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1-27)      第二章龍門谷(01-27)      第三章龍門大會(01-27)     

長生不死57 大破誅仙陣

就在司馬縱橫長劍斬向鐘山點際,劍的上方,忽然出現一揚,一個十丈大小的御璽。
  是方天玉璽,方天玉璽壓下的一瞬間,一股帝王氣息,一種鎮壓天下的氣息從方天玉璽之上噴薄而出。
  與鐘山對戰的司馬縱橫心中一驚。
  在司馬縱橫心里,鐘山的大仙器,也只有這柄大刀啊,可是這御璽的氣息?一股恐怖的氣息壓下”甚至司馬縱橫本身都有一股內心的顫動。
  大仙器,絕對是大仙器!這御璽也是大仙器?
  “轟……”
  方天玉璽與長劍一次狠狠的碰撞。一撞之下,一股恐怖至極的力道震在長劍之上。長劍被這一股巨力轟然砸入大地深處,轉瞬沒了蹤影。
  而就在此刻,鐘山與司馬縱橫的夾刀都相互碰撞了,這兩刀都好似帶出一個不同的世界,一熱,一寒。轟然碰撞之間”四方山峰盡皆炸碎。
  更遠處,不是被凍成冰山”就是化為巖漿之地。四方盡皆化為廢墟,只有鐘山身后的妲己墓冢”依舊如常。
  第一次相撞,居然不分勝負?不,加上長劍被打入地下”司馬縱橫驚駭的發現,自己好像還略輸一籌?
  怎么可能?他只是一今天仙而已。
  長劍從地上鉆了出來,再度繞著司馬縱橫旋轉,司馬縱橫冷冷的看著鐘山”怎么也沒想到這個鐘山這么強?
  他一直再裝?從開天后就一直隱瞞實力?可圣王不會看錯啊,天仙二重天,天仙二重天怎么可能與大仙對戰?
  除非,除非那種絕世兇人,他們有著一股與生俱來的兇性,這一股兇性能夠在戰斗中讓他們的戰斗超常發揮。
  鐘山是那種絕世兇人嗎?
  不是吧”開天之后,就馬上認慫了”選擇附庸”他是兇人嗎?
  司馬縱橫站在遠處眼中閃過一絲驚疑,鐘山右手抓著大刀,左手托著方天玉璽。
  對付大仙?鐘山的確還并沒有壓力,鐘山的底牌何其的多”一個大仙豈能難得住鐘山?打個比方吧,昔日小千世界陽間壁壘,只有古仙才能夠破開。大仙根本破不開。而鐘山”雖然借用了天下之勢,可那時還是凡人啊,以凡人之力,就能夠撕開小千世界壁壘。那現在仙人之軀還對付不了一個破了道心的大仙?
  昔日凌霄天庭為何不出手”只是為了穩住這今天地業位而已。
  雖然能夠與大仙對敵”但不能阻止大仙的破壞啊,所以為保大情,鐘山不得不選擇附庸。
  眼前司馬縱橫還被鐘山破了道心”一個破了道心的大仙,鐘山若是還對付不了,就太對不起他一代圣王的名號了。
  只是因為形勢”鐘山沒有痛下殺手而已。而且”鐘山暴露的也不多。對于這種人暴露”沒必要。
  “哼……”
  司馬縱橫不信,自己堂堂大仙,他只是天仙,一個無法翻越的鴻溝,他怎么可能勝我?是大意了?
  司馬縱橫一探手間,四周天地忽變,青色的天空之下”一顆通天徹地的萬古青松陡然豎立在司馬縱橫到身后。
  司馬縱橫的,世界,。
  但是,同樣擁有,世界”,鐘山自然不懼,鐘山身后,天地變為了紫色,神界再現。
  兩個世界好似相互銜接,鐘山站在神界”調動神界之力為己用,司馬縱橫站在自己的世界,調動自己世界力量為己用。
  “天仙的,世界”,為何這么穩固……”司馬縱橫眉頭一挑道。
  “是你的,世界,太弱了!”,鐘山不屑道。
  “哼,狂妄……”司馬縱橫冷聲道。說完,手中大刀再度向著鐘山斬來,長劍飛舞展出無盡劍氣。
  鐘山冷冷一笑,陪著司馬縱橫打了起來”這一打,就是近一天的時間。
  兩個世界相互沖擊,變得混亂不堪,江海逆流,萬物粉碎。
  司馬縱橫怎么也占不了上風,因為道心被破,見長時間被壓制”整個人也變的煩躁了起來。
  又是一刀”狂爆的火焰大刀,在“世界,木系能量增幅之下”轟然間化為一個太陽一般向著鐘山降落而下。
  長劍自然與方天玉璽糾纏在一起。
  大刀,長生,迎去,化為一顆巨大的月亮一般,兩刀再度狠狠地斬在了一起。
  恐怖的能量沖擊之下,司馬縱橫一陣發狠,拼著受到一定暗傷的情況下”左手向著鐘山身體狠狠的拍了過來。
  一個火紅色的手掌,攜帶滅世之威,仿若要一掌將鐘山拍成飛灰一樣。
  在司馬縱橫看來,鐘山兇則兇矣,肉身應該不能和他這個大仙比吧?
  一掌攜帶毀滅之威印象。
  鐘山眼中一冷。左手一伸,虛空中忽然出現一個銀色手掌,大量云霧繚繞,隱隱約約有些符文”一個銀色手掌迎向了司馬縱橫。開天掌!
  “轟~”,二人的,世界,同時撤去”只不過一個是主動一個是被動。
  鐘山收起了方天玉璽與大刀,長生”一擺褲擺,無比灑脫的看向遠處。
  遠處,司馬縱橫身體飛過大量廢墟,最終撞在了遠處一座大山之上,一撞之下,大山轟然崩塌。
  大量煙塵籠罩廢墟”直到煙塵散盡才慢慢暴露出一身虛弱的司馬縱橫。
  習馬縱橫左掌已經被打折”全身是血,臉上一陣灰敗,看向遠處鐘山,眼中閃過一股驚恐。
  為什么會這樣?對掌,最常見的對掌。
  大仙對掌天仙,大仙完敗?怎么會這樣?
  司馬縱橫不信,可全身骨頭好似已經散架了一般,根本動彈不得,眼中只剩下驚恐。
  “司馬縱橫?不過如此!”,鐘山不屑道。
  “噗……”
  遠處司馬縱橫一口精血噴吐而出”原本道心就破了”被一今天仙打成這樣”又一句“不過如此”,司馬縱橫再好的涵養,也當場被氣的吐血。
  “呼!”,“呼!”,遠處忽然又飛來幾個身影。
  一個接著一個的飛來。看到眼前廢墟,幾乎所有人都有些呆了。
  廢墟?龐大的戰斗廢墟?大仙司馬縱橫?天仙鐘山?
  鐘止,打敗了司馬縱橫?怎么會?
  一群飛來的人中,其中就有司馬千軍與司馬青。
  司馬青眉頭一挑,而司馬千軍卻是撲向廢墟。
  “二伯”你沒事吧,二伯……”司馬千軍快速取出丹藥喂司馬縱橫。
  司馬青沒有再看司馬縱橫”而是透過鐘山,看向鐘山身后的那座山,山下一個大門,上面突浮著九尾狐雕像?
  看到這個雕像,司馬青眼中一亮。
  司馬青沒有和鐘山多做廢話,只見司馬青的雙眼忽然微微泛青。可是,僅僅泛青的一瞬間,司馬青的雙眼就恢復了。
  因為這一刻,貍先生帶著另外一大群人也到了。
  可鐘山卻看的透徹”雙眼泛青的一霎那,一股攝神心魄的力量傳來。是瞳術?
  司馬青剛才想要用瞳術對付自己?只是被貍先生的到來打斷了?
  貍先生的到來,也忽然看看虛弱的司馬縱橫。微微驚疑。可也馬上將前因后果猜了個透徹。
  “鐘山,你后面的山里是什么?郡主呢?”,貍先生問道。
  “郡主在山里……”司馬青也問道。
  “諸位稍候,郡主很快出來見大家!”,鐘山點點頭道。
  在眾人要繼續說話之際,一個突兀的聲音忽然打斷了所有人。
  “猛人啊,你也太夸張了吧?傳聞你才天仙二重天?你將司馬縱橫打成這樣?你還是不是人?”,是蘇阿佛的聲音。蘇阿佛趕到的一瞬間”就看到了這驚世駭俗的一幕,堂堂大仙司馬縱橫”被鐘山打的全身骨折?太猛了。自己又錯過好戲了。
  “蘇阿佛,你說什么?”司馬千軍眼中一怒道。蘇阿佛淡淡的看了一眼司馬千軍,繼而一臉急切的又看向了鐘山”那一股漠視,氣的司馬千軍三尸狂跳。
  “鐘山,山里面到底有什么?你再不說”我們就要進去了。”,貍先生說道。
  圍觀的一眾強者都是躍躍欲試,特別司馬青”眼中充滿了渴望。
  “郡主在里面接收屬于她的東西,諸位不要靠前。鐘山不會為難大家……”鐘山淡淡道。
  “小王爺,里面必有重寶,我和鐘山的戰斗,已經有一天一夜了”九尾郡主還未出來。必須快點破開此山!”,司馬縱橫帶著一股虛弱道。
  眾人一聽,知道非同小可”一群強者一起飛天而起”一股股龐大的氣勢向著鐘山壓迫而下,仿若要制住鐘山,沖入山體一般。
  “轟~……”
  天空忽然降下一道十丈粗的血雷,血雷帶著一股強大的污穢破壞之力,直沖司馬青。
  司馬青臉上一變,探手一掌迎天而去。
  “轟……”
  司馬青一掌劈滅血雷,但強大的震蕩,震的司馬青下落千丈,而其它強者也被這余波沖擊的身形一陣東倒西歪。
  一個個驚駭不已,不僅僅驚駭這血雷,更多的是司馬青的實力。
  司馬青到底有多強?
  而鐘山卻是抬頭望天,這血雷不是鐘山釋放的,而是來自血云之中,蘇妲己?蘇妲己的出手?她在對付司馬青?
  “諸位在干什么……”四方忽然傳來一聲吒喝,是魅魅棋圣的聲音。
  眾人中*央,憑空出現魅魅棋圣的身影。陡然而來。震懾四方。
  b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