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9-30)      第二章龍門谷(09-30)      第三章龍門大會(09-30)     

長生不死126 圣人的目的

鐘山正在看著四方強者,雖然大多都不認識,但終究能夠找到幾個相識的人。
  知道一些人的到來雖然不能決定什么,但終究在未知的前方能找到一絲規律。
  忽然,鐘山眉頭一挑,一股非常奇妙的感覺籠罩全身。
  那是一種說不出的感覺,好似微風拂過,讓人心中微微壓抑。
  但鐘山得嬴所贈天機圖,馬上知道這是什么了。推算?有人在推算自己。
  天機圖上,天機**其實是鐘山這些年最專注的一門功法,共五重,鐘山在三年前已經正式沖擊到了第四重,也就是說,只要不是圣人推算自己,自己都能感受的到。
  有人在推算自己?而且根據天機**的感應,那人就在不遠處。
  在這里?
  鐘山心中默念天機**,周身微顫之際,命格微動,鐘山周側頓時閃過淡淡白霧,天機**,攪亂天機!
  霍然間,鐘山盯向了遠處一座山峰。
  山峰之上,站著大量白衣男子,而白衣之上,繡滿了梅花,為一名白白須老者,看似極為仙風道骨,氣度不凡。左手仿若在掐算,可不知為何,掐算的手指陡然被彈射而開。
  白白須老者略微意外,對著鐘山方向看來。
  「那個衣服上繡梅花的老者是誰?」鐘山看向九尾郡主。
  九尾郡主果然沒讓鐘山失望,居然馬上認了出來。
  「雪梅老祖,昔日女媧娘娘的星辰殿圍了大量古仙,那些古仙就是得到雪梅老祖的透露趕去的,雪梅老祖是一名篡命師,推算之術極為強大,無不精準!」九尾郡主說道。
  「雪梅老祖?」鐘山眉頭微皺,冷冷的看了過去。
  遠處,雪梅老祖看向鐘山,微微點點頭。笑容中充滿了友善。
  友善?鐘山可不相信雪梅老祖友善,不告而算別人**,這是極度不禮貌的,更是有所謀取。
  鐘山看著遠處雪梅老祖,雖然心中充滿了憤怒,但表面上還是和善的點點頭。
  「雪梅老祖?看來你是被他盯上了!」嬴淡淡道。
  「恩!,鐘山點點頭。
  鐘山自然知道此事不會那么容易結束。
  鐘山巡視各方勢力,各方勢力也在看著鐘山。畢竟剛才白起的動作太扎眼了,將風行云的鋒芒都蓋過去了。
  古仙不再貿然沖向主嶺。畢竟風行云的實力擺在那里,不想自取其辱,就不要丟人現眼。而且,這蛇后道場最強的根本不是風行云,而是蛇后教主。
  蛇后教主是誰,很少人見過,最少鐘山這些年專門收集蛇后教主的信息,都沒有收集到一絲一毫,此人非常神秘。
  這是一個強大的盛會,越來越多的人從四方趕來,都在等候所謂“女媧界”的開啟。
  一個月的時間,轉眼即過,在蛇后道場四方,已經密密麻麻圍了大量的強者。一眼望去,居然望不到頭。
  太多強者了,這其中夾雜了多少古仙沒人知道,只知道此次女媧遺寶必是驚天動地。當然,人多必有混亂,仇殺天天有,也只有一眾山峰之巔才清凈一些。
  「風行云,一個月時間到了,女媧界還不開啟嗎?,人群中有人忽然叫道。
  那人的話好似一個信號,幾乎所有人都停了下來,一起看向主峰。
  風行云沒有理會,而是走到了身后大殿處。
  「轟!,殿門大開。
  所有人都知道,蛇后教主出來了。
  出來了,蛇后教主輕輕踏出大殿,一陣清風吹過,蛇后教主已經走了出來。
  一身黑袍包裹著蛇后教主,誰也看不到她的臉,在黑袍之上,此刻繡著一條五彩斑斕的大蛇,看上去極為妖異,好似黑袍上那大蛇活過來了一般。
  「這是?」蘇阿佛露出一絲驚訝。
  「肯定是她!」九尾郡主也一臉肯定道。
  鐘山死死的盯著,蛇后教主?原來蛇后教主就是麻gu?
  那日在傲來海,獨對天下群雄的麻gu?強大的篡命師,而且貌似還會狐族功法。
  麻gu走了出來,誰也看不到她的臉,但是他的身材看的無數人卻是一陣眼熱。魅惑太大了。
  「教主!,風行云恭敬道。
  「辛苦了!」麻gu淡淡道。
  「我應該做的!」風行云說道。
  麻gu點點頭,巡視了一圈四面八方的所有人。忽然間,微微一抬手,一只極為美麗的手掌伸出,手掌在虛空不停的點劃,而衣服上繡的那條五彩斑斕大蛇卻是游動起來,一道道五彩光芒沖入麻gu手指之上。
  麻gu在一炷香的點劃之后,手中對天一指,頓時,一道五彩光芒閃耀而出,化為一條大蛇的模樣直沖天數功德云海。
  龐大的功德云海忽然沸騰了起來。
  無盡功德不斷咆哮,大量的功德法相盡數融化一般。整個功德云海都忽然旋轉了起來。
  「這是干什么?麻gu要毀去功德云海?」蘇阿佛驚奇道。
  不止蘇阿佛,幾乎所有人都充滿了驚奇。
  無窮功德旋轉,越轉越快,漸漸的達到了流光的度。而在旋轉最中心,是一個漩渦空洞,透過那個空洞,所有人都跟著激動了起來。
  「女媧界,女媧界出現了,它一直藏在功德云海之中?」人們激動的叫著。
  「嘭﹋﹋﹋﹋﹋﹋﹋﹋﹋﹋﹋﹋!」
  天空一聲巨響,無盡功德盡數爆炸而開。在天空之中,出現了一個龐大的大洞,大洞的另一邊是另一個世界。
  「轟隆隆﹋﹋﹋﹋﹋﹋﹋﹋﹋﹋﹋﹋!」
  無盡雷云聚集四方,不斷攻擊洞口。
  沒人沖上去,而是一起看向了麻gu。
  麻gu看了看天上的大洞,繼而帶著一股憂傷道:「蛇后道場從此不再,娘娘萬安!」
  聽到麻gu的話,鐘山眼皮一跳,麻gu的話雖然隱晦,但不難看出,蛇后道場的使命結束了。為女媧娘娘守墓,這是最后一天?
  這一切都是女媧娘娘算計好的?
  「呼!」一道白色身影沖天而上。大量白色身影緊隨其后。
  是雪梅老祖,雪梅老祖帶著一眾弟子,第一個沖入了女媧界。
  有了第一個例子,人們也不再甘于人后,爭先恐后的沖了上去。
  太初圣庭勢力、太乙圣庭勢力,紫霄道場、燃燈道場、顏回,等等各大勢力紛紛涌入女媧界。
  密密麻麻的人,不停的向著天上飛去。那就是女媧界,女媧娘娘昔日開辟的一界。
  女媧墓冢。
  嬴、白起、鬼谷子也是踏步間沖天而上。
  「鐘山,我們走吧!,九尾郡主叫道。
  「等等!,鐘山搖搖頭。
  先進去就能找到圣人遺寶了嗎?若是如此,那剩下的人就不要進去了。
  還是等麻gu等人進去再說吧。
  麻gu等人靜靜的等著,恐怖的人流,整整過了一個時辰,四面八方的強者才不那么稠密。
  蛇后道場的人這個時候才飛天而起。
  飛上天之際,麻gu忽然身形一抖,扭頭對著下方一座山峰望去,但也僅僅望了一眼就隨著眾弟子們進入了女媧界。
  鐘山看向那座山峰,那山峰之巔,卻是站著一名白衣少年,白衣少年也沒急著進入女媧界,而是目送了蛇后道場一群人,神情非常淡漠。
  鐘山望去,那白衣少年也忽然望了過來。忽然間,鐘山有種被看的透徹的感覺,這種感覺太恐怖了,就算天機**也好似阻攔不了他的目光一樣。他是誰?
  鐘山身旁的九尾郡主忽然一抖。
  「怎么了?」鐘山問道。
  「那少年,那少年?我也說不上來!」九尾郡主無比古怪道。
  「哪個?」蘇阿佛疑惑道。
  「那?咦,人呢?」九尾郡主一陣疑惑。
  那白衣少年沒了,非常詭異的消失了。
  「那少年什么樣子?」蘇阿佛問道。
  「樣子?樣子?我不記得了?」九尾郡主皺眉道。
  鐘山也是詭異的現,自己好似不記得剛才那少年的容貌了,太詭異了。為什么不記得了?
  鐘山的心徹底提了上來,強者,這次該有多少強者啊,女媧界?
  看著天上的那個大洞,鐘山眉心的紅鸞粉蓮陡然間變的深藍,大兇!
  繼而,深藍之色又變成深紅之色,大吉!
  紅鸞粉蓮一會變藍,一會變紅,不停的變換,讓人難以捉摸。
  大兇與大吉并存?這要怎么算?
  「鐘山,還走不走啊,其它人都走光了!」蘇阿佛叫道。
  「走吧!」
  三人對天飛去,轉眼到了那個大洞口,身形向里面一竄,出現在了又一個小世界之中。
  圣人開辟的世界,就算再小也不是鐘山等人目力所能達到的。
  茫茫一片山林,強者們早已飛向四方。修為低的人也向著四方飛去,只有少部分停在附近,一臉茫然不知往哪里走。
  「鐘山,我們該往哪邊?」九尾帶著一股興奮道。
  「快走,我們被盯上了!」鐘山馬上沉喝道。
  「盯?誰?,「看那人的穿著,應該是孔子的弟子,顏回的下屬!,鐘山說道。
  「顏回?古仙?,九尾也馬上小心了起來。
  「走!,三人循著一個方向,急飆離原地。
  ps:終于要開始了,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