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9-25)      第二章龍門谷(09-25)      第三章龍門大會(09-25)     

長生不死131 開天一式

逆流獸,看到這個強大的神獸,鐘山眉頭微皺。陽間的是本體,陰間的是影軀,這種逆流,若是影軀面對,當真絲毫不懼,轉眼就能漲回來,可本體呢?
  鐘山這個修為可真的來之不易,但若說怕此逆流獸那就太過了,對于逆流獸,鐘山要滅了它,有不止一種辦法。
  “這個大陣是你布置的?為了對付我,你還真是用心良苦”鐘山冷笑道。
  “大陣?”白袍男子微微一鄂。
  在不遠處正有著一個龐大的陣法,煙霧彌漫,看上去極為的神秘。
  看到白袍男子的神情,鐘山臉色一變的看向了司馬縱橫。這個大陣,鐘山雖然沒有見過,但是,和泥菩薩他們相處這么長時間,還是能夠看的出來的,這個陣,是一個風水陣。
  一個風水陣?司馬縱橫會布置風水陣?
  “八極天尾呢?”白袍男子冷聲道。
  “看在雪梅老祖的面子上,你現在離開,我可以不追究你”鐘山淡淡道。
  雪梅老祖,祖仙,目前鐘山還不想招惹。沒有必要四處樹敵。
  “哼既然如此,那我就先制住你再慢慢審”白袍男子冷聲道。
  說話間,根本不再與鐘山談論,腳下逆流獸的額頭頓時冒射出大量的綠光,對著鐘山三人急速射來。
  “走”
  鐘山雙掌分別拍在九尾郡主與蘇阿佛的身上,二人轟然飛出,但還是被綠光一閃入身。
  “我的修為?我變天仙了”蘇阿佛驚叫道。
  “我也是”九尾郡主也是驚叫道。
  二人飛離,頓時躲開無窮綠光,修為各退了一個境界。而鐘山自然是首當其沖。
  鐘山面前頓時多出一張帝王圖,綠光沖入,頓時被反射而回,但,反射而回的綠光再度被逆流獸控制沖向了鐘山,帝王圖好似也擋不住綠光了一般,詭異的綠光好似繞了個圈子籠罩鐘山。
  鐘山臉色一變,八極天尾正要冒出來,忽然,鐘山停止了自己的動作。并且詭異的收起了帝王圖。
  因為鐘山忽然發現一奇特的事情,綠光照射在身上,并沒有想象的那么恐怖,大量氣息從身上冒出,但是,修為并沒有退。
  或者說,鐘山的修為退的太慢了。
  鐘山微微一鄂,自己這根骨,漲的慢,難不成退的也慢?
  “鐘山~~~~~~~~~~~~~~~~~~~~~~”
  遠處傳來蘇阿佛與九尾郡主的驚呼之聲,因為鐘山全身都籠罩在了綠光之中。
  看看司馬縱橫的慘狀,再看看鐘山,二人心都提了起來。
  “吱吱吱吱”的聲音在鐘山身體上響起,可鐘山修為依舊停在天仙十重天。
  “怎么回事?怎么會這么慢?”白袍男子露出一副驚駭之色。
  因為白袍男子發現自己還是看不透鐘山修為,那就是說鐘山修為還在天仙之上。
  難道綠光出了問題?不對啊,剛才那兩個被鐘山打出綠光范圍的人,修為不都降了嗎?
  白袍男子露出一股緊張,遠處九尾郡主和蘇阿佛都是一臉驚奇,對面的司馬縱橫卻是露出一臉冷笑。鐘山?你也和我一樣吧,我這根骨,不出百年就能修回來,你呢?
  鐘山修為根本沒降
  最郁悶的不是白袍男子,而是那逆流獸,逆流獸感受最清楚,這人是石頭嗎?修為怎么一點沒變?逆流獸人性化的流出一股冷汗。
  加把勁越來越多的綠光沖向鐘山,將鐘山籠罩。
  鐘山此刻更好似在實驗一般。
  根骨?這就是自己那銹銅般的根骨?昔日天神子說過‘好廣闊的根骨’,難道就是這個意思?
  逆流獸獨眼中的綠光不停綻放。
  一炷香了,逆流獸的臉上透露出一股深深的疲憊,可令逆流獸無限糾結的是,鐘山到現在都什么事也沒有,修為也沒有下降。
  白袍男子也發現了情況不妙,沒事?面對逆流獸的綠光居然一點事也沒有?
  一瞬間,白袍男子恐懼了,自己最大的底牌就是逆流獸,這要逆流獸都傷不到他,自己不是死定了?
  要知道兩個多月前,鐘山獨自就滅了數千儒門弟子,其中大仙也不止一個。
  不遠處,司馬縱橫又是一口逆血噴出,一炷香了,一炷香還看不出鐘山的異常,不如死了算了。
  為什么,為什么鐘山什么事也沒有?
  司馬縱橫眼中閃過一股怨毒,無比的怨毒,為什么鐘山會沒事?自己卻回到了金丹期?
  怨毒的看了一眼鐘山,司馬縱橫對身下饕餮說了什么。
  不遠處,逆流獸感覺自己的神通能量都要干枯了,對面那個鐘山卻一點事也沒有。怎么會這樣?
  鐘山也好似感觸完了自己的身體,冷冷的看向白袍男子。
  “你別過來。你說過不追究的”白袍男子露出一絲恐懼。
  “可那是你還沒招惹我的情況,今日,若是我被你害了,我找誰討饒去?”鐘山寒聲道。
  “轟”
  鐘山身體內忽然一響,好似天地一聲驚雷,炸的所有人都是一陣耳疼。一個個不明所以。
  鐘山露出一股驚訝,因為自己的修為終于降了,天仙九重天降了一重天?
  逆流獸一陣激動,可激動之后換來的還是那無止休的郁悶,因為到了天仙九重天,鐘山的修為又是同樣難降了。
  鐘山還會等它一炷香時間嗎?
  “哼”鐘山一聲冷哼。
  在逆流獸身后,陡然出現一個五百丈高的龐然大物。
  白袍男子扭頭望去,僅僅看到一個龐然大口。
  “啊嗚”
  逆流獸與白袍男子一起消失在了八極天尾的嘴巴里。綠光消失了,八極天尾再度飽餐一頓。
  “啊嗚”
  詭異的又是一聲巨響。
  八極天尾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個千丈大小的饕餮。
  饕餮一口將八極天尾吞入腹中。
  “哈哈哈哈………………………………”
  遠處司馬縱橫一陣狂笑。螳螂捕蟬黃雀在后,八極天尾吞了逆流獸,饕餮吞了八極天尾,這樣一來,一切饕餮腹中。
  “司馬縱橫,你這個小人”九尾郡主怒叫道。
  “司馬縱橫,你真不該這么做?”鐘山搖搖頭道。
  “哼,鐘山,你失去了這個神獸,我看你還怎么辦?入了饕餮腹,誰也別想出來有饕餮護我,你殺不死我的,哈哈哈哈”司馬縱橫大笑道。
  八極天尾被饕餮吞了,可八極天尾是鐘山根神識啊,想要出來僅僅心念一動的事情,不過鐘山沒有用心念招出八極天尾,而是對著饕餮說了一句讓所有人無法理解的話。
  “反吞而出”鐘山冷笑道。
  反吞而出?什么意思?九尾郡主、蘇阿佛、司馬縱橫誰也不懂。什么叫反吞?
  饕餮肚子里,八極天尾縮成一團,忽然間,八極天尾張開嘴巴,恐怖的張開,好似貼著饕餮身體的張開一般,一股巨力之下,饕餮嘴巴忽然張開。
  饕餮的嘴巴越來越大,轟然間,饕餮內腹好似從嘴巴處全部翻出來了一樣,詭異的一閃消失了。原地只剩下八極天尾那個龐然大物。
  蘇阿佛、九尾郡主和司馬縱橫三人臉上都是抽了抽,這一幕讓三人想到了手套,將一個手套翻出來。
  饕餮剛才就是像手套一樣翻了出來,并且被八極天尾吃了?
  “不”司馬縱橫一聲悲吼。
  八極天尾一閃消失在了原地,逆流獸、饕餮的能量快速被分解,并且傳出大部分能量到鐘山身上。
  大量能量灌注,修為再度上漲,剛剛降下來的一重天,又補了回去。
  天仙十重天,天仙大圓滿。
  一切恢復,鐘山看向司馬縱橫。
  只剩下金丹期的司馬縱橫。
  司馬縱橫向后退了退,一臉悲壯和恐懼。
  “現在我還能殺死你嗎?”鐘山冷聲道。
  司馬縱橫恨恨的看著鐘山。可又能如何?區區金丹期和螻蟻有什么區別?
  “說吧,這個風水陣有何用,我可以饒你不死”鐘山冷冷的說道。
  “我不會信你的,你會放了我?要死,我們一起死”司馬縱橫探手就要取出東西。
  “轟”
  鐘山一掌轟出。對于這種人,鐘山實在難以提起興致和他再交流下去。
  司馬縱橫應聲倒地。一臉痛苦之色。
  “鐘山,你廢了他修為?”
  “只有廢了,我才安心”鐘山點點頭。
  扭頭,鐘山看向風水大陣,探手間虛空中打出數掌,雖然不知道這個大陣有什么用,但鐘山還是本能的將其拍碎了。
  “不要~~~~~~~~~~~~~~~~~~~~~~”
  司馬縱橫痛苦的叫道,可鐘山根本沒有理會。徹底摧毀了這個風水大陣。
  扭頭,鐘山看向司馬縱橫道:“看在你是太初重臣的面子上,我只廢你修為,是生是死,看你造化了”
  說完,鐘山飛天而起。蘇阿佛和九尾郡主緊隨其后。
  “鐘山,你其實可以殺了他的”蘇阿佛說道。
  “正式離開太初前,對于太初重臣,盡量能不殺就不殺吧”鐘山搖搖頭。
  不殺?遠處司馬縱橫要是聽到,必定再嘔血三升,成為廢人了,又毀去了這個風水大陣,將家主計劃毀了,這和殺了有什么區別?
  這一場無妄之災,帶給司馬縱橫太多的凄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