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1-24)      第二章龍門谷(01-24)      第三章龍門大會(01-24)     

長生不死107 廣闊的根骨

陰間,轉輪殿外!
  滅古仙天衍陣內,鐘山一卷帝王圖鋪展而開,天上不管多少弱水降下,都被帝王圖轉瞬“吸收,干凈。
  青冥圣上的額頭不覺出了一絲冷汗,一個時辰了,這是什么玩意?內部到底有多大空間,又是什么級別的法寶?
  nbā了大力氣才挪移而來的陰間的一種霸道之水,一個時辰,就算大仙器都融化光了,鐘山手中這個圓圖居然一點事也沒有?
  青冥圣上有種不好的預感,可是現在箭在弦上,不得不發。
  一個時辰,眾人已經有些吃力了。
  不行,必須破開這個圓圖才行。
  探手間,青冥圣上取出一柄金色長劍。
  一劍從天急斬而下。化為一柄千丈金劍,浩瀚無比。
  可就在斬下之際,帝王圖的上忽然產生一股恐怖的吸力,青冥圣上突兀間手掌一震,金色長劍被吸了進去。
  青冥圣上張p愕然,但并沒有太大擔心,畢竟這是自己用心神祭煉的法寶,只要心神一動就能回來了。
  感受自己法寶的同時,其他人也看出帝王圖詭異,帝王圖不毀,鐘山不滅。
  各大強者紛紛取出自己的武器,向著帝王圖急斬而來,一柄大仙器奈何不了你?這里幾十把大仙器,看你能如何應對!
  恐怖的沖擊直向帝王圖。
  而此刻的青冥圣上不知為何忽然滿頭大汗,一臉的糾結之色,好似陷入某種悲劇的事情中一般,見到大量大仙器向著帝王圖轟擊而去,青冥圣上臉色一變。
  “不要~~~~~~~~~~~~~~~~~~~~~~~~!”
  青冥圣上驚叫道”可惜遲了,轟出的法寶,就好像潑出去的水一樣,再也收不回頭了。
  陽間,那巨大的山峰之巔。
  一個時辰了,蘇阿佛和九尾郡主愕然的看著遠處,恐怖的洪水之下,一座座山峰被洪水重倒了,恐怖的破壞好似秋風狂掃落葉一般,滿眼汪洋一片。
  “鐘山,這什么法寶?這么厲害?還能往外面吐“弱水,?還這么多?”九尾郡主眼睛微微放光道。
  “這不就是上次反射司馬千軍神箭的法寶嗎?”蘇阿佛馬上看出了出處。
  “是啊,貌似很詭異的樣子,這是怎么搞到的?”九尾郡主也非常興奮道。
  鐘山一陣無語,搞到的?怎么搞?
  “這是我自己煉的!”鐘山搖搖頭說道。
  “這友厲害?也幫我煉制一個吧!我用大仙器跟你換!”蘇阿佛馬上叫嚷道。
  這法寶太神奇了。比自己那個金剛大杵還氣派。
  “沒辦法,我煉不出第二件了,當時也是機緣巧合!”鐘山搖搖頭道。
  蘇阿佛還是不死心,想子想,下了決心道:“我用兩件大仙器跟你換!”
  “三件?”
  鐘止,依舊搖搖頭。
  “四件?”
  “五件,這是我底線了,做人不能太貪心啊!”蘇阿佛叫嚷道。
  “轟nnnnnnnn~nn~n~nnnnnnnnn~!”
  一聲巨響”鐘山手中帝王圖上忽然噴出一道金光,金光直沖不遠處一座山峰,轟然間炸碎山峰,一柄千丈金色長劍,肅然插入大地之上。
  看著那金色長劍不斷散發出的光芒,蘇阿佛剛到嘴邊的話止住了,雙眼突起盯著那柄金燦燦的長劍。
  “大仙器?”九尾郡主驚愕到。
  這是?二人都露出古怪的神情,這什么法寶?噴出弱水也就算了,還能噴出大仙器?我日,真的假的?
  二人揉了揉眼睛。
  能噴出大仙器的法寶?世上有這玩意?
  蘇阿佛驚愕的看看鐘山道:“五件大仙器,你一點都不貪心!”
  在蘇阿佛和九尾郡主驚愕之際。那沖出的弱水之中,忽然間,又是一陣五彩斑斕的光芒隨著大水沖刷而出。
  “呼呼呼呼”“,““!”
  山峰之上,靜悄悄,只有大水沖出的嘩嘩聲。
  “郡主,我看到了什么?你打我一巴掌看看!”蘇阿佛有些麻木道。
  “啪!”九尾郡主響亮的一巴掌甩過去。蘇阿佛打飛了出去。
  “是真的,這不是做夢,鐘山,你發達了,這是聚寶盆啊?大仙器都可以量吐的?這一吐就是二十六件大仙器,你以后什么也不用愁了!”九尾郡主驚喜的大叫道。
  陽間的眾人露出驚喜之色,而陰間對抗鐘山的眾人,此刻只能用郁悶來形容,太郁悶了,郁悶的要吐血。
  那同圖是什么?無底洞嗎?
  眾人感到,自己心神相連的法寶,被吸進去以后,就沒感覺了,一點點聯系也沒有了,怎么會這樣?
  這下還怎么打?
  滅古仙天衍陣?現在是笑話嗎?
  帝王圖護身,還有什么可懼**鐘山冷冷的看著四方,五十二個大仙?五十二個大仙圍**鐘山可不會就這么算了。既然來了,就誰也別想走。
  可是,想要抓住他們也不太容易!
  封印?如對落星塵一樣的封印?那封印,這些大仙貌似都承受不了,一旦進入輪回之中,必定被碾為碎末。
  碎末就碎末吧!
  鐘山雙眼微微變綠,一股龐大的威懾隱隱攝入眾強者心中。
  到了這一刻,一眾強者早知道自己犯了大錯。鐘山并不是青冥圣上所說的軟弱可欺,相反的,極為的強大。
  眾人踢到了鐵板之上。鐘山雙眼變綠之際,陣陣攝人心魄的感覺直沖腦海。
  逃?怎么逃,這個大陣一展,根本逃不掉,除非一同撤力,否則一個人逃,別人的力量必定強加在自己身上,倒是承受另外五十一個大仙的重擊,不死也重傷了。
  一個個強者欲哭無淚。我怎么這么倒霉啊!
  眾人只好不停的用弱水沖刷鐘山。還能怎么辦?在這今天井大陣之中,就連古仙進來也動用不了法術,古仙不一定有古仙器”在里面不停的對抗弱水和一眾大仙器,早晚會被耗死的。
  可現在呢?大仙器?全部被鐘山搶去了,弱水也完全無用,這還打個屁啊,若是不出手,難道等著鐘山出手?
  “我就不信這個圓圖是個無底洞,耗也要耗死他,鐘山今日不死,明日就是諸位的死期!”青冥圣上叫吼道。
  眾人無奈,繼續著那看似無比渺茫的悲劇之事。
  “轟~~~~~~~~~~~~~~~~~~~~~~~~!”
  轉輪殿處一聲超級巨響”一股黑氣沖天而上,將原先就顯得昏暗的天空頓時沖擊的陰暗無比,大量戾氣噴薄而出,轟然間沖向“滅古仙天衍陣,處,一股強大的沖刷,頓時使得大陣支離破碎。
  “噗!”
  “噗!”
  大陣轟然被破,一眾強者紛紛受到重創,被一股黑氣沖倒在地,紛紛口吐鮮血。
  這些強者從大陣中出來了,出來的一瞬間,第一個相反就是快速遁逃而去。
  可惜,在他們剛飛起之際,一股龐大的威壓壓迫而下。
  強大的壓迫將一眾強者生生的壓回了地上,一個個驚駭的看著遠處那通天徹地的黑色氣柱。
  “吼nnnnnn~~~~n~~~~~~~~~~~~~!”
  轉輪殿安向一聲長吼,吼聲震天,四方的空間都好似微微顫抖一般。驚得一眾大仙紛紛張口愕然”這”這是什么變態?
  吼一聲就能震動空間?
  鐘山探手收起帝王圖,一臉愕然的看向遠處,這是一股氣勢,這股氣勢的強大,好似一點也不弱于陽間那個“鬼車,一樣,被封印的兇魔出世了?
  內部忽然射出一個黑影。
  “轟!”
  黑影射出停在一塊空地之處,是泥菩薩,泥菩薩捂著胸口,嘴角溢出一絲鮮血。
  到底是什么人?
  “泥菩薩,你沒事吧?”鐘山問道。
  “太強了,臣被余威震傷!”泥菩薩帶著一股震驚到。
  遠處。
  “是誰?轉輪殿方向的那是誰?”青冥圣上皺眉叫道。
  “破封了?他破封了?”忽然有個圣上驚愕道。
  “他是誰?你知道?”青冥圣上馬上問道。
  “他…………!”那人咬了咬嘴唇,好似不敢說一樣。
  “說啊,都這個時候了,還有什么好隱瞞的?”青冥圣上焦急到。
  “他,他叫虢石父,昔日陽間周幽王的一名重臣!”那人眼神驚疑不定道。
  “周幽王?大周的周幽王?”青冥圣上眼睛一瞪道。
  “我也是從一個典籍中看到的,傳聞虢石父被封印的時候,曾經發過誓言,待他破封之日,必當血洗轉輪疆域!一個不留,寸草不生!屠盡萬萬億,一泄心中恨!”那人解釋道。
  血洗轉輪疆域?一個不留,寸草不生?屠盡萬萬億,一泄心中恨?
  幾乎所有強者都被這句話震撼住了。虢石父?兇魔出封?
  轉輪殿處,強大的戾氣沖天而上,磅礴的一片范圍籠罩著浩瀚的威壓。
  nbā,忽然,落星塵眉頭一挑,扭頭看向轉輪殿方向。
  “夫君,怎么了?”陳小倩疑惑道。
  “在家里等我!”落星塵說完,轉瞬消失不見。
  昌京的另一處大殿,正在對一群骷髏訓話的王骷,忽然聲音一止,轉瞬消失在了原地。
  PS:電腦重裝幾次,下午折騰死我了,汗。遲了一小時,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