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9-19)      第二章龍門谷(09-19)      第三章龍門大會(09-19)     

長生不死74 變態的鐘山


  隨著第一個本人的神念離去。另外兩個本人對視一眼,根本沒有理會這里的,螻蟻”相互點點頭,身上忽然白光一放,沖天而上。
  被圣人強占身體的另外兩人,陡然從半空中栽落到大海之中。
  圣人全走了,只剩下莊周一人并未離去。
  莊周并不再關注封印之事,而是轉頭看了一圈四方。
  “青丘之主,太初見過莊子前輩!”太初圣王對著莊周微微一禮。
  這一禮來的非常奇特,按理說,圣王只拜天地、圣人,其它一律不拜,此刻為何拜起了不是圣人的莊周?
  “青丘?”莊子馬上點點頭。
  莊子也沒有拿架子,微微一禮,算是對青丘之尊重。
  鐘山疑惑的看著這二人。
  “其實莊子和我青丘淵源很深,也是我希望他成圣的原因,可惜……,!”一旁九尾郡主小聲對鐘山說道。
  鐘山點點頭。
  “此役所為女媧娘娘遺物?”莊子淡問道。
  “是,可惜,五色神石不知所蹤!”太初圣王點點頭。
  莊子搖搖頭道:“妲己算謀滔天,可是,這次她不談這么做。女媧娘娘遺物,找得到找不到其實都一樣,何必執著?引來如此多的目光,好在還沒釀成大錯!”
  “可是?”太初圣王疑惑道。
  “五色神石不用找了,詔告天下吧,就說被我取走了!”莊子淡淡道。
  呃?遠處鐘山微微一鄂,五色神石何時被莊子取走了?明明是被八極天尾吞了啊,莊子干什么?為我打掩護?不對,莊子背負五色神石的下落,是為了盡快譴走傲來海的強者。
  可這是為什么呢?莊子為什么要這么做?
  看著莊子,太初圣王點點頭道:“是!”
  “嗯!”
  “前輩”不知此次新圣人的是誰?”太初圣王問道。
  太初圣王問完,幾乎所有人都盯向莊子”是啊,誰成圣了,人們早就猜測了,原來以為是莊子的,畢竟莊子號稱最接近圣人的人,成圣應該是他啊,可為什么不是他?
  “新圣人?他不是新圣人!”莊子搖搖頭道。
  也許莊子和青丘的關系真的很深,與太初圣王對話之時,也好似老朋友一般。
  “哦?不是新圣人?”
  幾乎所有人都懵了,新誕生的圣人不是新圣人那是什么?
  “他是,彌天圣人,*……”莊子鄭重道。
  “彌天圣人?是他?他又成圣了?”太初圣王驚訝道。
  四方無數強者都露出愕然之色,彌天圣人……,“彌天?”鐘山微微皺眉的看向魅魅棋圣。
  魅魅棋圣仿若看出鐘山的疑惑,馬上解釋道:“天下圣人,陽九陰六”昔日,陽間九大圣人,其中鴻鈞道祖等七圣殞落,但有兩個圣人并未殞落。他們雖躲過天譴,但天怒難消,這兩個圣人也受到牽連!雖未殞落,但不再為圣!”
  “兩個圣人?鴻鈞等七圣擅動天數,那這兩個圣人從頭到尾都沒參與?”鐘山皺眉道。
  “不錯”也許他們看出來了,從大商封神一役開始,他們就遁離天下,據說兩個圣人一直藏于一個小千世界,在那小千世界一直等到天譴之后!”魅魅棋圣說道。
  躲入小千世界?鐘山一陣古怪?不會那么巧吧!
  貌似自己以前所在的小千世界,就傳聞曾經有過兩個圣人進入賭斗過,還各留下一份功法以還天地因果”一份就是“天魔淬體**”另一份就是贏曾經給自己的“天機圖,。
  會不會是他?鐘山一陣愕然!
  彌天圣人?
  莊子對著太初圣王點點頭。
  “這天下,又要發生大變了*……”太初圣王疑惑道。
  “大變?天下什么時候沒有大變過?一直在變!倒是你,青丘不復當年了,面對天下波瀾”青丘再不強大,早晚湮滅!”莊子淡淡道。
  “謝前輩點撥,借此機會,想請前輩為我看看這柄天子之劍*……”太初圣王說道。
  說話間,探手取出一柄銀亮的長劍”非常鄭重的遞向莊子。
  莊子深深的看了一眼太初圣王,最終淡淡一笑道:“我已經好久不為人看天子之劍了,看在女媧娘娘還有青丘先輩的面子上,我就再給你看看吧!”
  “謝前輩!”
  莊子接過太初圣王的佩劍,抓在手中,微微閉目,好似用心感受這柄長劍一般。
  “看劍?什么意思?”鐘山古怪的看看魅魅棋圣。
  看劍?看太初圣王佩劍的質量?不會吧,這有什么好看的?
  魅魅棋圣深深的看了一眼莊子,轉頭對鐘山說道:“鐘圣王還不清楚吧,莊子其實不是在看劍,而是在,看,圣王還有太初圣庭!”
  “哦?這如何說起?鐘山疑惑道。
  “莊子自有**,能感觸深入,也有其獨到的分法,在他的分法中,共有三種劍,天子劍、諸侯劍、庶人劍!”
  “天子劍?諸侯劍?庶人劍?”蘇阿佛露出一絲疑惑。
  “天子之劍,以天下為劍身,包以四夷,裹以四時,制以五行,論以刑德,開以陰陽。此劍直之無前,舉之無上,按之無下,揮之無旁。上決浮云,下絕地維。此劍一出,匡正諸侯,威加四海,德服天下*……”
  “諸侯之劍,以智勇之士為鋒,以清廉之士為愕,以賢良之士為背,以忠圣之士為首,以豪杰之士為把。此劍直之亦不見前,舉之亦不見上,按之亦不見下,揮之亦不見旁。上效法圓天,以順三光;下效法方地,以順四時:中和民意,以安四鄉。此劍一用,如雷霆之震動,四海之內,無不賓服而聽從君命。”
  “庶人之劍,蓬頭突鬢垂冠,濃眉長須者所持也。衣服前長后短,雙目怒光閃閃,出語粗俗不堪,相擊于人前,上斬脖頸,下刺肝肺。”
  聽著魅魅棋圣的解說,鐘山心中充滿了感嘆。
  “上決浮云,下絕地維。此劍一出,匡正諸侯,威加四海,德服天下!好劍,好一柄天子之劍!”鐘山感嘆的點點頭。眼中盡是感嘆。
  鐘山看向莊子,眼中閃迂一絲怪異,莊子?莫不是他也修帝王之道?對帝王之道了解如此透徹?
  遠處,莊子雙目一開,指頭對著長劍微微一彈。
  “叮*……”
  長劍翠鳴,輕顫間,莊子看向太初圣王。
  “已達諸侯劍境,熱離天子之劍,還稍欠火候*……”莊子道。
  “哦?”太初圣王微微意外,語氣之中閃過一絲不信。
  離天子之劍還欠火候?
  “內優方能外利,好自為之!”莊子語氣略有深意道。
  “多謝前輩!”太初圣王雖然心中疑惑,但還是對莊子微微一禮。
  忽然,莊子轉頭之間看向了鐘山方向。
  “大情圣王,鐘山?”莊子疑惑道。
  “呃?”鐘山微微一鄂。
  不僅鐘山微微一鄂,就是紫霄教主、太初圣王還有一眾圍觀之人都是微微一鄂。莊子怎么忽然關注起了鐘山?
  “鐘山,見過前輩!”鐘山帶著疑惑的點點頭。
  莊子撇開太初圣王,踏步而來。
  “多次聽聞憶藍闕推崇于你,今日一見,果然非比尋常*……”莊子笑道。
  鐘山一陣古怪,非比尋常?是我的根骨吧!
  “前輩謬贊了!”鐘山馬上說道。
  遠處,紫霄教主皺眉看著。眼中閃過一股凝重。
  “既然為太初看了天子之劍,不若為你大情也看一看吧!”莊子說道。
  這下,人們就更古怪了,看天子之劍?莊子一般可不為人看的啊,為太初看,也只是因為和青丘的淵源,現在干嘛?主動為鐘山看?
  “我不用劍!”鐘山古怪的搖搖頭。
  人們一陣無語,哪有帝王沒劍的?天子之劍,就算不用也都煉化一柄啊!
  “刀亦可!”莊子笑道。
  圍觀之人更加古怪了,為了給鐘山看劍,莊子居然委曲求全,打破只看劍的常規,連刀也看了?
  鐘山有刀,大刀,長生,。
  “這個,多謝前輩厚愛,我看還是算了吧!”鐘山拒絕道。
  圍觀之人都無語了,多少圣王想得莊子品劍而不得,畢竟,可以借莊子品劍來完善自我,可這個鐘山居然還拒絕?他瘋了?
  聽到鐘山的拒絕,莊子非但沒有氣惱,反而露出一絲滿意的笑容。
  “如此廣闊的根骨,世所罕見,你可愿拜我為師?”莊子再度說道。
  這一刻,圍觀之人已經不是無語了,而是麻木了。真的假的?莊子一共才八個弟子,而且每一個弟子都是經過很長時間考驗才收下的,現在居然準備收鐘山為徒?還是那種主動型的?
  鐘山也是眉頭微皺,深深的看了一眼莊子。
  一旦拜下莊子,那大情圣庭將再無危險可言,只要不面對圣人,絕對可以應付一切局面,可……
  “多謝前輩厚愛,家師天星子!”鐘山搖搖頭。
  “可天星子已死,你可再拜新師啊!”莊子依舊說道。
  人們很不理解,這人真的是莊子嗎?莊子會說出這樣的話?同時一個個眼紅的要死,盯著鐘山,恨不得馬上替換鐘山才好。
  “家師仙逝之后,鐘山只拜天地!前輩好意,鐘山心領,此事休要再提!”鐘山好似不識好歹的說道。
  【注冊會員可獲得私人書架,藏書看書更方便!59文學永久地址:www.booksrc.net】注冊59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