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1-28)      第二章龍門谷(01-28)      第三章龍門大會(01-28)     

長生不死101 強勢的大秦

陰間,大崝圣庭,昌京!
  天牢之中。
  鐘山隨著柳無雙而來。走到天牢門口,獄卒一見鐘山。轟然跪拜。
  柳無雙馬上揮手,大量獄卒被清理出去。
  隨著柳無雙,鐘山來到一個非常敞亮的大殿。殿門口站著兩人。
  鐘山坐在大殿主位之上,探手一指,虛空中若隱若現出現一陣綠光,而內部,正是落星塵!
  落星塵盤膝而坐,一副漠不關心的樣子,但是,鐘山從他顫動的睫毛處知道,落星塵的心中非常在意。
  「馬上,你只看就可以了,我鐘山說到做到。
  」鐘山鄭重道。
  說話間,鐘山探手一指,那藍光漸漸消失,好似從來沒有過的一般。
  柳無雙瞪大眼睛,其實柳無雙也無比好奇,圣王要怎么將一個陳小倩的心送給落星塵,這太不可思議了。怎么做到?
  「將陳小倩帶上來!」鐘山說道。
  柳無雙一揮手,那邊一名獄卒馬上點點頭,快速離去,沒多久,陳小倩被帶了過來。
  陳小倩身上沒有絲毫枷鎖,但是,修為被封,道侶身死,這比什么枷鎖都大,整個人都好似憔悴了好多。
  略微麻木的被帶到大殿。
  一旁落星塵陡然站起身來,臉上露出一副憐惜之色,只是此刻因為鐘山的緣故,說話外界聽不見,就算站在這里,別人也看不到自己。
  陳小倩茫然的看了一眼鐘山,神色很麻木。
  「將陳子豪帶上來!」鐘山再度說道。
  「是!」
  很快,陳子豪也被帶入了大殿,陳子豪愁眉不展,一臉的沉重。
  一入大殿,看到鐘山微微一鄂,眼中閃過一股怒火,可下一刻就隱藏了起來。
  「豪哥!」陳小倩忽然看到陳子豪,麻木的眼神一亮。
  馬上向著陳子豪撲了過來。
  「豪哥,你也被捉了?」陳小倩怔時淚流滿面。
  陳子豪此刻還不失男人風度,看到陳小倩,臉色一變,一把抱住陳小倩。
  一副苦命鴛鴦被迫害的畫面。
  「沒事,還有我在!」陳子豪說道。
  陳小倩好似一瞬間有了支柱一般,眼淚不停的徜著。一開始的恐懼和彷徨也好似少了很多。
  柳無雙古怪的看著這一幕,這一副亡命鴛鴦,圣王怎么拆散他們?
  更將陳小倩的心送給落星塵?這可能嗎?
  不管可不可能,柳無雙都肯定,一旁落星塵看到這一幕,肯定心都碎了。
  鐘山依舊不急不緩,指頭輕輕敲擊這椅子扶手。等待二人大訴衷腸。
  等了一炷香,陳子豪已經安慰好了陳小倩,這才看向鐘山。
  「大崝圣王,鐘山?」陳子豪沉重道。
  「時空道場副教主,陳子豪?,鐘山說道。
  「時空道場,現在還有時空道場嗎?已經被你們毀了,殺了教主,你還抓我們干什么?有什么陰謀?」陳子豪質問道。
  「你說呢?」鐘山淡淡逍。
  「我怎么知道你有什么陰謀,有什么陰謀就快說,是生是死給個痛快!,陳子豪叫道。
  「陰謀?不是我有什么陰謀,是擔心你有陰謀,大崝與時空道場之戰,落星塵殞落,我鐘山和時空道場的仇怨就結下了,我不要小心時空道場以后報復嗎?你陳子豪以后報復我大崝怎么辦?這就是我不得不抓你們的理由!」鐘山搖搖頭。
  陳子豪忽然有種吐血的沖動,就為了怕我為落星塵報仇,就搗毀時空道場?就將我們抓來?
  我陳子豪閑的慌了?我會為落星塵報仇?老子巴不得落星塵早死。
  陳子豪無比郁悶,自己這算什么?無妄之災?難道以前自己表現對落星塵的忠心太深刻了?以至于所有人都相信了?
  「我陳子豪對天發誓,我絕對不為落星塵報仇,絕對不會!若有為落星塵報仇的念頭,必受億萬天魔惑心之亂。」陳子豪賭咒發誓道。
  無妄之災,在這兩年囚牢的生活,陳子豪已經受夠了。
  搖搖頭,鐘山淡淡道:「我不信發誓,你又不是咒言師,我怎么可能當真?」
  這下,陳子豪焦急了,不信?不信怎么辦?有了。
  一把摟住陳小倩,陳子豪說道:「她,鐘圣王認識吧!」
  為了求生,陳子豪馬上對鐘山用上了恭稱。
  「陳小倩,落星塵的道侶,你的親妹妹!」鐘山點點頭。
  「我們根本不是兄妹,她是我青梅竹馬的道侶,從小就一直是我女人了。」陳子豪馬上說道。
  「哦?,
  「我們一直非常恩愛,只是后來遇到了落星塵,落星塵這個淫棍,他強拆了我們,霸占了小倩,我是為了小倩,才寄生于時空道場的,每逢見到落星塵強迫小倩做不喜歡的事情,我都心如絞痛,我根本不是尊重落星塵,而是為了小倩,一直忍辱偷生。現在落星塵死了,我高興還來不及,怎么可能還要為他報仇?鐘圣王,我要感謝你,是你殺了落星塵,終于讓小倩解脫出來了。」陳子豪馬上說道。
  一旁陳小倩眉頭一皺,想要反駁,可是,看到陳子豪那不斷暗示的眼色,咬咬嘴唇,什么也沒說,眼中只是不斷徜著淚水。
  因為事實并非陳子豪說的那樣,落星塵沒有拆散他們,而是陳子豪當初想要得到時空道場,才蠱惑陳小倩去勾引落星塵的。
  「是嗎?」鐘山淡淡道。
  「是啊,這個我可以找人證明的,狼族的一些前輩,他們知道我和小倩從小就在一起的。我說的句句屬實!」陳子豪急切道。
  「我沒問你,我問陳小倩,是嗎?」鐘山看向陳小倩。
  陳小倩看看鐘山,而一旁陳子豪不斷對陳小倩使眼色,落星塵是淫棍?陳小倩咬著嘴唇,心中一陣疼痛。那個木頭是淫棍嗎?
  「你真笨,讓你取個南海大珍珠,這明明是山珠嘛!」
  「我再去取,你等我!」
  不知為何,那個“死人”的回憶總是跳出來。他已經死了,為什么還要污蔑他?陳小倩很想搖頭。
  但是,陳子豪一旁急切的目光又讓陳小倩知道,搖頭只是枉然,只能昧著良心點了一下頭,但是,這一下點頭卻好似一把尖刀再度刺在自己內心一樣。心中不斷回蕩一個聲音“陳小倩,你這個壞女人”。
  而這時,陳子豪卻是眼巴巴的看著鐘山。
  「鐘圣王,我們恨不得扒了落星塵的皮,抽他的骨,喝他的血,怎么會為他報仇呢?感謝你還來不及呢。」陳子豪馬上說道。
  「可我關了你們兩年啊!」鐘山笑道。
  「我們不介意,絕對不介意!」陳子豪馬上說道。
  鐘山好似陷入沉思,陳子豪在一旁靜靜的等候著。
  過了一會,鐘山好似眼中一亮一般,抬頭看向二人道:「你們可以不介意,但是,為了抓你們,我大崝可犧牲不少,而且這兩年獄卒每天看管你們。耗資也不少,我可以放你們,但是,必須要有足夠的東西為你們贖身!你有嗎?,
  「贖身?,陳子豪臉上一喜。
  贖身?用法寶贖身?有辦法出去了?
  「是的,你有東西贖身嗎?」缽山問道。
  「有,有,可是鐘圣王,萬一我們拿出東西后,你卻!」陳子豪皺眉道。
  「君無戲言,我鐘山說出的話,必定兌現!再說我也不缺你那點東西,你的東西只是給那些在時空道場殞落家屬的補償而已,我若想殺你,還需要用這種手段嗎?」鐘山不屑道。
  「是、是,大崝圣庭家大業大,不需要誆騙我們。」陳子豪說道。
  「拿出足夠東西,馬上為你解開封印,立刻離開昌京!我可沒多少時間陪你!」鐘山淡淡道。
  「是!,陳子豪馬上說道。
  對于鐘山的話,陳子豪相信了,可若不相信又能如何呢?鐘山甚至可以殺了自己再在自己身上搜寶,何須這么麻煩?
  忽然,陳子豪發現,自己的儲物手鐲沒有了。
  當時戰斗的時候,打碎了?再看陳小倩,皺眉道:「你儲物手鐲呢?,
  「不知道,這些天我一直渾渾噩噩的,不知道哪去了!」陳小倩茫然道。
  陳子豪臉色不停的變幻,再度郁悶了。贖身?怎么贖身?
  想了想,又看了看鐘山,最終一咬牙,心念一動,一柄青色長劍徒然出現在掌心。
  不過,空有神劍,卻因為修為被封施展不了。
  「這是我的本命法寶,算是一柄大仙器。以此換我自由。」陳子豪說道。
  柳無雙馬上接過,并傳給鐘山,鐘山抓著長劍,敲了敲,搖搖頭,淡淡道:「不夠!」
  「不夠?」陳子豪一陣焦急。
  不夠,的確,自己的命,就值一柄大仙器?可是,陳子豪全身上下什么法寶也沒有了啊。這又是唯一一件。
  「小倩,你呢?」陳子豪馬占說道。
  「我,我沒有!」陳小倩馬上搖搖頭。
  「不對,你還有一枚定海珠。」陳子豪馬上說道。
  「可,可那是星塵送給我的!」陳小倩露出一股不舍道。
  「落星塵?他人都死了,你還留著定海珠有什么用,快給我,等出去了,我給你找十個定海珠!,陳子豪叫道。
  陳小倩咬著嘴唇,心中再度一陣沉重,這是落星塵留給自己最后一個遺物了。
  「快!快啊!,陳子豪叫道。因為陳子豪從鐘山面到了一絲不耐煩。
  陳小倩在陳子豪的叫喊下,非常不舍的取出那枚定海珠!
  陳子豪馬上搶過,馬上遞給柳無雙,再傳到鐘山手中。
  鐘山一手抓著珠子,一手抓著長劍,看了看道:「不錯,這個珠子的品質比這柄劍還好,兩個寶物是足夠了!」
  足夠了!陳子豪臉上露出一股喜色。
  「可是,只夠贖一個人!」鐘山說道。并且將劍和珠子抵還了回去。
  陳子豪接過長劍,陳小倩接過珠子,兩人一陣木然。
  只夠贖一個人?
  Ps:月底了!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