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9-24)      第二章龍門谷(09-24)      第三章龍門大會(09-24)     

長生不死92 心道火蓮

鐘山輕輕一揮手,面前護駕的眾人紛紛讓開。
  讓開的群臣,還是護在鐘山身旁身后,那凝神以對的樣子,好似隨時為鐘山赴死一般。忠勇無比。
  這一刻,落星塵雖然心中充滿怒火,可不得不羨慕鐘山。
  看看他的下屬,再看看自己下屬,鐘山的下屬,時刻想著為君分憂,以身赴死,時刻想著擋在鐘山身前,而自己,一個道場的弟子,貌似都躲在自己的護翼之下,所有人雖然捧著自己,但是,生死關頭卻從來都是躲在自己身后。
  難道道場和圣庭的差別這么大?
  鐘山一揮袖,昂首看向遠處云彩上的落星塵。
  “落星塵,時空道場就剩你一個人了嗎?不會就你一人想要為那落天河報仇吧?,鐘山鄭重道。
  “既然是你殺了天河,那就沒什么好說的了,確定了天河之死因,我也不用再顧忌了,大崝?哼!”落星塵一聲沉哼。
  “不用顧忌?你想如何?”鐘山冷聲道。
  “搗毀昌京,覆滅大崝,斬你鐘山,殺帝仙仙!”落星塵語氣森寒道。
  “哈哈哈哈哈!”鐘山一聲大笑。
  “死到臨頭,你還笑得出來?1,落星塵被鐘山的笑容弓得一鄂。
  “落星塵?你還真不適合為一教之主!”鐘山臉色一肅道。
  “你說什么?,落星塵臉色微微陰沉。
  “落天河的死因,你真確定了?柳無雙,將那人帶上來,還有落天河的尸體!,鐘山喝道。
  “是!,很快,落天河的尸體被帶了出來,而昔日陪落天河一起刺殺仙仙的那個男子也從昌京大獄被帶了過來。
  “嘭!,落天河的尸體和那人往地上一丟。
  “教、教主,教主救我!”那男子驚恐道,顯然這段時間在昌京的日子并不好過。
  “你還沒死?”落星塵眉頭一皺。
  “將它們帶走見從他口,和你知道的是不是一樣。我給你五年的時間,去找尋有何不同。五年之后,轉輪殿外,我大崝正式向你發出生死之戰!,鐘山鄭重道。
  “就憑你?一個天仙?”落星塵臉上陡然露出一絲古怪。
  自己雖說剛入古仙境,可也是古仙啊,古仙?你一個天仙?生死之戰?
  笑話!天大的諷刺!你腦袋被驢踢了?
  “剛才的那一箭,你應該知道了我的能力,五年內我會詔告天下,想要為落天河報仇,到時再來吧!”
  鐘山一揮手間落天河的尸體和那男子陡然飛向落星塵。
  “呼!,落星塵翻手接住。
  這一刻,落星塵心中也是充滿了疑惑,貌似很多和陳子豪說的不同,比如眼前男子,在陳子豪口中已經死了,可他現在明明還活著,落天河的尸體更是被鐘山碎尸萬段了,現在卻完整的放在面前。
  落星塵要了解真相,因為此刻落星塵忽然有種不好的預感。
  仇!肯定要報!但是落星塵也不是那種冤大頭,最少在自己心里,自己不是那種冤大頭,必須要弄清楚經過,弄清楚后再去真正的報仇。
  冷冷的看了一眼鐘山,落星塵帶著一人一尸,轉瞬消失在所有人前。
  “圣王,和落星塵決戰?還在轉輪殿?這,這會不會太危險了?”易衍擔心道。
  “放心,古仙?我自有對付的辦法!,鐘山鄭重道。
  “呃?”群臣微微一鄂。
  圣王真有那么大把握?那可是古仙啊!圣王到底有多強?
  “圣王,你可是想要收服落星塵?”一旁簫忘古怪道。
  簫忘一問,群臣都是一陣愕然,不會吧,圣王想要收服落星塵?
  他可是一教之主,堂堂古仙啊!
  鐘山意外的看看簫忘,微微一笑道:“知我者,簫忘也!,鐘山一說,群臣一陣古怪。
  “可是,落星塵他是那么好收服的嗎?我看的出來,此人雖然無什大智,但其傲沖天。想收服,不太可能!”簫忘搖搖頭。
  “無什大智?有眾卿大智就足夠了,我大崝的國教,大明教,現在還缺一名左護法,無須統領天下兵,昔日一教之主,做個護法還是游刃有余的!”鐘山笑道。
  “圣王為何會選他?難道因為時間神通?”易衍問道。
  看了一眼易衍,鐘山點點頭道:“不錯,大崝圣庭的壯大,不該只是一個人,而是整體,來犯不一定成死敵,也可收為己用,況且,時間神通很重要!”
  “時間神通的確很重要。很稀有,以后必定還會遇到,到時對手的勢力中有時間神通強者,的確非常非常棘手,而悟出時間神通的人少之又少,就算圣人也不一定能掌握時間神通,這需要極度的機緣,落星塵以后必定會越來越強,所以,現在收服最好不過!”王骷點點頭。
  “可是,鐘山,你現在對付得了他嗎?,仙仙一臉擔心道。
  “放心,我既然說出口了,自然有對付他的辦法!況且我們還有五年,還可以做很多事情!”鐘山笑道。
  “那就好!”仙仙這才露出一絲笑容。
  “圣王,既然你定下了五年,那么我就將消息詔告天下了?,易衍笑道。
  “要快,短時間最少要傳遍轉輪疆域以北,用以禍亂四方強者之心!1,鐘山肯定道。
  “是!
  大崝圣王VS時空教主!
  鐘山VS古仙!
  五年后,轉輪殿外,生死之戰?
  得到這消息的人,無不瞪著眼睛充滿不信,見鬼了(呃,貌似陰間到處是鬼),應該是見不到鬼了!可這消息也太扯了?這又是哪來的嘩眾取寵?
  與大崝交戰的一個天朝朝堂之上。
  “圣上,臣現在越來越看不透大崝圣庭了。”一名官員搖搖頭。
  “哦?”
  “鐘山,其修為受開天福澤,最多才大仙境!可時空教主可是古仙境,而且還掌握強大的時間神通,鐘山要和他決斗?這不是找死嗎?”那官員古怪道。
  “貌似這個傳天下詔,還是鐘山自己發出的。”又一官員道。
  大殿之中一陣寂靜。這消息來的太邪乎了。
  一個小千世界剛出來的圣庭,按理說只能和大千世界的天朝差不多實力,可是眼前這個大崝卻一再顛覆了人們的認知。
  一對八,對付八大天朝,同時還在兩年內消滅了四大圣地。現在居然還有力量和一個道場一較高下?
  這開的哪國玩笑?
  大崝怎么可能有這么強的實力?
  “眾卿怎么看?”圣上淡淡問道。
  “圣上,臣覺得,這是事實,是真的。同時對我朝肯定有利!”
  一名臣子馬上道。
  “哦?”
  “圣上,還有諸位同僚不妨想想,這場生死之戰,最終誰會勝,鐘山?還是落星塵?”那臣子問道。
  “肯定是落星塵。轉輪疆城第一高手,怎么可能輸給小千世界剛出來的野蠻人?”一名大臣馬上說道。
  眾臣紛紛應喝。
  “這就對了,鐘山一死,那大崝還有存在的可能嗎?現在雖然因為“易衍”導致大戰膠狀,可是,一旦鐘山死了,易衍就是有回天之術,那又能耐其何?到時就是八大天朝逐鹿大崝天下,一馬平川,所向無敵了!”那臣子說道。
  “不錯!,眾人紛紛應道。
  “圣王,現在我朝用兵不宜過激,省的引起大崝臨死反撲,五年,現在只剩四年了,四年一過,我們失去的全部回來,甚至更多的地盤!”那臣子說道。
  “丞相英明!”群臣馬上稱道。
  圣上也點點頭。
  八大天朝,無不抱著相同的念頭,而就這相同的念頭,讓易衍指揮的八路大軍,徒然間輕松了很多,攻略城池更多,更快了,大崝國力在這短短五年,必定大大增強,而八大天朝就因為這一次疏忽,而導致五年后必定處于弱勢。
  鐘山的目的也達到了,一場生死對決,不但能解決落星塵和時空道場,更能為大崝擴張起到快速椎動作用。
  消息第二年又傳到了轉輪疆域南方。
  無相圣庭,天賜府中。
  “三太子,就是這么邪門!”一名官員說道。
  “大崝圣王?好大的胃口,八大天朝、四大圣地,現在還有時空道場,他想要獨霸北方,他怎么可能有那么大實力?”三太子眼中盡是不理解。
  “我等也百思不得其解,一個剛剛從小千世界出來的野蠻人群體,哪有那么大力量?可它卻確確實實做到了,應該只有一個天朝的實力,卻兵伐八大天朝,一個國教,居然滅了四大圣地,現在更夸張,對戰時空道場,決戰轉輪疆域第一高手?這,屬下想不通啊!”那官員一臉的古怪。
  “大崝敗在常理之中,大崝勝也在鐘山一貫作風之中,這場巔峰對決,不說鐘山有多強,就這份氣魄,整個轉輪疆域沒有幾個人能比得上的。看來轉輪疆域真的出了個驚世之才!”三太子皺眉道。
  “三太子,這事怎么辦?”那官員皺眉道。
  “我總感覺,這里面透著陰謀,一個鐘山設計的大陰謀!火速將消息傳回無相疆域,傳給圣王,至于轉輪殿之戰,我會親自前往!”三太子鄭重道。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