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1-29)      第二章龍門谷(01-29)      第三章龍門大會(01-29)     

長生不死139 為什么

「你們住手,我一個人滅了鐘山!」燃燈欲哭無淚叫道。不能再折騰了,再折騰自己就真的掉回古仙境了。
  燃燈的話,正對司馬元與紫霄教主的胃口。
  司馬元現在都不敢動,郁悶的發現黃龍隨時崩潰一般,遠處的黃霧,為什么那么遠啊!吸收起來太費力了。
  紫霄教主也郁悶,跟鐘山交手一次,自己就要倒霉一次,剛才那長槍也斷了,再攻擊鐘山難道要用盾牌?
  燃燈準備獨自滅殺鐘山之際,鐘山也沒有閑著,煩惱濁洶涌的從帝王圖噴薄而出,無盡煩惱濁,頓時將四面八方完全籠罩,天地四方都忽然血紅一片,無盡鬼魂在煩惱濁中痛苦的尖叫。
  鐘山知道,兇瞳顯威之后,黃龍、燃燈與紫霄教主只是厄運臨身,霉運環繞而已,僅是大兇之兆,并不是實力下降,此刻,若是全力出手,自己肯定逃不掉,必須要拖,拖時間,越拖對自己越有利,他們也會更倒霉。
  磅礴煩惱濁頓時將四面八方淹沒。整個方山都徹底淹沒了。擋住了一眾強者的視線。鐘山急奔乾坤鼎而去,要帶著乾坤鼎快速離開此地。
  「想逃?,燃燈一聲怒吼。
  探手一掌打出,虛空中頓對形成一股紅色能量向著鐘山壓去,恐怖的煩惱濁被轟然逼迫而開。
  鐘山眼中一變,帝王圖快速展開,同時,受了重傷的八極天尾也再度暴露而出,剛剛恢復了一點點元氣,誅仙四劍相迎而上。
  「轟﹋﹋﹋﹋﹋﹋﹋﹋﹋﹋﹋﹋﹋!」
  天道之力,燃燈現在所能調動的是天道之力,天道之力下,一切都是虛妄。
  煩惱濁轟然爆散而開,八極天尾的誅仙四劍沖上去。轟然間被打的彎曲而下,被打折了。而紅色能量更是將八極天尾打的全身一顫,差點被轟碎,若不是鐘山在最后一刻將其收入泥丸宮,此刻八極天尾已經徹底煙消云散了。
  即便如此,此刻的八極天尾也是奄奄一息,傷到了極致。
  紅色能量少了很多,但剩下的還是無比霸道的沖擊向了帝王圖。
  一聲巨響下,大部分被傳入了陰間,但還是有著一股強勢震蕩沿著帝王圖傳到鐘山身上。
  天道的震蕩是極為恐怖的,哪怕是一點點好天道震蕩,也不是鐘山所能抵擋的。
  天魔淬體**!第七重!
  「轟隆隆!」
  鐘山達到最強狀態,可即便如此,天道的震蕩也不是鐘山能夠承受的,全身骨骼一陣悶響,好似全都骨折一樣。
  憑著意志,鐘山強撐著不倒下。一臉冷意的看向對面燃燈。
  開天以來,鐘山受到最重的傷!
  鐘山受傷了,而燃燈此刻更是糟糕,在境界不穩的狀態下調動天道之力,頓時受到天道排斥,境界又是一陣晃蕩。
  燃燈臉色一變,驚恐的發現真的不能再動了。再出手,自己絕對回到古仙境。
  古仙境和祖仙境說起來只差一個境界,可燃燈在這個境界等了幾十萬年啊,轉世重生了三次,終于突破了,難道又要退回去了?
  一盞青燈落于頭頂,形成強大的護罩,燃燈盤膝而下,帶著一種淚流滿面的感覺開始穩定境界了。
  這一幕看在司馬元與紫霄教主眼中,卻是鐘山又讓燃燈吃了個大虧!這鐘山是妖孽嗎?他怎么出手的?
  黃龍為了不崩潰,不停的吸收著遙遠處的黃霧。紫霄教主全身焦黑,一身是傷,世界崩潰,神識重創,但不可否認,此刻紫霄教主是最自由的一個人,而且能力壓鐘山。
  殺了鐘山?
  紫霄教主有著一絲躊躇,能殺嗎?我這狀態殺得了鐘山嗎?他還有底牌嗎?
  鐘山沒有理會躊躇的紫霄教主,而是緩緩走到乾坤鼎處,輕輕一托乾坤鼎,緩緩的,慢悠悠的向著一個方向飛去。
  紫霄教主,眼看鐘山要走,臉上一橫,正要追去之際。
  「啪!,手腕上那報廢的儲物手鐲轟然爆炸而開,徹底銷毀了。而那一聲爆炸好似引得體內的暗疾忽然爆發一樣,很久前受過的一次傷,居然在這個時候發作了。
  紫霄教主一腔郁悶!快速穩定自身傷勢。
  「我的黃龍要散了,快,不要管鐘山了,鐘山現在與廢人無異了,在這個大陣之中,他是逃不出去了,紫霄教主,吸收黃霧,化為黃龍,與我相容,穩固黃龍,一同滅了燃燈,然后我們再一同收取乾坤鼎!」司馬元大叫道。
  司馬元的想法是沒錯的,只要能控制好黃龍,滅了現在“重傷”的燃燈,鐘山還不是任自己揉捏?入甕困龍大陣一開,四方封閉,誰也逃不出去的。就是全盛時期的鐘山也休想,何況現在?
  紫霄教主點點頭,雖然不舍乾坤鼎,但早晚都會得到,現在先滅了燃燈再說。
  鐘山帶著乾坤鼎向著遠處飛去,轉眼飛過眾人視線,飛入黃霧之中。
  黃霧,在鐘山完好的時候,撼動不了鐘山,可此刻,在鐘山重傷之際,卻不停的破壞鐘山身體。
  僅僅在黃霧中飛行了一小會,鐘山就感受到全身疼痛。
  鐘山身體快速向著乾坤鼎內竄去。
  進入乾坤鼎的一瞬間,鐘山眼睛忽然瞪了起來。
  先前被自己丟入其中的九尾郡主與太初圣王,二女衣裳盡去,相互糾纏在一起,二女臉色潮紅,好似中了紅鸞迷霧一樣,相互用肢體摩擦,發出淡淡**之聲。
  這,這算什么?她們是一個人,自己和自己?
  這個念頭僅僅一閃而過,繼而鐘山就詭異的皺起了眉頭,不對啊,自己沒有釋放紅鸞迷霧啊,況且紅鸞迷霧對付凡人還好,對付兩個古仙,絕對是不可能的事情,可眼前?
  乾坤鼎內原本的桃紅色能量?
  鐘山頓時看到乾坤鼎底的桃紅色能量,桃紅色能量不斷旋轉,生生不息,先前鐘山就是感覺非常奇怪。難道是這東西?
  「嗯﹋﹋﹋﹋﹋﹋﹋﹋﹋﹋﹋!」
  九尾郡主一聲纏綿的呻吟傳來,一股狐媚之意悠然沖入鐘山腦海。
  鐘山心中一癢,骨頭頓時一陣酥軟。
  「九尾狐的魅惑,果然厲害!」鐘山搖搖頭。
  就在這時,一股桃紅色能量忽然沖入鐘山體內。
  一入鐘山體內,鐘山身體頓時一陣通紅,霸道,比紅鸞迷霧還要淫的霸道?這是什么東西?
  鐘山微微一駭,桃紅色能量直沖腦海,好似快速修補著眉心紅鸞粉蓮的消耗一般,而且不斷推著紅鸞迷霧進化一樣。
  鐘山忽然意識到了一點,這桃紅色能量,對自己紅鸞天經有大作用。
  紅鸞天經,到了第八重,鐘山想盡辦法讓它在突破而不得,可此刻卻出現了契機?
  鐘山心中一喜,但還是知道,必須盡快出“入甕困龍大陣”才行,否則,必定被司馬元找到。
  僅僅入鼎一會,鐘山再度出鼎,帶著乾坤鼎向著遠處急速飛去。
  可桃紅色能量僅僅修復紅鸞粉蓮的消耗,并不能彌補傷勢啊,因此出鼎就又要受到黃霧的摧殘,受不了的就入鼎,好一點了就出鼎,就這么出出進進,鐘山一直向西而去。
  入甕困龍大陣,剛好鐘山知道一個出口。司馬縱橫那里。
  入甕困龍大陣的確如小千世界的一樣,看似通天徹地的一個封閉環境,圍成一個大圈形的內部空間。
  一個山谷之中,被廢了修為的司馬縱橫帶著一腔的郁悶躺在一塊巨石之上。嘔血不止一升了,失血過多帶出臉色一陣蒼白,兩眼直直的看著那一道百丈寬通天徹地的破綻。
  「家主,你一定要成功,否則縱橫百思難辭其咎啊!,司馬縱橫虛弱的說道。
  大陣總算還能繼續,司馬縱橫抱著一絲僥幸,僥幸自己這里不傷大雅。
  而就在司馬縱橫不斷祈禱之際,那一道裂口處,忽然一道身影飛出。
  是鐘山!鐘山托著一口大鼎,慢悠悠的飛了出來。
  「乾坤鼎!,司馬縱橫驚叫道。
  這一刻,司馬縱橫終于知道,出大事了,就是這個小裂口,讓家主的大計徹底失算了。乾坤鼎就慢悠悠的從自己面前飛出,可司馬縱橫就是無能為力,百死難辭其咎啊!
  司馬縱橫胸中又是一口逆血涌出,但強忍在喉間。
  待看清鐘山的速度,司馬縱橫才忽然發現,鐘山重傷了,那速度,是傷到了極致才造成的,這樣的鐘山,要在以往的自己,一個手指頭就能捏死他,那樣自己就能得到乾坤鼎了。
  眼睜睜看著乾坤鼎從自己面前晃晃悠悠的飛遠,司馬縱橫郁悶的再也控制不住了。
  “噗!」「噗!」
  一連串的嘔血之后,司馬縱橫虛弱的閉上了眼睛,咽下了最后一口氣。
  司馬縱橫也至此成為有史以來,第一個人因為失血過多而死亡的大仙,若是被其它修者發現,必定傳為天下笑談。
  鐘山飛離了入甕困龍大陣,但怕被其它強者看見,也不敢飛的太遠,飛離危險區,找了僻靜的山谷,鐘山就帶著乾坤鼎躲入其中,設置幾個陣法后就馬上躲入乾坤鼎內。
  剛入乾坤鼎,兩個柔弱的軀體就纏繞上來!將鐘山拉入乾坤鼎深處。
  Ps:明天爆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