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1-29)      第二章龍門谷(01-29)      第三章龍門大會(01-29)     

長生不死75 畜生道封印

“家師仙逝之后,鐘山只拜天地!前輩好意,鐘山心領,此事休要再提!”鐘山好似不識好歹的說道。
  這一刻,幾乎所有人都以為鐘山瘋掉了,畢竟往后修行,越來越艱難,天仙?有些人一輩子就停留在了天仙。
  大仙何嘗不是?
  莊子之強,人所共知,最接近圣人的人,其實力之強駭人聽聞,不知多少強者想要拜在莊子門下而不得。
  可眼前鐘山怎么回事?推三阻四,莊子一再勸說,鐘山居然一再拒絕?
  羨慕那是正常的,更多是嫉妒,一個個嫉妒的雙眼通紅,鐘山怎么那么好命?
  程白衣、司馬青都是臉色陰沉的看著鐘山。
  紫霄教主眉頭深皺,至于太初圣王卻是帶著面具看不到表情。
  一旁九尾郡主臉色露出一絲焦急,答應啊!你怎么不答應啊?
  深深的看了一眼鐘山,莊子淡淡一笑道:“人各有志。既是不愿,那莊某也就不強求了。”
  “前輩厚愛了!”鐘山點點頭。
  鐘山雖然不知道莊子為何忽然想要收自己為徒,但是鐘山還是本能的拒絕了,排除身為帝王的驕傲,鐘山也不相信莊子會無緣無故的收自己為徒。
  小千世界的滄桑歲月已經讓鐘山將世態看的透徹,世上沒有無緣無故的恨,也沒有無緣無故的愛!莊子為何要收自己為徒?
  僅僅憑憶藍闕的一些推崇?從莊子的“天子劍”評判,鐘山已經看出,莊子此人對于帝王之道了解的極為透徹,是一個擁有大智慧的人。
  如此大智慧,大能力的人,會無緣無故與人攀關系?
  廣闊的根骨,昔日天家的末代家主天神子也曾經提到過。天神子雖然驚嘆但也沒有莊子這般要收自己為徒啊?
  能走到今天的地位,莊子也不可能是個膚淺的人。鐘山更寧愿相信莊子有著某種目的。
  某個不能告人,又意義深遠的目的!
  若是現在已經古仙境了,鐘山或許還想陪莊子玩玩,鐘山不怕麻煩,畢竟鐘山的一切都是在麻煩中積累的,可是鐘山修為只是天仙境根本逃不出莊子的手掌,那還是敬而遠之的好。
  看了一眼鐘山,莊子仿若看出鐘山對自己的抵觸,點點頭道:“既是如此,相見既是有緣,若有需求,可來找我!”
  “多謝!”鐘山點兵頭。
  莊子看了一圈四周最后看到太初圣王,對著太初圣王點點頭,繼而身上一道白光沖天而上,被莊子強占身體的那男子也一頭栽入下方大海。
  直到莊子離去,九尾郡主才蹦過來。
  “鐘山,你傻啦,這么好的機會!”九尾郡主叫道。
  “我若跟他去了那誰做你門客?”鐘山笑道。
  “呃是哦!”九尾郡主點點頭,好像是有這個問題。
  而其它人卻是古怪的看向鐘山。
  莊子為何那么青睞鐘山?
  紫霄教主臉色微微陰沉說起來,紫霄教主已經準備抹去鐘山這個萌芽了,可是,莊子的態度又讓紫霄教主躊躇了起來。
  冷冷的看了一眼鐘山,紫霄教主一甩衣袖,帶著程白衣消失在了原地。
  “貍先生莊子前輩先前的話都聽到了吧?”太初圣王問道。
  “是!”
  “撤走太初大軍,并且詔告天下五色神石已經被莊子前輩帶走了吧!”太初圣王道。
  “遵命!,繼而,太初圣王帶著先前的那一群人踏空而去。
  司馬青在離開之際深深的看了一眼鐘山。
  “鐘圣王,后會有期!”魑魅棋圣點點頭道。
  “后會有期!”鐘山點點頭。
  魑魅棋圣身形一晃消失在了眾人面前。
  人們接二連三的離去了,圍觀之人也沒有什么好看的了,紛紛散去。
  五色神石,玉虛昆侖大陣、誅仙劍陣、兇魔鬼車、三圣降臨、莊子論劍,已經足夠眾人留下非常深刻的記憶了。
  此斗,人們需要找個地方,平復先前的記憶。
  鬼島消失了,這片海域沒一會就走的差不多了,只剩下四人,鐘山、蘇阿佛、九尾郡主還有弘逍。
  “好了,走吧,五色神石都沒有了,我們回青丘吧!”九尾郡主有些掃興道。
  “是啊,鐘山,你還在看什么呢?”蘇阿佛叫道。
  而此刻的鐘山卻是眉頭深鎖,搖了搖頭。
  “怎么了?,九尾郡主疑惑道。
  “五色神石,不是女媧娘娘的遺寶,女媧娘娘的遺寶還沒出現,還在這傲來海!,鐘山無比肯定道。
  “怎么可能?五色神石怎么會不是?”蘇阿佛叫道。
  而九尾郡主先前的掃興卻是一掃而空,取而代之的是一股興奮。
  “你不夠聰明,你閉嘴!”九尾郡主興奮道。
  弘逍也是一臉疑惑的看向鐘山。
  “你怎么肯定女媧娘娘的遺寶還在這傲來海?,九尾郡主問道。
  “蘇妲己前輩曾說此寶關乎狐族,五色神石關乎狐族嗎?遺寶不對。其次,五色神石早在七圣謀天數前就在這里封印鬼車了,時間不對。再有,就是莊子剛才說的話!”鐘山說道。
  “莊子說什么?”九尾郡主疑惑道。
  “莊子說,好在還沒釀成大錯。這說明什么?最少說明傲來海還有一個大秘密。”鐘山肯定道。
  “鐘山,你太神了!不錯,女媧娘娘的遺寶一定不是五色神石,一定還在這傲來海,我們接著找。只有我們去找!,九尾郡主馬上興奮道。
  鐘山卻搖搖頭道:“能猜出這點的,肯定不止我們,只是現在不知道是誰!下面就算查,也要小心!”
  “嗯!,看著九尾郡主的神情,鐘山并沒有揭穿,因為鐘山也看得出來,九尾郡主其實也知道五色神石不是女媧娘娘遺寶只是她裝糊涂而已。
  紫霄教主帶著程白衣離去了。
  “教主,莊子護著鐘山,不能當著人前殺鐘山,也可以在暗處啊!”程白衣說道。
  紫霄教主看向程白衣,搖搖頭道:“我現在不想殺鐘山了!”聽到紫霄教主的態度,程白衣眉頭一挑道:“好吧!”
  “嗯!,“教主,你先回去吧我還有點事!”程白衣說道。
  “那你自己小心!”紫霄教主關心道。
  “多謝教主!”程白衣點點頭。
  繼而,程白衣踏步而去,轉瞬消失在了紫霄教主的視線內。
  看著程白衣遠去的背影,紫霄教主關心的神情一斂,略微陰沉的看向程白衣離去的方向,最終嘴角露出一絲不屑的淡笑。
  司馬青隨著太初圣王離開。途中:“圣王,司馬千軍雖然咎由自取但畢竟是我表親,我想送他一程。”司馬青說道。
  “圣王,司馬千軍是臣子侄,臣也想送他一程!,司馬縱橫也開口道。
  “嗯,去吧!”太初圣王點點頭。
  司馬青與司馬縱橫對著太初圣王微微一禮,二人踏步而去。
  深深的看著二人背影。太初圣王淡淡道:“貍先生!”
  “臣在!”
  “剛才要你發布的詔令,需要落實到位你就留下來監督詔令執行吧!”太初圣王說道。
  “是!”
  貍先生能領會太初圣王的意思。也知道傲來海的圣人遺寶,還沒結束。
  鐘山回到光前的海島。
  “鐘山你找到女媧娘娘的遺寶所在了?”九尾郡主問道。
  “差不多了!,鐘山想了想道。
  “差不多了?你找到了?不會吧!人家找了幾十萬年都沒找到,你才來多久?”蘇阿佛驚叫道。
  “不,幾十萬年,人們只是尋找太上圣人的殞落,并沒有專門去找女媧娘娘的遺物而已,女媧娘娘的遺物是在這大半年內才傳出來的!”鐘山鄭重道。
  “那又如何?你不是也最先找到了嗎?”蘇阿佛古怪道。
  “不,我還沒找到但知道如何去找而已!”鐘山搖搖頭。
  “這不一樣?誰也沒想到,只有你想到了。”
  “誰說只有我一人想到的?,鐘山搖搖頭。
  “那女媧娘娘的遺寶在哪里?我們快去取不能讓別人捷足先得了。
  ”丸尾郡主皺眉道。
  “取不到,時候未到!”鐘山搖搖頭。
  “什么意思?,“傲來海的海域,早已被無數強者搜尋過了,甚至圣人都搜過了,都沒有異常,說明女媧娘娘的遺寶,并不在傲來海!”鐘山肯定道。
  “啊?不在?那在哪?”
  “在天上!傲來海的高空之中!”鐘山肯定道。
  “高空?”
  “而且只有在六月初七的午時,才會出現!,鐘山肯定道。
  “我知道了。,九尾郡主好似忽然悟了一樣。
  “你知道什么了?”蘇阿佛皺眉道。
  “星辰,天上星辰運動,每一年一個周期,只有到六月初七的午時,星辰才轉到特定位置,產生時空之力,女媧娘娘的遺寶才會出現,而當時剛好是正午,刺眼的太陽照射下,讓人根本無法看到高空的寶物!所以幾十萬年在沒有刻意尋找的情況下,誰也沒有發現!”九尾郡主眼睛一亮的解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