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9-25)      第二章龍門谷(09-25)      第三章龍門大會(09-25)     

長生不死75 屠盡萬萬億一泄心中恨


  三人站在廣場之上,無比凝重看著這山面,或者說看向上面女媧娘娘留下的話。()這就是女媧娘娘留給青丘狐族的遺寶?
  看著上面的幾行字,三人一陣沉默。
  「逆天數,奪天命!大周、七圣妄天機!助天數,滅殷商!順應天數壯大周,遮掩天機以逆天數,天怒人怨,功虧一簣!」
  這是第一行字,從這第一行字中,三人看到了一股浩大的莊重,無比的蒼茫。天怒人怨!滅殷商只是第一步,第二步是助大周,以達到瞞天過海的效果,再與周幽王逆襲天數?圣人此舉,就算失敗了,也是讓人無限緬懷。
  三人接著看第二行字。
  「七圣敗,大哀!萬載算謀轉成空,天怒不可敵,群圣將殞落,恨恨恨!」
  這是第二行字,字里行間中,充滿了一股不甘,無限的不甘!萬載算謀轉成空?功虧一簣,壽元無盡的圣人,即將殞落!恨恨恨!
  帶著一股悲壯的心情,三人看向第三行字。
  「天數不可逆?吾只能坐等死?吾不甘,吾愿以余生再逆天數,天不可欺,人矣不可欺!」
  這是第三行字,女媧娘娘心性轉變,明知將死,卻向天反撲?
  「七圣殞落,吾排第三,然吾不愿芶延數年,吾自點燃命火,心神俱滅,第一個殞落,用以最后逆改天數。狐族妲己、褒姒,隨吾同逆天,天怒之下,二十萬年后,狐族必滅。吾心不甘,改此天數,望吾命火,保狐族不滅!」
  這是第四行字,看到這行字,三人都是心中一緊,一種恍然大悟。女媧娘娘殞落之后,根據天數,二十萬年后狐族就滅絕了?
  可是,這何止二十萬年了,六七十萬年了吧?狐族雖然不夠強勢,但依然還在?
  這說明什么?女媧娘娘為了狐族逆改天數,成功了?
  天數可逆?以圣人命火,終于改變了天數,狐族未滅?
  三人都意識到了一點,只要這個消息一旦傳出去,必定引起天下軒然大波。
  當然鐘山也明白,消息一傳出,自己三人就肯定完蛋了。
  「開啟星辰殿,九尾天狐方可,如見此碑,吾心大慰,雖九死其猶未悔!狐族天數已改,大亂之后即有大興,萬代興盛,狐嘯天下!」
  萬代興盛,狐嘯天下?看到這最后兩行字,三人的臉色都不停的變幻。狐嘯天下?
  這是女媧娘娘送給狐族的大禮,這份大禮不可謂不重,比之所謂圣人法寶不知貴重了多少,女媧娘娘送出的是天數,一份用自己命火點燃的狐族昌盛的天數。
  由此天數,其它一切遺寶都是枉然,縱是有圣人法寶又如何?你能保護得了?又能保護多久?
  「鐘山,你猜的不錯,這是一份只送給狐族的大禮,任何種族都拿不走。」九尾郡主感嘆道。
  得到這份大禮,九尾郡主已經滿足了,非常的滿足。
  「呼!」
  就在這時,遠處忽然又一道身影急竄而來。轉瞬到了近前,是司馬青!
  司馬青到來,僅僅在鐘山等人身上看了一眼而已,繼而目光很快轉向石壁之上。
  女媧娘娘的留言,看著這些留言,司馬青也是臉色不停變幻。逆改天數?天數可逆?
  顯然,司馬青也被這消息完全震驚了。雙眼瞪出,心中掀起滔天巨浪。
  對于司馬青,在此的三人都沒有什么好臉色。
  此刻,星辰殿外,大戰已起,約有近二十個古仙全部匯聚星辰殿外。
  大戰一起,絢麗無比。紫霄教主果然和說的一樣,與太初圣庭站在一個戰線,六對十四。
  縱使太初圣王等人擁有古仙器,可也僅僅是六人而已,眼看就要不敵了。
  忽然,星空之上一聲巨響。
  「轟!」
  三道強大的光柱從天而降。(手打中文網7*24小時不間斷更新純TXT手打小說m)
  看到這三個光柱之際,太初圣王等人臉色一變,因為這光柱太熟悉了,前不久鬼島海域就出現過。
  圣人降臨?
  兩道光柱直沖兩個古仙,瞬間籠罩那古仙,而第三道,卻是直接沖入星辰殿中。
  星辰殿內,一道光柱從天而下。
  凝重于司馬青的鐘山忽然感到全身一緊,紅鸞粉蓮陡然變為藍色,大兇之相?
  一股龐大的威壓從天而下,好似正對自己的一般。
  鐘山臉色一變,右手拳頭之中陡然多出一枚小印,方天玉璽。
  好似本能一般,鐘山連自己也不知道為何那么相信方天玉璽。
  手握方天玉璽,方天玉璽上的紅珠子忽然冒出一股淡淡的七彩光芒沖入鐘山掌心,鐘山周徹,陡然金光大放。
  「轟!」
  鐘山好似受到重擊一般,身形一個踉蹌,可剛才那股被鎖定消失了。鐘山解脫了?
  「呼!」
  九尾郡主身上忽然冒射出九彩光芒,也好似本能反應一般,九條似虛似實的尾巴陡然包裹九尾郡主。
  “轟!,九尾郡主也是一個踉蹌。
  而這時,天空中的白光也徹底落下了,沒有落在蘇阿佛身上,而是陡然落在了司馬青的身上。
  白光落下?強占司馬青的身體?
  鐘山一陣后怕,日為鐘山感覺到了,剛才那股白光就是沖自己來的,結果被自己擋下了,又沖向九尾郡主,還是被擋下了,最后才沖向司馬青。
  白光撤去,司馬青整個人忽然耷拉下來。
  鐘山眼皮一陣狂跳,圣人?圣人降臨?
  “嘭!,司馬青陡然站直了身子,也就是那圣人強占成功。
  是那個圣人,鐘山感覺的出來,正是前不久在鬼島海域出現的圣人之一,那股氣息永遠忘不掉。
  一種拂袖間,萬物臣服感覺。
  這就是圣人氣息?
  那圣人掃了鐘山三人一眼,而這一眼看的三人都是一陣心中狂跳,好似不敢抬頭看他一般。
  那圣人轉頭看看星辰殿出口方向,眉頭微皺,好似等待著什么,而那等待的東西并沒有來一般。
  最后,那圣人才看向那一面石壁。
  看著女媧娘娘留下的遺言,那圣人瞪孔猛的一縮,眉頭越皺越緊。先前的那股從容仿若忽然有了一絲瑕疵一般。
  畢竟,女媧娘娘逆改天數之事太震撼了,即便圣人,此刻也產生一股驚駭。
  在圣人氣息的壓迫下,鐘山等人都好似開不了口一般,任由這圣人做他的事,可此刻鐘山卻是心中產生一股不妙的感覺。
  這個圣人看了石壁上的字,會不會為了維護天數,而殺我們滅口?
  很有可能,絕對有可能。
  圣人殺人滅口?那想逃都沒辦法逃。怎么辦?
  眼前的圣人此刻并未關注鐘山等人,而是看著女媧娘娘留下的遺言,好似在深思一般。
  忽然間,那圣人出手了,手中微微一捏間,虛空一陣抖蕩,繼而那一方空間冒射出大量光彩。
  流光快閃動,半柱香后,流光一停,那一處忽然多出一個身影。
  一個似虛似實的身影。
  看到那個身影,鐘山心中一陣古怪,因為那個身影鐘山貌似見過,太上老君?開天辟地時,隨昊天一起前往凌霄天庭,后來用玉凈瓶換太極圖的太上老君?
  樣貌非常的像,可是氣質上卻不太像,眼前這個虛影一身青袍,更多出一股神圣而不可侵犯!
  “太上?你果然來過!,眼前的圣人皺眉道。
  太上?太上圣人?最后一個在傲來海殞落的圣人?怎么和太上老君那么相像?
  虛影中,太上圣人也是看著面前石壁,搖搖頭,微微一嘆。
  “風里希,我已去過你的墓冢,為你守墓的人非常忠誠,可是你不該以消耗命火逆改天數,一切都是枉然了,七圣殞落,乃是天注定的,無力抗天,就聽天由命吧!你這次改天數,不知是禍是福,然牽一而動全身,很多的都變了。七圣,我是最后一個殞落,死在哪里都是死,不如留下來陪你吧!,太上圣人帶著一股悲傷道。
  太上圣人?他是來憑吊女媧娘娘的?
  風里希?鐘山瞳孔猛的一縮,風里希?女媧的名字?風冢疆域,風里希的墓冢?太上圣人說他陪著女媧娘娘,太上圣人就是在這片海域死的,那女媧娘娘就葬在風冢疆域?
  難怪叫風冢,難怪叫風冢!
  眼前的畫面微微一閃,太上圣人消失了。
  而此刻,鐘山也知道不妙了。這個圣人知道了一切,那么接下來不就是處理自己、九尾郡主還有蘇阿佛了?
  果然,眼前的圣人臉色很不好,好似根本不想看到女媧留言與太上落語一般。可偏偏又看到了。
  臉色不好歸不好,眼前圣人好似非常有條理的準備處理眼前三人。
  慢慢的,圣人的目光看了過來。鐘山雖然沒有看到他眼睛,但隱隱約約感到一股毀滅的意味傳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