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9-25)      第二章龍門谷(09-25)      第三章龍門大會(09-25)     

第九章鐘山醒來


  “鐘宇、鐘社、鐘政。我還有三個弟弟!”鐘天一陣感慨說道。
  “大哥,都是自己人,不用如此,我們和大哥是兄弟,和義父是父子。能同甘,自然能共患難,患難見真情,患難見真心,不管如何,我們是兄弟。”肥胖的男子馬上開口說道。
  “誠如鐘宇所說,能在這最后,還有著父親,還有著你們,對我鐘社來說就足夠了。”中年男子點點頭道。
  最后,那個三十歲,最年輕的鐘政卻是一臉嚴肅道:“當年,我六歲,雖然記憶很模糊,但我知道在我生父死后,母親被家奴霸占,不堪其辱。撞墻而死,甚至被暴尸荒野,而我則被昔日家奴欺壓毒打之時,是義父救了我,義父一怒,追殺惡奴千里,擒來惡奴給我,又將母親和生父合葬。那一刻起,我這條命就是義父的了。生是鐘府的人,死是鐘府的鬼。”
  鐘政沒有講對鐘山感情多么多么的深,但,就這平淡的回憶,卻最有說服力一般。讓鐘天不禁的點點頭。
  “你們先回去歇息吧,大軍不攻城,就不用太擔心,一切等義父蘇醒,我們再從長計議。”鐘天開口說道。
  “嗯”三人點點頭。紛紛走了出去。
  隨著三個弟弟離開,鐘天雙目一凝。雖然沒有鐘山那么精明,但鐘天敏銳的分析之中,還是能感覺到有人撒謊。
  晚上,宣城之中,驟然射入大量的羽箭,羽箭漫無目的,射向四面八方。
  倚蘭廳,燈火通明,鐘天手中抓著一張布條,旁邊桌上。就是一根羽箭。
  布條上寫著:
  “奉天承運,皇帝詔曰,宣城鐘山,藐視朝廷,擁兵自立,守城為王,多次勸教,屢教不改,長此以往,國將不國,君將不君,惡賊鐘山,霍亂朝綱,惡滿天下,天下人人得而誅之。遂朕率八十萬大軍,御駕親征,誅滅鐘賊,還天下一片清明,然宣城百姓,乃大昆國民,朕恐兵戎之間。生靈涂炭。圍而不攻,容百姓出城,生死之間,刀光劍影,八十萬沙場將士共入宣城,宣城之地,無論人畜,甚至建筑,將不復存在,大戰起前,出城者,一切損失,朝廷當價返還,若有取下鐘山首級者,賞萬金,封萬戶侯。大戰一起,若有不出城者,當為鐘山同黨,以叛國罪論處。”
  看著這射入城中的箭書,鐘天一陣冷笑:“好,好,好文筆。”
  “大伯”大廳之外,英蘭馬上走了進來,臉上露出一絲焦急,一絲慶幸的神情。
  “怎么樣?”鐘天放下手頭惑民箭書道。
  “不錯,和我們猜的一樣,眾叔伯之間,果然有內奸,那個鐘金。出城之時,盡顯高調,好似要讓全城百姓都知曉,就是他這個鐘府義子也對鐘府失望,出城投降了一樣,到了城門口,我將他留了下來,帶回鐘府,剛才審問了一番。”英蘭說道,眼中閃著一絲驚奇。
  “審問的如何?”鐘天開口問道。
  “我審問,當然沒有問題,想不到,想不到這個鐘金,居然是錢家的一個嫡子,錢家還真是舍得,在鐘金四歲之時,錢家就有了謀劃鐘府的打算,派出這個嫡子來霍亂鐘府,只是姑爺爺的家權安排非常特殊,才一直隱忍到現在。”英蘭感嘆道。
  聽到英蘭所說,鐘天點點頭,也能解釋為何鐘金之前那么吵鬧。
  “還有。”英蘭忽然皺皺眉頭道。
  “還有什么?”鐘天疑惑道。
  “據他交代,鐘宇乃是趙家嫡子。和他一樣,也是有預謀的混入鐘府。”英蘭說道。
  聽到英蘭所說,鐘天輕輕端起一杯茶喝了一口。沉默了一會。這鐘宇難道還要隱忍到最后?
  “管家,將鐘宇、鐘社和鐘政叫來。”鐘天放下茶杯,怒聲道。
  “是”門外一個管家應道。
  “等等”鐘天忽然喝主管家。
  來回的在大廳之中踱著步子。
  想了一會,鐘天說道:“不用通知他們了,你找到他們三人的親近下人,將英蘭抓住鐘金的消息透露出去,并且透露在眾少爺之中,還有類似之人。而鐘金,因為我之前答應下來的。所以也一并放出城去。不要提及鐘宇,只說眾少爺中,還要內奸,我正在全力偵查,有查出來,必定格殺。不留后患。”
  “是”管家馬上應道。
  “大伯,你是要將所有內奸趕出去?”英蘭問道。
  “對,來不及查了,我也不想查了,查出來,又能如何?還是將他們趕出城去。”鐘天搖搖頭嘆息道。
  三個弟弟,馬上又要少了。
  這一夜,鐘天和英蘭一直在倚蘭廳坐著。
  終于,天明之際,一個管家模樣的人過來稟報了。
  “大少爺、小姐,鐘金被送出城了,鐘宇少爺、鐘社少爺,也在今早之際,以探望防守為由,偷偷出城了。”管家恭敬的說道。
  鐘天沉默了一會,輕嘆了口氣道:“記住,這出城之人,將再也不是鐘府少爺,鐘府的少爺,只有我和鐘政。”
  “是”管家點點頭。
  “讓鐘政來這里,商量安撫全城,抵抗大軍。”鐘天說道。
  “是”管家點點頭,走了出去。
  宣城,城南,一個大營之中。
  此刻,鐘府出來的這些背棄鐘山之人,都被押入這間大營,一共十八人,另外四個,包括鐘金、鐘宇、鐘社,站到了四大家族陣營,畢竟。他們原本就是四大家族之人。
  大帳之內,除了蘇家老祖宗,眾先天高手紛紛踏入。
  看著這十八個畏畏縮縮之人。
  “連父親能叛,何談將來為我們所用,會不會叛我們?而且,這里面說不定有鐘山故意安排的人。”皇帝蘇正德皺皺眉頭道。
  其他人也是點點頭。
  “陛下,我們是無辜的,你之前不是說,只要出城投降就既往不咎嗎?”
  “陛下,饒命啊,我們和鐘山沒有關系啊。”
  “陛下,我們各有所長,可以為您,為大昆國做事。”
  冷眼看著這一群人,蘇正德嘴角溢出一絲冷笑。
  正在蘇正德要說些什么的時候,一旁的那個太監模樣的人,對皇帝微微一拜說道:“陛下。”
  扭頭對老太監一看,蘇正德眉頭微皺,臉上并無太大倨傲:“魏公公,有何事?”
  魏公公,原名魏太忠,現為大昆國大內總管,雖然僅僅是一個太監,但,卻是先天高手,而且還是從小就服侍蘇正德長大的,因此,蘇正德并未輕視他。
  “咱家曾和陛下說過,咱家進宮前,與鐘山有不共戴天之仇,現在他的這些義子出來,希望陛下交與我處理。”魏公公彎腰恭敬道。
  看著魏太忠,蘇正德點點頭,又看看四大家族之人,大家都是無所謂。
  “好,這些人就交給你了。”蘇正德點點頭。
  “多謝陛下。”魏太忠面無表情道。
  “嗯,諸位,走,我們先出去,聽聽你們四家臥底帶回來的消息吧。”蘇正德說道。
  “好”眾人點點頭。有著最新消息,對于攻陷宣城有著很大的幫助。
  待眾人離開,老太監魏太忠,就雙眼一瞇盯向眾人,手頭拂塵一揮,身形驟然舞動了起來。在一群人驚叫之際,轉眼殺死了十八人。
  取出一張手巾,輕輕擦拭手中鮮血,原先的狠戾的表情一變,變為一股嘆息,自言自語道:“這就是你的義子嗎?既出鐘府,那就不再是鐘府之人,雖然背叛,但你肯定不忍殺他們,那這個惡人就由我來做吧。”
  鐘府內,隱軀鐘山閉關之所,一個幽暗的環境之中。
  三天前,鐘山昏迷之際,隱軀驟然一散,而在這第三天傍晚時分,慢慢的,黑暗之中緩緩再聚一個身軀,慢慢顯現出形態。
  鐘山,隱軀鐘山再度凝形。盤膝而坐,閉目之中。
  于此同時,在開陽宗,鐘山的聽水榭處,鐘山的那張床上。
  本體鐘山也緩緩的從昏迷中清醒過來,輕輕的睜開了眼睛。
  迷糊的眼簾之內,映射出五人,這是聽水榭自己那間屋中,天靈兒滿臉憔悴抓著自己的手臂,天星子、孤孀子還有玄心子都是圍在天靈兒身后,在三人身側,還有著一個青衣美麗女子,鐘山未曾見過,不過,這個女子看著自己好似不那么友好一般。
  “醒了,醒了。鐘山醒了。”天靈兒馬上激動的叫了起來,眼迸出激動的淚水。
  鐘山細細的看向天靈兒,看到天靈兒憔悴的樣子,多年沉寂的心,也為之一顫。
  天靈兒剛激動后,就雙眼一閉,倒了下來。
  “靈兒”青衣女子馬上沖上前,一把抱住倒下的天靈兒。
  鐘山手頭一抬,想要去抓天靈兒,但是,全身卻是鉆心的痛,根本動不了一般。而天靈兒也被青衣女子抱起。
  “靈兒心力交瘁,需要休養,我帶她回去。”涅青青說道,也不管別人答不答應,就馬上跑了出去。
  鐘山看到天星子沒有去攔,也暗舒口氣,既然天星子默認了,那靈兒應該不會有危險。
  玄心子和孤孀子也好似心系天靈兒一般,在涅青青抱著天靈兒走后,也跟著退出鐘山臥室,只有天星子一人,還留在鐘山床前。
  “宗主,弟子有負所托。”鐘山有些艱難的說道。
  “不,靈兒已經跟我說了,你做的很好,我也在此感謝你對靈兒的照顧,要不是你,這次出去,靈兒不知死了幾次。多謝。”天星子臉色嚴肅的說道。
  這三天,天靈兒也陸陸續續的將出去遇到的一些事情說了出來,一路經歷,當真讓眾人聽的心驚肉跳,身中冰毒不死人,yin人妙仙人、僵尸先生、雷霆將軍、強大的皇帝、八門金鎖陣、雷蝎卵,無論哪個,都要命的存在,鐘山居然一路帶著天靈兒有驚無險的過來了,這一路,就是自己也不敢說保靈兒無損,但,鐘山以其微弱的修為,居然過來了,真是不可思議。
  天星子感謝鐘山是出于真心,若不是鐘山,那天靈兒這次真的回不來了。
  “弟子惶恐。”鐘山馬上說道。
  “不,我說的是真的,此次雷電洗禮讓你飽受摧殘,但是,也能證明你的意志堅定,雖然沒有改變你的根骨,但,也并非沒有好處,你好自修養,待你完全康復之際,我就收你為徒。”天星子鄭重的說道。
  聽到天星子的許諾,鐘山心中大喜,難得的激動道:“多謝宗主,不,多謝師尊。”
  聽到鐘山所稱,天星子點點頭。
  “你好自休息,我去看看靈兒。”天星子說道。
  “是”鐘山馬上應道。
  繼而天星子匆匆走出去,探望靈兒如何去了。鐘山卻是深吸一口氣,艱難的爬坐了起來,盤膝而坐。雖然全身疼痛,但是,有著天魔淬體**的先例,還是能夠承受的。
  心神探入體內,真氣不足全勝時的十分之但是,卻更加精純了。甚至,真氣都呈現一種霧蒙蒙的狀態。
  先天第五重?突破了?鐘山有些意外的感受真氣變化,第五重,先天真氣巔峰,忍受八天的摧殘,真氣居然被雷電淬煉了一遍。
  再升一重,就能凝顯真元了,那時實力將是一個新的跳躍。而且,鐘山還感受到,在自己的真氣之中,居然隱隱約約藏有一點雷電的氣息。
  福兮禍所伏,禍兮福所倚,看來這話一點不假,雖然沒得到雷花,但是,眼前的收獲一點也不比雷花差。
  下面就是慢慢養傷,養真氣。
  本體鐘山醒了,隱軀鐘山也徹底恢復了,真氣在體內運轉一周,居然毫無阻礙的通達到了先天第五重,甚至,在一天鞏固后發現,居然還是先天第五重巔峰。
  深呼了口氣,隱軀鐘山帶著一絲暢快的笑容,緩緩的站起身來,慢慢的打開房門,走了出去。
  【注冊會員可獲得私人書架,藏書看書更方便!59文學永久地址:www.booksrc.net】注冊59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