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9-27)      第二章龍門谷(09-27)      第三章龍門大會(09-27)     

長生不死88 周幽王重生

陰間,大崝昌京以北,一座高山之巔。
  高山之巔有著一個巨大的宮殿,宮殿冒射出淡淡的白光,白光放而不散,朦朧于宮殿之處,甚至產生無數縈繞的白煙。
  厚重的氣息從宮殿之中彌漫而出。
  宮殿之外,狼族的一眾強者紛紛守候,天仙境的殺破!青云!炙火!等等都守護在外。
  幾乎所有大崝狼族強者都匯聚于此。山下滿了狼族,一個個無比凝重,守護這座宮殿。
  忽然間,大殿頂部一股龐大的氣息沖天而上,無盡白光放射,頓時將天空的云彩全部沖散了,一股磅礴的氣息噴發而出。
  “啊嗚~~~~~~~~~~~~~~~~~~~~~~~~!”
  宮殿一聲震天狼嘯,遙遠的星空陡然間射下無窮星光,星光直沖這座宮殿,虛空出現無窮狼族的魂魄,無窮狼族魂魄以一種恐怖的速度沖入大殿。如江河匯聚,紛至沓來。
  星光、白光、魂魄的綠光,整座宮殿都籠罩在了大量光芒之中。
  殺破、青云、炙火等狼族精銳,陡然單膝跪地,眼中充滿了虔誠之色,而其他狼族更是化為狼族形態,匍匐在地,這一座大山,四周所有狼族都匍匐恭拜上方那座宮殿。
  狼族們不知道宮殿中發生了什么,但是,來自魂魄深處壓迫,卻讓無盡狼族清晰的感覺到了魂魄的顫抖。這是狼族高位血脈對低位血脈的壓迫,而只有級別相差太多太多才會出現這種魂魄的顫抖。
  殺破等狼族感到,這種高位血脈,比帝玄鎩昔日帶給他們的還要強烈,強烈的多,好似來自遠古狼族的震懾一般。
  這兩年成仙后,眾狼也體會過一次,只是仙仙一直選擇收斂這份壓迫才感覺不到,現在仙仙突破了,這一刻的氣息放開,四面八方的狼族都露出了深深的畏懼,還有無限的崇拜。
  至尊威嚴,在帝玄鎩離去之后,仙仙第一次展露了她至尊威嚴。
  一聲狼嘯,天下震動,不止昌京,整個大崝天下,甚至整個轉輪疆域,無盡低位狼族匍匐而下,即便一些獵人捕獵之際,走到狼族面前,狼族都不敢動彈。
  高貴的狼族血脈!驚世駭俗。
  僅僅一次魂魄氣息的釋放,就足夠奠定轉輪疆域狼族至尊地位了。
  一陣微風吹過,鐘山帶領群臣忽然抵達這座山峰之巔。看著眼前巨大宮殿。
  仙仙的氣息噴薄了一個時辰,這次突破大仙境,好似遠遠沒有那么簡單一般。
  “狼祖蛻變?”王骷疑惑道。
  “狼祖蛻變?什么意思?”鐘山問道。
  “啟稟圣王,這天下一直有著一個傳說,狼族在遠古時期,曾出現一絕世強者,被譽為為狼族的始祖,他的血脈傳承很多,但大多都血脈稀釋了,可偶爾還會出現始祖血脈變濃的狼族天才,每一個狼族天才都有著驚世駭俗的成就,而始祖血脈越濃,成就越高,狼祖蛻變很難得,每蛻變一次,始祖血脈就更濃郁一分,各種神妙也只有它們自己知曉,而這后來天下,蛻變次數最多的一個狼族,共蛻變了三次,三次之后,成為圣人之下第一強者,仙仙至尊,應該是第一次突破!”王骷解釋道。
  “狼祖蛻變?”鐘山凝眉的看著。
  這時的無數光芒也淡淡散去。
  “轟~~~~~~~~~~~~~~~~~~~~~~~~!”
  大殿之門轟然打開。
  一身白色裘袍的仙仙踏步走出大殿,眼中的綠色漸漸散去,原本青春活潑的樣子,此刻變的成熟了很多一樣。
  “參見至尊!”
  這座山下,幾乎所有狼族同時恭拜。拜聲震天,氣勢。
  “嗯,起來吧!”仙仙開口道。
  “謝至尊!”萬狼起身,躬立四周。
  而仙仙此刻卻是看向了鐘山。
  “哈,鐘山,你知道嗎?我剛才…………!”仙仙一改先前嚴肅,對著鐘山笑嘻嘻的叫了起來。
  可,也許感覺語氣不對,仙仙的話一停,看看四周道:“好了,你們先退下吧!”
  “是!”群狼應命。
  鐘山微微一笑,轉頭道:“退朝了,你們退下吧!”
  “是!”群臣應道。
  繼而,群臣和群狼紛紛退走。
  見人們走了,仙仙才再度恢復放松的樣子道:“天天做的這么嚴肅,真費勁!”
  “帝玄鎩走了,現在你就是狼族至尊,至尊怎么能沒有威嚴?”鐘山笑道。
  “所以啊,爺爺一走,我就壓力大了,對了,剛才話講到一半,你猜我突破的時候,發生了什么事?”仙仙眼中閃過一股激動道。
  “狼祖蛻變?”鐘山笑道。
  “啊?你怎么知道?”
  “我也是剛聽說,貌似這天下不止你一個可以狼族蛻變,不要驕傲哦!”
  “可人家剛剛突破唉,你就讓我驕傲一下吧,就一小會!”仙仙抱著鐘山手臂撒嬌道。
  “好吧!就一小會!”鐘山想了想一陣好笑。
  仙仙雖說已經大仙了,可心性一直很陽光,或許只對鐘山陽光吧。
  “嗯,我這次可厲害了,你知道嗎?狼祖蛻變,我也只聽我爺爺說過,想不到我也能狼祖蛻變,就剛才,我好像因為血脈傳承,得到了好多,還有很多只有我才能施展的能力,那是不是神通?”仙仙很是開心的和鐘山交談著。
  “神通?”鐘山微微一鄂。
  “是啊,以后,就由我代替爺爺,做你最堅強的后盾,有我在,誰也不可以傷害你!”仙仙鄭重的說道。
  鐘山剛要說什么,忽然,背后汗毛一豎。
  “嘭~~~~~~~~~~~~~~~~~~~~~~~~!”
  鐘山背后陡然展開一張圓形的畫卷。
  帝王圖!帝王陰圖!
  在這詭異的一刻,居然有人刺殺?帝王圖本能的擋在了鐘山身前。
  一道流光,一道金色的流光詭異的出現,陡然射入帝王圖,繼而詭異的又射回了出去,一閃消失在了遠處。
  “有刺客?”仙仙臉色一板。
  先前的陽光陡然散去,轉眼陰翳了下來,一臉陰冷的看著遠處金光消失的地方。
  “呼!”
  仙仙身形一晃消失在了原地。
  山頂刺殺,這么大動靜,陡然引來大崝大量強者。王骷身形一晃,緊追而去。
  探手間抓住帝王圖,鐘山一臉冷肅。
  “圣王,你沒事吧?”易衍等人馬上追問道。
  “傳南宮勝!”鐘山沉聲道。
  很快,南宮勝被傳了過來。
  “圣王!”南宮勝恭敬道。
  “箭從昌京之外射來,你負責昌京陣法,如此強勢一箭沖擊,你沒有發現嗎?”鐘山沉聲道。
  “沒有,四方大陣沒有絲毫反應,臣也不知為何!”南宮勝皺眉不已。
  雖然南宮勝修為比鐘山還高,但是,鐘山多年的積威卻是誰也不敢忤逆的。
  很快,遠處一白一黑的光芒一閃,仙仙和王骷回來了。
  “嘭!”“嘭!”
  王骷手中拋下兩人。一個活著,一個死了。
  活著的那個一臉驚恐,身著紅袍,臉上有著大量的冷汗,胸膛好似被重擊了一般,血肉模糊,顯然是仙仙剛才出手的。
  而另一個死人,卻是胸膛中了一支金色的長箭,全身枯瘦干癟,一副老態。
  “就是這個死人射的箭,還有這個幫兇,他居然是一個狼族,但不是大崝狼族,交給你處置了。”仙仙恨恨道。
  “狼族?”鐘山眼中閃過一股冷冽。
  那紅袍男子一臉驚恐,根本不是一個級別的,轉眼被擒,眼前一大群強者圍著,死定了?
  好似下了什么決心一般,紅袍男子眼中閃過一股決絕。
  “你想自殺?放心,死后我會煉化你的魂魄!”王骷淡淡道。
  看到王骷的樣子,紅袍男子心頓時涼了半截。
  “說吧,你是誰派來的!”鐘山沉聲道。
  “你們不能殺我,我是時空道場的人,你知道這是誰嗎?他是教主的弟子,被你殺死了,你們死定了,教主出關一定會殺了你們的。誰也跑不掉!”紅袍男子叫道。
  “時空道場?我還在想著怎么找你們,你們居然自己找來了?”鐘山眼中閃過一股寒光。
  就在這時,南宮勝走到那具尸體處,探手抽出胸膛上的金色長箭,長箭一抽,那具尸體陡然變得更加干癟了一樣,轉眼化為一具干尸。
  就是這支箭?射破了昌京的大陣而未被大陣發覺?
  “嘶!”南宮勝陡然發出一聲抽氣聲。指頭好似陡然被彈開一樣。
  眾人看向南宮勝。
  “圣王,這箭很奇怪,有種說不出的感覺!”南宮勝皺眉道。
  眾臣紛紛查探。
  “時間屬性!這柄箭被付上了時間屬性!”王骷想了想道。
  “這箭有什么效果?”鐘山問道。
  “射出之后,可以比所有箭都快,因為它蘊含時間,好似天地靜止,只有它在運動一般,這就是時間屬性的強大,能破昌京陣法也是這個原因吧,大陣雖然運轉,可是在時間屬性面前,好似靜止不動,這一箭就是從空隙射進來的。而且可以瞬間致人衰老,只要被射到,大仙也瞬間斃命。只是遇到了圣王您,最后咎由自取!”王骷鄭重的說道。
  “時間屬性?”鐘山臉色一沉。
  “大崝圣王,我們沒準備射你,當時我也沒讓他射,是他自作主張,不關我事啊!”紅袍男子驚恐道。
  “沒準備射我?那準備射誰?”鐘山沉聲道。
  “射,射…………!”紅袍男子看向仙仙不敢說話。
  “射我?”仙仙冷聲道。
  “是,是,當時只準備射你的,可他說大崝圣王留著也是禍害,就,而你們當時靠在一起,所有,所有…………!”紅袍男子結結巴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