道招妖幡最終會落在誰手中,但我算到最后的人,就是你,我只希望,若最后還在你手中,麻煩你將其送到青丘!」麻gu說道。
  「好,我答應你!」鐘山點點頭。
  「謝謝!這也算我為狐族做的最后一件事了!」麻gu苦澀道。
  深深的看了一眼麻gu,鐘山道:「我想知道你是誰?」
  「我是誰也不重要了,因為我馬上就死了,我能感受到他的目光,那圣人一直盯著我!」麻gu苦澀道。
  說完,招妖幡遞向鐘山。
  鐘山接過之際,再度問道:「你是狐族之人,上代九尾天狐?」
  麻gu苦澀的一笑,扭頭飛天而上。
  腳下陡然現出一條大青蛇。
  飛離鐘山所在,麻gu仰天叫了起來。
  「彌天,你出來吧,鬼鬼祟祟,算什么圣人!」麻gu大聲道。
  一聲大吼,四方戰斗的強者們都是忽然一靜。
  幾乎所有人都看向麻gu,這個蛇后教主怎么了?
  彌天,誰是彌天?
  很快,有人想到了誰是彌天。彌天圣人?
  百多年前得圣位的那個新老圣人?
  圣人也來了?各種戰斗都忽然停止了,打?打個屁啊,在圣人面前,你還想搶招妖幡!
  也怪南宮勝和泥菩薩的造假能力太強了,到現在都還有很多人分不清真假。
  麻gu怒視蒼天。人們靜靜的看著麻gu。
  就在這時,麻gu頭頂之上,憑空出現了一個白袍少年。
  「是他?」鐘山心中一跳。
  這白衣少年,不正是進入女媧界前看到的那個白衣少年嗎?看不清面龐,圣人!而且當時他看了不止麻gu,還有九尾郡主蘇柔娘!
  他在挑選九尾狐?最終挑選了麻gu?鐘山深深的吸了口冷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