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12-05)      第二章龍門谷(12-05)      第三章龍門大會(12-05)     

長生不死116 艮鼎

落星塵探手取出神弓,三箭上弦,三箭同發
  三箭顏色不同,一藍一綠一金,三箭好似各有不同用處一般,但都有一個共同的特點,時間
  箭之快,根本無法用肉眼捕捉,在時間神通的輔助之下,僅僅在射出的瞬間就到了三太子面前
  三太子剛剛用心道火蓮焚燒了那惡心的枯木狼王,心里剛剛舒坦一下,忽然間,三太子全身寒毛一豎一種前所未有的危機忽然籠罩全身
  「轟﹋﹋﹋﹋﹋﹋﹋﹋﹋﹋﹋﹋﹋﹋,三太子身形一晃,大袖一甩之間擋下一支金色長箭,但是,一支藍色長箭陡然撞在了法寶心道火蓮之上,有一支綠色長箭詭異的一瞬間切斷了自己與法寶的聯系?
  三大子霍然一驚,可飛出去的心道火蓮已經被人所奪
  被偷襲了?
  從剛才的一瞬間三太子就判斷出來偷襲人的強大不弱于自己
  誰?
  定睛一看
  心道火蓮落在了那人手中
  「落星塵,你沒死?,三太子眉頭一挑驚訝道
  而落星塵抓著心道火蓮一瞬間回到鐘山之處
  三太子看向鐘山那一群人,忽然間,三太子感覺自己好像被設計了一樣
  這一群人對著自己一個人,自己的那些下屬全死了,帝仙仙一點事也沒有站在鐘山身邊?
  這是個局?鐘山為我設計的局?
  不可能,鐘山沒可能那么邪門一切都是突發事件,可是,這如此短的事件,鐘山和他的下屬們怎么忽然來了?還與落星塵合作了?
  落星塵沒有被鐘山殺死?也對,鐘山只是天仙,怎么可能殺的了落星塵?他們是在演戲,演給轉輪疆域所有人看的
  所有人都被他們騙了?
  「圣王,落星塵恭敬的遞出心道火蓮
  直到落星塵的動作做出,三太子才露出真正的驚駭之色,落星塵俯首為臣?
  堂堂道場教主不做,去鐘山手下當差?
  這一幕的震撼遠遠大于寶物的丟失
  「落星塵,你居然自甘墮落到了這種地步,看來我以前還真是高看你了」三太子冷聲道同時,三太子不斷聯系心道火蓮
  可惜,剛才那一瞬,落星塵已經用一箭切斷了他與法寶的聯系,現在的聯系只是剛剛建立,根本無法再度掌握心道火蓮
  看著鐘山手中的法寶,三太子一陣氣憤
  不過三太子能作為無相圣庭太子,本身自有獨到之處,最少比較冷靜,沒有瘋狂的沖上來
  因為,在他面前最少有個原轉輪疆域第一高手落星塵,還有搞不清實力的鐘山
  法寶被搶,此刻根本討不了好處
  「封」三太子一聲大喝
  鐘山手中心道火蓮陡然一斂,巨大的火焰蓮花陡然收縮成了一個金色的小球
  「心道火蓮,我已經封起來了,誰也使用不了,鐘山,今日恥辱,來日我念奔必百倍償還,心道火蓮暫時就寄存在你這里」三太子叫道
  說完也不戀戰,身形一晃消失在了原地
  待三太子離去,眾人才微微放松
  「圣王,心道冬蓮原本是一個火系強者煉制的法寶,一旦自封,很難再使用,傳聞念奔他花了八千年煉化,才將其再度開啟」落星塵可惜道
  古仙器非常誘人,可一件使用不了的古仙器,就讓人郁悶了,就算慢慢煉化,也需要八千年的時間,這還不等死?
  「無妨」鐘山說道
  說完鐘山一翻手,心道火蓮珠就忽然消失了
  「咦?」落星塵露出一股不可思議
  沒了?心道火蓮珠這種法寶可裝不了儲物空間啊,圣王將其收哪去了?圣王只是天仙啊,只有達到祖仙,才能將自己的“世界”固化,形成一個實實在在的世界可圣王這?
  不止落星塵,幾乎所有人都是微微一鄂不可思議
  再時對于鐘山也是深深的敬畏
  心道火蓮珠哪去了?自然是通過帝王圖傳到本體那里了
  陽間,本體鐘山坐在一間密室之中
  手中托著心道火蓮那金色的珠子
  八極天尾爬山鐘山肩頭,兩眼放光的盯著金色珠子
  鐘山探手一拋
  「咿呀」
  八極天尾興奮的張口吞下,繼而一臉滿足消失在了原地
  古仙器,誰說被封起來就沒用了的?
  陰間,鐘山帶著一群人回到昌京
  「圣王,為何不留下念奔?」易衍不理解道
  「你怎么知道我能留下他?」鐘山笑道
  「念奔不如落星塵,而圣王比落星塵厲害,還有實力不可測的王骷,我想圣王留下念奔并不是難事,可是,圣王卻放他離去,難道圣王這是看在念悠悠的面子?送她一份人情?」易衍皺眉道
  在易衍看來,三太子念奔一定要留下來,只有留下來,才能對霸占轉輪疆域起到決定性作用,可念奔一旦回到南方,那再捉就難了
  微微一笑,鐘山搖搖頭道:「并非如此,我和念悠悠之間,是不會牽扯到別人的,至于放了念奔,那是因為我要以最快的度一統轉輪疆域」
  「呃?臣不明白」易衍一陣古怪念奔放回去了,不是加難統一了嗎?
  「念奔?我需要他為我統一南方疆域」鐘山說道
  鐘山那口氣,好似念奔是鐘山下屬一樣
  易衍自然知道那是不可能的,念奔不可能臣服大崝,可圣王那句“為我”統一南方疆域是什么意思?
  忽然,易衍眼睛一亮
  「圣王,不會,那王靖文不會是我大崝的人?」易衍呆住了
  這個猜測在以前,易衍絕對不敢猜,因為那太不可思議了,這,這不可能
  可圣王的意思,明顯只有這一個解釋,還有以前對王靖文的放任
  滿意的看了一眼易衍,鐘山不再隱瞞,輕輕的點點頭:「不錯」得到鐘山肯定的答復,易衍有著極度古怪的感覺,同時對于鐘山又是一陣深深的震撼
  王靖文?大崝臣子?無相圣庭科狀元?
  圣王的手伸的也太遠了,大崝竹么時候有這樣一個能人?圣王在開天前就埋下了種子?
  看著易衍的驚駭,鐘山搖搖頭道:「這王靖文,你也認識,「呃?,易衍一陣古怪
  認識?易衍不斷翻找自己的記憶,記憶中誰能和這個王靖文對上號?
  忽然,易衍想到工個人
  「范一品?」易衍一陣驚愕
  「對,就是他,我想起來了,這些年王靖文的布局,和范一品如出一轍,太像了,是他?,易衍越來越肯定
  原大羅天朝太子大玄王手下第一謀士,范一品,曾參與鐘山的天崩計劃,后與大崝戰斗之時,大玄王被古正一殺害,繼而范一品跟著消失了有人說他死了,有人說他離去了可易衍萬萬沒有想到,范一品居然還活著,甚至成了自己的同僚?
  「圣王深謀遠慮,易衍佩服之至」縣衍無比感嘆道
  「開天之前,自然要對大千世界一番謀劃,否則處處被動」鐘山搖搖頭感嘆道
  「只是臣非常奇怪,范一品當對還是凡人,他是怎么到達大千世界的,要知道,當時圣王還未開天辟地,凡人根本出不來的」易衍搖搖頭道
  「你再想想」鐘山笑道
  「龍族至尊,敖烈?」易衍皺眉詢問道
  「不錯,正是敖烈,范一品有大勇氣,在小千世界自殺,保留神魂被敖烈用法寶帶出,再用秘法轉世重生,就是現如今的王靖文」
  鐘山感嘆道
  看看鐘山,易衍皺眉道:「范一品對圣王是否有所求?」
  自殺,轉世重生,這里面的風險太大了范一品為什么有如此大勇氣,一定是有著某種非常渴望的事情支撐著他
  意外的看看易衍,鐘山點點頭,但并沒有多說,看到這一幕,易衍心里平衡了很多
  「既然范一品是王靖文,那前段時間的一些謎團,臣也解開了易衍笑道
  」
  「哦?」
  「我大崝的幾次科考,有著大批的精銳人才,最終都落榜了,后來臣一直想找他們,卻沒了他們的蹤影,想來應該被圣王送走到南方去了」易衍笑道
  「王靖文擴充疆土,的確需要一些人擔任要職的」鐘山點點頭
  「臣明白了」易衍鄭重的說道
  鐘山透露給易衍這么多,就是要給易衍一個信號,因為鐘山從易衍的布局中,已經看到專門針對王靖文的策略,為君分憂是好事,但有些事不需要憂的
  這一個信息一透露易衍他們自然知道如何擴展大崝了
  轉輪疆域,鐘山要一統轉輪疆域,只有占領了一疆之地,才能守望天下
  送走易衍,鐘山也找了個安靜的大殿閉關了起來
  本體突破了,那枚心道火蓮讓本體的修為從天仙八重天直接沖到了天仙九重天
  影軀也很快就沖到了天仙九重天
  一個古仙器,僅僅升了一重天?鐘山微微有些糾結
  而剛剛離開了北方疆域的三太子念奔,一路上心中充滿了煩躁,此次北上,什么也沒得到,還丟了法寶,失了臣子,忽然,念奔身形一停,心中感應自己的法寶臉上一變
  「吼﹋﹋﹋﹋﹋﹋﹋﹋﹋﹋﹋﹋﹋」
  「鐘山,我誓要將你碎尸萬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