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1-24)      第二章龍門谷(01-24)      第三章龍門大會(01-24)     

長生不死100 嬴的到來

陰間,大靖本庭,昌京。
  一間巨大的宮殿之外,隔著很遠的距離守衛著大量的強者。一個大惜要地。
  大殿殿門關合,在內部,一個巨大冰塊放置在大殿〖中〗央,冰塊呈綠色,好似冒著淡淡的寒氣一般,將冰塊籠罩的若隱若現。
  而此刻,在冰塊之內,卻是盤膝坐著一名男子。
  原時空教主,落星塵。
  落星塵披頭散發,臉色盡顯疲憊,而且全身好似受著巨大的煎熬一般,逃不出來,只能默默忍受痛苦。
  盤膝而坐,不理外界人不停盅惑。
  大殿之內,除了這個,冰塊,外,還有一人,就是大情錦衣衛總指揮使,柳無雙。
  柳無雙坐在一張椅子之上,看著眼前落星塵,一邊喝著茶一邊皺著眉。
  “已經一個月了,圣王讓我勸說你,你就不能配合一點嗎?跟木頭一樣,一個字也不說!”柳無雙一陣無語道。
  一個月前,鐘山忽然交代,讓柳無雙勸說落星塵加入大情,得到這個任務,柳無雙還真〖興〗奮了一陣子,如此重大的任務,沒有交給易衍,沒有交給簫忘,交給了我柳無雙?
  這一個月,柳無雙使出了渾身解數,可落星塵就跟一個木頭一樣,一個字也不說,柳無雙捧過他、罵過他、鄙視過他、贊美過他,可落星塵就是一個字也不開口,甚至眼皮都沒動一下。
  柳無雙徹底無語了,這是什么人啊!
  “真是個木頭,難怪陳小倩都背叛你!”柳無雙無奈了,狠狠的諷刺道。
  難怪陳小倩都背叛你,這一句話,比先前一個月的話都管用一般,其他話落星塵沒有聽進去,可這句話卻好似深深的刺痛了落星塵的心一樣。
  落星塵那已死的心,不知為何”忽然一陣刺痛。
  嘴唇微動,拳頭的手背處冒出絲絲青筋。
  這細微的變化頓時引起了柳無雙的注意。
  “咦?這木頭有反應了?”柳無雙驚訝的想著。
  “落星塵,陳小倩此女不要也罷,你為何還念念不舍呢?”柳無雙笑著走了過來。
  可落星塵依舊一語不說。心已死,還有什么好說的?
  可柳無雙從落星塵先前的反應就看出來了”這突破口就是這里。
  “陳小倩背叛,你很難受?我說,你有什么難受的?”
  “陳小倩原來就不是你女人,他原本就和陳子豪是道侶,是陳子豪為了謀你時空道場,才將自己女人獻給你的!”
  落星塵依舊沉默。
  “嘖嘖,我就搞不懂你,不知道你生什么悶氣,你被陳子豪戴了綠帽子?你至于嗎你?”
  落星塵依舊不語。
  “依我看,你不但不吃虧,還賺到了!”
  “陳小倩原本就是陳子豪的女人,用凡人的話,她本是別人的妻子,你白白睡了近千年,你還有什么想不棄的?”
  “占了這么大便宜,還亡副吃虧的樣子,你還是不是男人?”
  柳無雙不停的數落著。
  “住。!”落星塵忽然爆口而出。
  再木頭的落星塵也受不了了,再死的心也被柳無雙說燒起來了。
  柳無雙雖然說的是事實,可落星塵就是聽不下去,越來越聽不下去。轟然爆口而出。
  落星塵在綠冰之中,雙眼暴瞪,額頭青筋直冒,若不是被鐘山困在里面”此刻一定跳出來找柳無雙拼了。
  柳無雙一抹額頭汗水道:“我的娘唉,累死老子了,耗了一個月,你終于開口了。”
  柳無雙也不容易,一個月下來”搞得好像自己自言自語一樣,面前落星塵一個字都不說,現在終于開口了。
  落星塵死死的盯著柳無雙。
  “你也別這樣看著我”我說的又不是編造的,都是事實”大丈夫何患無妻?只要你肯入我大情,以后想要什么樣的女人沒有?”柳無雙說道。
  落星塵死死的看了一會柳無雙,繼而閉目,深深的吸了口氣道:“她人呢?”
  “誰?陳小倩?你還想著她?”柳無雙皺眉道。
  “她人呢?”落星塵再度問道。
  柳無雙眼睛一亮道:“她在我大情天牢之中!”
  “天牢?”
  “不錯,天牢,只要你愿意加入大情,我可以向圣王請求,將陳小倩賜給你!”柳無雙道。
  落星塵看看柳無雙,臉上露出一副凄然的笑容。
  “放了她吧!”落星塵苦澀道。
  “放?為什么要放?憑什么要放?你又以什么資格跟我們談條件?你自己都是階下囚,如何因為你一句話就放了她?”柳無雙沉聲道。
  柳無雙發現,自己好似已經拿捏到了落星塵的把柄,這個陳小倩?她就是落星塵軟肋。看來,圣王交代的事情快要成了?王。
  落星塵這時才深深的體會到,自己好似真的一無所有。
  “我可跟你說了,我大情的天牢環境可不好,陳小倩那嬌滴滴的身體,不知道能支持多久!”柳無雙繼續發揮錦衣衛的兇惡道。
  “你敢傷她一根汗毛!”落星塵冷道。
  “為什么不敢?”柳無雙得瑟了。
  冷冷的看著柳無雙,落星塵好似忽然發現,自己真的什么也不能做,一點點也做不了。陳小倩?他們會如何對她?天牢?永不超生?大量野蠻囚犯的欺負?
  “夫人,放心,我一定會給你最好的生活!”
  “夾君,有你在,我就安心了!”
  雖然明知道那是虛情假意,可落星塵不知為何忽然又想到了昔日的場景。
  “落星塵,你還猶豫什么呢?只要你加入大情,不但你自己可以自由,陳小倩也可以〖自〗由啊,在大情,什么都有,財侶法地,你什么都不缺,你還猶豫什么呢?加入大情吧!”柳無雙忽然柔聲勸道。
  落星塵咬著牙根,心中不斷顫抖,加入大情?〖自〗由?加入大情就真的失去的〖自〗由,心靈的〖自〗由,那份驕傲的〖自〗由。原本落星塵寧愿死,都不愿臣服任何人的,可現在。
  一面是自己的傲氣,一面是最愛的女人。
  落星塵牙齒咬到發出微微的聲響。心中正在受著如火的煎熬。
  好似看到火候差不多了,柳無雙加把火道:“只要加入大情,我做個主,將陳小倩的人送給你!”
  落星塵心中一百個不愿意,可為了那個不愛自己的女人,落星塵的心終于受不了了,自古英雄難過美人關!
  閉目,落星塵全身一陣顫抖。傲氣?還是救那個不愛自己的女人?
  陳小倩?落星塵眼角不覺流出一絲柔情的淚水。
  柳無雙激動的看著,而落星塵在內心一陣徘徊之后,終于做了決定一般。
  一臉頑敗,顫顫的張口,剛要說什么之際。忽然,一個聲音在大殿中響起。
  “只要你加入大情,我可以將陳小倩的心,也送給你!”
  鐘山的聲音。
  聽到鐘山的聲音,柳無雙馬上一陣恭拜。
  而落星塵卻被鐘山的話引得眼皮直跳。
  就在剛才,落星塵已經準備用自己的傲氣換取陳小倩的〖自〗由了。可鐘山忽然的話,卻更讓落星塵心里一陣沖擊。
  陳小倩的心?不知為何,落星塵忽然產生一絲期盼。
  鐘山為何忽然出現,因為鐘山認為時機到了,或者說鐘山一直關注著這里,就在剛才的一霎那,鐘山發現,落星塵的傲氣終于,被,放下了,看到落星塵的神情,鐘山就知道落星塵準備委屈自己,成全陳小倩。
  可鐘山不滿足這點,鐘山需要落星塵全心全意為了大情。所以在這一刻打斷了落星塵的話,給加入大情再投入一個巨大的籌碼。
  “你說什么?”落星塵眼皮直跳的看向鐘山。
  看到意氣風發的鐘山,落星塵不覺感到自己的失敗,可這些都不足以抹去剛才聽到的話。
  心?陳小倩的心?
  落星塵原本就不奢望這個東西,可不代表落星塵不渴望這個東西,但渴望有用嗎?
  “一生能有幾回愛,陳小倩的心,你不想要了?”鐘山笑問道。
  落星塵眼皮直跳,看著鐘山,看了十息的時間,心中百感交集,不知道如何形容自己情緒。
  “為了以示大情的誠意,我做決定,先將陳小倩的心送給你,再由你加入大情!”鐘山鄭重道。
  落星塵嘴唇動了動,沒有說出話來。
  看看落星塵,鐘山知道,自己想要的東西,馬上就要得到了。
  探手一指,眼前的巨大綠冰陡然消失,落星塵也跟著忽然消失不見。
  而柳無雙此刻才驚駭的發現,自己這一個月對著的冰疙瘩,原來只是一個幻景?
  “做的不錯!”鐘山對著柳無雙道。
  得到鐘山夸獎,柳無雙臉上一喜道:“謝圣王!這是我應該做的!”
  “嗯,陳小倩與陳子豪現在還在天牢之中?”鐘山問道。
  “是!臣著大量侍衛看守,每三日對他們封印重新封印一次,逃不掉的,就在天牢之中!”柳無雙馬上說道。
  “可對他們做過什么?”鐘山問道。
  “沒有,圣王當初下了嚴令,誰也不敢為難他們,僅僅封印修為,還有將他們關押起來而已!就連他們身上有什么東西,我們都沒有搜過。”柳無雙鄭重道。
  “嗯,帶路!”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