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1-28)      第二章龍門谷(01-28)      第三章龍門大會(01-28)     

第十章是我重還是大昆國重

城,鐘府。
  鐘山打開房門的剎那,眉頭一皺雜之聲,是在院外的暗哨之處?
  因為鐘山聽到院落外大量的嘈
  怎么忽然多出這么多人了?
  緩緩的,鐘山走到小院之前。
  輕輕的打開院門。
  “姑爺爺,你終于出關了。”院外忽然傳未英蘭激動的聲音。
  開門即看到英蘭那嬌俏的臉蛋,鐘山微做一笑,同時,鐘山也看到了英蘭身后兩人。
  鐘政,還有鐘天?鐘天什么時候回來的?
  “義父”鐘天和鐘政同時叫道。神情有些焦急,但更多的卻是激
  動。
  了
  鐘山起初的疑惑瞬間被凝重所取代,從眾人神情可以看出,出事出大事了。
  “走,先入倚蘭廳。"鐘山說道。
  “是”眾人應道。
  一個時辰之后,倚蘭廳中。
  鐘山坐于上左邊太師椅上,而鐘夭、鐘政和英蘭卻坐在下,一起看向鐘山。
  鐘山閉目,手指輕輕敲擊一旁的桌子,剛才聽了眾人的匯報,鐘山心中無比感嘆,眾義子,居然都棄府而去,膽怯,懦弱,雖然有著絕大多數是受了挑唆,其心也僅僅是軟弱了一會就被鐘金所乘,也許此刻正在城外后悔了,不過,后悔又如何,走了,就是了吧,棄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
  既然踏出鐘府,那這份父子關系,就斷了吧。
  只是心中,鐘山做做還有些傷感圣已。
  “姑爺爺,城門四周,我下令嚴防,那日鐘府眾叛徒走后,擔心若一些百姓離開,更多百姓心怯晃晃而逃,引起將士內心恐慌,所以我不允許任何人出城。”英蘭看著鐘山說道。
  輕輕睜開眼睛,看著英蘭,鐘山微微而笑道:“你做的對。”
  “但是,城內民變還是開始了,四天前,關閉城門「城外糧食無法運入,柴火也無法入城,糧食不足,具-怨四起,有些挑唆之人,挑唆百姓闖出減去,更有人挑唆沖入鐘府,暴R四起,宣城有近百萬人,八千將士還要守城,根本維護不了城內治安。”英蘭搖搖頭道。
  “不是沒有百姓闖進來嗎?”鐘山氣定神閑道。
  “是沒有,城內很多大商人,都自組織家仆,柝家具當柴火,分糧食,安撫了大部分百姓,不過,他們還是帶著很多商賈在鐘府之外喧鬧。對于這些人,我們又不好下手。畢竟,他們沒有亂來,還幫我們安撫百姓,只是在外面叫囂而已。”英蘭皺眉說道。
  “他徂叫囂什么?”鐘山看著英蘭道。
  “他們要見你。”英蘭說道。
  主
  鐘天和鐘政此力1,都是靜靜的坐著,那就夠了。
  因為在他們看來,有鐘山做
  “要見我?那就見見吧,走,英蘭你帶路。
  鐘山鄭重道,并且起
  身。
  ·嗯”英蘭點點與o
  繼而,一行四人,就向著鐘府之外走去。
  走到門口,果然,在鐘府門口四方有著近千人圍著群衣服亮麗的大商賈。
  為站了一大
  “鐘老爺子出來了,那就是鐘老爺子。”不知是誰,第一個喊了
  一聲。
  鐘山也許露面的少,但是,終究曾經露過面,露過面,就會有人認識。
  果然,剛才還無比吵鬧的眾人,馬上停止了說話,一起盯著這變的極度年輕的鐘山。
  鐘山,依舊還是鐘山,只是年輕了很多,三十幾歲的模樣,人之壯年。先天高手。幾乎所有人腦海之中都迸出這個念頭,先天,先天真的能返老還童?
  為的一個老者,一眼就認出了鐘山,因為,他見過鐘山年輕時的樣子,雖然幾十年下來了,但是,鐘山卻是無論何種形態,都能帶出強烈震撼的效果。
  “八大當家,多年不見,不認識我了?”鐘山沉穩的亓口道。
  “爺爺,那人是鐘老爺子嗎?”一個老者身后的年輕人忽然開口道。
  “閉唱。”老者馬上對著年輕人一聲憩喝。雙眼一瞪。嚇的年輕人連忙閉唱,在家里可是最受寵的J」、少爺,也是爺爺最寵的孫子,爺爺這個神情,還是第一次見到。
  “見過鐘先生。”為的八個老者恭敬道。
  “見過鐘老爺子。”其他次一等的商賈,也馬上恭敬的說道。
  鐘天、鐘政、英蘭跟在鐘山后面,隨著鐘山緩緩走到門前廣格中
  央。
  鐘山看看眾人,對著眾人一個抱拳道:“多謝諸位這幾天所做,宣城缺糧、缺柴火,我鐘府難辭其咎,馬上,我會著人送來足夠的糧食、足夠的柴火,這些天,但凡有所損失的,我鐘府會補上。”
  “鐘先生客氣了。”八個老者恭敬的說道。至于其他人,卻是誰
  也沒有插嘴。
  看著眾人,鐘山徽做一笑道:“不過,諸位既然愿意同宣城共患難,人為何圍我鐘府?”
  這時,其中一個老者開口道:所以我們只是來看看。”
  ·之前有謠言傳出,說鐘先生重病,
  “對,我們只是來看看鐘先生。”另一個老者也說道。
  鐘山微微而笑,也不揭穿,而是點點頭直接道:“八十萬大軍臨城,皇帝蘇正德御駕親征。商人逐利,待價而沽,我和諸位都是商人,自然再清楚不過,現在,諸位可以看看,待價而沽,是我重,還是大昆國重?”
  是我重,還是大昆國重?
  鐘山一句話,可誚是前無古人,在這盛世之期,哪個商人敢將自己和一國擺在同一個天平之上?
  富可敵國的商人,歷史上也不是沒有過,但是,誰敢說如此大話?而且這還是看起來處于極度劣勢的情況下。
  鐘山的一句話,可謂狠狠的震撼了眾人的心。
  這要多大苗氣魄才能說出這樣的話?至今日后,鐘山這一形象,必定再度深刻所有人心中。
  是我重,還是大昆國重?
  鐘山這還是逼眾人表態啊!
  話
  場面變得靜悄悄的,誰也不敢說話,眾商人逐利,但這大逆不道的誰敢說出來?
  所有人都看向最前面的八個老者。
  是
  八十,老者看看鐘山,個個深吸口氣,雖然經歷了無數大風大浪,但面對鐘山這個滔天巨浪,昔日所面對的都將化作湖中的小小漣漪。
  鐘山耐心的等著,終于,在十息之后,一個老者率先喬口了。
  “鐘先生,我敬你為人,孰輕軌重的話,我不敢說,不過,我可以向你保證,只要宣城一日不破,我商行,必全力支持鐘先生你。立誓,天作證。”老者第一個說道。
  “我等支持鐘先生。”另外幾個老者馬上說道。
  “我等支持鐘老爺子。”其他商賈也跟著說道。
  英蘭一直站在鐘山身后看著,看到鐘山以一己之身,震懾眾多商人,心中充滿了激動,鐘山以其強勢的態度,說出‘是我重還是大昆國重'的時候,英蘭更是露出崇拜的目光,在眾商人都言支持鐘山之時,英蘭的崇拜,更是無以復加,因為,今日之事,必定能夠在以后的歷史上,重重的添上一筆。
  沒有任何武-力壓迫,沒有絲毫利益驅動,也沒有大多交情、感情,僅僅是信譽,鐘山這個兩個字的信譽,這滔天的信譽,就取得了所有人的支持,太不可思議了。
  亂
  鐘天和鐘政,也是露出激動神情。“好了,既然如此,那還請諸位先回各自府邸,安撫家仆,防止民”鐘山開口說道。“鐘先生,告辭。“鐘老爺子,告辭。
  著
  眾人紛紛說道。繼而,剛才還千多人,現在,轉眼由眾商領快帶人離開。
  鐘山帶著三人一直看著眾商家走遠。
  “管家。”鐘山看著遠處對著身后叫道。
  “是,老爺。”眾管家中的一個,馬上上前恭敬道。
  “打開翠因院地下機關,從慶城給我用火車,將應急物資,全部運來。分宣城百姓,同時著人統計宣城百姓此次損失,回頭補上。
  鐘山下令道。
  “是”管家馬上應道。
  而鐘天、鐘政和英蘭之前對管家問了半天,都沒問出鐘山這個秘密措施,現在鐘山一下令,管家就應命,顯然管家瞞著眾人,但,英蘭等人卻沒有絲毫怪責。
  “姑爺爺,你以前說過,商人有奸商,有義商,這些商人屬于哪種?他們可是因為姑爺爺一句話,就冒著反叛整個大昆國的風險啊,姑爺爺你的信譽能量太強了。”英蘭終于忍不住激動的說道。
  看看英蘭激動的小臉通紅,鐘山微微笑笑道:“信譽能量?若僅僅是信譽問題,他們早就帶著家仆打出城去了。”
  “呃?”英蘭一梅。
  “你記住,逐利是商人的天性,義商僅為極少數,這次眾商人全部愿意為我冒險,不僅僅是信譽問題,還有最重要的就是利,天下熙熙皆為利來,天下攘攘皆為利往。大昆國,商界以我為尊,他們大部分產業,都有我的股份,一旦我死,這些產業必定會被收歸國有,那時,他們才損失慘重,相比于現在所有,以后的損失將讓他們在心理上生不如死,而我,在他們心中,不僅僅是利益的代名詞,更是神秘,他們相信我的強大,所以愿意跟我放手一搏。”鐘山鄭重的說道。
  “這就是利益捆綁?”英蘭馬上想起小時候聽過鐘山的一句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