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9-25)      第二章龍門谷(09-25)      第三章龍門大會(09-25)     

長生不死78 心靈歷程

「誅仙劍陣?我鐘山也不是沒經歷過,只是怕有些人被我破了誅仙劍陣,又抱著長輩的“大腿”,不要臉面的哭鼻子!」鐘山冷笑道。
  「你說誰抱著長輩的“大腿”,不要臉的哭鼻子?」司馬縱橫冷聲道。
  「誰?我不知道誰!,鐘山笑道。
  「這么說,你同意了?」司馬青淡淡道。
  「不同意又能如何?既然準備好了,就不要再廢話了,與你們廢話,丟我臉面!」鐘山冷聲道。
  「你說丟誰臉面?,司馬縱橫的臉鐵青一片。
  而司馬青卻是風輕云淡,微微一笑道:「請吧!」
  「鐘山,那是誅仙劍陣啊,合起來就是一套古仙器,你敵不過的,聽我的,誰也動不了你!」九尾郡主馬上拉著鐘山道。
  搖了搖頭,鐘山嚴肅道:「多謝郡主好意了,不過,此戰我非去不可,今日不大破誅仙劍陣,來日隨便一個阿貓阿狗也敢壞我們興致!」
  「你說誰阿貓阿狗?」司馬縱橫要被氣瘋了。
  自從道心被鐘山破了以后,好似特別容易被鐘山激怒一般。以往的沉穩和氣度蕩然無存。鐘山的每一句話都對他有著強大沖擊一般。
  「二叔,你不要說話!」司馬青淡淡道。
  看看司馬青,司馬縱橫點點頭道:「是!」這一細微的變化,看的一旁貍先生和鐘山都是眉頭一皺。
  侄子命令二叔?
  司馬青踏步而出,飛到前面大海之上,大袖一甩之間,四柄神劍陡然插入大海之中,通天徹地,下插海,上入云。
  鎊礴的劍氣飛舞,轉眼籠罩出一個殺氣騰騰的陣法。
  誅仙劍陣!在東為誅仙,在西為陷仙,在南為戮仙,在北為絕仙!
  四劍一出,強大的殺局攝的人不敢靠近。
  「進去吧,闖過誅仙劍陣,司馬千軍之事既往不咎!」司馬青沉聲道。
  看著眼前的誅仙劍陣,鐘山淡淡一笑,踏步而入。
  「轟﹋﹋﹋﹋﹋﹋﹋﹋﹋﹋﹋﹋﹋﹋!」
  鐘山周側陡然間出現無窮劍氣,恐怖的劍氣向著鐘山ji射而來。
  鐘山氣勢一展,一股恐怖的氣息噴薄而出,頓時將四周劍氣沖散。
  而這時,司馬青也踏入大陣。
  司馬青是大陣的主宰,強勢大陣任憑司馬青調度。
  「轟﹋﹋﹋﹋﹋﹋﹋﹋﹋﹋﹋﹋﹋﹋﹋﹋!」
  虛空一聲巨響,好似空間塌陷一般,從天上,忽然一道無形的巨大空間之劍向著鐘山沖擊而來。鐘山探手一掌迎天。
  「轟﹋﹋﹋﹋﹋﹋﹋﹋﹋﹋﹋﹋﹋﹋﹋!」
  鐘山下沉百丈,天空那巨大劍勢才陡然散去。
  「鐘山!」大陣之中忽然傳來司馬青的一聲大喝,四周所有劍氣都是一止。
  二人凌空相對。
  「將我匡入誅仙劍陣,是為了五色神石?」鐘山露出一絲不屑。
  「非也!」司馬青搖搖頭。
  「哦?」
  「我知道五色神石在你手中,我也可以不追究,甚至,五色神石我也可以送給你,但我只有一個要求!」司馬青笑道。
  「要求?」
  「我要你!」
  「我?」鐘山微微一鄂。
  「不錯,我要你效忠于我,我查過你的資料,我非常欣賞,我需要你這樣的人才,只要你效忠于我,五色神石我可以不追究,甚至,以后我還可能賞賜你古仙器!」司馬青沉聲道。
  「賞賜我?效忠你?」鐘山笑了。
  「我知道你現在對我地位還懷疑,但是,要不了多久,太初就是我的,不,整個風冢疆域都是我的,我需要你這樣的人才,我需要你為我一同征伐天下,如昔日大周,所向無敵古第一!」司馬青帶著一股激動道。
  「大周?所向無敵?萬古第一?」鐘山雙眼一瞇。
  好似以為鐘山心動了一樣,司馬青更加興奮了。
  「不錯,昔日陽間天下,周幽王獨占八分之萬古第一朝,聲勢沖天,一道烽火朝來賀,謀天之前,大壽得天下賀,甚至圣人群至,以祝周幽王!」司馬青說道。
  周幽王?大壽得天下賀?圣人群至以祝周幽王?陽間天下,獨占八分之一?
  鐘山皺眉的看著司馬青,真的假的?一個非圣人,在大壽之期引來一群圣人的祝賀?這有點不合理,可鐘山總感覺司馬青并未說謊。
  權傾天下的周幽王?
  「我知道你不識周幽王,畢竟,在大周崩塌之后,天怒之下,周幽王的信息大多被抹去,知道的人也極為少數,我只要你知道,我司馬青,以后也會是這樣的一個人王的!」司馬青鄭重道。
  「權傾天下的周幽王?為何會死?大周為何崩塌?」
  「與七圣殞落一樣,當年大周謀同七圣,一起逆改天數,只是天數不可逆,大周王和七圣才一同殞落,周幽王!能達到周幽王昔日地位,如司馬青就足夠了!,司馬青帶著一股激動道。
  鐘山淡淡一笑道:「這就足夠了?周幽王是陽間天下得八分之你就不想一統陽間天下?」
  「大千世界不同小千世界,一統天下?絕對不可能,當年周幽王得八分之一天下的情況,還是七圣共同協助才成的。能夠權傾天下,已然達到我的目標。」司馬青鄭重的說道。
  鐘山無比嚴肅的看向司馬青。
  司馬青蠱惑道:「想好沒有?只要效忠于我,我會給你想要的一切!」鐘山嚴肅的看著司馬青,臉上抽了抽,繼而好似憋不住了一般:「哈哈哈哈!」鐘山一陣大笑,司馬青臉色忽然難看了起來。
  「怎么?你不愿意?」司馬青沉聲道。
  「你還沒睡醒吧?」鐘山很不給請面的笑道。
  「目光短淺!」司馬青冷聲道。
  「好吧,**光短淺了,開始誅仙劍陣吧,一會我還有事!」鐘山不屑道。
  先前鐘山還將司馬青當著一個人物來看.可則才的一番對答讓鐘山徹底看清楚了。這種人,根本不配做自己的對手。
  司馬青臉色很陰沉道:「機會可只有一次,錯過就什么也沒有了!」
  「懶的跟你廢話!」鐘山不屑道。
  「哼!,司馬青憤怒之中,虛空中忽然出現一柄紫色長劍,仿誅仙劍,明明布置著誅仙劍陣,不知為何會又多出一把?
  那一柄仿誅仙劍向著鐘山急速射來,一股恐怖的氣息直入鐘山心頭一般,好似有著摧毀世間一切的力量一樣。
  「轟﹋﹋﹋﹋﹋﹋﹋﹋﹋﹋﹋﹋﹋﹋!,鐘山面前忽然多出一條巨大的紫色尾巴,尾巴與來襲誅仙劍轟然相觸。一聲巨響之下,來襲的仿誅仙劍,居然應聲而散。
  司馬青臉色一變。
  「鐘山,你果然藏的很深,不過可惜,這里是誅仙劍陣,里面的每一道劍氣都能化身為誅仙劍。你就慢慢享受吧!」司馬青沉聲道。
  「享受?我喜歡這個詞!」鐘山笑道。
  說話之間,鐘山腳下忽然出現一個龐然大物,龐大的八極天尾,鐘山再也不私藏了,恐怖的八尾緩緩展露而出,甩天大尾,帶出浩瀚之力,其中四條尾巴,更是放射出一股股凌厲的劍氣。
  甚至司馬青還發現,這怪物身上放出的劍氣強度,比仿誅仙劍陣內的劍氣強度還強?不,更純正!
  浩浩大物,直徑達到了兩千里之大,八尾一甩,再沒有劍氣能夠靠近鐘山。
  怪物的兩個黑溜溜的眼睛,此刻好似放光一般。不停的打量著四個方向,準確的說是仿誅仙四劍。
  「咿呀咿呀!,八極天尾好似無比歡快的大叫了起來,聲音之中透著一股強烈的激動。雙眼光芒已經顯現出綠幽幽的貪婪了。
  「這是什么神獸?」司馬青臉色一變道。
  仿誅仙劍陣之外。
  「貍先生,鐘山要是有個三長兩短,我惟你是問!」九尾郡主怒聲道。
  「在下只是做個見證而已,郡主莫怪!」貍先生露出一絲苦笑。
  「完子完了,這誅仙劍陣,鐘山怎么破啊!」蘇阿佛一臉擔憂道。
  此刻,最開心的就數司馬縱橫了。
  「破?做夢吧,就算是大仙,也休想破陣,鐘山他一個天仙,只有找死的份。」司馬縱橫大笑道。
  「你閉嘴!,九尾郡主怒道。
  「九尾郡主,你可管不了我,擔心鐘山可以,但也要看看實際,鐘山,必死無疑,一個虛弱的大崝圣庭?我司馬家隨便去個大仙,就能將其摧毀,敢和我司馬家作對,那只有自取毀滅!」司馬縱橫心情無比舒暢道。
  「司馬家?司馬家怎么了?在鐘山面前,你們占過便宜?死了一個,抓了一個,還有一個人不人鬼不鬼,瘋瘋癲癲!」九尾郡主回敬道。
  人不人鬼不鬼,瘋瘋癲癲,這是在罵司馬縱橫被破了道心后,整個人都難以自控了。
  「哼,總之,這次鐘山必死,想要破誅仙劍陣,做夢吧,除非大崝那個神獸忽然出現,否則,永遠別想破陣!」司馬縱橫叫道。
  「轟﹋﹋﹋﹋﹋﹋﹋﹋﹋﹋﹋﹋﹋﹋﹋!,就在這時,海面上的誅仙劍陣一聲巨響,一條長達數百里的巨大紫色尾巴,轟然刺破誅仙劍陣,從內部刺到外部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