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1-27)      第二章龍門谷(01-27)      第三章龍門大會(01-27)     

長生不死93 王靖文的來歷

五年時間,一暴而過,轉眼之間就到了大靖本庭與時空道場決戰之刻。
  這一日,副教主陳子豪坐鎮時空道場,落星塵帶著愛妻還有數百時空道場的強者,飛向轉輪殿方向。
  “夫君,這些年,你怎么總是怪怪的?”教主夫人疑惑道。
  “沒有!”落星塵搖搖頭,但是眉宇間的晦氣一直沒散。
  “不對,肯定有事!你說啊,說嘛!”教主夫人抓著落星塵的手臂甩了甩。
  落星塵扭頭看向愛妻,眉頭深皺,眼神之透露出一股心碎,可又充滿了不舍一般。
  “什么也不要說了,等為天河報完仇吧!”落星塵微微一嘆。
  女子也現了落星塵的不尋常,有些怯怯道:“你都已經知道了?當年是我讓天河去殺帝仙仙的,只是想不到會是那個結果,我怕你生我氣,就沒說!”
  鼻星塵搖搖頭,沒有說話,顯然落星塵現在內心的煩躁,并不是什么落天河之死,而是來自夫妻倆之間的矛盾。
  五年前帶著那股懷疑,落星塵當真ua了大功夫去搜查一些東西,雖然這五年,陳子豪與愛妻很規矩,可還是讓落星塵現了一些很不想看到的東西。
  落星塵一直以為那是假的,即便到現在也不愿承認,不是說落星塵心理承受能力太差,而是落星塵對愛妻的用情太深了。
  一瞬間,好似整個世界都變了。
  落星塵帶著一股失落,踏上之前就制定好的軌跡,只希望那已經偏離的人生軌跡,能夠再度走正過來。
  落星塵離開了時空道場,而在這一刻,時空道場之外的遠處,層巒疊嶂的山林之。
  一座山峰之巔,此刻站著三人”仙仙、王骷、酒老頭。
  “時空道場?又是調虎離山這招,不過,我喜歡!”仙仙無比〖興〗奮道。
  因為這種調虎離山的招式,仙仙還是第一次趕上。以前小千世界對付不老界、對付長生界,可一次沒有參與進去。
  “時空道場”還有著一眾大仙,我等還需要小心!”王骷說道。
  “怕什么,下面山谷,我狼族精銳全部來了,鐘山從大明教也調集了大部分強者,加上你我,還有什么好怕的?酒老頭,你說是不是?”仙仙說道。
  酒老頭時刻不忘美酒”喝了。酒葫蘆,看看遠處點點頭道:“我沒感到危險,放心,只要圣王的命令一到,我們就可以攻入時空道場!”
  “看看吧,王骷大將軍,你就放心吧!鐘山都放心了,你還有什么好擔心的?”仙仙調侃道。
  一旁王骷很無語”沒有接話,圣王就是不放心你,才讓我跟來的。
  大惜圣庭北方,就是所謂的轉輪殿。~
  轉輪殿非常有名,自古皆是如此,一方面是十殿之一,另一方面卻走進不去。
  黑氣彌漫的一大片區域,隱隱約約能夠看到層巒疊嶂的宮殿,一波一波,看似極度的巍峨龐大。
  可就這些宮殿,卻籠罩在這黑氣之,黑氣之兇戾氣息太重,在外圍尚可,可越往里去,越是受不了。
  接觸黑氣久了”更好似使得全身晦氣籠罩一般。
  修為低的不敢觸,修為高的”有些能進去,但卻深入不了,當然,也有那種絕世強者能夠從容出入的,如圣人,可那些絕世強者卻好似不想沾染此處一般,就好似陽間的鬼島,五色神石封印上古兇魔鬼車,這轉輪殿也好似是天下的隱秘。
  一眾強者紛紛遠離,甚至,那種絕世強者還大都躲開轉輪殿,躲開轉輪疆域,仿若怕被沾染了什么因果一樣。
  轉輪殿一直是個秘密。黑氣彌漫。人人避而遠之。
  可是,這一日,轉輪殿外圍四周,卻是圍來了大量的強者。
  轉輪疆域的強者,有大部分都趕往了此處。
  鐘山挑戰轉輪疆域第一高手?這種巔峰對決,誰不想看看?要是能從兩方對決之悟出什么來,勝過閉關百千年。
  這里不在昌京,也不在時空道場,誰也借不了氣運之力或者功德之力,全憑真本事。
  鐘山早早就到了。
  九龍天椅浮在空,鐘山坐于寶座之上,身后跟著大情的一些重臣,還有大量大峙軍隊。
  鐘山閉目,等候落星塵的到來。
  遠處,一座山峰之巔,站著五牟人。其一個正是無相圣庭天賜府的三太子。
  “三太子,這個鐘山,他實力很強嗎?”其一人問道。
  “天仙,八重天!”三太子皺眉道。
  “啊?”三太子身后眾人都驚叫了起來。一起看下三太子。
  眾人不可思議,三太子也在糾結之,這個鐘山搞什么鬼?天仙?他才天仙境?天仙八重天?這樣的修為也想挑戰落星塵?
  相差整整兩個境界,不是兩重天,是兩個境界啊,鐘山哪里來的自信?
  “三太子?他,他真的是天仙八重天?怎么可能?”
  “我用得著騙你嗎?”三太子眉頭一皺。
  “是,屬下逾越了!”那人馬上不敢道。
  三太子沒有怪下屬,畢竟,這情況,就是自己也是頭一回遇到。天仙境的圣王?還真是有史以來最弱的一個圣王。
  可,最弱的圣王會挑戰落星塵嗎?
  不理解,不明白啊!
  強烈的不明白,讓三太子越凝重。
  “呼~~~~~~~~~~~~~~~~~~~~~~~~!”
  一陣大風吹過,虛空之忽然又多出數百人。
  一身藍袍落星塵,還有落星塵的愛妻和一眾時空道場的弟子。
  此刻全部抵達轉輪殿外的環境。
  隔著很遠的距離,落星塵冷冷的注視遠處鐘山。
  也就在這時,一直閉目等候的鐘山雙眼一開。一道電光從鐘山雙目射出”看向遠處的落星塵。
  鐘山起身,身后九龍天椅陡然消失”鐘山輕輕揮揮手,身后的易衍微微一躬,好似接收到了鐘山命令一般。
  于此同時,遠在時空道場之外的那山谷之。
  “鐘山的命令來了,快,所有人準備,隨我殺入時空道場!”仙仙激動的叫道。
  鐘山與落星塵冷冷相對,約戰的時間到了。
  可是,落星塵還是有些看不懂,鐘山他到底有什么資本敢挑戰自己。
  “五年了,落星塵教主查的差不多了吧!”鐘山淡淡道。
  落星塵瞳孔一縮,冷冷的注視鐘山。
  “查?夫君,查什么?”陳小倩疑惑道。
  “你是從哪得來的消息?”落星塵眉頭深鎖。
  雖然不愿承認可是落星塵心理真的很不舒服。為什么會這樣?
  “夫君,你怎么了?”
  遠處鐘山,看了一眼陳小倩,而陳小倩感覺到好似二人對話和自己相關一樣。
  “哪得來的消息?這還要查嗎?時空道場的人誰不知道?或者說,轉輪疆域很多人都知道,只有你還不知道而已。”鐘山冷冷道。
  “夾君,你們到底在說什么?”陳小倩無比擔心的抓向落星塵的手臂。
  “嘭!”
  落星塵輕輕震開陳小倩的手。沒有回答陳小倩,而是死死的看向鐘山。
  所有人都知道了?只有自己不知道?
  “哈哈哈,哈哈哈哈“…………,…“…………!”落星塵無比苦澀的大笑道。
  “夫君!”陳小倩臉色不停變幻。
  “鐘山,不管如何,落天河因你而死,殺我弟子,就要償命,這是你昭告天下的生死之戰死有余辜!”落星塵恨聲道。好似將自己的憤怒全部轉嫁到了鐘山身上一樣。
  “生死之戰,自然是你死我活,不是我大情圣庭滅,就是你時空道場毀,我知道你心不痛快來吧,盡情一戰!泄出你五年的怒火。讓我看看,你落星塵到底有多大的價值!”鐘山大聲道。
  遠處三太子處。
  “咦?”三太子郁悶了。
  鐘山這什么口氣?這種口氣三太子太熟悉了,無相圣王對要收服的臣子貌似也是這種口氣?鐘山他準備收服落星塵?這是不是搞反了?
  眼前一幕太詭異了,看看,落星塵到底有多大價值”這話應該反過來,由落星塵對鐘山說才合理吧?
  三太子古怪,四周無數強者也很古怪。
  鐘山一揮衣袖,大情眾人紛紛退后,大戰馬上就要開始了。
  巔峰對決,圣王對教主。
  落星塵此刻也許內心真的很煩躁,所以對于鐘山語氣也并未反駁,見鐘山揮走下屬,落星塵也揮揮手。
  “夫君,我相信你,滅了他!”陳小倩為落星塵打氣道。
  看看自己嬌妻的樣子,落星塵胸口好似憋著一口淤血一般”一種撕心裂肺。這一切都是假的嗎?都是假象嗎?為什么我更想生活在這假象之。
  時空道場的人紛紛退后,轉眼退到了遠處。
  一片廣闊的范圍,只有鐘山與落星塵二人,東面是黑氣彌漫的轉輪殿,四周圍著大量圍觀強者。
  大戰一觸即!
  而此刻,仙仙也帶著大量強者正式殺入時空道場了。
  仙仙殺入時空道場,用的是調虎離山之計,可是,鐘山這頭猛虎也被調離了啊。
  朝都,昌京之處,外圍遠處一坐山峰之上。
  與大情交戰的八大天朝,此刻都派來強者。
  “都來了?”一人問道。
  “八大天朝同仇敵愾,此刻怎么可能不來?轉輪殿處的大戰要開始了吧,我們也該動手了!”
  “不急,等到正午,以防情況有變!”
  而在昌京之,不死殿外。
  南宮勝和簫忘負手而立。
  “來了?”簫忘問道。
  “來了,八名大仙,三百名天仙,八百地仙,都是八大天朝的強勢將軍,這些人一旦回不去,八大天朝的士氣必定大衰,加上圣王打敗落星塵的消息傳來,這八大天朝就再無回天之力了!”南字勝沉聲道。
  “你的大陣有多少把握?”簫忘問道。
  “這一陣,叫,天厄棋局,。”南宮勝笑道。
  “哦?天厄棋鄖這不是“……,“……,!”簫忘皺眉道。
  “不錯,正是來自陽間的陣法,此陣當初雖被我破解,可想要參透并不容易,這些年,我不斷研究,越是研究,越是精妙,創出此陣之人,當真智謀絕。八大天朝的人來,就誰也別想走了!一個也走不掉!”南宮勝眼一肅道。
  “嗯!”
  說話間,昌京之外,四面八方陡然飄散出大量的云霧。甚至高空之更是隱隱雷電閃耀,如昔日鐘山破蘇妲己的天厄棋局時一般,天災之相,浩瀚無窮。
  遠處,等候的八大天朝強者,忽然眉頭一皺。
  “不對勁,不對勁,這天氣怎么忽變了?”
  “不對,那山峰怎么變成漆黑之色?”
  “還有那邊,怎么是純白之色的山體?不對啊!”
  “不好,我們計了,這是一個大陣!”其一個人懂陣法的人說的。
  “大陣?劉統帥,你的陣法造詣最高,這是什么陣?”
  眾人一起看向那一個男子。
  那男子眼閃過一股慌亂,額頭冷汗直下。
  “天災之相,天譴般的大陣,怎么可能有這種陣法?這是小千世界的人所能有的陣法嗎?太恐怖了。太恐怖了!”那男子眼驚恐道。
  “劉統帥,到底怎么回事?你說啊!”
  “走不掉了,前無去路,后有催命,我們出不去了!”劉統帥驚恐道。
  “出不去了?那我們就搗毀昌京,滅了昌京,大陣自然破去,我們這么多強者,我就不信對付不了一個小小昌京!”又一人叫道。
  “走不了了,最好不要動,不要動!”劉統帥露出一個無比難看的愁容。
  “膽小鬼,“哼!”那人一聲冷哼飛天而起。
  “所有人跟我走,滅了昌京!”那人一聲大喝。就要向著昌京沖去。
  而就這時,從遙遠的星辰之,大量星辰之力形成的金色雷電,如大海奔騰一樣從天而降。
  太快了,轉眼從天而降。
  “馬將軍,小心!”有幾人叫道。
  那個飛出的馬將軍也看到了天上那恐怖的一道金色光幕。
  “〖我〗日!”
  “轟~~~~~~~~~~~~~~~~~~~~~~~~!”
  馬將軍撐開一個巨大盾牌,可依舊轟然間炸成粉碎,剛沖上天的馬將軍,頓時殞落而下,落在眾人面前,給眾人做了一個絕對失敗的教材。
  “這什么大陣?”眾人驚的下巴都要掉了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