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1-28)      第二章龍門谷(01-28)      第三章龍門大會(01-28)     

長生不死81 群雄謀大崝

弘逍帶著大家快撤退。
  鐘山也明白,命陣,的恐怖,昔日在小千世界,鐘玄的一個命陣,無影無形,甚至連孔宣都吃了一個大虧!
  篡命師,一個極為稀缺的存在。
  修運,這才是修運的巔峰所在。
  鐘山等人退去,其它十幾方勢力,此刻也緩緩退去,畢竟,任何事都要等安全了再說,先出了命陣,再談女媧娘娘的遺寶。
  眾勢力退后,顯然麻姑剛才的震懾達到了效果。
  可,這幾十萬人中,還是有人不怕死的。
  程白衣!紫霄道場的程白衣僅僅揮揮手,揮退紫霄道場的人,他本人卻還站在原先的海島。
  程白衣留了下來,此刻程白衣無比凝重的看向麻姑。
  “你為何不退?”麻姑淡淡道。
  “我不需要退,你也奈何不了我!”程白衣淡淡笑道。
  “五色神石?也對,你佩戴五色神石的玉佩,能夠抵擋壽元命陣!”麻姑淡淡道。
  五色神石?幾乎所有人都是忽然盯向程白衣腰間,在程白衣腰間的確有著一個五色的玉佩,那是五色神石?
  程白衣神色漸漸凝重。
  “我曾經在一個大人物處看到過一張畫像,畫像的身形與你一模一樣。我也不想為難你,只想一見你的芳容!”程白衣鄭重的說道。
  “畫像?僅憑畫像你就確定是我?”麻姑淡淡道。
  “不是確定,是猜測,或者說隱隱透露出來的一絲氣質,那幅畫畫的太傳神了,我永遠忘不掉的。”程白衣肯定的說道。
  “那又如何?”
  “我要看你的臉!”程白衣臉色非常嚴肅道。
  “你認錯人了,奉勸你也隨著別人退出去,否則”剛才那人的冒犯,就是你的后果。”麻姑淡淡道。
  “為解我心中謎團”我不得不留下!”程鼻衣深吸口氣道。
  好似麻姑的相貌,真的關乎重大一般。
  退出去的人都有些懵了,程白衣這是怎么了?
  “程白衣不是那么急色的人啊!怎么會為了一個素未蒙面的女子而做這出頭鳥?”蘇阿佛皺眉道。
  “誰知道呢!”九尾郡主搖搖頭道。
  對于程白衣,這里大多數人都略有了解,對于程白衣的反常更多的卻是疑惑”一個個充滿好奇的看著。
  麻姑頭轉向程白衣。雖看不到臉,但眾人都感覺到一股凝重之色。
  “今日,你的面容我是非看不可,你可以自己掀開帽子,或者說,我來幫你?”程白衣沉聲道。
  “放肆!”麻姑沉聲道。
  麻姑怒了,雖然怒氣不大,但比起剛才的溫和”此刻要鄭重很多。
  在麻姑怒際,程白衣不遠處,忽然間大量能量聚集,一陣強烈的白光閃過,程白衣面前忽然又多出一個身影。
  又是一個程白衣,不,是由能量聚集的程白衣復制體。
  一模一樣的復制體程白衣?
  復制體此刻眼中閃過一股戾氣,直盯程白衣”仿若要將眼前的“自己,殺死一樣。
  “心鏡術?”程白衣眉頭一挑。
  說話間,程白衣對著復制體一掌轟然打出。而復制體居然以同樣的招式回敬而出,二人虛空之中同時凝顯出一個大手印,而兩個大手印一模一樣。
  “轟~~!”
  一聲巨響,兩個大手印應聲而散。
  “這不是心境術,這是真的?”程白衣臉色一變。
  “是真的,叫著,命境術”你有多強,它就有多強!好好享受吧!”麻姑淡淡道。
  說話間,麻姑盤膝而坐。
  而此刻的程白衣復制體,卻是盯著程白衣狂轟起來,程白衣探手取出一柄長劍”而他的復制體居然詭異的取出一柄一模一樣的長劍。
  “轟~~!”
  大戰一觸即,程白衣與他的復制體強勢的戰斗到了一起。
  果然,程白衣會的招式,他的復制體全會,也就導致程白衣的各種秘密殺招根本傷不了他的復制體一般”二人摧毀了下方海島,從海面一直沖到天上。
  天空盡是絢麗的光彩,這個命鏡術形成的程白衣復制體,當真帶著殺氣,招招斃命的攻擊著程白衣。
  “好厲害的命鏡術,要是我會,那以后我還怕誰?”蘇阿佛雙眼放光道。
  “做夢吧你,篡命師,整今天下也沒有多少。”九尾郡主馬上說道。
  “少,但還是有啊!說不定我以后會呢!”蘇阿佛不死心道。
  “我告訴你篡命師在天下有多少吧,傳聞曾經有過一個大仙,一生追求就是結交一名篡命師,滿天下尋找,一直到他死,都沒見到過一個篡命師,你是好運的,在這里給你碰到一個。”九尾郡主肯定道。
  “這么少?”
  “當然,他們代表著修運中最頂尖的一群人,有時甚至能夠僅憑所學,就能獲得天地業位。只是學起來要求太高了。看看你也不適合!”九尾郡主打擊道。
  不管九尾郡主與蘇阿佛的斗嘴,鐘山一直注視著程白衣的戰斗。
  二人已經打到了高空,戰斗還在如火如荼。轉眼之間,戰斗到了第二天。六月初七,也就是太上圣人殞落的當日。
  當第二天太陽照射而來之際,天空的程白衣也好似變的煩躁了一般。
  “外圍所有人聽著,一個篡命師一次只能主持一個命陣,現在是主持命鏡術的命陣,那先前消耗壽元的命陣就停止了。所有人一起上,正午要不了多久就到了!”程白衣大叫道。
  可是,并沒有人應喝他,所有人都選擇繼續觀望!
  程白衣見沒人理會,心中一陣不爽,因為程白衣猜到,午時,麻姑只守這段時間,一旦守過午時,她就離去了。
  “所有人聽著,凡是掀開麻姑頭套之人,不管他是誰,增我紫霄道場一件,古仙器,。以我程白衣和紫霄道場的名義!”
  程白衣一語畢,下方陡然一陣騷動,古仙器?
  以程白衣與紫霄道場的名譽?這是一個非常鄭重的懸賞,一個道君如此說出,那就表示必定言出必行。以古仙器做懸賞?只是為了掀開麻姑的頭套?
  “程白衣他瘋狂了?”蘇阿佛驚訝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