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9-29)      第二章龍門谷(09-29)      第三章龍門大會(09-29)     

長生不死55 媧

“擅動天數者,死!死死死死死死死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后面一連七個,死”充滿了一股無限的絕望。無比的宏大,感人心緒的悲鳴。是一個女子的聲音,聲音應該很動人,可是,此刻聽起來只有一股悲傷。
  聲音非常飄渺,不知從什么地方傳來,好似天地四方盡是這悲鳴之音一樣。
  茫茫的一個世界,一眼望不到盡頭,古仙的墓冢到底在哪?
  “鐘山,你有沒有聽到聲音?擅動天數者,死?”九尾郡主皺眉道。
  “你也能聽到?”鐘山眉頭一挑道。
  “這算什么!”九尾郡主一副很鄙夷的態度。
  忽然,九尾郡主張開小口,口中忽然吐出一個放著淡淡白光的小珠子,小珠子一出來就漂浮在空中,看似極為詭異。
  “這是什么?”
  “就是一個多月前我們去取的啊,是我父親留給我的。果然在這里用得到!”九尾郡主看著小珠子一陣興*奮。
  小珠子浮在宴中,繼而,忽然動了起來,向著北方激*射而去。
  “追!”九尾郡主臉上一喜道。
  二人向著北方急速而去,這一飛,就一天的時間。四周依舊下著茫茫血雨,血霧彌漫的天地,分不清東南西北。太龐大了,這個古仙的密境居然有這么大?
  一天之后,鐘山陡然感到心情一陣沉重,一種莫須有的情緒感染了鐘山。鐘山瞳孔一縮,鐘山心智何其堅定,居然被一種莫須有的情緒感染了?悲痛,絕望,自怨自艾。鐘山馬上凝神以待。
  剛飛過一座十萬里高的大山。
  “鐘山你看!”九尾郡主驚叫道。
  遠處一個巨大的廣*場,廣*場中心豎立著一座大山”還有一塊巨碑。
  大山的一面,有著一個巨門”門上凸浮著一個巨大的狐貍浮雕。
  巨大的狐貍,可這狐貍有著九條尾巴,九條尾巴舞動天地之態,充滿了一股叱咤天下之勢。
  九尾狐的臉剛好在巨門的中*央,左一半,右一半,左眼放著淡淡的白光,而右眼卻沒有眼珠。
  眼珠?
  九尾郡主父親留給她的小珠子以一種急快的速度直沖九尾狐右眼之處。
  “啪!”鐘山轉瞬飛到近前,探手接住白色小珠子,阻止了它繼續沖入狐眼。
  “鐘山,你干什么?”九尾郡主馬上疑惑道。
  “先看看,等會再銜入九尾狐眼。”鐘山鄭重道。
  “好吧!”九尾狐點點頭。
  二人在廣*場之上看了看,廣*場比較普通,秘密應該都在廣*場中*央的這座山中,還有那一塊石碑。
  “石碑上寫的什么?不會是那古仙的名字吧?”九尾郡主道。同時轉到石碑的另一邊看了起來。鐘山也抓著白光小珠子走了過去。
  走到石碑下,鐘山看著石碑上的字,忽然臉色一變,心中狂跳。
  石碑上豎列的寫著:擅動天數者,死!
  女媧娘娘,死!
  準提圣人,死!
  接引圣人”死!
  通天圣人,死!
  元始圣人,死!
  太上圣人,死!
  鴻鈞道祖,死!
  死死死死死死死!
  一連七個,死,字,說的是這七個圣人。血雨打在石碑上,更添了一股古樸與蒼涼。
  七個圣人的殞落?圣人的死?
  早就聽聞這七個圣人殞落了”但誰也不知道怎么死的。動了天數?是擅動天數死的?鐘山深深的震撼了。七大圣人,這七大圣人可不僅僅在風冢疆域聽到,而是年幼之時,在地球上的時候就聽說了這七大圣人,元神寄托虛空”不死不滅?可,到了大千世界時才知道他們死了,但誰也不知道怎么死的。
  七大圣人殞落?擅動天數?
  “鐘山”這上面說的是真的嗎?”九尾郡主帶著一股驚駭道。
  “不清楚!”鐘山在震撼之中搖搖頭。
  “你不是圣王嗎?這都不清楚?”九尾郡主撇撇嘴道。鐘山雖然有些無語,但更多的心神卻集中到了廣*場中心的大山,里面到底是什么?這位古仙又是誰?
  帶著一股沉重的心情,鐘山走到石門口。
  將手中白光小珠子輕輕的按進了那狐貍眼中。
  “轟~~~~~~~~~~~~~~!”
  天空一聲炸響,一道血紅色的天雷從天而降,直劈這座大山之巔。
  “轟隆隆!”
  拖著沉重的聲音,大殿緩緩打開。大殿內部漆黑一片,好似又一個小空間的入口一般。
  九尾郡主不等鐘山喝止,一腳踏了進去,鐘山只能緊隨其后。
  這是一個星空的環境。四面八方好似有著無數星辰投影一般,在這虛空近前。卻是有著一個龐然大物。
  千丈高大的大狐貍。不,是狐貍骸骨。
  一具千丈狐貍的骸骨坐在虛空之中,這骸骨的背后是九條千丈長的尾巴,一狐九尾。絕世妖狐。
  同時有著一股恐怖的威壓壓迫而下一般,壓的鐘山有種喘不過氣來。
  一種蒼茫厚重之感。
  這是一個九尾狐的骸骨,真正的九尾狐?
  都已經化為這枯骨形態了,死的不能再死了。
  可是,詭異總走出現在人們放松警惕之際,在看出九尾狐骸骨死的不能再死之際,那一對狐貍眼睛,忽然放射出淡淡碧綠之色的光芒。
  碧綠之光出現的一瞬間,夾刀,長生,就出現在了鐘山手中,鐘山額出冷汗的看著這巨大的九尾狐骸骨。
  “密境開啟了,我也只剩下這一堆骸骨,唉!幾十萬年了吧,我的這縷殘念終于等到了。我也可以解脫了*……”
  九尾狐骸骨之處”忽然發出一個女子的聲音,聲音之中透露著一股欣慰,一種悲傷。
  “你是誰?”,九尾郡主有些緊張的問道。
  “我?作為狐族的那個名字,我已徑忘記了,我的神魂曾附身一名女子,我叫…………!”這縷殘念好似陷入了追憶。
  “我叫,蘇妲己!”,殘念仿佛陷入一陣美妙的回憶一般。
  “蘇妲己*……”九尾郡主好似對這個名字不熟。
  可鐘山聽到這個名字的一瞬間,瞳孔猛的一縮,?蘇妲己?禍國殃民的妲己?不會吧?
  蘇妲己不是被殺了嗎?不對,被殺的應該是那個人類肉身,她說她神魂曾附身一名女子。
  “你是新九尾?”蘇妲己的殘念疑惑道。
  “我是青丘太初圣庭的九尾郡主!”,九尾郡主很直接道。
  “居然凋零如此,天作孽,猶可存”自作孽不可活啊,娘娘,這就是你所希望的結果嗎?”,蘇妲己語氣之中充滿了一股怨恨與悲鳴。
  “作孽?娘娘?你是說女媧作孽嗎*……”九尾郡主皺眉道。
  “不得對娘娘無禮!”蘇妲己的語氣一怒。
  “呃!”九尾郡主一陣無語。
  至于鐘山,卻是一直沒有插嘴。
  “新的九尾,你居然沒有得到歷代九尾天狐的傳承,那就由我隔代傳承于你,記住,你是狐族至尊者”號令天下,無狐不從!”,蘇妲己鄭重的說道。
  “呃?”九尾郡主眉頭微皺,繼而看看鐘山。好似不想讓鐘山知道她是狐族的這個秘密一般。
  看到九尾郡主那眼神,鐘山一陣無語,用得著這樣看我嗎?從我第一天聽到,九尾,這個名字,我就猜到了。
  “鐘山,你出去”為我護法!”,九尾郡主說道。
  鐘山深深的看了一眼龐大的蘇妲己骸骨,點點頭道:“也好,我在外面守候,盡力為你抵擋外人,不過”也只能盡力而為,若是魅魅棋圣他們至強者想要進來,我可攔不住!”,“嗯!”九尾郡主點點頭,翻手間取出三個東西。
  一串項鏈,一個戒指”一套女式紗裙!
  “這三個大仙器給你,除了魅魅棋圣,全部擋下來!”九尾郡主直接道。
  “嗯*……”鐘山點點頭,緩緩退了出去。
  出門之際,鐘山再度深深的看了一眼蘇妲己,鐘山感覺的出來,蘇妲己好似欲言欲止,話到嘴邊沒有說出口,明顯是因為自己這個外人在場。
  那就再等等吧,不知她到底為什么拖了幾十萬年還保留著那一絲殘念。
  “轟*……”
  大門轟然關閉。
  廣*場之上,鐘山的三個,大仙器,。一陣汗顏。別的散修大仙,為了一個大仙器而不得,而九尾郡主一伸手就是三個。
  三個大仙器?這怎么用?祭煉一下,鐘山會。可是祭煉之后呢?女式紗裙?一竄項鏈?一個戒指?
  想到對戰時,自己穿著女式紗裙,戴著女式項鏈和戒指,鐘山一陣惡寒。
  不管了,反正九尾郡主家大業大。八極天尾忽然出現,一口將三個大仙器吞下。繼而回到鐘山泥丸宮。
  龐大的能量快速消化,八極天尾也將大量能量轉化后灌入鐘山身體。
  鐘山閉目,深深的吸了幾口氣,全力的增強著修為。一炷香之后,鐘山雙目一開。眼中閃過一陣無語。
  三個大仙器,僅僅升了一重天?天仙四重天?
  這才天仙四重天,就需要三個大仙器,往后的日子還怎么過啊!
  就在鐘山為以后修行糾結之際,一道龐大的紫色天雷從天而下,直射鐘山。仿若要一瞬間殺死鐘山一樣,來勢洶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