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1-22)      第二章龍門谷(01-22)      第三章龍門大會(01-22)     

長生不死148 兇悍的暗皇

白起以殺為道,恐怖的殺氣已經能夠凝練成絕世神兵。這種人的意志力何其堅韌,雖為古仙,但古仙中意志力達到白起這個程度的,絕對不超過一手之數。
  可縱是如此,也形如傀儡,任憑控制人的控制。
  誰那么大能力?
  白起死死的盯著鐘山方向,眼中一瞪間,一股磅礴殺氣直沖而去,同時手中那柄絕世兇刀,忽然間從天而下,以一種強勢的猙獰狂斬而下。
  刀勢夾雜著強烈的殺氣,從天而降之際,那白色刀光中仿若一個巨大惡魔幻影一般,無比崢嶸的向著鐘山所站山峰斬去。
  一刀下,天地為之色變。
  無數古仙心中一陣發寒,這威力太恐怖了,假若是自己,能躲得過嗎?
  古仙們心里想的僅是能不能躲過,而沒人想過能不能擋下,這霸道的一刀根本是無法抵擋的。
  完了,鐘山和落星塵死定了。
  可山峰上的鐘山卻依舊盯著白起,好似沒看到那恐怖的刀勢一般,只有落星塵此刻動了。
  落星塵眉心藍寶石忽然一閃之間,大量綠光射向白起的恐怖刀勢。
  「慢」
  落星塵一聲沉喝之間,探手一掌朝天。
  那一刻,白起忽然感到自己慢了下來一樣,明明還是那霸道的一刀,可是此刻卻好似速度減緩了三倍不止。
  雖然忽然慢了三倍看起來還是那么的霸道,但是在白起心里,慢了三倍就太磨蹭了,太軟綿綿的了。
  「時間禁制!」落星塵再度一陣沉喝。
  慢了三倍的一刀忽然間一停一般。
  龐大的氣勢依舊存在,但落星塵忽然探出一只大手印生生的止住了白起那強勢的刀罡。
  「嘭﹋﹋﹋﹋﹋﹋﹋﹋﹋﹋﹋acute;!」
  龐大的殺氣吹下,頓時將很多樹木折斷了。強勢的一刀止住了,但霸道的氣勢卻是延續下來。
  時間好似定格在了那一刻。
  虛空之中,落星塵一個大手印迎天,生生的止住了白起的那恐怖刀勢,一手擎天!落星塵!
  圍觀的人們一個個瞪目結舌!在白起一刀斬來之際,幾乎所有人都宣布了鐘山與落星塵的死亡。可這一刀居然被落星塵擋住了?
  這落星塵這么強悍?
  「吼﹋﹋﹋﹋﹋﹋﹋﹋﹋﹋﹋!」
  白起忽然一聲大吼,手中刀勢一轉,轟然間破碎落星塵的“時間禁制”,大刀再度自由。落星塵的那個大手印也轟然炸碎。
  正在所有人以為白起又要發狠之際。白起卻忽然將刀往面前地上一插。
  雙手捂頭,白起眼中忽然通紅一片,大量血絲冒出。
  「滾出去﹋﹋﹋﹋﹋﹋﹋﹋﹋﹋﹋﹋﹋﹋!」
  白起一聲大吼。周身轟然一聲巨響。
  「嘭!」白起四周大量白光炸碎。
  白起身形一軟,扶著刀柄,大口大口的喘起了氣來。
  人們看不明白怎么回事,但鐘山知道,白起醒了,他不是靠別人,而是靠自己,以自己強大的意志將控制自己的強者意念沖散了。
  十息之后,白起才再度站正身子,看看四周,又看看落星塵,最終看向鐘山。
  「鐘圣王,剛才對不住!」白起很灑脫道,對于犯下的錯誤毫無遮掩的意思。堂堂正正的說了出來。
  「無妨,你也是受害者!,鐘山點點頭。
  白起深深的看了一眼鐘山,最終對鐘山微微半禮,身形一晃原路返回。
  事情發生的太奇妙了,很多人都不明所以,這個白起怎么了?跑過來給鐘山一刀,一刀不成,就半禮道歉?然后就飛走了。
  這?怎么回事?
  很多人都摸不著頭腦,最郁悶的當屬雪梅老祖的幾名弟子了。特別那死去的一個人。真的沒事找死,純屬不關自己的事,自己湊上去送死的。
  已經第四個了,第四個師兄因鐘山而死,一眾雪梅老祖弟子個個惡狠狠的看向鐘山。
  而四周圍著的強者們雖然沒看出怎么回事,但都看明白一點,就是這個落星塵很強,相當的強!白起的強勢一刀,落星塵生生的接了下來!
  落星塵已經回到了鐘山身后,可那股強勢卻久久沒讓人們回過味來!
  「這個大崝很強大啊!」
  「師兄,落星塵那么強,為何要加入大崝圣庭?大崝不是最弱的圣庭嗎?」
  「最弱?誰告訴你最弱的?」
  「大家都這么說!」
  「可大崝隨便拉出一個默默無聞的人來,都比得上其它道場教主,你還認為大崝弱嗎?」
  四方都是人們疑惑的聲音,以風冢疆域的強者議論的最盛了。大崝!這一刻,那虛弱的大崝形象在所有人心中高大了起來。
  遠處,白起回到先前的山峰,周身殺氣環繞。
  被傀儡了?
  白起臉色微微陰沉,因為白起知道,在這種不知不覺的被控制的情況,這陽間或許只有圣人才能辦到,圣人?
  沉默的白起一臉凝重的看向四方。
  「轟﹋﹋﹋﹋﹋﹋﹋﹋﹋﹋﹋﹋﹋﹋﹋!」
  天空之上,忽然一聲炸響,恐怖的炸響頓時響徹整個天地,整個女媧界盡是這一聲巨響。
  隨著這一聲巨響,整個女媧界都是詭異的一陣搖晃,好似世界要崩潰了一般。
  好在僅僅搖晃一會,女媧界就穩定下來。
  聲音來自嬴和莊子對掌之處。
  那一聲巨響,炸的一些修為低下的人耳朵一陣出血,太霸道了。
  四方,幾乎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看著遠處的結果。
  嬴、莊子分開了!
  無窮無盡的蝴蝶、星辰,都陡然消失了。
  二人隔著一段很遠的距離.而在他們四周,空間產生強大的波浪式震蕩,而在最中心處,一個漆黑的黑洞。
  黑洞,這可是大千世界的黑洞。
  那黑洞有多強,沒人想去實驗。
  二人的對掌將空間都撕出了一個大口子,難怪剛才整個女媧界都在搖晃的。
  黑洞緩緩變小,緩緩恢復,但從這個黑洞處,很多人看向莊子和嬴時,都露出了一股深深的畏懼。
  強勢!變態!
  兩個能夠破開空間的強人!
  強勢的空間震蕩將那一方東西都碾成了碎末,四面八方化為一個沙漠一般,只有白起所站山峰依然存在。
  黑洞緩緩變小,最終消失,嬴,莊子搖搖相對。
  「誰贏了?」
  「不知道啊!」
  「再等等就知道了!」
  人們糾結于二人的輸贏。
  「大秦?真正的強朝,我很期待!」莊子深吸口氣感嘆道。
  「期待?那就看著吧!」嬴渙淡道。
  「好,莊周就留著這雙眼睛,再看看絕世兇朝之威!」莊子點點頭道。
  「恩!,嬴點點頭。
  「圣人已至,此事我就不參與了,好自為之!」莊子深深的看了一眼嬴道。
  嬴神情淡然,但還是點點頭。
  莊子一揮手間,一群莊子一脈的弟子飛天而起,莊子大袖一甩之間,與一群弟子書為一道流光轉瞬消失在了所有人前。
  「誰贏了?,「還是不知道!」
  「看不透!」
  嬴和莊子的一戰,看不出端倪,二人誰也沒有用武器,僅僅對了一掌,而且好似各自都沒有出全力一樣,輸贏?誰也分不清。
  但能和莊子打成這樣的嬴,不管如何,今日一戰必定留在所有人心中,今日之后,必定傳于天下。
  嬴淡淡的看了一圈四方,緩緩落于那山峰之上,莊子都走了,現在還有誰會上前?
  一眾祖仙相互對視一眼,但誰也沒有沖上前去。
  雪梅老祖、蛇后教主等一眾強者都死死的盯著那座山。
  嬴落在山峰之巔,白起恭敬一禮,但什么也沒說。
  這時,山峰上黑霧陡然被吸入中心,緩緩的顯露出中心之人。
  一個黑袍之人,手中托著一個十三彩的大幡。
  「圣王,幸不辱命!」鬼谷子淡淡道。
  幸不辱命?遠處無數強者都露出疑惑之色。
  嬴探手接過,接過招妖幡。
  招妖幡一展,內有十三彩光耀,大量妖獸圖騰印于其上。
  「恩!」嬴點點光三人飛天而起,幾乎所有人都盯著嬴手中的招妖幡,但是,誰也沒有沖上去搶。
  這就是強勢,我就抓著招妖幡,誰也不敢來搶!
  嬴看看四方強者,忽然問,嬴將招妖幡朝天一拋,招妖幡陡然飛上天去。
  「我們走!」嬴淡淡道。
  說完,鬼谷子、白起緊隨其后,尋著一個方向化為一道流光而去。
  人們愕然的看著這一幕。真的假的?嬴離開了?招妖幡不要了?
  四周一片寂靜,一個個看看嬴離去的方向,最終看向從天上漸漸落下的招妖幡!不明白,嬴廢了這么多周折,甚至不惜得罪三個祖仙,得到了招妖幡后,為何還要丟掉?
  誰能告訴我為什么?
  人們驚愕不已。當然,也有人想到了鬼谷子的那句話“幸不辱命”,幸不辱命,就是說嬴的目的已經達到了,就在剛才拖延的一段時間。鬼谷子到底做了什么?
  沉默了一段時間,天空中的招妖幡也掉落而下,人們回過神來也都盯向了招妖幡。
  正下方,站著一名紫袍男子。紫霄道場的紫霄教主。
  紫霄教主忽然發現,那招妖幡正直直的落于自己方向。
  難道是天意?
  天意?想到天意,紫霄教主原本的興奮陡然一寒。這幾個月下來,紫霄教主已經怕透了天意,厄運纏身,霎運當頭。這招妖幡砸下來會是好事?難道又是厄運?
  紫霄教主帶著一股畏懼看向四方,果然,四方無數強者眼中都閃過貪婪之色,一個個惡狠狠的看向紫霄教主!
  紫霄教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