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1-19)      第二章龍門谷(01-19)      第三章龍門大會(01-19)     

長生不死108 燃燈的臉皮

轉輪殿外,恐怖的氣息節節攀升。
  浩浩蕩蕩的氣息,好似壓迫在所有人的魂魄深處一般,人們無法動彈,強者氣息,浩瀚無窮。
  虢石父,他沒有壓抑自己的氣息,數十萬年一朝破封,這股暢快是絕對無法形容的。
  鐘山眼透著一股擔憂。
  虢石父曾經過誓言,待他破封之日,必當血洗轉輪疆域!一個不留,寸草不生!屠盡萬萬億,一泄心恨!
  這種絕世強者的誓言,可不是小恩小惠所能彌補的,泥菩薩助他破封,可若是不助他,依然能夠出來!這小恩惠能蓋過誓言?
  若真是如此,那大崝圣庭不是馬上要面臨滅頂之災?
  「吼﹋﹋﹋﹋﹋﹋﹋﹋﹋﹋﹋﹋﹋﹋﹋﹋﹋﹋﹋!」
  虢石父又是一聲長嘯,長嘯沖天,漫天黑氣好似一瞬間被沖散而開,向著四面八方而去,風云變色,飛沙走石,狂風大作,甚至鐘山還感覺那遙遠的星空之上,有著一些星辰都跟著耀眼了起來。
  轉輪殿區域,在虢石父的強勢之下,氣息徹底吹散了黑氣。暴露出一大片的宮殿群。
  最心,一座無比崢嶸的轉輪殿,根根貌似龍骨刺一樣的屋檐,看上去極為的霸道。
  一座轉輪殿,高達十萬丈,這是鐘山見過最龐大的宮殿。
  而人們的目光在集向轉輪殿后,就看向了其頂部,在轉輪殿的一個屋角之上,此刻正站著一身黑袍的男子。
  男子一身寬大的黑袍,長飄于腦后,面白如霜,雙目射出一股冷電眼神之透露出一股仇恨,還有就是深深的漠視。
  一股如看螻蟻一般的漠視。
  這眼神?
  鐘山眉頭一挑,這眼神鐘山見過,圣人,昔日圣人就是這種眼神,漠視蒼生,可虢石父不可能是圣人啊?這種眼神應該是處于絕對高位的人才會有的神色。
  昔日周幽王的一名臣子就有這種眼神了,那周幽王又是何等的強勢?
  「拜見前輩!」一眾高手對著虢石父方向恭敬道。
  虢石父冷目望去,冷冷的沒有理會,而是看著滾滾黑云的天上。
  「轟!,
  一聲巨響,黑云之破了一個大洞,一道白光直沖而下,陡然沖入一名大仙的體內那大仙陡然一陣萎靡,繼而忽然身形一正,一股磅礴的氣勢輻散而開。
  強大的氣勢,將周圍幾人轟然吹開。
  這是,圣人降臨?鐘山馬上就意識到了,畢竟這一幕鐘山看過不止一次了。
  陰間的圣人?來的好快!
  「轟!」又是一聲巨響。
  又一道白光直沖而下,轟然間射入另一名大仙體內那大仙萎靡之后陡然站正。強勢而來,四周強者紛紛避讓。
  兩大圣人?
  兩個圣人神念降臨向了轉輪殿頂的虢石父。
  虢石父轉頭看向兩個圣人!
  「怎么,二位來恭喜我出封的?」虢石父冷聲道。
  對于圣人,這天下公認最強的一群人,虢石父沒有絲毫的尊敬,那語氣更好似充滿了排斥一般。
  后來的那個紅袍圣人看向虢石父道:「從天上的戾氣,我看出你的目的你要屠殺轉輪疆域?」
  「我虢壓父的誓言,從來沒有不兌現的!我說一就是一!,虢石父沉聲道。
  「上天有好生之德,你之破封我們可以不管,但是,你若想要滅殺整個轉輪疆域,我們可不會答應,天道已經讓我們知道了此處,你還是收手吧!」紅袍圣人淡淡道。()
  「上天有好生之德?這話從你這個圣人口說出來,還真是別扭,不用跟我說那些沒用的,今日,這個轉輪疆域,我是屠定了!」虢石父冷聲道。
  另一個藍袍圣人也搖搖頭道:「天數已定,轉輪疆域不可能被你血屠,你屠不了的!」
  「汐陽天!」虢石父一聲斷喝。
  顯然,這汐陽天就是其一名圣人的名字。
  而此刻走不掉的一眾強者都有種咋舌的感覺,真的假的,這虢石父什么口氣?面對圣人,他居然這樣說話?周幽王的臣子,都這么狂嗎?
  「你想攔我?你不想想你的這個圣人之位是怎么來的!」虢石父冷聲道。
  藍袍圣人眉頭微皺。
  「當年,三泉之地,我王生屠圣人瞑絕魂,立下浩瀚周天,那時才空出圣人之位,由你奪得,沒有我大周,就沒有你今日,怎么?今日想要攔我?與我大周再續無量因果?」虢石父冷聲道。
  四周強者有些傻眼了,王,虢石父的王顧名思義就是周幽王,周幽王當年生屠圣人瞑絕魂?一個人殺了圣人?這怎么可能?圣人可以用天下無敵來形容。可圣人能被非圣人殺死嗎?若真是如此,那周幽王當年是何等的強勢?
  以非圣人之軀,斬殺圣人?
  沒人相信,因為這一切都顛覆了所有人的認知,這絕對不可能的,虢石父被封印封傻了?
  居然大言不慚說周幽王殺了一個圣人?開什么玩笑。
  鐘山的心也跟著跳了起來,周幽王?真的假的?
  對面的汐陽天圣人并未否決,場面一度陷入寂靜。
  而就這寂靜的幾息時間,人們心的肯定慢慢變成了不肯定,難道是真的?
  「周幽王,領大周,偕七圣,逆改天數!這份氣魄,萬古難尋,這是一條不可能走通的路,周幽王踏上了,兵敗朝衰之際,居然還鳴鼓震天,聲傳陰陽兩界,以鼓震天,以鼓明志,萬古第一王,當之無愧,但,天數不可逆,周幽王已成過去,你想用昔日之王來震今日之圣?」藍袍的汐陽天眼神一凝道。
  周幽王的事件,并不是所有人都知道,不過此刻在汐陽天的口述之下,所有人都知道了,圣人的話,絕對不會錯。
  周幽王?那到底是什么樣的狂人?大周?好厲害的大周!
  這還不算,汐陽天圣人道出周幽王的豐功偉績之后,也變相的承認了一點。昔日,周幽王真的屠圣了。
  當然,依舊有很多人不清楚周幽王是誰,但是都知道一點,就是周幽王不是圣人。
  因為,運朝有個奇異的地方,就是運朝之主,無法成為圣人,這是亙古流傳下來的傳說,任何運朝之主都沒有資格成為圣人,除非修為到了頂級高度時,馬上放棄運朝。放棄帝王之位。
  周幽王不是圣人,卻殺了一個圣人,這讓所有人都好似聽天書一樣,但又不得不信,因為這話在圣人汐陽天口得到了證實。
  虢石父深深的看了一眼汐陽天,冷冷道:“王雖然敗了,可大周的驕傲永遠不會滅,我為我是大周之臣而驕傲,我也不會墮了王的名聲,我不能如王般屠圣,可僅是一縷圣人的神念,就也別想威脅我了。」
  「你屠不掉的,天數已定,當年周幽王何等強勢都無法逆改天數,你更不可能!」汐陽天淡淡道。
  「汐陽天,你還想攔?」虢壓父冷聲道。
  汐陽天看看另一個圣人,搖搖頭道:「當年畢竟因為大周,我才得圣人之位,今日算是還上一份因果,雖然是惡果,但我和大周這個群體,從此再無瓜葛,天數已定,就算沒有我,也不可逆改!」
  說話之間,汐陽天化為一道白光沖天而上。獨留那個大仙緩緩倒在了地上。
  汐陽天走了?他默認了虢石父的行動?
  所有人都是一驚,果然,狗屁上天有好生之德,這些圣人根本就是漠視蒼生的生死。同時對于這個虢石父,所有人更是忌憚了三分。
  堂堂圣人都被他逼走了,這樣的人該有多恐怖?要是真的血屠轉輪疆域,還有誰攔得住?
  好在還有一個圣人,那個紅袍圣人。
  紅袍圣人剛才一直沒有說話,淡淡的看著一切。
  紅袍圣人好似一瞬間成為了眾人的守護神一樣。
  虢石父冷冷的看著那紅袍圣人,紅袍圣人毫無感情的看著虢石父。
  「汐陽天?我可不會像他那么好說話!,紅袍圣人淡淡道。
  「又是天數?」虢石父淡淡道。
  「大周,已經成為過去,周幽王膽大妄為,該有天滅。至于你,一個大周殘臣而已,也敢在我面前大放闕詞?這天下,能襯印你的還有很多,一個仙人,也敢妄論天數?不知死活!」紅袍圣人淡淡道。
  「哈哈哈,昔日我王逆天之時,你在哪里?妄論天數?我敢妄論天數,你呢?哈哈哈哈...............!」虢石父大笑道。
  虢石父頂撞圣人,一方面是真有那股氣勢,另一方面要泄這數十萬年被封印的心的恨。
  「天數不可謂,既然你執迷不悟,那就由我代天滅魔了!」紅袍圣人淡淡道。
  「代天滅魔?哼!若是你本體在此,我是不敢觸你鋒芒,可你僅僅一縷神念,就憑一縷神念,就想代天滅魔?」虢石父冷聲道。
  說話間,虢石父周身黑氣大放,一股浩瀚的恐怖氣息散而出,逼人大甚!轉輪殿四周很多宮殿都是微微一陣輕顫一般。
  大地在顫抖,天空在抖蕩,大戰一觸即!
  虢石父對戰圣人?
  ps:求月票,差2票就六百票了,沖啊!(未完待續,如欲知后事如何,請登6,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