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1-19)      第二章龍門谷(01-19)      第三章龍門大會(01-19)     

長生不死145 阿彌陀佛

龐大的逆流獸不守規矩,在戰場中心忽然直奔鐘山而去。
  幾乎所有圍觀之人都是眼神一跳,向了逆流獸,落星塵能夠抵擋逆流獸的綠光,那鐘山呢?
  八極天尾是不是逆流獸的對手?
  雪梅老祖的弟子們,都一起盯向鐘山,上一次逆流獸敗了,怎么敗的,一直是所有人好奇的地方,除了那古怪的落星塵,誰又擋得住逆流獸的神通。
  太快了,轉眼之間逆流獸就到了鐘山近前,獨眼忽然間綠光大放,強烈的仇恨要讓鐘山付出代價。
  「不知死活!」鐘山眼中一冷。
  所有人都屏住呼吸之際,逆流獸的綠光就要放出了。
  “呲!,
  鐘山面前光影一閃。憑空忽然多出一個龐然大物,數條大尾不停擺動,百丈大的八極天尾乍然冒出。
  那一瞬間太快了,誰也沒看出八極天尾怎么來的,好似憑空而現。
  逆流獸憑空而現,那是因為之前一直藏于雪梅老祖的“世界”之中,這只有祖仙才能擁有的能力,可以固化世界,可鐘山呢?絕對不可能是祖仙,這個八極天尾怎么來的?
  奇怪于八極天尾的出現,但更多的心神卻集中在了八極天尾的尾巴之上。
  一黑、一紅!兩種顏色的尾巴,黑色尾巴一尾刺穿了逆流獸的眼睛,洞穿到腦后,而紅色的尾巴帶著一股血腥洞穿了逆流獸的咽喉。
  「不要﹋﹋﹋﹋﹋﹋﹋﹋﹋﹋﹋﹋﹋﹋﹋﹋﹋﹋﹋﹋!,
  幾名雪梅老祖的弟子驚呼道。
  可惜,晚了!
  鐘山動了殺意,誰也別想逃,戮仙劍和絕仙劍揮舞之間,逆流獸轟然被雙劍一撕兩半,太快了,太血腥了。
  逆流獸被一撕兩半血灑漫天,恐怖的一擊必殺。
  逆流獸?就這么完蛋了?
  可怕的鐘山,可怕的大崝神獸,大崝圣庭怎么有這么強悍的神獸?
  人們屏住呼吸,看著八極天尾的兇性,好似大氣都不敢喘一般。
  「不可能,八極天尾已經被我打散了怎么可能復原,不可能復原的!,遠處一個山谷中忽然傳來一聲驚呼。
  八極天尾被誰打散了?好大的口氣。所有人目光轉去。
  燃燈,是燃燈古佛。
  鐘山意外的望去,燃燈一臉不信的看著八極天尾,燃燈當初打出的威力他自己知道,絕對沒救了,除非圣人相助可鐘山和圣人八竿子打不到一起,那八極天尾怎么復原的?
  燃燈不理解,極度的不理解,看向鐘山之時,眼中也蒙上一陣畏懼。
  燃燈現在是古佛了,而且是古佛巔峰,按理說不應該怕鐘山的可是兩個多月前鐘山帶給他的心理陰影到今天都沒有消失過。
  厄運纏身,自己從祖仙境跌落回古仙境了可這還沒完,這兩個月下來,總是碰到昔日仇家!要知道,在剛進入女媧界的那段時間,兩個月內沒見到一個熟人可現在,三天兩頭遇到還全是仇家,厄運恐怖的厄運。
  果然,今天也不例外,燃燈一聲驚呼之后方人群中忽然跳出三個人來。
  又是仇家?
  燃燈露出一臉苦相,不敢逗留,身形一晃向著遠處飚射而去,三個仇家也緊隨其后,追殺燃燈而去。
  「這樣的日子,什么時候才是個頭啊!」遁逃的燃燈一臉的苦澀。
  八極天尾秒殺逆流獸!
  看著八極天尾化為巴掌大落于鐘山肩頭,“咿呀咿呀”叫個不停,很多圍觀之人的眼睛都紅了起來!
  「鐘山怎么那么好運?這種神獸也找得到!,
  「好可愛,夫君,我也想要一個,你給我找一個吧!」
  「秒殺逆流獸,八極天尾不是古仙境實力了?」
  「鐘山就算再弱,也相當于兩個古仙護衛了,真是人比人氣死人!」
  人群中,羨慕、嫉妒的聲音不斷響起,都是圍繞一個鐘山、一個八極天尾、一個落星塵!
  對于八極天尾,雪梅老祖沒有太注意,哪怕見到逆流獸被秒殺了,
  也僅僅是眉頭一皺。
  雪梅老祖此刻關注的卻是自己那個三弟子。
  不對勁啊,這個落星塵的度怎么那么詭異?有的時候快到連自己差點也捕捉不了。
  落星塵,為什么以前沒有聽過?
  探出手掌,雪梅老祖掐算了起來。
  可是,剛剛掐算,指頭就被彈開。
  「和鐘山一樣,也有攪亂天機的功法?」雪梅老祖眉頭凝重。
  天機**,對于大崝重臣,鐘山毫不吝嗇,幾乎人人都得鐘山賞賜,因為鐘山知道,大崝最珍貴的不是版圖,不是整體實力,而是這一群網羅而來的人才。
  人才才是大崝之本!
  落星塵也仿佛感受到有人推算自己一般,眼中忽然一狠,探手間一掌打向那三師兄。
  太快了,在時間神通之下,那三師兄根本無法防備,有更強的招式還沒使出,已經被落星塵一掌洞穿了胸膛。
  「混賬﹋﹋﹋﹋﹋﹋﹋﹋﹋﹋﹋!」
  雪梅老祖第一次動怒了,身形一晃想要去救自己的弟子。
  「呼!」半空中,雪梅老祖身形再現,可是,卻被攔了下來。
  雪梅老祖面前,一條千丈大青蛇忽然擋住雪梅老祖,大青蛇口吐蛇信,一臉寒光,大青蛇的頭頂站著麻gu。
  「雪梅老祖,還請自重!」麻gu凝重道。
  「轟﹋﹋﹋﹋﹋﹋﹋﹋﹋﹋﹋!」
  天空一聲炸響,那三師兄被落星塵轟然炸碎。
  敗了!又敗了!
  雪梅老祖露出一股氣憤,眼神不停閃動,而落星塵卻是意外的看著空中那千丈大蛇,身形一晃間來到鐘山面前。
  對鐘山恭敬一禮,落星塵站于鐘山身后。
  雪梅老祖深深的吸了口氣,平復心中的火氣,看看麻gu。
  「老朽動怒了,多謝蛇后教主!」雪梅老祖點點頭。
  幾乎所有人都看向雪梅老祖,一個個看不懂。
  「在下先前答應做這個見證,自然要盡到職責!,麻gu點點頭道。
  「女媧精血?這是女媧精血煉制的一個分身大蛇?」雪梅老祖弄向蛇后腳下的大蛇!
  「好見識!」麻gu淡淡道。
  深深的看了一眼麻gu,雪梅老祖點點頭。
  「我們走!,雪梅老祖對著身后一眾弟子一招手,一群人化為一道殘影,一晃消失在了所有人前。
  至始至終,都沒有再看鐘山一眼。
  鐘山站著山峰之巔,看著雪梅老祖離去的方向,微微沉默,頭腦中不斷分析著眼前的一切。一切看起來都不尋常,這個招妖幡,同樣也很不尋常,到底里面有什么秘辛呢?
  不過,鐘山反應也極為迅,馬上回過味來看向麻gu。
  「多謝蛇后教主!,鐘山鄭重道。
  鐘山知道,這次的確欠了蛇后教主一個大人情,若不是蛇后教主,
  自己還真不知道如何面對雪梅老祖的壓迫。
  祖仙?鐘山現在還遠遠不敵祖仙!那種調動天道之力有多強,從兩個多月前燃燈身上就可見一斑了,就算雪梅老祖不出手,一窩蜂的弟子,鐘山也承受不了。
  而蛇后教主根本與自己沒有交情,她能幫自己,到底為了什么?
  麻gu腳下大蛇一晃之間,竄入麻gu身上,化為衣服上的一個圖騰。
  麻gu飛來,看看鐘山道:「就在不久后,我有一事想要請你幫忙!」
  「哦?」鐘山點點頭。這樣才合理了。
  「何事?」
  「也不是大事,你肯定力所能及!」麻gu說道。
  「好,只要不違背我的意愿,我盡力做到!,鐘山點點頭算是應承了下來。
  麻gu點點頭,身形一晃消失在了眾人面前。
  「我們也走吧!,鐘山說道。
  「是!,
  說完,二人向著一個方向急飆射而去,一瞬間消失在了所有人前。
  沒多久,鐘山與落星塵再度來到一個新的山谷。
  「圣王,這是陽間嗎?不經過黃泉路,也能穿梭陰陽兩界?」落星塵眼中露出一副驚奇道。
  「黃泉路?這陰間有多少黃泉路?」鐘山問道。
  「只有三條,當然千世界的不算!大千世界只有三條黃泉路。
  不過,沒有一條如圣王這么神奇,可以隨意穿梭!除非圣人!」落星塵說道。
  「圣人可以任意穿梭兩界?」鐘山疑惑道。
  「是,圣人可以,但是圣人不知為何,不會擅自穿梭。好像有什么忌諱一樣!」落星塵說道。
  「恩!」鐘山點點頭。
  「圣王,這里是哪里?我要做什么?」落星塵帶著一股好奇道。
  「這里是陽間,女媧界!」鐘山將這里的大致情況對落星塵說了一遍。
  落星塵鄭重的點點頭。鐘山的話語中多次描述到祖仙,讓落星塵心中多出一陣陰影,也多出一份興奮。
  「找招妖幡,在毫無頭緒的情況下,不如守株待兔,這段時間我就待在此處靜候,你每日出去打探一次消息,回來稟報于我!」鐘山下令道。
  「遵命!」落星塵馬上應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