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1-29)      第二章龍門谷(01-29)      第三章龍門大會(01-29)     

長生不死69 水遁

龐大誅仙劍陣擺出,恐怖劍氣漫天飛舞,使得近處的無數強者紛紛退后。
  漫天都是劍光。根本看不見誅仙劍陣的一切,可所有人都知道,內部正有著天翻地覆的沖擊。
  玉虛昆侖大陣!
  誅仙劍陣!
  一個是元始圣人遺留的陣法,一個是通天圣人遺留的陣法,兩個圣人的陣法在他們殞落之后,第一次的大碰撞。
  “退!”鐘山對著九尾郡主等人說道。
  此刻,想要強搶五色神石幾乎不太可能,而且兩個絕世陣法的碰撞,暫時看似非常平靜,但是,鐘山相信,強烈的震蕩就在不遠了。
  九尾、蘇阿佛不明所以,但還是隨著鐘山向后退去。
  就是魑魅棋圣也退到了九尾身邊,好似專門保護九尾郡主一般。
  太初圣王一揮手際,一眾太初強者紛紛退后,但,也有不知死活的人,抱著一絲僥幸向著誅仙劍陣靠了靠。
  “轟~~~~~~~~~~~~~~~~~~~~~~~~!”
  一聲超級巨響,無窮劍氣向著四面八方沖擊而去,轟爆間,鬼島周圍的大海轟然炸起萬重高浪,澎湃的沖擊,使得沖上前的強者們當場被絞殺干凈。
  誅仙劍陣爆開了。內部空間卻是忽然一陣搖蕩。漸漸恢復平靜。
  破了!
  誅仙劍陣破了,玉虛昆侖大陣也破了!
  一瞬間,圍觀之人有很多人的心思也活絡了起來,一個個激動的看著所謂鬼島。
  想要往前沖,但也知道那是找死,人們忍了又忍,目光不停的在鬼島上打量。
  “圣王,幸不辱命!”司馬青帶著些微的疲憊飛到太初圣王面前。
  “嗯!”太初圣王點點頭。
  繼而隨著所有人一起看向了整個海島。
  海島之上,有著近千名男子倒地,口吐鮮血。
  太乙圣庭的官員?玉虛昆侖大陣就是他們布置的?
  不過,此刻大陣被破,一個個受到反噬,全都倒地不起了。
  這些人,沒有太多人關注,人們關注的是五色神石。很快,所有人就被一座山吸引了。
  準確的說是山上一塊巨石。
  山不是很高,千丈左右,但是,山頂是平的,好似憑空被人削去的一樣,四周黑氣無比的濃郁,好似陰間的鬼澤一般。
  而在這山頂平臺之上,此刻正好好的擺放著一塊巨石,巨石呈五彩之色,九丈七尺三寸高。
  “五色神石?”不知誰第一個吼了起來。
  一瞬間,整個鬼島海域都沸騰了。五色神石,真的是五色神石?找到了。
  很多人眼睛都紅了,沖?
  有著幾十個不怕死的瞬間沖了過去。詭異的是,太初圣王與紫霄教主都沒有攔著。任由那幾十人沖上前去。
  大多數人都眼紅的盯著五色神石,只有少部分人發現了這古怪。
  幾十人沖上前,飛落海島之上,還沒觸到五色神石就先觸到了四周的黑氣。
  “啊~~~~~~~~~~~~~~~~~~~~~~~~!”
  觸碰黑氣的一瞬間,眾人慘叫而起,全身頓時流膿,繼而在痛苦中連逃跑都逃不了,倒地就化為了一灘血水。
  恐怖的一幕,引得幾乎所有人都是心中狂跳。
  又飛過去幾波人,可效果幾乎一樣,只要碰到黑氣,就轉瞬化為血水,恐怖不已。
  “這是什么?這么邪門?”
  “去了就是死?難怪太初圣王與紫霄教主不愿前往。”
  “五色神石?怎么在這黑氣之中?傳聞東勝神州東海的那個五色神石,當初四周光華萬千,吸收天地精華的啊,這個不對!”
  “可那是五色神石,應該沒錯啊!”
  “但是兩處怎么差別那么大?”
  …………………………………………在鬼島四周騷動不已之際,鬼島海域外圍的一個小島之上。
  人尊負手而立,身后站著七八名下屬。
  “時候到了,‘血海星空魂祭’開始吧!”人尊一揮手。
  “是!”七八名屬下恭敬道。
  遠處,鬼島四周的太初圣王與紫霄教主終于動了,二人在看了大量強者死在黑氣之下后,終于準備親自出手了。
  剛才死的人讓所有人看的清清楚楚,敢在太初圣王與紫霄教主面前抱有僥幸心理的人,能弱嗎?
  地仙、天仙,甚至還有一個散修的大仙,可即便大仙,也擋不住那黑氣,那黑氣到底有多強。
  這一刻,所有人都屏住呼吸,盯著太初圣王與紫霄教主,二人踏步而入。
  可就在二人踏步而出之際,一個身影忽然擋在了二人面前。
  一名身穿九龍皇袍的男子,男子眼若星辰,充滿了一種洞穿世間的睿智一般。
  “太初圣王、紫霄教主請留步!”來人忽然叫道。
  果然,太初圣王和紫霄教主都停了下來。一起看著這忽來之人。
  “太乙圣王,你終于肯露面了?”紫霄教主沉聲道。
  太乙圣王?鐘山眉頭微皺。
  “太乙真人!”太初圣王微微一禮。
  “太乙真人?”鐘山疑惑的看向魑魅棋圣。
  “是太乙真人,昔日元始圣人的十二門徒之一,不過后來不知為何,又投胎轉世,轉世重修了,那時,元始圣人已死,太乙就不再走修積陰德之路,改走修功名之路,創立太乙圣庭,因為前世名聲太大,依舊有人還稱他為太乙真人!”魑魅棋圣為鐘山解釋道。
  “嗯!”鐘山點點頭。
  “若不是二位想要強行取五色神石,我也不會叫住二位,二位還是不要再繼續了!”太乙圣王道。
  “為什么不能取?這五色神石就歸你太乙了?”程白衣冷聲道。
  “住口!”紫霄教主一聲冷喝。
  “管教不嚴,還望見怪!”紫霄教主馬上對著太乙圣王道。
  “呵呵!”太乙圣王搖搖頭。
  “此五色神石不能取?還是不好取?”太初圣王問道。
  “是取不得!”太乙圣王道。
  “哦?”
  “我太乙圣庭護著此寶,從來未動,不是我取不了,是取不得,昔日不止一名圣人前來傲來海,五色神石放在這,它們為何不取?就算自己不用也可以給弟子使用啊,他們為何視而不見?”太乙圣王說道。
  眾人眉頭微皺。的確,圣人都來過了,他們為何不取?
  “還請賜教!”紫霄教主疑惑道。
  “因為這五色神石,鎮著一份大因果,這份因果之大,即便圣人也不想去碰。”太乙圣王說道。
  聽到太乙的話,幾乎所有人都是眉頭一陣深鎖。
  大因果?什么大因果即便圣人也不想碰?聽著這駭人聽聞的消息,紫霄教主與太初圣王沒有駁斥,因為二人都知道太乙的背景,太乙圣庭在風冢疆域雖然不是最強,但是昔日跟隨過圣人,底蘊卻是極厚。
  “什么因果?”太初圣王道。
  “可還知道東勝神州的那塊五色神石?花果山上的五色神石?那塊神石是干什么的?”太乙真人說道。
  “那塊五色神石也有用意不成?”
  “那塊五色神石,一次炸裂,誕生出一個石猴,石猴后來拜師菩提祖師,賜名孫悟空,學的通天本領,一身實力,直至古仙之境,菩提祖師因為愛才,才收他為徒?為何只因調皮炫耀等小毛病就將他逐出門墻?每個弟子學的本領后都會有種炫耀心理,特別是沒經過磨難的孫悟空,脾氣不好,可以慢慢教啊,既然愿意收這弟子了,為何最后還要斷絕師徒關系?”太乙圣王問道。
  “的確,此事我也曾聽聞,可看不出端倪。這和花果山有什么關系?”
  “花果山,當初石猴誕生,雙目洞徹九霄,驚天動地,那一方天地,知道它的不再少數,為何沒有別人興了愛才之心?菩提祖師短時間能教出孫悟空,那比孫悟空早入門的弟子真的就朽木不可雕也?”
  聽著太初圣王的話,眾人越來越疑惑。
  “你是說,菩提祖師并不是為了收孫悟空為弟子,只是純粹想要教它本領?”太初圣王問道。
  “不錯!”
  “可是,那是為什么?”
  “報恩!”太乙圣王道。
  “報恩?什么恩?”眾人疑惑道。
  “被封印在花果山下,后因石猴誕生,才逃出封印的大恩!”太乙圣王深吸口氣道。
  “封印?菩提祖師被封印在花果山下?是五色神石鎮壓的他?”眾人張口愕然。
  “五色神石只是封印的一部分,不過,石猴誕生后,封印就消失了,所以菩提祖師感激石猴,才傳他本領,又不想與石猴再沾因果,所以師徒關系斷絕!”菩提祖師說道。
  說到這里,幾乎所有人都明白了太乙圣王的意思。
  鬼島之下,也鎮壓著什么?封印著一個強者?而且這塊五色神石比石猴化形的那塊還要大出近三倍。這,這下面封印的是誰?
  “這下面?”紫霄教主皺眉道。
  “花果山封印之處,昔日煙霧繚繞,華光四射,一派人間仙境的妙景,那是因為封印的是菩提祖師,而這里,你們看到了,邪氣肆虐,兇氣沖天,陰氣環繞。應該可以想象封印之人會怎么樣吧?”太乙圣王說道。
  “這鬼島之下,封印的是誰?”紫霄教主皺眉道。
  “說實在的,我也不知道,但是,你們也看到了,圣人們誰也不想沾染這里因果,就是我前世師尊,元始圣人也知道此處,他也不愿沾染。昔日還讓我看護此島,所以我太乙圣庭才會守護此處。”太乙圣王道。
  “元始圣人都不愿沾染?”眾人臉上一陣古怪。
  這下面,到底封的什么怪物?真的假的?有那么大因果嗎?
  PS:晚上要出門,下一更有點遲,大家見諒!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