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9-27)      第二章龍門谷(09-27)      第三章龍門大會(09-27)     

長生不死129 雪梅=血霉

站在空中,鐘山冷冷的對著遠處圍觀人望了一眼,眼神之下,幾乎所有圍觀之人都是心中一寒。
  不敢直視。
  以往認為鐘山弱的人,此刻心中冒出森森寒氣,這若是還算弱,那自己算什么?
  數千儒門弟子,兩個古仙,不足盞茶功夫,盡滅?這樣的人何止是強悍?
  恐怖的鐘山。
  「走!」鐘山沉聲道。帶著二人認了一個方向急速射去。
  直到鐘山離開,大部分圍觀之人才暗暗呼了口氣。這就是大崝鐘山?
  他那么強?為什么要附庸太初圣庭?
  遠處一座山林之中,一個隱蔽的山拗口,一直站著三人,嬴、白起和鬼谷子。
  「大崝鐘山,終于恢復他霸氣的一面,這樣才是小千世界認識的那個鐘山!」白起點點頭道。
  「不,他一直是那個鐘山,只是以前顧慮太多,他的實力還不足以顯示霸道的一面!」嬴淡淡道。
  「不足以顯示霸道的一面?難道這一百多年,鐘山就有那個實力了?他己經不需要顧忌了?」白起驚訝道。
  「他的表現說明了一切,他不需要顧忌了,昔日的大崝,又回來了!」嬴淡淡道。
  「圣王,你的意思是,鐘山要回歸凌霄天庭,重新主政大崝了?」
  白起皺眉道。
  「這是必然的!」一旁黑袍鬼谷子沉聲道。
  「先生,鐘山那個八極天尾,你看出來了?」嬴淡淡問道。
  「還沒有,不過臣可斷定,此物必為神獸排行榜前十八的其中一只!」鬼谷子無比肯定道。
  「神獸排行榜前十八?可實力根本沒有!」白起凝眉道。
  「因為八極天尾還未達到巔峰時刻!,鬼谷子鄭重道。
  「真是幸運的鐘山,在小千世界就收服了此獸!」白起點點頭道。
  「幸運?若只是幸運,鐘山不可能走到今天這一步!」嬴搖搖頭。
  「是!,白起恭敬道。
  「走吧!」嬴淡淡道。
  三人踏步,消失在了原地。
  鐘山的一戰,或許說是女媧界第一戰,除了嬴關注鐘山以外。另一個山坳還站著一人。
  一名白發白須的老者。雪梅老祖。
  雪梅老祖身后站著十幾名弟子。一起恭敬的看著雪梅老祖。
  雪梅老祖指頭掐算。掐了一陣,右手放下,皺眉間微微一嘆。
  「師尊,那太乙和顏回,真的都死了嗎?,一名弟子皺眉問道。
  「死了,好厲害的兇獸!,雪梅老祖感嘆道。
  「真的死了?那兩個可是古仙啊,不到盞茶功夫?」那弟子驚駭道。
  「那個神獸,好奇特的神獸,或許是那亙古流傳的神獸排行榜前十八位之一!」雪梅老祖感嘆道。
  「前十八位的神獸?這個鐘山!真、真」那弟子驚到了。
  「師尊,剛才那血海是什么?為竹么那么大的晦氣,好重!」又一個弟子皺眉道。
  「天地五濁之煩惱濁!」雪梅老祖肯定道。
  「哦?」
  「不會錯,昔日我曾去過陰間,也奔走過十殿,這就是煩惱濁,這個鐘山不簡單!」雪梅老祖凝眉道。
  「鐘山這么強,他會不會影響到師尊您這次的目的?」又一弟子道。
  「他?還不至于!,雪梅老祖搖搖頭。
  「那還好!」
  「走吧,該看看這個女媧界了。」雪梅老祖道。
  「是!」
  眾人身形一晃消失在了原地。
  鐘山帶著蘇阿佛與九尾郡主順著一個方向急速飛去。
  找到一個僻靜山谷,鐘山微微閉關了一個時辰,兩個古仙,兩個古仙器被八極天尾吞了。鐘山修為再度得以增長。
  漸漸的趨于飽和。
  「轟!」
  天仙十重天,天仙大圓滿!
  鐘山一陣皺眉,因為鐘山發現一個無比糾結的事情,八極天尾這次吞下的可相當于四件古仙器啊,而且這古仙器也是那種絕對強勢的古仙器,可縱是如此,也堪堪升了一重天,非常巧,或者說差一點的就升級不了。
  這預示著,從此以后,吃古仙器修為也不會再漲了。
  鐘山一陣汗顏,古仙器現在都沒用了?
  一個時辰閉關后,鐘山踏步走出宮殿,翻手收起,看向面前二人。
  蘇阿佛和九尾郡主此刻不再有先前的興奮了,取而代之的是二人皺起了眉頭。好似有著深深的心事。
  「鐘山,你,你是不是要走了?」九尾郡主試探性的問道。
  就剛才一個時辰,九尾郡主和蘇阿佛相談了一段時間,鐘山大顯神威好似一個預兆,一個不再沉默的預兆,如此一來鐘山還會在太初為質嗎?
  「太初圣庭,不管如何,太初在我最需要的時候tǐng身而出,我鐘山自然做不出那種反目成仇的事情來,太初圣王我不會動他,甚至若有需要,我也會盡可能的幫他,至于此次女媧界出去后,或許我就要回到凌霄天庭了,你們若有興趣,大可前往凌霄天庭住上一段時間!」鐘山笑道。
  對于這個結果,二人雖然失望,但這樣終究是最好的結局。
  「太乙那老頭真的死了嗎?,九尾郡主問道。
  「死了,我想,現在太乙圣庭已經天下大亂了吧,太乙只適合修積陰德,修功名,他不太適合!」鐘山肯定道。
  太乙?鐘山可以肯定,太極圣王必定也在剛才那里,只是太極圣王一直沒有出手。其城府比之太乙高出了不少。
  風冢疆域,南方,太乙圣庭朝都。
  「轟﹋﹋﹋﹋﹋﹋﹋﹋﹋﹋﹋﹋﹋﹋﹋!」
  天空一聲巨響,幾乎所有人都看向朝都方向。
  「昂嗚﹋﹋﹋﹋﹋﹋﹋﹋﹋﹋﹋﹋﹋﹋!」
  氣運云海上空,忽然發出一聲金龍悲鳴之音,悲鳴陡然間傳遍太乙圣庭所有人耳中,太乙圣庭所有人都忽然心中一陣難過一般。好似什么重要的東西丟失了一般。
  「轟﹋﹋﹋﹋﹋﹋﹋﹋﹋﹋﹋﹋!,氣運云海一陣轟鳴。氣運在瘋狂流失。
  「圣王!」
  朝都官員百姓忽然跪拜而下,望著緩緩消散的氣運,所有人都知道,圣王殞落了。
  風冢疆域,東北方,青丘。
  司馬王府之內。
  司馬青抓著一根竹仗,皺眉的看著天空,心中洶涌澎湃。
  司馬青面前站著一名男子,眉頭深鎖。
  「少主,太乙圣王死了,你看?」那男子擔心道。
  “女媧界,太兇險了,這次開啟的第一天,太乙就死了?」司馬青點點頭。
  「家主也進去了,會不會?」那男子擔心道。
  「不用擔心,父親并沒有事,命牌還完好無損!」司馬青說道。
  「是!」
  「當務之急,是這個青丘,八叔,我司馬家籌措了這么多年,這時候可不能出錯!」司馬青沉聲道。
  「少主放心!」男子鄭重道。
  「恩!」
  同一時刻,風冢疆域,大崝,凌霄天庭。
  朝堂長生殿!
  長生殿的九龍天椅無人敢觸,因為那張椅子,只有一個人能坐,也只有那一個人才有資格做。
  在九龍天椅的下一個臺階,放著一個紫色的寶座。
  群臣恭立。紫色寶座之上,此刻正做著一名身著紫色龍袍的男子,龍袍之上,龍只有四爪,這是王爺的象征。大崝圣庭,紫宸王,水無痕。
  水無痕坐在紫色寶座之上,雙目之中不怒自威,代鐘山牧守大崝天下,此刻整個人的氣勢也上升了好多。
  左右兩列,左列之首,丞相水鏡。右列之首,大將軍林嘯。
  「啟稟紫宸王!大晴四方,一百零八塊不朽豐碑盡數被破,四方大軍正徐徐沖入大崝疆土,浩瀚大軍,來者不善!」水鏡擔心道。
  群臣都是皺著眉頭。
  「所有人聽著,今日起,每人早、中、晚各抬頭看一次我大崝氣運云海,這是我大崝的驕傲,圣王在庇佑我們,我大崝氣運一日不滅,我等都是那最高傲的大崝眾臣,不朽豐碑被摧毀了?我大崝每一個將士都是一塊活的不朽豐碑,大崝是永不落的,凡是想要踐踏大崝之人,我們要讓他們付出代價!!」水無痕沉聲道。
  「是!,群臣鄭重道。
  「圣王會回來的,小千世界,我們走過了多少艱難,這一次也不例外。林嘯!」水無痕說道。
  「在!」林嘯應道。
  「你主大崝天下兵馬,此次一戰由你指揮,要誰,我給你調,任何人都可以,甚至丞相,甚至我!只要對大崝有利,我們聽你調度!,水無痕鄭重道。
  「是!」林嘯恭敬的點點頭。
  大崝天下,兵戎四期,不朽豐碑被破,從此各大城池不得不全力反擊侵略。
  同時,幾乎所有人心中都在想著圣王,圣王何時才能歸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