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1-24)      第二章龍門谷(01-24)      第三章龍門大會(01-24)     

第八章篩選

半個時辰之后,鐘府,倚蘭廳。
  倚蘭廳完全是一個會客廳,上首兩個大太師椅,兩邊兩排太師椅一直排到門口處。
  除了鐘天,一共二十三個少爺,早早就在這大廳中等候了,眾人來了以后,就坐在下首兩排的太師椅處,空著上首的兩個。
  眾少爺們相互交談,不斷講述局勢的嚴峻,還有不斷想著對策,有唉聲嘆氣的!有沉默寡言的!有大肆喧鬧的!反正很吵。
  這時,鐘天和英蘭也從廳外走了進來。鐘天一入大廳,大部分少爺都站了起來。
  “大哥”“大哥”………………
  眾少爺焦急的叫道。
  鐘天卻是不緊不慢的走到上首之處。
  看著左邊那個位置,鐘天沒有去做,而是坐了右邊的位置。
  因為左邊的位置,那是鐘山的座位,那張椅子,也只有鐘山能坐,也只有鐘山可以坐,任何人都不敢在上面落坐,哪怕大義子鐘天都不敢。
  “大哥,現在外面八十萬大軍,我鐘府怎么辦?”
  “是啊,我鐘府也只能說是一個商賈之家,但現在大兵壓境,這這要怎么辦?”
  ……………………
  …………
  鐘天看著這些少爺,若是兩年前,鐘天肯定會引導他們,但是,一年多前,龍門谷事件之后,鐘天明白了一點,有些人受義父恩,但不一定感激義父,好像那一切都是理所當然一般,大利、大險之前,很可能會忘恩負義。
  就好像英蘭八天前讓所有少爺回來,但是,有著一些,在兵臨城下之際,居然見事不可違,投效了朝廷。
  鐘天現在所要做的,就是為義父尋得和自己一樣,真正將義父當做親人的人。而且若義父在此,也應該同樣想法吧!
  “吵吵鬧鬧,成何體統,坐下說。”鐘天沉聲道。
  被鐘天一句話打斷,眾人馬上啞口無言,馬上一起坐了下來,當然,也有一開始就是坐著的人。
  英蘭也走到一張太師椅前坐下。
  這時,那肥胖的男子馬上開口了:“大哥,此次宣城只有八千城防,而大昆國可是集齊了八十萬大軍啊。只要他們圍著一段時間,我們就要斷糧、斷柴火了啊。百姓如何去過?我鐘府也守不了多久啊。”
  “是啊,大哥,我們還能怎么辦?難道死守嗎?”又一人焦急道。
  “嗯,在座都是自家兄弟,其實有些情況,我也是剛剛得知,英蘭準備瞞著你們,但是我不能。”鐘天忽然開口道。
  鐘天一說,眾人少爺都是神色一凝,一起看向鐘天,果然,還是大哥才是自己兄弟,這英蘭畢竟隔著一代。
  鐘天將眾少爺的神情都看在眼里。
  “首先,義父是身受重傷,在療傷之中,所以之前聽到你們的吵鬧,也沒有出來。”鐘天看著眾少爺說道。
  聽到鐘天所說,眾人都是一陣擔心,也有著一些神情一凝,好似得到什么了不得的消息一般。
  “其次,對方大軍之中,皇室蘇家、還有四大家族,所有先天高手清巢出動。一共有十二名先天高手,更有一個是蘇家老祖宗,先天巔峰的強者。”鐘天繼續說著。
  一旁的英蘭并不說話,因為鐘天之前就跟她說了,為姑爺爺找尋最值得親近之人。人心叵測,將來立國,還有蕩平天下,可不能后方內亂,一定要鐵板一塊,可幾個義子之間不合,但絕對要和鐘山這個義父一條心。
  “怎么會這樣?”
  “十二個先天高手?”
  “上一次,四大家主來犯,不也是八個先天高手嗎?而且四個還是先天巔峰,義父不是也應付下來了嗎?”之前肥胖的男子馬上再度說道。
  “我剛才也聽英蘭說了,那一次,是義父找了兩個強大的外援,而且,還有八牛弩出其不意,才最后取勝的,但是,外援已走,義父重傷,只有我們了,況且十二個先天高手,也只會在最重要的時候來,他們要用八十萬大軍的命來填我鐘府。”鐘天皺眉擔心的說道。
  “怎么這樣?義父若不能盡早康復,那我們怎么辦?死抗到底?到時候,只會身死。要是義父沒有受傷,也會投降的吧。”其中一個少爺忽然恐懼道。
  而這個恐懼,好似連鎖反應一般,其他少爺也是無比恐懼了起來。
  “鐘金。”鐘天忽然怒瞪剛才說話之人。
  被鐘天一瞪,鐘金一哆嗦。
  鐘天盯著他看了一會,又掃視了一圈大廳中人,才緩緩說道:“鐘金,還有在座的所有人,你們給我聽著,你們以前都是路邊乞丐,又或者將要成為乞丐之人,家破人亡,生死一線,是義父給了你們一口飯吃,教會你們大量的知識,并且給你們錦衣富貴,享受一生,你們的一切都是義父給的,你們給我記住這一點。”
  鐘天一瞪眼,眾少爺馬上就靜了下來。鐘天這是給眾少爺最后一次心理鼓勵,鼓勵他們記得和鐘山那份親情。
  “外面八十萬大軍,的確,我鐘府肯定敵之不了,肯定要死,但,我們還有親情,還有義父,義父養了我們幾十年,給了我們幾十年,這最后時候,難道還不能和義父共患難嗎?”
  “四大家主死在義父手中,外面的人恨不得將義父碎尸萬段,絕對不會有絲毫憐憫,所以,我們所要面對的,就是全力抵抗,死守到底。”鐘天再度說道。
  聽到鐘天所說,有些人卻是皺皺眉頭,但掩飾的非常好,什么也沒表露出來。
  看了一圈眾人,鐘天覺得差不多了。
  “當然,我也不是不盡人情之人,大難臨頭,有各自想法也實屬平常,畢竟誰都不想死。義父閉關療傷,現在,我代義父做個主,與其到時不能一條心,不如現在當機立斷,有人想離開的,我鐘天絕對不攔,宣城也絕對不攔,任憑你們出去。”鐘天忽然語氣一轉道。
  聽到鐘天所說,所有少爺都是一頓,任憑出去?
  “大哥,此話當真?”之前那個鐘金忽然開口驚訝道。
  “不錯,我鐘天信譽,你們應該都清楚,既然我說了,那肯定做到,絕不攔你們,只是希望你們出去后,不要出賣鐘府。”鐘天沉聲說道。
  眾義子馬上竊竊私語了起來,沒人懷疑鐘天,因為所有少爺都知道,鐘天就是學的義父,一言九鼎,一諾千金,承諾的事,絕對不會反悔。
  “你們有一炷香的時間決定,誰也不許離開這里,一炷香后,有愿意棄府而走的,我會派人護送你們出城,機會只有一次,若是決定不走的,以后抵擋大軍之時,但有絲毫反心的,我定代父大義滅親。”鐘天沉聲道。
  繼而,鐘天就閉目了起來。不再多說,等待一炷香的到來。
  大軍臨近,破城那是肯定的,只要圍上一段時間,宣城不攻自破,然后八十萬大軍入城,圍鐘府,就是用命一個個填,那也能將鐘府之人殺個精光,而且義父還重傷,為什么重傷呢?
  眾少爺不斷談著,有些人已經膽怯的要棄府而去,出了鐘府,哪里容不下自己?皇帝和自己有沒有仇恨,說不定現在投降還能博得一官半職,就算不行,天下之大,也不是只有一個大昆國,到了大宋國,以義父教的東西,照樣能夠活的很好,活著就擁有一切,死了就一了白了。
  一炷香后。
  “想好了?”鐘天沉聲問道。
  “大哥,我們想好了,我們出去,或許能給鐘府留下一絲火種,以后再回來報仇。”之前在鐘金馬上開口說道。
  而鐘金身后,一群人也好似聽鐘金話一般。
  鐘天雙眼一瞇,盯著鐘金,看了又看,最后說道:“也好,你們也不用收拾了,馬上就走,還有,出了鐘府,你們將再也不是鐘府之人,也不要再提報仇之事,你們也不要再姓鐘了,你們受不起。”
  那一些要走之人,一個個臉上都漲的通紅,但,這時誰也沒有多說,準備離開。
  “英蘭,你親自護送這些人離開鐘府,送出宣城,這些人,將與我鐘府,再無絲毫瓜葛。”鐘天有些傷感的說道。
  “嗯”英蘭點點頭。
  “走、走、走”
  其中二十人,在鐘金的帶領下,擁擁簇簇的跟著英蘭而去,踏出鐘府,走向南面城門之地。
  大廳之中,還剩下三個少爺,其一就是之前肥胖男子,另兩人,一個約四十歲的模樣,還有一個卻是三十歲左右,也是其中最小的一個少爺。
  看著這三個人,鐘天深吸了口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