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9-19)      第二章龍門谷(09-19)      第三章龍門大會(09-19)     

長生不死86 無法無天虢石父


  鐘山周身金光大放,一股磅礴的氣息吹向四方,鐘山抬頭,目光直視眼前圣人。
  這不是有勇氣就能辦到的,圣人的氣勢,不是任何人所能反抗的,哪怕他實力再強,這是一種類似天威的存在。
  鐘山昂首看向圣人,圣人也是微微一惑,想不到眼前之人居然能夠直視自己。
  「大崝鐘山,恭喜圣人再做亙古壯舉!」鐘山大笑道。
  「亙古壯舉?」圣人冷冷的看向鐘山。
  「昔有大周攜七圣,逆改天數,奪天命,今有圣人您,重走逆天之路,奪天地造化,豈有不恭喜之理?」鐘山笑道。
  鐘山話語很淡,但卻句句誅心!
  七圣逆天,全部殞落,甚至牽連那昔日無辜的兩個圣人,很明顯,天怒難消,此刻已是天之忌諱,圣人逆天?現在哪個圣人敢逆改天數,必定引來上天咆哮般的怒火。
  「你不怕死?」圣人淡淡道。
  「怕?誰能不怕?但那又能如何?你想殺我?」鐘山越說越從容。
  身后九尾郡主一直皺眉看著,而蘇阿佛早就驚呆了,鐘山真的天不怕地不怕?對圣人也敢這種語氣?
  「是想過!」圣人沒有隱瞞。
  「這很正常,殺我三人,一可以滅口,二可以明志,三可以下定決心,四可以抹去一切證據,一舉四得,人之常情!」鐘山說道。
  鐘山這是給圣人扣屎盆子,圣人明明沒有逆改天數的念頭,而鐘山卻給他羅列出一條又一條的“證據”,給這個屎盆子擺出事實講出道理來。
  當今天下,或許只有鐘山一人敢如此給圣人扣屎盆子,而這屎盆尋扣得圣人又無法反駁。
  圣人那波瀾不驚的心,此刻居然詭異的閃過一絲漣漪,按理說,世上很難有事讓圣人心里起出波瀾,就算上次鬼車出世,圣人雖然皺眉,但內心中還是淡然處之的,畢竟,這天下最大的就是圣人,鬼車背后勢力再大,也沒有圣人強。
  圣人代表天道,世間能有什么可以引起圣人波瀾的呢?只有一個,比圣人更大的東西。天數!
  眼前鐘山就是借題發揮!
  天數不可逆,就好像一個國家皇帝不允許造反一樣,幾十萬年前,七圣就是最好的榜樣,那么強勢的七圣,被天數說罷就罷,就連兩個至始至終沒參與的圣人,也跌落圣位。
  眼前的圣人凝重的看向鐘山,殺機更甚了!
  「你可知,四周星球環繞擺出的大陣,不阻攔任何人,所為何用?,圣人淡淡道。
  「還請賜教!」鐘山感覺到一絲不妙。
  「遮掩天機,這里的一切,都不在天數之內,就算殺了你,也天地不知!」圣人淡淡道。
  身后蘇阿佛和九尾一驚,二人一陣擔心,這下怎么辦?鐘山的依仗沒有了?
  「哈哈哈,不錯,殺了我們就真的天地不知了,可是,星辰殿外的人知道啊,在下在此為你出謀劃策,可將星辰殿外人殺光,否則會引起他們懷疑,哦對了,這樣也不行,下方傲來海也有很多人看我們上來的,為安全起見,您還是連他們一起殺了吧,呃,還有,他們來傲來海,肯定有親朋知曉,圣人您應該要考慮周全,要做,就做的干凈,將這些親朋殺了,還有親朋的親朋,這樣才處理的干凈!」鐘山無比鎮定道。
  身后蘇阿佛一陣無語,鐘山太牛了吧,這種歪理都說的出口?殺光?那還滅個屁口,搞得全天下都知道了。
  圣人冷冷的看著鐘山,淡淡道:「你真以為我不敢殺你?」
  「你不敢!」鐘山忽然英了。
  這一餌,鐘山笑看圣人,仿若自身也達到同樣高位一般,天地最巔峰的人物,鐘山笑對巔峰,毫無畏懼。
  就這股氣度,看在身后二人眼中,都是一陣崇拜。
  隨著鐘山越來越從容,四周殺氣也越來越弱。
  鐘山知道,自己成功了,鐘山最厲害的不是他的實力,而是他那種駕馭對手的能力,一個能操控對手的人,才是真正的無敵。
  鐘山雖然沒能操縱圣人,但是,在微微幾句對話之中,鐘山已經能夠將位置放在對等狀態了。
  這時候,鐘山依然不能保證圣人不出手,但是,卻已經盡到了最大努力,不斷的扭轉圣人思想,因為在一開始鐘山就已經猜到圣人躊躇了,就在躊躇之際,自己只是為他心中天平加把力而已。
  「為何我不敢?」圣人淡淡道。
  「據我目前所知道的,這天下最大的不是你圣人,而是天數。圣人長生,壽元無盡,本應該是天地最逍遙,最強大的存在了,應該無所煩惱才對,可是,昔日七圣為何要逆改天數,僅僅是長生久了,閑得慌?一個閑得慌,那七個呢?他們不會一起閑得慌吧!」鐘山沉聲道。
  「那又如何?」
  「凡人有句俗語“家家有本難念的經”,我認為!人人都有煩惱事,只要是生靈,就會有**,**不滿足,永遠不會甘于寂寞,我不再高位,不知其事,你們圣人的事情我不了解,但我知道一點,昔日七圣逆天,必定因為某事而與天數對抗,而這件事,肯定就是你們每個圣人的“結”。一個永遠無法解開的“結”。」鐘山猜測道。
  「接著說!」圣人凝重的看向鐘山。
  「這個“結”的爆發,就是七圣殞落,同時天數不可能不知,天數必定為之敏感!就好像一個皇帝,手下大臣為了“某事”而造反,造反平定之后,皇帝對“某事”必定更加防范,同時必定非常猜忌,因為他擔心別的臣子還會為“某事”而造反。就好像現在,我想圣人和天數之間!也是一個非常矛盾的關系吧!」鐘山笑道。
  「這和我殺你有關系嗎?」圣人淡淡道。
  而這時鐘山感到的殺氣越來越少了。
  「有沒有關系,您比我清楚,天數比你清楚。或者說,離圣人還有臨門一腳的那些強者們,很希望你能殺了我!這樣他們機會也就更大了。」鐘山無比自信道。
  圣人盯著鐘山,微微一陣沉默,忽然間開口大笑。
  「哈哈哈哈、,!,圣人的大笑看的蘇阿佛心中一陣膽寒,而鐘山此刻卻是心中一直緊繃著,畢竟圣人心性難以揣摩。誰知道他會不會殺?
  同樣的事情,鐘山反過來也能講出一大堆道理來,不知道這個圣人到底如何想。
  「你叫什么?」圣人忽然開口道。
  「大崝圣庭,鐘山!」鐘山鄭重道,這一次鐘山一改先前的張狂,很是恭敬道。
  「鐘山?好名字!」圣人點點頭,好似特意記下鐘山名字一般。
  而聽到這句話,鐘山的心也徹底放下了,成功了,眼前圣人再無殺機!
  「敢問圣人名諱!」鐘山問道。
  「人們叫我“墨子”,記住了!」圣人深深的看了一眼鐘山。
  「是,鐘山謹記于心!」鐘山深深吸了口氣。
  墨子?好熟悉的名字!圣人?
  看了一眼四周,墨子淡淡道:「走吧隨我出去!」
  「是!」三人點點頭。
  墨子大袖一甩,三人轉眼到了星辰殿口。
  星辰殿外,兩個圣人降臨之后,大戰就止住了。
  圣人都降臨了,還打個屁,一切戰斗在圣人面前都是花俏的代名詞,讓圣人看的不爽了,一巴掌拍死你!還是安穩點好。
  兩個圣人到了星辰殿口,并沒有如墨子一般沖入星辰殿,而是就這么站在門口,好似在等待什么一般。
  兩個圣人不進去,其它人也沒有膽量沖進去,只能無比著急的站在外圍,著星辰殿口。
  「圣王,九尾他們不會有事吧?」魑魅棋圣擔心道。
  「靜觀其變!」太初圣王道。
  「嗯!」
  等候的時間總是那么難熬,人們都好似聽到自己心跳了一般。
  里面到底是什么法寶?乾坤鼎?紅袖球?山河社稷圖貌似已經毀去了。
  就在這是,忽然一個身影最先踏了出來,看到那個身形之際,幾乎所有人都是心中一跳。圣人?
  圣人強占了司馬青的身體,那九尾郡主他們呢?被滅口了?
  「呼!」
  鐘山、九尾郡主、蘇阿佛踏步忽然走了出來。
  看到三人出來,幾乎所有人都懵了,什么情況?他們怎么跟圣人一同出來了?里面到底發生了什么?
  「墨子,里面有什么?」其中一個圣人忽然開口問道。
  墨子看看他,搖搖頭道:「我已經忘記了!」
  聽到墨子的回答,另兩個圣人都是瞳孔一縮,都好似意識到了什么一般,或者二人都猜到了,只是想得到墨子的肯定回復。
  墨子一揮手,翻手一掌打向星辰殿。
  「轟﹋﹋﹋﹋﹋﹋﹋﹋﹋﹋﹋﹋﹋﹋!」
  星辰殿轟然炸成粉碎,繼而被身后黑洞碾碎,消失無形。
  墨子在干什么?毀去星辰殿?為什么?人們不理解。
  「世上不存在星辰殿,現在沒有,以前也沒有,他們三人也未入星辰殿,任何人不得詢問,否則,我墨子必究!」墨子淡淡的說道。
  語氣很淡,但卻好似有著無盡的威嚴一般,聽的幾乎所有人都是心中一跳。
  「墨子之令,等同我令!」另一個圣人也忽然開口道。
  「等同我令!」最后一個圣人也開口道。
  幾乎所有人都懵了,三個圣人口徑一致?都不許追問?若是追問,三個圣人同究?里面到底發生了什么?
  【注冊會員可獲得私人書架,藏書看書更方便!59文學永久地址:www.booksrc.net】注冊59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