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9-29)      第二章龍門谷(09-29)      第三章龍門大會(09-29)     

長生不死76 大贏家

星辰,天上星辰遠動,每年一個周期,只有六月初七的午時,星辰才轉到特定位置,產生時空之力,女媧娘娘的遺寶才會出現,而當時剛好是正午,刺眼的太陽照射下,讓人根本無法看到高空的寶物!所以幾十萬年在沒有刻意尋找的情況下,誰也沒有現!”九尾郡主眼睛一亮的解釋道。
  “呃”有點意思……”蘇阿佛眉頭深皺,好似在消化這個猜測一般。
  “可是,傲來海非常大,這天空范圍也極為的廣,六月初七的午時,這只有一個時辰,我們如何找到具體方位呢?”,九尾郡主問道。
  “地方并不難找,所有人都知道!”,鐘山笑道。
  “所有人都知道?怎么可能!”,蘇阿佛不信道。
  “就在太上圣人殞落之地的正上方,無限遙遠的星空之中!”,鐘山鄭重道。
  “友上圣人殞落的地方……”蘇阿佛面部抽了抽。
  “不錯!”鐘山無比肯定。
  “你怎么確定是太上圣人殞落的上空?或許太上圣人和女媧娘娘根本沒有關系呢……”蘇阿佛說道。
  “沒有關系?怎么可能,圣人做事,很多時候都是那么玄妙!弘逍將軍”麻煩你將那一片海域用法術凝顯出來!”,鐘山說道。
  “嗯!”,弘逍點點頭。
  法術一展,太上圣人殞落的海域頓時鋪設而開。
  “這有什荊……”蘇阿佛還是不理解。
  “這邊資料,弘逍將軍都看過吧……”鐘山指著弘逍收集來的資料問道。
  “是,都看過,但沒看出什么!”弘逍點點頭。
  “將所有六月初七開宗立派的那些宗門全部顯示出來!”,鐘山鄭重道。
  “呃?這個,有些記不清了……”弘逍古怪道。
  鐘山探手取出一張絲帛遞給蘇阿佛。()
  “這是我整理的,你念出來吧,弘逍將軍負責在地圖上做記號!”,鐘山說道。
  蘇阿佛馬上接過。
  “凌云門”千折島!歸元宗,青湖島!”…………!”,蘇阿佛念著。
  而在地圖上”弘逍馬上用紅點做記號。
  當蘇阿佛將一百多個宗門念下來后,弘逍已經瞪大了眼睛。
  在地圖之上,此刻紅點連起,連出了一個大大的紅字。
  “媧……”九尾郡主念道。
  “媧?是個“媧,字,女媧娘娘?就是這里……”蘇阿佛驚訝道。
  “可是”這些宗門是這幾十萬年里才出現的啊,怎么會這么巧?”,弘逍馬上不理解了。
  “不是巧,是這幾十萬年”一直有人在推波助瀾,或者說女媧娘娘死后留下的后手……”鐘山說道。
  “不會吧,女媧娘娘這么厲害?連殞落后的幾十萬年的事情都算計到了?”蘇阿佛不可思議道。
  “這不難,事先就排好位置,只要找可靠之人在女媧死后按照排好的順序,安排一些人建立宗門不就行了?而且,沒現這些宗門都有個特點嗎?就是無緣無故就消失了……”鐘山笑道。
  而此刻,蘇阿佛和弘逍都古怪的看著鐘山。
  太變態了吧,僅僅憑借一些宗門建立的資料,居然能夠排列出這個字來?這還是人嗎?這誰能想的到?
  看著鐘山,眾人沉默了半響。
  鐘山那腦袋是怎么長的?這么詭異的排列,鐘山居然說,這不難,?蘇阿佛有種一頭撞柱子上的沖動。同樣是腦袋,差距怎么這么大呢?
  “可以肯定了”女媧娘娘的遺寶就在這個地方的上空,太上圣人在這里殞落,也說明了一個問題,就是太上圣人是為了女媧娘娘而來”但是女媧娘娘已經殞落,太上圣人來干什么?這又有待推敲!”,鐘山皺眉道。()
  “那個,太上圣人來的事情就不要想了,我已經有些迷糊了”就這里吧”說說怎么才能取到女媧娘娘的遺寶!這個才是最關鍵的……”九尾郡主馬上說道。
  “蘇妲己前輩沒和郡主說?”,鐘山忽然笑著看向九尾郡主。
  好似秘密被鐘山現了一樣,九尾郡主臉色一紅。
  “好了,好了”告訴你算了。蘇妲己前輩是給我個東西,但那東西要到地方后才能用,也是最后的鑰匙”所以別人就算找到也取不了,現在好了吧!”,九尾郡主眼睛一翻道。
  “啊?你不早說!”,蘇阿佛叫道。
  “要你給我個大仙器都那么小氣”我為什么要告訴你……”九尾郡主鼻子一皺道。
  蘇阿佛無語。
  “如此一來,不是只有我們才知道……”蘇阿佛忽然又叫道。
  “不可能,肯定有很多智者知曉,這種密碼并不難解,最少,我相信貍先生肯定能推測出來!”鐘山說道。
  蘇阿佛:“………………!”,“可是,星辰之上,那么遠,就我們這實力,沒有三五年,根本飛到任何一個星辰處啊!茄阿佛再度糾結道。
  “女媧娘娘做了安排,肯定有特殊所在”我們只要到時前往那里即可……”鐘山說道。
  “好吧!”
  “鐘山,你給我出來nnnnnnnnnnnnnnnnnnnnnnnn……”
  就在這時,大殿之外忽然傳來一聲炸喝。
  聽到這聲炸喝”眾人都是眉頭一挑。
  “司馬縱橫?”,九尾郡主眉頭一挑。
  眾人踏步走出大殿。廣場之上,此刻正站著一排男子,為就是司馬青與司馬縱橫”一群人的袖子之上,都帶著一圈黑布。
  而在他們面前”此刻正擺放著一口棺材!
  也許司馬縱橫與司馬青的身份都比較重,因此廣場上的侍衛們,并不敢相攔。
  “司馬縱橫,你想干什么?”,九尾郡主眼睛一瞪道。
  “干什么?鐘山殺我侄子司馬千軍,你們說干什么……”司馬縱橫寒聲道。
  “司馬千軍?我不記得殺過這樣的人……”鐘山淡笑道。
  鐘山看向司馬青,鐘山不用想都知道,這只是一個由頭而已司馬青急著過來不是為了司馬千軍,而是為了五色神石。
  因為在司馬青的思想里五色神石就在鐘山這里,現在不搶回來,等鐘山煉化成身外化身,就再也取不回來了。
  “這么多人證,你還狡辯……”司馬縱橫冷聲道。
  “狡辯個屁啊司馬縱橫你瘋了?幾千萬人親眼所見,是司馬千軍卑鄙的偷襲鐘山,只是沒偷襲到”反而被自己的箭射死而已,這種丟人的事”你司馬家也好意思拿出來撤潑?”,九尾郡主叫道。
  ……哼,郡主,司馬千軍不是你的親人你是不會懂的,不管如何,鐘山殺司馬千軍,必須為司馬千軍賠命!”,司馬縱橫冷聲道。
  “賠命?你有什么資格讓我賠命……”鐘山不屑的笑道。
  “我司馬家就是資格,你一個附庸我朝之人,居然殺我司馬家棟粱,我有權處置你……”司馬青忽然開口道。
  “你有權……”鐘山皺眉道。
  “貍先生,看了半天了你也說句話吧”我司馬青,有沒有權利處置鐘山……”司馬青忽然開口說道。
  說話間,不遠處忽然顯出貍先生的身影。
  “你做夢,司馬千軍咎由自取,關鐘山什么事?鐘山是我門客”誰也不許動他……”九尾郡主馬上叫道。
  貍先生露出一絲苦笑早知道就不來毛“這是太初的規矩,外附權利永遠不如我朝內重臣之權。貍先生你說是嗎……”司馬青逼迫道。
  “貍先生,不許欺負我,不然回頭我告訴圣王……”九尾郡主眼睛一瞪道。
  “的確,太初是有這個規矩不過,司馬千軍偷襲在先,小王爺也不能全權處理鐘山不過,你可以設計一定的懲罰只要鐘山能夠承受。司馬千軍的死”就與鐘山再無關系……”貍先生說道。
  鐘山雙眼微瞇的看著,太初的規矩?這明顯是專門幫太初人的規矩。自己終究是外人,在太初永遠沒有平等人權。太初?看來真不是久留之地。
  “那就誅仙劍陣吧,只要鐘山能從我誅仙劍陣走出來,司馬千軍的事情”我做主,司馬家永不追究!”,司馬青沉聲道。
  “司馬青,你怎么不去死”誅仙劍陣,這是人說的話嗎?你這是要鐘山的命……”九尾郡主怒叫道。
  “那誰來還司馬千軍的命?”,司馬青冷聲道。
  “今天誰也不許動鐘山,否則,我跟他拼了!”,九尾郡主怒叫道。
  “貍先生”你說吧,否則驚動,眾王決斷”對誰也不好,我想圣王也不想看到吧……”司馬青冷聲道。
  眾王決斷?這個詞好似特別敏感一般,貍先生瞳孔頓時一縮。
  “貍先生,你要站在哪邊?”,九尾郡主怒道。
  “郡主,這事我現在雖然可以不管,但是圣王以后………………”貍先生非常為難的看向九尾郡主”態度很明顯”決定犧牲鐘山了。
  鐘山一直關注著眾人態度,眾王決斷?真的那么重要?以至于太初圣王都不想見到?難怪,難怪莊子曾說“內優方能外利”這青丘內部還有太初圣王無法駕駐的法規?
  “貍先生,你真要鐘山去送死?”,九尾郡主恨聲道。
  “誅仙劍陣而已,這有何難……”鐘山一把抓住九尾郡主的臂膀。
  “哈哈,好大的口氣,大情圣王?你也太將自己當盤菜了吧……”司馬縱橫在一旁冷諷道。
  “誅仙劍陣?我鐘山也不是沒經歷過”只是怕有些人被我破了誅仙劍陣”又抱著長輩的,大腿”不要臉面的哭鼻子!”鐘山冷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