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10-01)      第二章龍門谷(10-01)      第三章龍門大會(10-01)     

長生不死70 鐘山一戰撒大網

「元始圣人都不想沾染?怎么可能,還有圣人怕的東西!」程白衣不信道。
  太乙圣王對著程白衣看了一眼,搖搖頭道:「圣人不是怕,是不想沾染!」
  「不是一樣嗎?」程白衣道。
  搖搖頭,太乙圣王說道:「當然不同,圣人已經是天下最強者了,只是有些東西不想去碰而已。」
  「你這話誰信?」程白衣不屑道。
  「住口!」紫霄教主淡喝道。
  程白衣只能悻悻不語。
  紫霄教主和太初圣王都盯著太乙圣王。
  「你們相信?,太乙圣王淡笑道。
  「我信!」太初圣王點點頭。
  「我也信,只是想知道,這五色神石是什么時候出現的?元始圣人的那個時代?」紫霄教主皺眉道。
  「是,當時鴻鈞、女媧、三清、接引、準提都在,大商也在。那時七圣還沒開始策劃逆改天數。
  想不到,一晃已經這么久了!」太乙圣王一陣唏噓。
  「那蘇妲己前輩為何說此物是女媧娘娘留給青丘的重寶?既然無法取,為何又成女媧娘娘的大禮了?」太初圣王淡淡問道。
  「蘇妲己,還是女媧娘娘寵愛她,當年為了付王帝辛,對于七圣之事幾經挑撥,以至于封神一役,原本不該出手的七圣,居然被蘇妲己挑了出來,七圣居然被她挑的盡出,瞞天之策差點崩潰,雖然最終鴻鈞道祖算計更高一籌,挽回了損失,但是蘇妲己這個爆炸源在這,眾圣都不放心,最終賜死,可還是被女媧娘娘救走。」太乙圣王感嘆道。
  顯然,前世的太乙真人在封神一役中起到了至關重要的作用。對于當年之事,知之甚詳。
  「蘇妲己?不愧為當年孤族第一天才!」紫霄教主說道。
  「何止,當年群圣逆改天數的大計劃,也就是到了最后我們才知道,在封神一役期間,我們誰也不知曉,都是群圣的棋子,而蘇妲己卻是僅僅憑借我們的出手,生生的推算出了群圣計劃。攪的群圣不得安寧。其智直逼群圣!」太乙圣王說道。
  「當年你不知道?你不知道封神一役的目的?,太初圣王驚訝道。
  「我當然不知道,知道的人,誰也逃不了天譴,就連七圣都逃不了,何況眾教的弟子?我若當年就知曉此事,就不是轉世重修那么簡單了。,太乙圣王搖搖頭道。
  「那你意思說,此五色神石的出現,比群圣計劃逆改天數的時間還早?,太初圣王皺眉道。
  「不錯!」太乙圣王說道。
  「那下面鎮壓的會是誰?,紫霄教主道。
  「不知道,鎮壓的兇魔,當年元始圣人非常避諱。」太乙圣王道。
  眾人一陣沉默。外圍無數強者也是靜悄悄的聽著,同時心里也百感交集,可還是擋不住眼中的那一絲貪婪。
  「紫霄教主、太初圣王,還是請回吧,此物不能取,即便蘇妲己曾經說過,也不能取!」太乙圣王搖搖頭道。
  眾人看看巨大的鬼島。眼中都是陣陣凝重。不能取,這里面到底是誰?連圣人都不敢招惹的因果。
  「越老越怕死!」鐘山身旁的九尾郡主小聲嘀咕道。
  「呃?,鐘山微微一鄂。
  「這怕什么,五色神石這種寶貝怎么能不取?絕世兇魔?兇魔就兇魔吧,怕什么!天塌下來還有大個子盯著呢!」九尾郡主撇撇嘴道。
  「什么意思?」蘇阿佛微微意外道。
  「絕世兇魔出來,有圣人頂著啊,難道圣人就不管不顧?再說了,兇魔出來也不一定會破壞啊,你們想想那個菩提祖師!」九尾郡主道。
  「呃?」
  「菩提祖師出來后,也沒有四處打殺啊,石猴化形讓他出來,菩提祖師還感激的教會他強大的本領,現在這下面封印的兇魔出來,可能也不會破壞天下啊,甚至還會感激收取五色神石之人,到時大把大把的古仙器往你手中送呢!」九尾郡主小聲道。
  可這小聲只是相對的,這里無數強者,靜悄悄的一片,聲音早就傳到了無數人的耳中。
  原本畏懼的強者們,被九尾郡主盅惑的頓時雙眼放過。
  這誘惑太大了,五色神石是一方面,還有“大把大把的古仙器”?
  很多人的眼睛頓時綠了起來。
  太乙圣王無語的看向九尾郡主,這家伙哪來的?自己堂堂圣王放下身段,苦口婆心的說了半天,換來的卻是越來越多的激動。
  「血、血海﹋﹋﹋﹋﹋﹋﹋﹋﹋﹋﹋﹋﹋﹋﹋﹋!,
  遠處,忽然傳來一聲驚呼之聲。所有人塑去,遠處的大海,不知何時開始,忽然變成了血紅之色,好似一片龐大的血海一般,血海還在向著鬼島范圍聚集越來越近,越來越近。好似在不停的同化著大海。
  「嗚嗚嗚嗚﹋﹋﹋﹋﹋﹋﹋﹋﹋﹋﹋﹋﹋﹋﹋﹋﹋﹋﹋﹋﹋!」
  聲聲鬼哭神嚎之音,那血海之中忽然間翻騰起一些修者的魂魄,魂魄在血紅中翻滾,臉上盡是痛苦之色,好似在掙扎一般,卻怎么也掙扎不出。
  「這,這不是前段時間傲來海沖突的兩方勢力的人嗎?他們死后,被人收魂了?」不知誰忽然驚叫了起來。
  「呼﹋﹋﹋﹋﹋﹋﹋﹋﹋﹋﹋﹋﹋!」
  血海之上,一條大浪沖天而上,剛好撲到那人。
  「啊﹋﹋﹋﹋﹋﹋﹋﹋﹋﹋﹋﹋﹋﹋﹋﹋!」
  一聲慘叫之后,那人頓時栽入血海,入血海的一霎那,所有人都好似忽然看到他被化為一堆白骨一樣,死狀極為凄慘,而血海好似有凝魂的能力,轉眼將他的魂魄凝聚成血海鬼魂的一員。
  恐怖的血海,大浪一瞬間撲了幾十個人,同樣的效果,轉眼化為血海鬼魂。恐怖無比。
  「呼!,
  大量強者沖天而上,一個個眼中盡是驚恐之色。太恐怖了,這血海到底怎么回事?
  「天、天塌下來了﹋﹋﹋﹋﹋﹋﹋﹋﹋﹋﹋﹋﹋!」
  飛上天的無數強者驚恐的發現,天上的星辰,正以一種恐怖的速度向著下方殞落。
  「逃啊﹋﹋﹋﹋﹋﹋﹋﹋﹋﹋﹋﹋﹋﹋﹋﹋!,
  七八千萬的修者,被這一幕嚇的調頭狂奔而去,想要快速離開此地。
  重寶動人心,生命更動人心。面對死亡,原本的貪婪頓時消失不見,第一時間想要逃離此地。
  可是,逃得掉嗎?
  太初圣王、太乙圣王、紫霄教主,三大強者誰也沒動,就這么看著四方。眼中盡是驚疑。
  「這是什么陣?遮天蔽日?這么大!,紫宵教主皺眉道。
  「四面八方,全部被封死了,好像比玉虛昆侖大陣還強?比司馬青先前的誅仙劍陣更厲害?」太初圣王也驚訝道。
  「血海星空魂祭?怎么會?怎么會有這么古老的陣法?」太乙圣王驚訝道。
  「太乙真人?你認識此陣?」太初圣王意外道。
  「以陣破陣,有人想要破封印!,太乙皺眉道。
  「破封印?,!
  「不對,不止破封印,它還要養魔,以億數修者魂魄,去壯大被封印的兇魔,強化兇魔,瘋了,他瘋了,到底是誰?誰這么不要命了?」
  太乙圣王驚駭道。
  「太乙真人,這到底是什么陣?」太初圣王皺眉道。
  「一個風水大陣,這種風水大陣,太傷天和了,昔日,鴻鈞道祖親自出手,滅絕天下所有記錄此陣的典籍,凡是會此陣的人,都被鴻鈞道祖清除了記憶啊,為何又出現了?」太乙圣王皺眉道。
  「被鴻鈞道祖滅絕了?你怎么知道?,
  「鴻鈞道祖共毀了七十二種大傷天和的陣法、功法和法寶,當年元始圣人跟我們提過,此陣就在其列。」太乙圣王眼中閃過一股不信。
  「鴻鈞道祖沒有做盡!」紫霄教主皺眉道。
  「怎么可能,鴻鈞道祖說是已經銷毀了,怎么可能沒有做盡?」
  “那現在怎么說?」
  「我怎么知道!,太乙圣王比較暴躁。
  「這種陣法,要如何破?」
  「沒辦法破,除非圣人,否則根本破不開,不然怎么會讓鴻鈞道祖那么重視?除非布陣人自己破開,不然永遠無法打破。我們只有小心了!」太乙圣王搖搖頭。
  「太初群臣聽令,各自保護自己,生死由命!」太初圣王馬上說道。
  「是!,
  生死由命?這句話道盡了情況的惡劣。絕世兇魔要出來了?
  血海之外,遙遠處的一個海島之上。
  人尊負手而立,看著眼前遮天蔽日的血幕。
  「大人,千名天仙,已經以命格獻陣,大陣正式開啟!,一名下屬說道。
  「嗯!,人尊點點頭。
  「大人,如此遮天血幕,會不會引來強者破開?,那下屬擔心道。
  「破?此陣乃是神皇當年所創,誰破的開?除非圣人,可惜,圣人是不可能來的。」人尊無比肯定道。
  「神皇天威!」那下屬崇拜道。
  「按照我說的繼續布置吧,待億魂能量沖入封印,就算五色神石,也不能再攔那位大人。我們在傲來海的事情也算是圓滿解決了。」人尊感嘆道。
  「是!,
  Ps:中途逃回來了。提前完成,馬上還要出去,提前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