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1-29)      第二章龍門谷(01-29)      第三章龍門大會(01-29)     

長生不死12 扭轉乾坤

殺鐘山義午,紋是蘇廉賢做出來的?這瞬間,從上,蘇廉賢就落于下風。
  我鐘山自認做事,上對的起蒼天。下對的起百姓,雖為商賈,但取之于民,仍回饋于民。大宋國占于富饒之地。仍然無數百姓餓死荒野。而大昆國,土地并不肥沃,而且年年洪荒天災,但,火昆國土地百姓。沒有一個餓死之人,是你朝廷所做?是我鐘山救濟天下,哪次賑災,沒有我鐘山的大力資助?今日,你們以一己私欲想要殺雞取卵,滅我鐘山?來日,還有哪個商賈再敢為國救民?今日之后,你們又有何面目面對天下,面對百姓,就算你身后大軍,你敢說無一人受過我恩?”鐘山大聲的說道。
  鐘山一語,氣蕩三軍。原本蕭殺的大軍。此刻內部居然有了一絲絲的騷動。誠然,大部分兵士沒有受過鐘山恩惠,但是。還有著那一部分受過鐘山恩惠,或者他們的父母在災荒之年,將要餓死之際,是鐘山商行帶有大量糧草救活了他們。
  現在,隨著大軍,要去殺這個恩人?雖然軍人就是服從命令,但是,人心都是肉長的,總有一些人心中抵觸去殺鐘山了。
  扭頭。蘇廉賢看到大軍之中起了一陣騷動,馬上知道不妙。
  士氣已掛,難道此時強攻?還有,鐘山一席話,更好似加強了守城將士的腦垂體分泌一般,一個個興奮不已。斗志盎然。就是守城百姓,也由一開始的微微膽怯,變為了慷慨激昂。
  沖?不能沖。雖然己方遠城防軍,但還是不能在這個。時候沖殺。
  姓,鐘山倒行逆施,公然叛國,城中百姓,只要出來。盡可免罪,否則,與鐘山同罪論處。”蘇廉賢再度說道。轉載自┄┄但是,此刻不僅守衛。就是城下百姓,也被鐘山說的滿腦子熱血,畢竟。在這個宣城,受過鐘山恩惠的卻是更多。
  ”
  皇帝蘇正德已經下令鳴金收兵了。
  雖然知道自己人毒,但更知道的是大軍士氣。現在還是早點回去將士氣整頓了再來吧。
  蘇廉賢哼哼的看了鐘山兩眼,騎馬隨著眾先天高手退了回去。帶著大軍,繼續回到大營之地。
  姑爺爺,你太厲害了。只言片語,就能退去二十萬大軍。”英蘭雙眼迸出了強烈的崇拜。
  英蘭也是當過三軍統帥,但。也沒有姑爺爺這么夸張的啊,三言兩語。就退去二十萬大軍。這太不可思議了。
  “退去?只是暫時的,不過,有這暫時的,就已經足夠了,那邊消息應該帶到,要開始出手了吧。”鐘山搖搖頭笑笑。
  繼而,鐘山就緩緩退下城樓,回去繼續統籌這次大戰了。
  “正德,你為什么耍鳴金收兵?我們這里二十萬大軍,沖開宣城,雖然難了一點。但。只要殺了鐘山,一切都是值得的。”蘇廉賢馬縣焦急的對著兒子說道。
  “父親,你看我們若是沖入城中。要損失多少?”蘇正德說道。
  “最多八萬。必定殺入城中,更是肯定能夠滅了鐘山。”蘇廉賢開口道。
  覬在宣城之中。百姓肯定同仇敵愾,到時。我將士最少要死十二萬,而百姓可能因此而死十五萬。將士死,了是小事。但是。這次若死,了十五萬百姓,那我蘇家,還能坐擁多久大昆國?”蘇正德再度開口道。
  “不錯,太上皇,陛下說的對,雖然能一時殺了鐘山,但是。那時皇室必定失信于天下,民怨四起。百姓不再擁護皇室,到時肯定會有眾多反叛,甚至另外五國還虎視眈眈盯著我大昆國。牽一而動全身。”魏公公忽然開口說道。
  其先天高手也都是點點頭。的確。蘇正德做的對,就是蘇家老祖宗,也是點點頭。
  “他宣城糧食又有多少?我們只要耐心等就行了。這不是父親你的策略嗎?”蘇正德笑道。
  看著蘇正德。蘇廉賢焦急道:“你們還不清楚鐘山的可怕。你們還不清楚,之前得到他閉關。后來又得到他重傷消息,我才一時糊涂做了那個策略,但剛才我才現以前的想法多么可笑,看到他。我才再此感覺到他當年的氣魄,更加強大了,比當年更加強大了,他只要有時間,就能逆轉乾坤。我們不能給他時間。只要有一點點時間。就能逆轉乾坤啊。當年,要不是我利用權力設計與他立約,他早就取代蘇家,成為大昆國主了。”
  “好了”蘇家老祖宗一聲斷喝。
  老祖宗一喝。眾人都不再說話。
  “曾經是堂堂一國之君。遇事居然如此不冷斷,他鐘川四應城中。能將百姓刮練成大軍不成?再說城中糧食過聯削幾天?還能拆多少房子做燒飯的柴火?只要民心一亂。宣城不攻自破,鐘山也聲譽喪盡,圍上幾天,怎么會讓他扭轉乾坤了?按照正德的去做。”蘇家老祖宗喝斥道。
  “是”蘇廉賢只能點點頭。但神情卻并未放松,而其他人都是點點頭。畢竟這個方法是當前最好的。
  又三天后。
  宣城鐘府之中。鐘山閉目坐于太師椅上,手指輕輕敲擊茶幾,面前站著鐘天、鐘政和英蘭,等著鐘山。
  忽然,鐘山手頭一停,雙眼睜開道:“好了,按照我說的去準備,決戰就在今天了。我要眾先天高手灰飛煙滅。我要八十萬大軍,盡為我掌。”
  “是”三人興奮的點點頭叫道。
  “去吧”鐘山笑道。
  “是”鐘天七鐘政和英蘭馬上興奮道。眉思索著。下方眾人也相互交談之中。
  蘇廉賢自從三天前被老祖宗喝斥后。就一直沉默寡言,神情凝重。
  “都已經幾天了?城中還沒有內亂嗎?”蘇家老祖宗沉聲道。
  蘇正德馬上說道:“老祖宗,應該快了吧,就算還有儲糧,柴火也早已用盡,現在天天燒著家具,或者說,現在還燒著房梁,民心肯定動搖了。只要再等等。再等等就好。”
  “哼,你怎么知道城內之事?”蘇廉賢馬上一瞪眼道。轉載自┄┄“父親,宣城再萬人口,每日消耗之巨可以想象的。”蘇正德自信的說道。
  ”
  大帳之外突然傳來一聲焦急之音,繼而根本不通報的就闖入大帳。
  來人是一個哨兵模樣,但是,全身是血。頭散亂,而且還身上多處受傷。
  來人入帳就跪向蘇正德。
  “陛下,大事不好,林將軍前日帶兵三十萬。直入京城,攻入皇城之中,皇城內陛下宗族所有血脈,在前日傍晚時分,在京城南門被盡數腰斬。太子也以身殉國了,皇城已經成為一堆廢墟,京城百姓人心惶惶。倉皇而逃。”
  “林嘯”蘇正德一拍茶幾怒吼的站了起來。
  而其他先天高手,也全部站了起來。一臉不可思議的看著眼前兵。
  林嘯?大昆**神。統領重兵,一直以來,都是牧守一方,防備大宋國侵略的,怎么回事,他怎么忽然帶兵闖入京師?反叛了?
  蘇家血脈,全滅了?
  這一瞬間的打擊太大了,大到讓人不可思議,太匪夷所思了。轉眼之間,天變了?
  “我誓要滅你九族。”蘇正德怒氣正盛道。
  “報
  在眾人為林嘯叛國怒氣活天之際,大帳之外再度傳來一聲焦急的喊報聲。
  繼而,從大帳外迅跑進來又一個哨兵。哨兵全身漆黑,頭更有幾處焦糊,好似剛從火場回來一般。
  來人入帳就對著蘇正德倒地就拜。
  “陛下,大事不好,屯與西山糧草,昨夜之際,忽然升起治天大火,糧官更是昨天夜里就無故死于帳中,大火來的太快,轉眼糧草付之一炬,全部化為灰燼了。”
  小兵快恐懼的稟報道。
  “璇,
  蘇正德無意識的打翻了桌上的茶杯。噩耗,絕對的噩耗,糧草被付之一炬?
  支撐八十萬大軍駐守在此的,就是因為這些糧草,糧草是軍隊的本,糧草一毀,軍心必散,這場仗敗了。
  “以彼之道,還施彼身,我們斷鐘山的糧,鐘山也斷我們的糧,是鐘山。肯定是鐘山所為。”蘇正德馬上驚叫道。
  “不止,那林嘯早不反,遲不反。在這個節骨眼上反叛?離此最近就是京師,林嘯奪取京師,那就是封了我們退路,現在軍中之糧,只有一天。節衣縮食,也只能保持兩天。兩天根本不可能帶大軍趕往其它城,到時八十萬大軍潰散,我蘇家皇位。就徹底成為虛妄了。”蘇廉賢忽然開口說道。眼中閃過一股不可思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