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9-25)      第二章龍門谷(09-25)      第三章龍門大會(09-25)     

長生不死130 鐘山VS雪梅老祖

鐘山攜神獸滅殺古仙顏回,滅殺古仙女Z,以及數千儒門弟子,在隨后的兩天,頓時傳遍了整個女媧界。
  鐘山的強勢來的太突然了,以至于很多人都露出不信之色,畢竟那太夸張了,傳聞鐘山不是天仙境嗎?怎么可能不到盞茶功夫,就滅了兩大古仙?
  當然,鐘山強大對于很多人來說都不算什么,這時候,還是尋找女媧遺寶最重要。
  鐘山帶著蘇阿佛和九尾郡主繞著女媧界轉著,都是第一次進來,鐘山好似走馬觀花一樣,將大概地形先了然如胸。
  這女媧界太大了,果然不愧為圣人的手筆,兩個月,整整兩個月,鐘山才看清大概地形,看清地形之后,鐘山就找了個地方停了下來。
  這地形分八個區域,有的地方是一片大海,有的地方卻是沙漠,有的地方電閃雷鳴不斷,有的地方狂風大作。
  “八卦?”鐘山眉頭微皺。
  喜個世界仿若一個巨型八卦一樣,讓鐘山頓時凝眉而起。
  “鐘山!”九尾郡主忽然叫道。
  “怎么”鐘山疑惑道。
  “圣王那邊,好像遇到麻煩了,你能不能………………!”九尾郡主一臉渴求道。
  “麻煩?你怎么知道?”一旁蘇阿佛忽然疑惑道。
  “什么麻煩?”鐘山問道。
  看著鐘山,九尾郡主眼神陰晴不定,忽然,好似下了決心一樣道:“圣王發現了殘破的乾坤鼎!”
  “什么?郡主,你不要瞎說。你在這里,怎么知道圣王那邊的事?”蘇阿佛驚叫而起。
  可九尾郡主卻并未回答,而是看向鐘山,一臉肯定。
  “帶路!”鐘山微微皺眉道。
  “恩!”九尾郡主馬上飛在了前面。
  蘇阿佛一頭的霧水”什么情況?小魔女怎么神神叨叨的?
  “現在如何?”飛在空中,鐘山問道。
  “圣王、魅魅棋圣”還有司馬元,也就是那個司馬家主,三人已經到了一個安全的地方,可是,當時找到乾坤鼎時”霞光萬千,剛好被其它一群強者看到了,他們緊追而來!”九尾郡主說道。
  “郡主,你講故事嗎?”蘇阿佛無語道。
  講的跟親眼看到的一樣,這兩個月,郡主不是和自己在一起的嗎?
  而鐘山卻不以為意一般,畢竟,自己就能說出陰間的情況。
  “那就是暫時安全?”鐘山問道。
  “暫時是安全”但是不知道那些人什么時候能追上來,乾坤鼎畢竟是女媧娘娘昔日的重寶,雖然破碎的不成樣子了,但依舊是圣人至寶!”九尾郡主說道。
  蘇阿佛憋在一邊不說話了,問了幾遍,九尾郡主都不說,還有什么好問的?
  三人急速飛行,五天之后。
  “快到了”就在不遠處!”九尾郡主臉上露出一絲欣喜。
  “咦?等等!”鐘山眉頭一挑停了下來。
  “怎么乒”
  鐘山看向遠處,遠處好似有人戰斗。地上倒了大量的尸體。而這些尸體的衣著,都是太初圣庭的。
  “這是?”
  看到這一幕,三人不約而同的向著遠處戰場而去。
  戰場之處,飛沙走石,大量煙霧。
  顯然戰斗極為激烈。
  而在不遠處的林中,卻是煙霧彌漫,好似一個巨大陣法一般,極為詭異。
  “轟~~~~~~~~~~~~~~~~~~~~~~~~!”
  一聲巨響,強大的一股氣流吹過,頓時使得煙霧散去大半。
  “司馬家的人?司馬縱橫?”蘇阿佛疑惑道。
  戰場中心,司馬縱橫踩著一個百丈高的巨大餐餐”額頭溢出一股股的冷汗,身后八個司馬家強者,正與對面一個白袍男子對峙。
  白袍男子腳下站著一個同樣百丈高的巨大兇獸。
  那兇獸極為奇怪”其狀像狗,但頭部只有一只眼睛”豎著的眼睛,那眼睛呈翠綠之色,看上去極為的邪異,兇獸皮毛泛白,看上去非常漂亮。
  “這是?神獸排行榜第三十七位?逆流獸?”九尾郡主一臉就認了出來。
  遠處,白袍男子露出一絲邪笑的看向司馬縱橫。
  “你想干什么?我司馬縱橫可從來沒惹你!”司馬縱橫踩著餐餐無比郁悶道。
  絕對無妄之災,這家伙帶著一個怪獸沖來就大打出手。其實力也就和自己差不多,但是他腳下的那個逆流獸卻是太強了,自己下屬剛剛組成的大陣,也被這白袍男子強行破開了,他到底要干什么?
  “司馬縱橫?那就對了。找到你,就能找到他了!”白袍男子邪笑道。
  “你要找誰?”司馬縱橫一陣無語。
  “我找鐘山!”白袍男子說道。
  司馬縱橫:“”····!”
  司馬縱橫有種吐血的沖動,找鐘山?你找鐘山關我什么事?
  “鐘山不再我這!你找錯人了!”司馬縱橫叫道。
  “不會錯的,我師尊雪梅老祖,他的推算怎么會錯?他說只要制住你,鐘山就會馬上出現!”白袍男子笑道。
  “。,。。。。!”司馬縱橫只感覺胸中忽然憋出一股悶氣。
  “所以,你束手就擒吧,這樣也能少吃點苦!”白袍男子非常自信道。
  “欺人太甚!欺人太甚!”司馬縱橫狂吼道。
  巨大的餐餐瘋狂的向著白袍男子沖擊而去,司馬縱橫與身后八名司馬家強者急速沖向白袍男子。
  真的太氣人了!司馬縱橫再好的涵養都受不了,況且這還是鐘山惹來的無妄之災。
  “毒~~~~~~~~~~~~~~~~~~~~~~~~!”
  逆流獸口中一開,一股強大的氣流就轟然沖擊在了餐餐身上,龐大的簍餐轟然倒飛而出。
  這一刻的司馬縱橫,卻是手豐翻出一柄大刀,一刀斬出,無窮刀氣乍現,以一種天河奔泄的氣勢沖擊向白袍男子。
  “哼!”白袍男子露出一絲冷笑。
  而這時”逆流獸的那只獨眼,忽然冒射出大量的綠光”綠光沖刷而過,那恐怖的刀氣詭異的逆流而回。龐大的氣勢好似一瞬間收斂了一般。
  更重要的是空中的七人,陡然間被綠光籠罩。
  而這時,遠處的鐘山帶著蘇阿佛與九尾郡主也趕到了近處。
  剛好看到這驚駭的一幕。
  逆流獸的眼中綠光籠罩,九人都露出了無比驚駭的神情。
  “啊~~~~~~~~~~~~~~~~~~~~~~!”
  除了司馬縱橫”其它人頓時慘叫而起,更有一個,頭發忽然變白了起來。
  司馬縱橫雖然沒叫,但心中同樣驚吼不已,因為司馬縱橫驚恐的發現,自己的修為,在逆流。
  大仙境!
  天仙境!
  地仙境!
  天極境!
  帝極境!
  元嬰期!
  司馬縱橫發現,這不是在做夢”這是真的?逆流獸?傳聞逆流獸能夠將攻擊逆流而回,怎么可以將修為也逆流而回?
  怎么會這樣?
  “吼~~~~~~~~~~~~~~~~~~~~~~!”
  司馬縱橫一聲悲鳴。身后的八人全部被逆流回到了凡人狀態,一個個老態龍鐘,貌似都離死不遠了。
  “轟!”
  綠光消失,司馬縱橫在金丹期狀態,從空中跌落,剛好餐餐又從遠處趕來,馬上接住司馬縱橫,而另外八人直接掉地上摔死了。
  “師尊說的一點沒錯,鐘山果然來了!”白袍人扭頭看向鐘山方向。
  司馬縱橫倒在餐鬃頭上。
  “噗!”
  郁悶的一口逆血噴出,這不是身體受到傷害,實在是郁悶的,這事來的太扯淡了,比無妄之災還無妄之災。
  鐘山?為了制住自己找到鐘山?你好好說不就行了?我陪你等,搞到最后”自己的下屬全死光了,自己的修為也悲哀的回到了金丹期。
  這都什么事?
  扭頭,司馬縱橫果然看到飛來的鐘山,看著鐘山,司馬縱橫情不自禁又是一口逆血噴出。這鐘山簡直就是災星”在他手上吃了幾次癟,自己已經小心避著他了,可他還沒來”就又讓自己這么倒霉。
  天吶,我到底是造了什么孽啊!司馬縱橫在心中不停的吶喊。
  趕來的鐘山也是一陣無語的看著司馬縱橫。繼而”非常小心的看向那白袍男子,更重要的是白袍男子腳下的那逆流獸。
  逆流時間?這和落星塵的神通太像了,時間神通?
  不對,這或許已經是逆流獸的極限了,否則肯定不止神獸排行榜三十七位那么簡單。
  逆流了司馬縱橫等人,逆流獸好似微微有些疲憊一般,顯然這種神通對逆流獸的消耗非常的大。
  雪梅老祖無法推算自己,但篡命師卻可以推算別人來間接推算自己。
  “你找我?”鐘山皺眉的看著白袍男子。
  “不錯,我找你,或者說我找你那只神獸!”白袍男子邪笑道。
  “哦?”鐘山皺眉道。
  “師尊說過,你只是天仙,但是你那神獸在幼年期就能吞噬古仙,你只是天仙,你不配擁有它,交出那只神獸,我可饒你不死!”白袍男子沉聲道。
  搶八極天尾?還這么直接?
  “雪梅老祖讓你來的?”鐘山皺眉道。雪梅老祖應該不會來惹自己才對。
  “哼,收取一只神獸而已,何必師尊指示?鐘山,勸你馬上交出八極天尾,否則,眼前這個司馬縱橫,就是你的榜樣!”白袍男子寒聲道。
  一旁司馬縱橫趴在餐餐之上,氣不過,又悶出一口精血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