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9-19)      第二章龍門谷(09-19)      第三章龍門大會(09-19)     

長生不死109 上古青山

X石父周身黑與大放之間,隱隱約約的鐘山看到一絲光柱,紫色通天徹地的光柱,看到這個光柱的一瞬間,鐘山腦后中只有一個詞!
  浩瀚!
  絕對的震撼人心,那紫色的光柱好似僅僅籠罩虢石父,又好像將四面八方全部籠罩了一樣,大量法則、規則如蜘蛛網連著上面。
  這一幕很難形容,但鐘山心中就是這種感受。
  面對這紫色光柱,鐘山忽然有中頂禮膜拜的感受,鐘山心中一驚,要知道,就算面對圣人也沒有這種感覺啊。
  虢石父周側的紫色光柱到底是什么?
  不止虢石父,不遠處的那個紅袍圣人,周側也忽然籠罩一個紅色光柱,光柱沖天徹地。震撼人心,但一閃之間就消失不見了。
  忽然,紫色光柱和紅色光柱再現,兩個光柱好似轟然間一次碰撞一般,繼而,虢石父和那紅袍圣人都消失不見了。
  虢石父真的敢手和圣人戰斗啊?幾乎所有人都是一陣愕然。
  兩人消失了,若不是眾人還感到那恐怖的壓迫,此刻一定以為二人離開了。
  兩個絕世強者還在這里?
  眾人想要向外退去,可是這壓迫好似禁錮了所有人一樣,有種喘不過氣來的感覺,好似只要一反抗,就會受到虢石父和圣人兩人同時的沖擊一般。
  誰也沒走。
  “哼!”
  一道黑影閃過,鐘山身旁忽然多出一個身影。
  大惜圣庭,王骷!
  “圣王”,王骷森敬道。
  鐘山意外的看了一眼王骷。
  “臣剛好在這不遠處,感到強者出世,就趕來了”不知是誰?”王骷問道。
  “虢石父,聽過嗎?”,鐘山問道。
  “沒有!臣從沒有聽過此人!”,王骷搖搖頭。
  “一個叫著虢石父的人,正在對戰一個圣人神念!”,鐘山解釋道。
  “圣王,要馬上離開嗎,臣可以帶著眾人離去!”,王骷鄭重道。
  大仙?同樣是大仙,王骷此刻好似根本不受影響一般。
  鐘山搖搖頭。
  “走不掉,也不能走!”鐘山鄭重道。
  “呃?”王骷不明白!
  “形式所迫”圣人若勝,根本不需要走,虢石父若勝,走了也沒用!”鐘山搖搖頭。
  而鐘山之處,剛好又是所有人關注之處。
  一眾大仙忽然看到王骷,一眼就認出來了,這個是大情的軍團長?他為什么會沒事?如此恐怖的壓迫,他怎么一點事也沒有?
  看著王骷的從容”一眾強者眼皮直跳。
  很快,遠處又是一道莓光閃過,藍光陡然落在鐘山面前。
  “落星塵!”,青冥圣上驚叫道。
  不止青冥圣上,幾乎所有人都露出驚駭之色,誰能告訴我這到底是怎么回事?落星塵不是死了嗎?就在這里,被鐘山親手殺死。
  他怎么忽然又出現了?
  今日的一切都顛覆了所有人的思想。
  鐘山擋住了滅古仙天衍陣”兇魔虢石父出世,圣人降臨”昔日大周之迷”虢石父對戰圣人,還有現在,本該死去的落星塵又活過來了?
  “圣王!”落星塵恭敬道。
  看到這一幕,幾乎所有人都有種大罵“m又又……,6”的感覺。
  所有人都暈了,暈暈乎乎的”這什么情況?落星塵在恭拜鐘山?轉輪疆域昔日第一高手”時間神通的落星塵,在恭拜鐘山?他時空道場不要了?投在了鐘山手下做臣子?
  有沒有搞錯?
  是世界變化太快,還是我們跟不上時代了?
  一眾大仙相視一眼,從對方臉上都看到了那種糾結的神情,從鐘山擋下滅古仙天衍陣時”有些人就知道此次注定是失敗了,可是,怎么也沒想到會失敗的這么徹底。
  落星塵居然拜在了大情圣庭之下?
  “臣剛在昌京”忽感轉輪殿方向戾氣沖天,知道圣王在此”不敢耽擱,馬上趕來了。這里是?”落星塵皺眉道。
  一旁泥菩薩將剛才發生的一切對落星塵又說了一遍。
  “天道之戰!”,落星塵眉頭一挑道。
  “天道之戰?”,鐘山皺眉道。
  “是,圣王先前所看到的那個紫色光柱,還有紅色光柱,應該是兩條天道。圣人身合天道是很正常的,想不到這個虢石父也能。他是祖仙!最接近圣人的一個境界!”落星塵沉聲道。
  “祖仙就能身合天道?”鐘山皺眉道。
  “不,并不是所有人祖仙都可以。圣王你應該聽說過,天道三千,三千種不同天道,凌駕于所有法則之上!”落星塵說道。
  “不錯,天道衍生出無盡天地法則,而天地法則衍生出天地規則。”,鐘山點點頭。
  “這天下亙古不變的就是天道,三千天道,存于天地四方,無處不在,而我們古仙僅僅能夠感受到天道的殘影而已,通過法則去感受天道,而再晉一步達到祖仙,就能夠看到天道了。”,落星塵解釋道。天道無相無形,能看到?”鐘山皺眉道。
  “祖仙可以看到,能夠運用天道,而那種頂級祖仙,就可以身合天道,雖然身合的不完美,可已經擁有破天之威了。”落星塵皺眉道。
  鐘山知道,所謂破天之威,顧名思義就是能夠破開虛空之威。祖仙,仙之始祖,仙之極致!
  “巫族有祖巫”修仙叫著祖仙,修佛叫著祖佛”各族都是以祖為極致”祖級之上,就是天地間的圣人,陽九陰六。”落星塵說的。
  “眼前的虢石父與圣人神念,因為是天道之戰,所以看不到身形,但是他們就在這里而且無處不在!”落星塵鄭重道。
  落星塵說話之間,虛空中忽然一陣抖蕩。恐怖的空間顫動甚至在那遠處忽然出現一個黑點,一個虛空黑洞。
  轉眼間,那黑洞處出現近萬個黑洞。
  虢石父對戰圣人。
  幾乎所有人都有種馬上退走的感覺。
  “圣王?走嗎?”,落星塵擔心道。
  “轟!”
  虛空再度一陣抖蕩,遠處,大量山峰陡然間被碾為碎末。盡數化為粉塵。
  可轉輪殿卻詭異的保存著好似在那一瞬間忽然冒出淡淡黑氣擋下了空間抖蕩一般。
  “吼!”,虢石父張狂的一聲大吼。
  一具血尸陡然從天而降。
  “以大仙的身軀就想與我斗?換成古仙的還差不多!哈哈哈哈!”虢石父一陣張狂的大笑。
  一道白光沖天而上,那個圣人敗退而去。
  “虢石父,大周已滅,如此張狂,只會早死,再見面之時,就是你的死期!”,白光離去之際留下一段冷酷的話語。
  “哼!”,虢石父一聲冷哼。
  “敗了?”
  幾乎所有人都無法接受這個事實。敗了?不可能,那是圣人圣人怎么可能敗?圣人是不敗的!
  幾乎所有人心中都是一陣嘶吼。
  可那被圣人占據的身體,的的確確的跌落地上。敗了,圣人走了!
  強勢的虢石父,這下要怎么辦?
  虢石父看著圣人離去的方向,冷冷的看了一炷香時間。
  大周滅了,這是虢石父心中永遠的痛。浩浩大周,就這么沒了?圣人,自己現在只能欺負圣人神念而已若是大周還在的時候,我虢石父敢直視所有圣人本體。
  “吼!”
  虢石父悶氣難消,仰天長吼,天空陣陣抖蕩,風云變色。
  遠處一些修為低下的大情戰士更是耳朵中震出鮮血,甚至有些人當場震暈了。
  “圣王,這要怎么辦?”,落星塵擔心道。
  鐘山眼皮跳了跳鐘山擁有帝王圖,溝通陰陽兩界,泥菩薩等人在這里,鐘山絕對可以短時間救他們去陽間,可是大情呢?陰間的大情圣庭就不要了?
  虢石父意志如此堅定,必定兌現誓言。血屠轉輪薦域果然,隨著虢石父一聲長嘯之后那冷冷的目光忽然看向了鐘山等人所在,血屠轉輪疆域就從這里開始。
  虢石父目光所過,幾乎所有人都是一陣畏怯。
  圣人都被他打跑了,這些大仙在他面前算個屁啊!
  恐怖的虢石父”他殺心一起,誰逃得掉?
  虢石父巡視了一圈,忽然,虢石父眉頭一挑,看著閻沖之所在方向,雙眼一瞇。
  “鳳凰?還是金鳳,爾等貴為金鳳,居然甘愿做拉車之事?這輛車,是誰的?”,虢石父一聲冷喝。
  一聲冷喝,好似一道天雷在耳中炸起,震得所有人都是一陣眩暈!
  “是朕的!”鐘山沉聲道。
  幾乎所有大仙都是一陣愕然”這個鐘山不想活了?而且,幾乎所有人都忽然發現一點,這個虢石父,好似很維護鳳凰一族。
  “鳳凰是你的國獸?”,虢石父冷聲道。
  “不是!”,鐘山搖搖頭。
  “既然不是,就是你強逼鳳凰為你拉車,該殺!”,虢石父一聲冷喝。
  “不是,前輩,我等甘愿為圣王拉車,并非圣王逼迫!”遠處一只鳳凰馬上焦急道。
  那鳳凰一拍翅膀,直沖而來,而虢石父那詭異的氣息,好似根本不壓制鳳凰一般。
  “呼!”,虢石父轉眼到了近前。
  一眾大情之臣紛紛護在鐘山周側。
  “身為鳳凰,甘愿為人拉車,何時鳳凰變的這么下賤了?”,虢石父眼中一冷。
  可就在虢石父眼睛一冷準備出手之際,忽然,虢石父臉色一變。
  “王的氣息?”,虢石父盯著鐘山驚訝道。
  “你身上也有?”,虢石父驚訝的看著泥菩薩。
  “你身上也有?王的氣息?王?”虢石父看向近前的那只鳳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