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1-22)      第二章龍門谷(01-22)      第三章龍門大會(01-22)     

長生不死71 三處斗場

血海星空魂祭大陣之內。
  汪洋大海,轉眼間就被血色全部侵襲,盡是血色海面,血浪滔天,咆哮不止。無盡修者鬼魂在血海之中痛苦的掙扎。
  天空向外遁逃的修者,一個接著一個的殞落而下,一入血海,轉眼尸骨全無,變為痛苦掙扎的鬼魂。痛苦不止。
  四面八方都是慘叫之聲,人們的慘叫充滿了恐慌,因為根本就逃不了一樣,好似飛來飛去,還在原先不遠處打轉一樣。
  「空間陣法﹋﹋﹋﹋﹋﹋﹋﹋﹋﹋﹋﹋﹋﹋﹋!」
  一個看出奧妙的修者驚吼道。空間陣法?混亂的安間?這什么大陣?這還怎么逃?
  這還不是最讓人恐懼的,最恐懼的是天上。
  太初圣王、紫霄教主、太乙圣王和鐘山等人,此刻都無比凝重的看著天上。
  天塌下來了,真的是天塌下來了。
  無盡星辰墜落而下,如流星雨密集沖擊一般,瘋狂不止。
  恐怖的星辰不斷的砸入血海之中,激起萬重巨浪。
  「轟﹋﹋﹋﹋﹋﹋﹋﹋﹋﹋﹋﹋﹋﹋﹋﹋﹋﹋!」
  星辰的撞擊是極為恐怖的,無數修者根本擋不住星辰的撞擊,恐怖的巨力,頓時將一個又一個修者砸入血海之中。
  毫無反抗,無比厚重的星辰,無比龐大的星辰,不停的砸下,就好似昔日大崝凌霄天庭一樣,一個接一個的凌霄天庭不停落下。那股沖擊極為的震撼。
  當然,面對星辰還是有很多人能應對的,可是星空黑洞呢?
  一個恐怖黑洞隨著星辰墜落而下,恐怖的吸力,頓時將修者攪的粉碎,但魂魄卻詭異的保存下來,落入血海。
  好似,星辰殞落與黑洞的落下,完全是為了血海服務的一樣。
  邪異的大陣,恐怖的大陣。
  轉眼間,星空凌亂,加上大陣中的空間因素使得眾人忽然看不到彼此一般,最少遠處的人都看不到了,僅僅只能看到身邊的一些人。
  就在這時,一個巨大的星辰忽然砸向鐘山等人之處。
  魑魅棋圣眼睛一瞪,探手一掌打去。
  「轟﹋﹋﹋﹋﹋﹋﹋﹋﹋﹋﹋﹋﹋﹋﹋﹋﹋﹋﹋!」
  星辰被打偏,打入血海之中。
  「好厚重的星辰,和真正的太像了這不會是真的星辰吧?」魑魅棋圣驚訝道。
  「那怎么辦?,九尾郡主一陣焦急。
  「郡主放心,老朽不會讓郡主出事的!,魑魅棋圣馬上說道。
  魑魅棋圣為狐族宿老,自然知道九尾郡主在狐族的重要。
  「還有我,魑魅棋圣,你可要保護我啊!」蘇阿佛馬上往魑魅棋圣身旁靠了靠。眼中盡是擔憂。
  因為蘇阿佛剛才親眼所見,遠處的幾名天仙毫無招架,墜入血海了。這里的大陣太邪門了。
  「轟﹋﹋﹋﹋﹋﹋﹋﹋﹋﹋﹋﹋﹋﹋﹋﹋﹋﹋﹋!」
  遠處紫霄教主探手間一道天雷打碎周側大量星落。
  「紫霄教主還是留點力氣應付兇魔出世吧,這里的星辰是永遠打不完的。星辰落入血海,就重新輪回到天上再落。」太乙圣王搖搖頭道。
  紫霄教主點點頭,帶著程白衣緩緩避讓了起來,四周環境忽然變化了,看不清百丈之外之景了,內部空間混亂也就一會功夫,除了那些絕世強者人們忽然分不清方向。分不清天與地了。
  一個個驚愕的只敢在小范圍移動。
  九尾郡主等人也是忽然發現四周顛倒了一樣,血海在天上星辰從下方往上射?
  眾人都知道是陣法的緣故,天地逆轉,使得大陣環境越來越惡劣,讓人越來越難抵抗。
  而各自的“世界”,人們根本不敢施展,那些施展“世界”的人死的更快,因為這里的空間元素太混亂了,一個施展不好,就被攪入血海之中,那就完蛋了。
  就在鐘山、九尾郡主、魑魅棋圣、蘇阿佛凝神以待之際。
  「轟隆隆﹋﹋﹋﹋﹋﹋﹋﹋﹋﹋﹋﹋﹋﹋﹋!」
  四人周側,忽然出現一個龐大的黑洞。
  黑洞來的太快了,好似憑空而來,恐怖的吸力仿若要將所有人都吸了進去。
  魑魅棋圣大袖一招,一股巨力帶著眾人快速向后退去。
  可,也許鐘山離黑洞太近了。根本帶不走。
  「鐘山!」九尾郡主驚叫道。
  「呼!」
  鐘山已經被吸入黑洞之中。
  入黑洞的一瞬間,鐘山非但沒有驚慌,反而露出一絲淡笑。
  心念一動間,神界就施展而出。
  鐘山的神界和大部分修者的“世界”不同,別人的“世界”幾乎是凝練出自己掌握的規則、法則,繼而寄托于天地之間,鐘山這個“神界”雖然暫時也要寄托于天地,可它有個最大的不同,就是不需要鐘山刻意的凝練,它是吸收、復制,它能吸收天地法則、規則。
  恐怖的吸收和復制,使得它越來越強大。
  神界一出,天罰之眼忽然眼皮一開,瞳孔一縮之際,暴露出一股欣喜之色。
  整個神界忽然間搖晃了起來,黑洞的法則快速被神界吸收,雖然沖擊很大,但,依舊還在神界接受范圍。
  可是,一炷香后,黑洞的擠壓之力還在增加一般,眼看神界快要受不了了。
  鐘山探手一招,帝王圖乍現。
  黑洞的法則沖擊帝王圖時,帝王圖任其進入,繼而反彈而回,一次強烈的沖擊,黑洞煙消云散了。
  神界在“天罰之眼”的梳理之下,快速恢復,不過,此刻的神界高空,卻憑空多出大量的黑洞了。
  收起神界,鐘山看向四方,九尾郡主他們已經不知去向,天上星辰的沖擊還在繼續。
  探手收起帝王圖,鐘山閉目感受。
  感悟著如何行走,對著一個方向,紅鸞粉蓮忽然變紅。
  大吉!
  大吉?鐘山知道什么大吉,也是鐘山為什么故意脫離魑魅棋圣等人的原因。
  順著紅鸞粉蓮所指的方向,鐘山緩緩飛去。
  一路所過,趨吉避兇,毫無危險可言,穿插在無數流星雨群中,如信庭游步,好似這流星雨大陣是鐘山布置的一樣,走的太輕松了。
  即便混亂的空間因素在鐘山面前都攔不住鐘山一樣。
  飛著飛著,沒一會,鐘山停了下來。
  九丈高的五色神石?
  五色神石周圍黑氣更加濃郁了。而且,此刻五色神石四周,整個鬼島好似忽然裂紋四起,大量黑氣噴薄而出,仿若有著絕世兇魔即將破封而出了一樣。
  「鐘山,是你?」忽然一聲驚異之聲在背后傳來。
  不用看,鐘山都知道,是司馬青。
  司馬青也打著和鐘山一樣的想法?
  鐘山右掌陡然變為銀色,轉頭一掌對著背后打去。
  而這一刻,司馬青也同時揮出一劍,偽誅仙劍!
  開天掌VS偽誅仙劍!
  “轟﹋﹋﹋﹋﹋﹋﹋﹋﹋﹋﹋﹋﹋﹋﹋﹋﹋﹋!」
  一聲巨響,沖擊出一股龐大的氣浪。
  司馬青誅仙劍被彈射而回,眼中充滿驚駭,鐘山的手掌怎么承受的住偽誅仙劍?
  也許是強勢碰撞,帶出了此處忽然成為一個焦點,大量黑洞從天而降。
  司馬青還想再戰,可此刻的鐘山卻已經消失不見了。
  鐘山不見了,九丈高的五色神石,也不見了。
  「混賬﹋﹋﹋﹋﹋﹋﹋﹋﹋﹋﹋﹋﹋﹋﹋!」
  躲開大量黑洞,司馬青一臉陰沉。
  鐘山是躲開了司馬青,這時候與人戰斗,絕對的不智,況且貌似鬼島就是一個大封印,封印即將打開,還是遠遠避開的好。
  五色神石!五色神石可不是那么好拿的,在剛才的那一霎那鐘山就發現了,五色神石雖然擺放在那里,卻牽引著無數法則,好似固定在那一處空間一般。根本取不走。
  可鐘山還有一個妖孽般的根神識,八極天尾一口下去,好似將那一方空間都吞了一樣。轉眸隨著鐘山暴退而開。
  五色神石啊,如此天材地寶,完全達到了古仙器的強度。練成身外化身?鐘山暫時可沒興趣,本體死,要身外化身有個屁用,還不如增強本體實力。
  找子個偏遠區域,八極天尾快速消化。
  要是讓別的修者知道,他們忙死忙活的五色神石,被鐘山很隨便的吃掉,肯定郁悶的吐血。
  恐怖的能量被八極天尾吸收,溢出一部分也夠鐘山受的,修為急速上升。
  天仙六重天!
  天仙七重天!
  一直到天仙七重天巔峰才停下了。鐘山長長呼了口氣。太舒暢了,天仙七重天?要是再有幾塊五色神石吃就好了。
  當然,也只有鐘山才覺得滿足,如此多的能量,僅僅升級了兩重天,不知讓多少修者為之心酸落淚。
  血海內掙扎的鬼魂漸漸消失了,好似已經被灌入封印之中一般。
  整個鬼島之上,黑氣沖天,黑氣之中隱隱約約閃過些許紅光,一股荒古氣息直沖四面八方。
  「要出來了,絕世兇魔要出封印了!」紫霄教主凝神道。
  「不應該這么快啊,五色神石封印不該這么快被破的,最少還能再拖一天,為何會這樣?」太乙圣王皺眉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