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9-28)      第二章龍門谷(09-28)      第三章龍門大會(09-28)     

長生不死79 贖身

哼,總之,這次鐘山必死“想要破誅仙劍陣,做夢吧,除非大靖那個神獸忽然出現,否則,永遠別想破陣*……”司馬縱橫叫道。
  “轟~~~~~~~~~~~~~~~~~~~~~~~~!”
  就在這時,海面上的誅仙劍陣一聲巨響,一條長達數百里的巨大紫色尾巴,轟然刺破誅仙劍陣,從內部刺到外部來。
  轟然的劇變,好似狠狠的甩了司馬縱橫一巴掌。
  無論是圍觀的侍衛、貍先生還是九尾郡主等人,此刻都瞪大了眼睛。
  “這什么東西*……”
  侍衛們不明白,僅僅以為是誅仙劍陣自帶的變化,而貍先生、司馬縱橫等人卻清清楚楚。
  這條尾巴,不正是昔日凌霄天庭那神獸的一條尾巴嗎?那神獸太變態了,一個強勢饕餮,沖向凌霄天庭之際,被眼前神獸一口吞吃了。
  神獸再現?它毒么出現的?它怎么到誅仙劍陣里了?
  司馬縱橫的心跟著狂跳了起來。道心破了,一直沒有彌補好。
  而剛剛修補好一些,在每次見到鐘山之后,破的更厲害了。
  “那是什么玩意?”蘇阿佛瞪著眼睛道。
  “大靖神獸*……”貍先生解釋道。
  “就是大靖那個神秘神獸?好大啊!”九尾郡主瞪著眼睛道。
  “轟~~~~~~~~~~~~~~~~~~~~~~~~!”
  紫色尾巴朝天一甩,轟然間大量劍氣沖天而上,這劍氣不是仿誅仙劍陣形成的,好似這尾巴形成的一樣,可那劍氣又極為強悍,往天一甩之際,如天河侵襲一樣”沖天而上。轉眼間,那一方大陣的劍氣盡數沖刷干凈了。
  這一幕太震撼了”幾乎所有人都張開了嘴巴。
  “世上還有劍氣強過誅仙劍陣的?”蘇阿佛不信道。
  “一條尾巴都這么厲害了,那八條尾巴呢*……”九尾郡主眼中一亮。
  “轟~~~~~~~~~~~~~~~~~~~~~~~~!”
  紫色尾巴收入誅仙劍陣,從另外方向插出大陣,甩動之間,四周所有劍氣都被紫色尾巴攪亂了,全都飛灰湮滅。
  “怎么會這樣?不可能的,它破不了誅仙劍陣的!”司馬縱橫不信的吶吶道。
  “咿呀咿呀~~~~~~~~~~~~~~~~~~~~~~~~!”
  海面上傳來八極天尾的呼叫之聲,誅仙劍陣即將被破,即便司馬縱橫如何祈禱也改變不了這個事實。
  這次,不止伸出一個紫色尾巴,八極天尾的腦袋也忽然冒了出來。
  兩只黑溜溜的眼睛無比興*奮的盯著仿誅仙劍。
  “咿呀咿呀!”八極天尾歡快的大叫著。
  八極天尾雖說直徑有兩千里,可相比于,通天徹地,的仿誅仙劍還是太小了,僅僅比仿誅仙劍寬出一些而已。
  “出來了?它居然敢正面迎接誅仙劍”不知道誅仙劍是天下最利之劍嗎?只要劍稍微斬下,就能立刻斷去其頭!”司馬縱橫恨聲道。
  好似應了司馬縱橫的話,誅仙劍真的動了起來,好似要向八極天尾腦袋斬去。
  “快躲開”九尾郡主叫道。
  這一刻,也許擔心鐘山,而怪物來幫鐘山的,所以對于八極天尾的安危,九尾郡主也擔心了起來,眼見誅仙劍斬來,九尾郡主大叫而起。
  也許九尾郡主真的起到效果了。
  沖向誅仙劍的八極天尾忽然微微一愣,轉頭向著海島望去。
  看到八極天尾因為好奇轉頭而發呆,九尾郡主一拍腦袋。早知道不喊了。
  “哈哈哈~~~~~~~~~~~~~~~~!”
  司馬縱橫卻是一陣暢快的大笑,因為在八極天尾發呆的這一霎那,誅仙劍已經到了八極天尾的腦袋前,劍鋒就差觸到八極天尾了”好似要將八極天尾一斬兩段一般。
  “小心!”九尾郡主驚叫道。
  八極天尾轉頭過來,根本沒看到自己想要的(能吃的寶貝),可愛的眼睛露出一絲埋怨的神色。
  繼而一轉頭,而就在這一轉頭之際,誅仙劍已經貼到八極天尾了。
  殘忍的一幕”很多人都不忍繼續看了,誅仙劍已經斬到八極天尾了。
  “哈~~~~~~~~~~~~~~~~~~~~~~~~!”
  一個張口吸氣之聲,八極天尾的嘴巴長的老大。誅仙劍一劍斬過。
  “啊嗚!”
  誅仙劍定住了”定住的那一幕,好似一劍斬到八極天尾”并且一段的劍身留在了八極天尾體*內一般。八極天尾被一斬兩半?
  海島一靜,九尾郡主和蘇阿佛都是露出無限可惜之色,因為被誅仙劍斬成這樣,必死無疑。
  “哈哈哈,神獸?在誅仙劍面前,根本沒有神獸!”司馬縱橫大笑道。
  “咕嚕!”
  好似咽東面的聲音傳來,這外,八極天尾腦袋動了動。從誅仙劍處脫離開。
  司馬縱橫的大笑戛然而止,蘇阿佛、九尾郡主、貍先生還有無數侍衛們,此刻一個個眼睛瞪的眼珠子差點掉出來。
  八極天尾什么事也沒有,可是誅仙劍有事了,剛才根本不是誅仙劍斬入八極天尾,而是誅仙劍被咬掉了中間的一截。
  誅仙劍被咬斷了?不,是被咬成了三段,中*央的那一段被這怪物吃了?
  幾乎所有人都有種做夢的感覺,可誅仙劍剩下兩段上遺留的咬口弧度卻無比清晰。
  中空的那一節不斷的沖擊著所有人心靈。
  “郡、郡主,你打我一巴掌*……”蘇阿佛不信道。
  “啪!”九尾郡主一巴掌甩過去。
  蘇阿佛婁然被打飛出了八丈遠。
  九尾郡主揉揉手掌吶吶道:“手掌有點痛,看來不是做夢!”
  八丈遠的蘇阿佛捂著嘴巴,一臉的很受傷道:“我只而已!”。
  “不可能的,絕對不可能的!”司馬縱橫吶吶叫道。
  司馬縱橫不信也沒辦法,八極天尾也不可能等待別人接受了再做自己的事情。
  恐怖的大嘴己,一口吞掉了誅仙劍的下半截。
  繼而,整個身體好時變成橡皮做的了一樣”咬起了上半段,圓乎乎的腦袋”在吞下上半段誅仙劍時,頓時變形了。
  詭異的神獸,變形后的一幕,驚掉了幾乎所有人下巴。這什么玩意?
  誅仙劍被吞,誅仙劍陣轟然自破。
  大陣一破”另外三劍必定飛到司馬青的手中。
  可此刻的八極天尾,居然各有一條尾巴纏著三劍。
  見大陣破去,八極天尾一下子慌了一樣,根本不顧口中還未消化的誅仙劍,另三條尾巴一拉,將三柄劍拉到近前,張口慌不擇路的吞到嘴里去了。
  八極天尾的腦袋已經變的四不像了,可這不妨礙八極天尾的消化一般”八極天尾腦袋不斷震動,好似在咀嚼誅仙四劍一樣。
  沒一會,八極天尾的腦袋變小了,越來越小,說明誅仙四劍被咬的越來越碎。
  侍衛們麻木了,只感覺下巴有些脫臼,貍先生瞪著眼睛看著,眼中充滿了不理解。
  九尾郡主和蘇阿佛卻露出興*奮之色。
  只有司馬縱橫”看著這不可理解的一幕,道心再創,心靈承受非人的痛楚口氣血翻涌中,喉嚨中一甜。
  “噗!”
  司馬縱橫再度被氣吐血了。
  “大人,大人沒事吧!”司馬縱橫帶來的人馬上上前扶蒂海面之上,司馬青的嘴巴也沒合上,盯著咀嚼誅仙四劍正歡的八極天尾,內心久久無法平靜。
  “我終于知道那天的神石藏到弊里去了!”司馬青愣愣的看著八極天尾,內心百感交集。
  這世上真是什么神獸都有,以前聽司馬縱橫說的時候并沒當一回事,現在看來,當初自己真的太大意了。
  神獸?你見過將誅仙四劍當蘿卜吃的神獸嗎?
  一套古仙器啊”強勢滔天的古仙器啊,這天下不知多少人為之瘋狂,多少人為之喪命”司馬家數十萬煉器大師同時煉制,才煉制出如此古仙重寶。
  被一個神獸吃了?司馬青想要發怒,想要大叫,可感覺那些都是那么的蒼白無力。有此一神獸,難怪鐘山可以不將大仙看在眼里。
  太邪門了!
  此刻,八極天尾也再度飛到鐘山面前,搖晃之間,變成巴掌大小,落在鐘山肩頭。
  變小的八極天尾極為的可愛,舞著八條小尾巴,讓人看上去要有多無害就有多無害。好似一個小寵物一般,可誰見過將誅仙四劍當蘿卜吃的寵物?
  “這個神獸叫什么?”司馬青很茫然道。
  “它叫,八極天尾,。”鐘山鄭重的說道。
  這一句,好似說給司馬青聽的,也好似說給島上所有人聽的。因為鐘山相信,這話必定因為在場的眾人傳遍天下。最少是傳遍風冢疆域。
  “八極天尾?好!好!好!”司馬家沉沉的叫道。
  不知道是因怒生怨,還是打起了八極天尾的主意。
  鐘山一甩袖子,飛回了海島。
  “抬著棺材,我們走!”司馬青對著下方叫道。
  誅仙劍陣被破,司馬青再無理由為難鐘山,只是這一口氣太難咽下了。司馬青根本不理身后眾人,踏步而去。
  司馬縱橫等一眾司馬家人,帶著棺材急追而去。
  “鐘山,你這神獸從哪搞來的?也給我搞一只吧,太風騷了!”蘇阿佛忽然撲了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