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9-24)      第二章龍門谷(09-24)      第三章龍門大會(09-24)     

長生不死83 普露甘霖

太乙本王出手,轟然間,整個命陣內的強者們被打出。
  強勢的太乙圣王,古仙境的絕世強者,縱使再多強者在他面前也是枉然。
  可就因如此,麻姑的身份在所有人心中就越是神秘,一個古仙居然聽命于他?那可是一代圣王啊。
  為何會聽命于麻姑,一方面是麻姑知道太乙圣王的命脈,命脈被別人知道,也就被別人拿住把柄一般,更重要的一點,太乙圣王心中忽然想到了一個人。
  一個令太乙圣王深深畏懼的人。
  想到這個人,太乙圣王先前躲在暗處時的想法轟然散去,女媧娘娘的遺寶,更好似催命符一樣,讓太乙圣王遠遠躲開。
  這一刻,太乙圣王最想做的就是陪麻姑守過午時,然后遠遠躲開,躲開麻姑。
  轉眼間,命陣之中只剩下一個程白衣了。
  “太乙圣王,她是誰?她是誰?”程白衣急切道。
  太乙圣王看了看程白衣,雙眼微瞇,并未回答。
  “她是不是數十萬年前,那個傾國………………,!”程白衣不死心的叫道。
  “閉嘴!”太乙圣王一聲炸喝。
  這一聲炸喝震的四方所有勢力都是心中一震,一個個疑惑的看向太乙圣王。
  “程白衣,看在紫霄教主的面子上,我不為難你,但是,你要注意你所說的每一句話,每一個猜測。不要信口雌黃,一旦說出口,不是我不想饒了你,整今天下都將不容于你。”太乙圣王沉聲道。
  整今天下都將不容于你?人們深深的看看麻姑,有沒有那么夸張?只是想知道她身份而已,用得著天地不容嗎?
  “我,我只是想要,“……!”程白衣一瞬間有些慌了。
  好似這一刻”程白衣才想到此女身份的重要性,麻姑?一個絕對不能招惹的女人?
  “記住了”忘記今天看到的一切,否則,你知道后果,紫霄道場會頃刻化為飛灰,圣人追殺”你應該知道后果!”太乙圣王鄭重的說道。
  圣人追殺?
  聽到太乙圣王的話,幾乎所有人都傻了。真的假的?
  麻姑到底是誰?
  深深的看了一眼太乙圣王,程白衣深深的吸了口氣道:“多謝太乙圣王,白衣受教了!”
  “嗯!”太乙圣王點點頭。
  “紫霄道場的人,跟我回去!”程白衣一聲炸喝。
  雖然程白衣沒有問出來麻姑的身份,可是,心中好似已經有〖答〗案了一般。這一刻,程白衣再也不想趟這趟渾水”馬上離開,帶著紫霄道場的人快速離開。
  女媧娘娘的東西都不想要了。
  看著程白衣帶著紫霄道場的人離去,一眾勢力紛紛皺眉。
  好似一個謎團籠罩著,眾人心中無比壓抑。
  鐘山已經肯定,麻姑以前一定有著非常巨大的名聲,名聲之大,甚至可能達到圣人名聲的程度。
  她到底是誰?
  “二位,你們也不用再躲了”雖同為古仙,但是在我來時就發現你們了,有我在這,誰也不用想踏入一步!”太乙圣王取出九龍神火罩道。
  至始至終,太乙圣王都不再看麻姑,太乙圣王已經后悔來此海域了,若是再有一次機會”太乙圣王絕對不來,此刻,只能期待午時一過,然后遠遠離開麻姑。
  在太乙圣王呼喊下,兩處空間微微一閃”各出現一名男子。
  兩人很陌生,反正鐘山并不認識。
  “太乙圣王,這位麻姑是誰?”其中一人問道。
  “不該你問”也輪不到你問!”太乙圣王沉聲大。
  場面一度進入僵持狀態。
  這里勢力很多,可頂級強者就這么幾個,太乙圣王一攔,誰也冒犯不得,況且還有一個麻姑坐在那里。
  麻姑指使太乙圣王之后,就很淡定的站在那里了。
  “鐘山,這下怎么辦?太乙圣王都出來了!”九尾郡主皺眉道。
  鐘山眉頭微皺,疑惑的問道:“蘇妲己前輩是否說,只有你才能進入女媧娘娘設置的地方?傳音給我!”
  九尾郡主想了想道:“嗯,只有九尾天狐才能打開,星辰殿”而這天下的九尾天狐,就剩我一個了!”
  “就剩你一個九尾天狐了?”鐘山疑惑道。
  “是,狐族已經幾十萬年沒有九尾天狐統領了,我能在太初橫行無阻,就是因為我的身份,整個青丘,除了圣王,我最大!”九尾郡主肯定道。
  “九尾天狐這么難出現?”
  “不是難,是在中途某一代,忽然斷了!在那以前,每一代都有傳承的!”九尾郡主說道。
  “斷了的那一代是誰?”鐘山疑惑道。
  “那一代九尾天狐?好像就是那一代的時候,狐族在這天下最為輝煌,當時的狐族至尊,是天下第一美女,周幽王的皇后,褒姒!可是。自從大周崩塌之后,褒姒殞落,我狐族也跟著衰落下來,九尾天狐傳承也斷了。”九尾郡主說道。
  “蘇妲己一個,褒姒一個,狐族還真是名人輩出!”鐘山無比感嘆道。這兩個名字,說起來在自己出生的地球就如雷貫耳了。
  “不好,正午了!”九尾郡主擔心道。
  “你剛才說的女媧娘娘留下的星辰殿,圣人能進去嗎?”鐘山再度問道。
  “圣人?應該可以,但是蘇妲己前輩說圣人不敢踏入。”九尾郡主說道。
  “不敢?這天下還有圣人不敢去的地方?”鐘山愕然了。
  “所以我才說星辰殿一定要去啊!”九尾郡主焦急道。
  鐘山看看九尾郡主,又看看遠處麻姑,想了想道:“也許,也許馬上麻姑就讓我們去了!”
  “怎么可能?”九尾郡主不信道。
  而就在這時,遠處麻姑忽然一抬頭。
  “樹欲靜而風不止,總有那么一些陰謀者想要攪的天下大亂?就算亂?也不能讓你們成為了主角!”麻姑淡淡道。
  太乙圣王微微皺眉,雖然疑惑但并不敢詢問。
  麻姑低頭,看向四周眾人最后,黝黑的帽口忽然轉向了鐘山方向。
  “青丘的九尾?”麻姑淡淡的問道。
  “刷!”所有人目光全部轉了過來。
  而九尾郡主現在也有些懵了,難道鐘山也會預知未來?
  “是,見過前輩!”九尾郡主馬上恭敬道。
  “挑兩個人保護你,前往星辰殿!”麻姑說道。
  “嘩~~!”
  四方一片嘩然有沒有搞錯,真的假的?
  人們一時轉不過彎來。九尾郡主?太初圣庭的九尾郡主?她怎么那么好運?
  而九尾郡主此刻好似被驚喜沖昏了一樣,臉部一陣發僵!
  “呼!”遠處一個身影忽然飛來。
  “恭喜九尾郡主!”剛飛來的貍先生說道。
  貍先生的態度很明顯,想要隨九尾郡主一起前往。
  九尾郡主馬上清醒,可臉上的喜悅怎么也揮之不去。
  “鐘山,阿佛,跟我走!”九尾郡主〖興〗奮道。
  一旁貍先生一陣苦笑!看來九尾郡主真的完全信任鐘山了,只是不知道圣王到底怎么想的。
  在一群人羨慕的目光之中三人向著命陣之中飛去。
  “站在這個位置!”麻姑讓開原位,讓三人站在那里。
  “是,前輩!”
  三人站在海面之上飛“向上飛!”麻姑說道。
  三人微微疑惑,但還是聽麻姑的,向上一飛。
  “呼!”三人消失在了所有人前。
  就這么詭異的忽然消失了,只有三個古仙隱隱約約看到一點點的流光,是沖天而上的。
  三人在一飛之間,也感覺到了這點四周陡然出現大量的流光。三人好似在一個通道之中,以一種瘋狂的速度沖天而上一樣。
  太快了,以至于三人都無法計算。
  “這是圣人手段!應該是女媧娘娘當年創造的法則,能讓我們盡早抵達天上特定位置,那個女媧娘娘留下來的星辰殿。”九尾郡主說道。
  “嗯!”
  “對了,鐘山,你怎么知道麻姑會讓我們前往?”九尾天狐疑惑道。
  “麻姑測到今天會有大變才來守在這入口處的,那今天應該注定要打開。而只有你能打開,你自然有資格前往啊!其次,你沒發現剛才一眾勢力太單調了嗎?”鐘山笑道。
  “單調?”
  “不錯,古仙來的太少了!”鐘山肯定道。
  “是啊程白衣都來了,紫霄教主為何沒來?還有貍先生都到了,圣王也沒有來?”蘇阿佛點點頭道。
  “因為這些人肯定得到什么消息直接前往了!并不走這個流光通道,而是在這幾個月時間直接以肉身飛天,飛上星辰之中。”鐘山肯定道。
  “呃?你怎么知道?”
  “麻姑剛才說的!”鐘山說道。
  “對了,麻姑最后說的,有陰謀者想要攪的天下大亂,原來是這樣!”九尾郡主點點頭。
  “還有一點!”鐘山深吸口氣道。
  “還有什么?”
  “麻姑可能是狐族!”鐘山說道。
  “狐族?誰?難道就因為先前使出的狐族招式?那招式其它人也可以模仿的啊!”九尾郡主疑惑道。
  鐘山搖搖頭,沒有繼續說。因為有些東西可以模仿,但是,本能,卻模仿不了,一個下意識的動作是無數年積累而來的,況且麻姑那種情況,根本沒必要模仿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