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1-29)      第二章龍門谷(01-29)      第三章龍門大會(01-29)     

長生不死133 時空的盡頭

「太初圣王,你身后乾坤鼎與我教有緣,你就不要再執著了!」
  燃燈古佛道。
  燃燈古佛說完,引來一眾強者的鄙視,與你教有緣?我還說與我有緣呢,燃燈這廝臉皮也太厚了。
  太初圣王盯著燃燈古佛,搖搖頭道:「貴教的二十四顆定海神珠,與我朝有緣,你也不要再執著了。」
  「哈哈哈!,
  人群中頓時傳來的一陣朗笑。
  燃燈并不為恥,淡淡笑道:「世人迷惘,今日看不破,來日必定明了,乾坤鼎與我教有緣,今日燃燈就是來收取此物,太初圣王不愿也是入我教前劫難,燃燈恭候太初劫難!」人們徹底無語了,臉皮厚到這種程度也是一種境界。
  「圣王,我來吧!」魑魅棋圣說道。
  「嗯!」太初圣王點點頭。
  魑魅棋圣踏步而出,四方強者紛紛讓路。
  「道友,請!」燃燈笑道。
  燃燈無比從容,好似一切都在掌握之中一般。
  魑魅棋圣點點頭,探手間,食指與中指處夾出一枚棋子。同時,魑魅棋圣的大袖之中,陡然飛出幾十個棋子。
  虛空排布,頓時使得那一方空間一陣扭曲,一股強大的氣勢沖刷向四面八方。
  「天厄棋局?」鐘山一眼就認了出來。
  天厄棋局一出,幾乎所有人都是眉頭一挑,因為從這個棋陣之中,幾乎所有人都看出了強大,風冢疆域第一棋圣,果然名不虛傳。
  燃燈看到此局也是臉色忽然一變。
  「蘇妲己?」燃燈驚訝道。
  「轟﹋﹋﹋﹋﹋﹋﹋﹋﹋﹋﹋﹋﹋﹋﹋﹋﹋!」
  虛空一陣輕顫,轟然間,在空中形成一個龐大的金色雷球,包裹了內部的燃燈和魑魅棋圣。
  巨大雷球之中,一絲絲雷電潑灑而出,射向遠處,凡是沾到的大山,無不轟然炸碎。
  大量強者一退再退,快速退離近處,一個個充滿驚駭的看著這一幕。
  「魑魅棋圣果然厲害!“世界”之中容有棋陣,這棋陣也當真了得,不可思議啊!」遠處一人驚嘆道。
  「不過燃燈古佛也不弱,聽聞他已經三次轉世了,古仙巔峰,我看魑魅棋圣懸!」
  「燃燈古佛剛才提到蘇妲己?我想起來了,那個古仙秘境,昔日狐族第一智者擺出的棋局?就是這個?」
  「希望魑魅棋圣能勝!」
  人們七嘴八舌的議論著,燃燈的臉皮已經惹到了所有人心中的不快。人們都希望魑魅棋圣能贏。
  鐘山凝眉的看著,以天厄棋局布置“世界”?魑魅棋圣還遠沒有參透天厄棋局,現在還活在蘇妲己的陰影之中。
  誰也沒動,這一戰!就是近一個時辰的時間,恐怖的金色雷電狂躁的灑下四面八方,古仙之威,讓人難以揣度。
  「轟﹋﹋﹋﹋﹋﹋﹋﹋﹋﹋﹋﹋﹋﹋﹋!」
  無盡雷電轟然爆炸而開。雷電灑向四方,頓時炸碎了一些強者,一眾強者恐懼的再度退后。
  一戰結束了,魑魅棋圣倒飛而回,捂著胸口,口角溢出一絲鮮血,顯然即便擁有天厄棋局,魑魅棋圣也對付不了燃燈古佛。
  燃燈古佛手中抓著一盞青燈,青燈之上的小火苗微微跳動,看上去極為的古樸飄渺。
  但是,袈裟的一角卻是被撕碎了一般,顯然天厄棋局并不是沒有效果。
  「蘇妲己的套路?蘇妲己昔日算謀七圣,布局之力何其強大,若是她親至,我或許還不能觸之鋒芒,不過你畢竟不是蘇妲己,承讓了!」燃燈古佛搖搖頭道。
  「圣王,在下辜負圣王期望了!」魑魅棋圣一臉沮喪說道。
  看看魑魅棋圣,太初圣王微微一嘆道:「你已傷成這樣,你已盡力了!」
  「是!」
  「帶上蘇阿佛,現在離開女媧界!」太初圣王說道。
  「圣王?這?,魑魅棋圣馬上瞪大眼睛。
  「青丘不復當年了,我不想青丘狐族再失一古仙!」太初圣王道。
  魑魅棋圣臉上變了變,最終點點頭道:「是!」
  「那九尾郡主呢?」魑魅棋圣馬上說道。
  畢竟,九尾郡主在狐族可是非常重要的。
  「她留下!」太初圣王道。
  「我留下!」九尾郡主也馬上說道。
  魑魅棋圣臉上略微古怪,最終點點頭。
  大袖一甩,魑魅棋圣帶著蘇阿佛快速離去,對于魑魅棋圣的離開,沒人相攔,同時恨不得方山廣場上的人都走*光。
  一旁司馬元看魑魅棋圣走了,臉上閃過一股焦急,司馬元很想喊“我也受傷了,為什么不讓我走?”。
  燃燈古佛看了看廣場上四人。
  司馬元、太初圣王、九尾郡主、鐘山!
  四個人,難道他們能攔下我們這么多強者?
  「鐘圣王!」太初圣王忽然開口道。
  「恩!」鐘山點點頭。
  「我欲出戰,勞煩你照看乾坤鼎!不甚感激!」太初圣王說道。
  「放心,有我在,在你歸來前,誰也不能靠近它十丈!」鐘山點點頭。
  一眾古仙,有幾個古仙露出不屑,但有些古仙卻是聽聞過兩個多月的傳說,鐘山大殺四方,滅太乙,滅顏回!鐘山實力深不可測。
  一旁司馬元一臉怨恨的看了看鐘山,想不到太初圣王最終將乾坤鼎托付給了外人。
  交代完一切,太初圣王踏步而出。
  「太初圣王?」燃燈微微一笑,一直很從容。
  「燃燈,你參加過封神一役,也是最古老的人,不知道我青丘惹不得嗎?」太初圣王淡淡道。
  太初圣王一說,燃燈那從容的笑容忽然一斂好似想到了什么,眼中頓時閃過一股陰晴不定。
  「我是聽過傳說,但,青丘只是青丘,一丘而已,昔日強盛青山已經崩塌!山崩只剩丘了!」燃燈沉聲道。
  「虧你還知道青山,青山是崩塌了現只剩青丘,但是,早晚一天,青山必定重鑄,重生的青山必定再度震懾天下,你燃燈最好記住今日之事,想好你所要付出的代價!」太初圣王冷聲道。
  燃燈陡然一陣沉默,好似一瞬間糾結了一樣。
  而四方強者卻是一臉的疑惑,就算一眾古仙也是一臉疑惑,青山?
  那是什么東西?青丘?青山倒了才叫青丘的?可誰也沒聽說過青山是什么啊。
  深深的吸了幾口氣,燃燈古佛搖搖頭道:「青山已經成為過去,過去不會回來,那僅僅只是傳說!」
  「哈哈哈哈,傳說?你心里比誰都清楚當年諸圣為何眷顧狐族哼,現在就馬上退去我可以既往不咎,可你若再執迷不悟,那這份恩怨,我代以后的青山記下了!,太初圣王的語氣變的越來越凌厲。咄咄逼人。
  外圍無數強者詫異的看著太初圣王,這太初圣王太囂張了吧,他將燃燈古佛唬住了?一眾古仙也看向燃燈。一眾古仙很不理解青山?
  什么來頭?怎么引得當年群圣眷顧了?
  不錯,當年女媧娘娘很眷顧狐族可
  燃燈搖搖頭:「你用未知的事請來威脅我?你還不夠格!出手吧,我讓你三招!」
  讓你三招?
  這一刻所有人都體會到了所謂“青山”的分量,如此厚臉皮的燃燈古佛,此刻居然說讓三招?這可不是燃燈作風。這是給自己留后路?
  太初圣王點點頭,顯然太初圣王也沒指望青山能夠嚇走燃燈,不過,能得到優勢,自然要強占著。
  太初圣王伸出右掌,掌心一個藍色光球,藍球旋轉之間,刮起四方無盡的旋風,恐怖的氣流從太初圣王掌心吹向四面八方。
  太初圣王右掌一握,食指和中指對著燃燈古佛一點。
  忽然間,從太初圣王指尖冒射出一道深藍色的光線,直射燃燈古佛。
  燃燈臉色一變,手中青銅燈一迎。外圍出現百道青色光暈護罩。
  「轟﹋﹋﹋﹋﹋﹋﹋﹋﹋﹋﹋﹋﹋﹋﹋﹋﹋﹋!,
  一聲巨響,百道護罩轟然破去,藍光狠狠的撞在了青銅燈上,一聲炸響同時碰撞出浩瀚的光亮,照亮了那片天地。
  刺眼的光亮讓一些修為低下之人頓時一陣眼盲。
  一招過后!燃燈額頭流下一絲冷汗。而手中青燈卻是微微陷,可見剛才那一束藍光的強大。
  「斷天指!狐族斷天指果然厲害,可惜你終究還只是古仙!」燃燈一陣心有余悸。
  「上古三燈之也的確厲害!」太初圣王點點頭。
  說話間,太初圣王的第二招打出了,同樣沒有用法寶,而是右掌豎起,欲斬而下,以手為刀。
  天空之中,好似忽然冒出一彎銀月。那不是月亮,而是一道利鋒,利鋒所過,空間不斷顫動之中。好厲害的招式。
  「銀月斬?又是上古青山的秘技,狐族不是失傳了嗎?怎么你也會?更傳給了你?」燃燈一臉驚訝。
  手中青燈陡然放大百倍,迎天而上。
  「轟﹋﹋﹋﹋﹋﹋﹋﹋﹋﹋﹋﹋﹋﹋!」
  一聲巨響,四周空間陡然撞出一股龐大的漣漪,漣漪所過一切盡數化為齏粉,遠處強者逃的越來越遠。一個個眼中充滿了驚駭之色。這什么秘技?怎么這么變態?
  在一陣眼盲之后,四周才再度恢復,青燈,燃燈手中那奈以成名的青燈,此刻已經彎曲下來,上方火焰也被斬滅了,好似要報廢了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