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9-20)      第二章龍門谷(09-20)      第三章龍門大會(09-20)     

長生不死106 倒大霉的司馬縱橫

印大殿之外,鐘山取出一個玉凈瓶,在泥菩薩古怪的目光中。緩緩倒出了一縷翠綠色的液體。
  翠綠色液體在鐘山控制下,緩緩飛向大殿中心,包裹了那朵幽冥玫瑰,繼而鐘山又用晶石將液體與玫瑰一起封在內部。
  “咔!”
  玫瑰根部斷裂!
  “呼!”
  大殿下方,頓時黑水滾滾,顯然玫瑰的失去使得大殿陣法再度發生詭異偏差。
  大量戾氣沖天而上。
  “圣王,臣來催動風水陣,大約三個時辰就能將里面的強者放出來。不過,若是我全力催動風水陣,就無法為圣王擋住戾氣了,還請圣王先行出陣!”泥菩薩說道。
  “嗯!”鐘山點點頭。
  收起幽冥玫瑰,身形一晃,鐘山向著外界竄去。泥菩薩大設風水陣。
  來的時候很慢,出去的時候鐘山速度極快,轉眼之間就穿過了龐大的戾氣范圍,轉眼到了外界。
  可是,到了外界的一霎那,鐘山幕然一驚,身形陡然一止。
  鐘山發現了不對,這外界怎么忽然間變得這么亮?
  當然,也沒亮多少,只是微微亮了一些,但這微微一點卻是影軀怎么也不會忽略的。
  影軀本身就是廣個影子分身,對光線極為敏感,這細微的變化別人察覺不到,可鐘山卻瞬間將其放大到了最大化。
  不對,不對,自己好像已經進入了一個陣法之中。鐘山沒有動,一,好似在找尋著四周不同一般。
  慢慢的,鐘山發現了一絲奇異,前方一處空間看似尋常,但仔細盯著還是能看出與四方不同之處的微微隱動。
  “既然來了,就不要藏頭露尾了!”鐘山沉聲道。
  果然,那一處空間忽然微微一晃,露出一名身穿紫色龍袍的男子。
  “大情圣王,果然狡猾異常才剛入我陣,就發現了不同!”那紫袍男子道。
  “青冥圣上?”鐘山雙眼微瞇。
  “鐘圣王,看看我這大陣如何?”青冥圣上冷笑道。
  “出入如無物!”鐘山不屑道。
  “呵,哈哈哈哈,大言不慚,出入如無物?”青冥圣上眼睛一瞪道。
  “呼!”鐘山一步踏出大陣!
  大陣之中,青冥圣上的大笑戛然而止。好似被自己笑聲出來的。水嗆著了一般。
  “咳咳咳咳!”
  一連串的咳嗽之后,青冥圣上臉色漲的通紅。
  青冥圣上忽然有種仰天長嘯般的郁悶。自己算謀了好久才設置了這個陣法更是完美的讓鐘山入甕了,可下一刻鐘山就出入如無物般的踏了出去,這忽然的一幕,讓青冥圣上如何接受?讓青冥圣上情何以堪?
  “閻沖之?”鐘山一出大陣就看到了遠處在戰斗中的閻沖之。
  此刻,地上倒了大量的大情將士,十五個絕世強者正在揮灑間斬殺大惜將士。
  閻沖之更是肩頭受傷,顯然來人都是絕世強者。
  大仙?一群大仙?鐘山一聲大喝,兩方戰斗停止了。
  “圣王!”閻沖之微微苦澀道。
  三百萬大軍駐守有著兩百萬出去巡視轉輪殿四周,只有一百萬在這里,可對方強者實在太強了。根本不是一個級別的。
  要不是圣王及時出來,此刻說不定所有人都要壯烈犧牲了。
  “青冥圣上,怎么回事?鐘山不是入陣了嗎?”外界一人驚吼道。
  青冥圣上出來了,被那人一喝,青冥圣上也一陣無語你問我,我怎么知道?
  “閻沖之,帶兵退到一邊,這里我來吧!”鐘山沉聲道。
  “是!”
  閻沖之帶著大軍快速退遠,對于這些人這些大仙也沒有太做關注,畢竟,眾人的目的只有一個鐘山!鐘山扭頭,看向一眾強者。
  整整五十二個!五十二個大仙?
  “原來都是各大天朝之主和各大圣地之主,怎么?面對我大情,不思朝貢,反而想要挑起戰端?那八大天朝的覆滅,你們都忘掉了嗎?”鐘山一聲冷喝。
  一聲冷喝,有些人露出一絲畏怯,而各大圣地之主與天朝之主卻一個個眼神充滿堅定。都已經到了這一步,根本沒有回旋的余地了。
  “廢話不要多說了,既然困陣不行,那就斗陣吧,滅古仙天衍陣!”青冥圣上一聲大喝。
  “呼!”
  一眾強者快速繞著鐘山轉了起來,并且周身冒著大量的藍光,藍光環繞鐘山,陡然間形成一今天井般的環境,將鐘山困在其中,好似輪回通道一般。
  而在這大陣啟動之際,天地間陡然間天昏地暗,甚至,大千世界的空間在小范圍都好似產生淡淡的輕顫一般。
  向遠處遁去的閻沖之驚駭的看著這一幕。
  這?
  震蕩空間?這可是大千世界的空間啊,這是什么陣法?這么可怕?
  藍色天井,上通天,下柱地。看上去極為的霸道,形貌與鐘山擺開的輪回通道非常相像。鐘山就在這天井狀大陣之中,這不是困人的陣法,而是一個能量疊加的陣法,讓內部的一眾強者力量疊加,并且增幅擴大。
  甚至,鐘山還發現了其非常強大的一幕。里面的天地法則與規則,都被打亂了,讓人好似無法施展法術一般,這今天井,能產生一個隔絕的環境。讓人只能等死?
  “呼!”
  天井上方,緩緩冒出一個身影,青冥圣上。
  “鐘山,是不是發現這個大陣與別的大陣不同?”青冥圣上冷笑道。
  鐘山冷冷看著青冥圣上道:“不同?我沒看出不同啊!”
  “哼,稱就嘴硬吧,這個大陣,你破不掉的,想要出去,就要面對我們所有人的力量,而在里面”更是什么法術也施展不了,這是專門為古仙創造的陣法”就是古仙,在這里也只有殞落的下場,你?今日不可能活著出去的!”青冥圣上道。
  “是嗎?連古仙都出不去?”鐘山冷聲道。
  “除非身合天道,否則想都不要想了。”青冥圣上冷聲道。
  說話間,青冥圣上向天一招手!
  “轟~~!”
  高空之中”好似忽然間沖下一條強大的水柱一般。
  水柱呈灰色,看上去厚重無比。
  鐘山一躲,水柱轟然砸入地下,砸出一個無比深的深坑,水柱的腐蝕性太強大了。這水柱的腐蝕性,比之天仙的最強攻擊效果還要強悍?而這水柱更夸張的是好似永遠沒有結束一般。
  “這叫弱水,沾之滅魂!”青冥圣上冷聲道。
  轟然間,天上的弱水柱子越來越大”越來越多。
  探手間,鐘山手中忽然多出一個小瓶子,玉凈瓶。玉凈瓶一開,收了起來。
  “呼!”
  大量液體被吸入其中。
  可剛吸入一會,鐘山陡然眉頭一皺,因為鐘山發現,玉凈瓶雖然暫時能擋住弱水的腐蝕,可是”好似堅持不了多久一般。
  “沒有用的,大仙器都擋不住它的腐蝕。”青冥圣上冷笑道。
  天上的弱水越來越多。轉眼間,直徑已經達到和天井差不多直徑。
  這一粗壯的弱水下來,鐘山還如何逃?
  身形一晃向著天井壁竄去。
  “轟~~~!”
  鐘山被天井壁中一個強者一股強大的巨力打了回來。逃不掉?
  眼看大量弱水沖下,鐘山眉頭微挑間,帝王圖陡然擋在了頭頂。
  帝王圖陰圖,呈黑色”中央一個白點,那是陰陽魚中,陰魚的陽眼,白點忽然詭異的放大了起來,并且陡然產生一股吸力”將落下的弱水全部吸入其中。
  “又是吸收?我看你吸收到幾時!”青冥圣上冷聲晃陽間,鐘山本體、九尾郡主、蘇阿佛三人飛在一座座群山之中。
  忽然,鐘山臉色一變。帶著三人落在山谷之中。
  “你們在這里等我!”鐘山說道。
  說完飛到山頂”看向另一邊,另一邊也是一個巨大山谷。
  “鐘山要干什么?”九尾郡主疑惑道。莫名其妙的忽然停下來,要干嘛?
  “還能干嘛?先前在魅魅棋圣府上喝酒,喝了那么多,人有三急,鐘山難道就沒有嗎?”蘇阿佛開玩笑道。
  “放屁,鐘山都已經是天仙了,怎么可能還會有這種事?”九尾郡主不屑道。
  “嘩啦啦啦~~~!”
  山峰之上,傳來一股強大的流水聲,雖然對著山的另一面,可還是傳了下來,而且很響,水打在山體之上,發出陣陣轟鳴之聲。
  蘇阿佛:“……………………!”
  九尾郡主:“……………………!”
  二人面面相覷,想到蘇阿佛那個猜測,都露出一副糾結的神態,當然,二人也好奇的飛上天去。
  轉眼上天,從鐘山背后看到,鐘山傲然立于一座山峰之巔,而在他另一面,一道如瀑布般的水柱,好似從鐘山體內沖刷而出一般。
  山洪般大水,浩浩蕩蕩的沖刷過去,大量山峰被鐘山放出的水沖倒、摧毀了。
  二人一陣傻眼。
  “果然是猛人啊!”蘇阿佛下意識道。
  當然,二人也不相信真的是鐘山的“三急之一”快速飛去。
  落在鐘山周側,二人暗呼了口氣,還好不是。
  鐘山胸口,一張白色的圖浮在空中,從里面不知為何,忽然沖刷出大量厚重的洪水。
  “這是,弱水?陰間才有的弱水?”九尾郡主驚訝道。
  PS:今天將悲劇的鐵通撤了,換成了網通,更悲劇的事情來了,只能上QQ,打不開瀏覽器,上不了網了,這章還走到別人電腦上傳的,坑爹啊!順便求月票安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