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10-01)      第二章龍門谷(10-01)      第三章龍門大會(10-01)     

長生不死54 鐘山的發現


  ***煙海之上,無窮金雷從天上炸落。。狂暴的金雷仿若有驚*之威。遙遠星空,無數星辰大亮,無盡的星辰之力從星空被抽取而下,化為金色玄雷,轟擊向煙海四周。
  站在高空,紫霄教主略微驚駭的看著滿天星力化成的羌窮金雷。
  一道道射過身旁,帶出一股狂暴的氣息。
  紫霄教主探出右手,接過一道金雷。
  金雷落到紫霄教主掌心的一瞬間,狂暴的力量轟然間將紫霄教主右掌轟碎,在紫霄教主凝眉之際,轟碎的右掌再度復原,同時那金雷也陡然被紫霄教主吸入掌心,吸入體*內。
  “好狂暴的星辰金雷!”紫霄教主驚駭道。
  同時,紫霄教主低頭看向了正下方之處,那個引出無盡星辰金雷的男子,鐘山!
  “大情圣王?好深的棋道,那位九尾天狐號稱風冢疆域第一智者,幾十萬年下來,一局“天厄,擺出,天地震驚,想不到,九尾天狐絞盡腦汁排布的一局曠世殘局,被一個歲不過千的人僵持了?甚至看樣子還可能被他所破?”紫霄教主皺眉道。
  下方,鐘山的確在無盡星辰金雷不斷讓魑魅棋圣落子,每一子的落下,都帶動圍觀之人的一陣驚悚。
  看著四方海域那狂暴的沖擊,幾乎所有普通修者都是一陣頭皮麻。
  這是在下棋嗎?這是在下,命,吧?
  稍有不慎,無盡星辰金雷就能沖擊到島上。一旦上島,又有幾個能活下來?
  鐘山盡力破局之。
  陰間,南宮勝也在絞盡腦汁破著這真正的天厄棋局。
  南宮勝頭披散,眼充滿了凝重。頭頂星空之,無數星辰閃耀無比,但還沒有陽間主陣那么夸張降下星辰金雷。
  龐大的氣息從弈天監處直射四方,大情的很多強者都向著此處匯聚而來。
  泥菩薩、王骷、易衍等人都落在鐘山身旁。()()
  “圣王,這是?”易衍皺眉問道。
  “南宮勝正在對弈驚天殘局。泥菩薩”布置大陣,攪亂天機,消除所有異象*……”鐘山說道。
  “是!”泥菩薩躬身道。繼而身形一晃退了出去。
  “王骷,探查四方,不得讓任何人打擾,所有因為異象趕來的宵小”全部擒拿!”
  “臣遵旨!”泥菩薩說道。
  “圣王,這是什么?”易衍皺眉道。
  “或許,我要解開一個大秘密了*……”鐘山淡淡道。
  南宮勝的棋下的很快,整個人都好似進入了這個棋境,先前對戰魑魅棋圣的從容早已蕩然無存,顯然,布置真正天厄棋局的強者,有著逆天的恐怖棋力。
  這一下,就是一天一夜。一天一夜下來,南宮勝的臉上黑氣盡顯,好似被一股戾氣籠罩一般。
  盯著棋盤,南宮勝再也落不了子了,就這么抓著黑子,又看了一天一夜。南宮勝體外的黑氣越來越多。濃郁的好似將南宮勝徹底籠罩一般。
  一天一夜沒眨過眼皮的雙眼”忽然一眨眼,繼而南宮勝閉目,盤膝坐了下來。
  周身黑氣籠罩,直到又一天一夜之后,才漸漸散去。這一刻,南宮勝的頑勢盡去,再度恢復先前的從容。
  “圣王!臣已經到了極限!”南宮勝搖搖頭道。
  “極限*……”鐘山皺眉道。
  “是”棋到了這一步,以我現在的境界,已經不能再繼續落子了,因為我已經不能再操縱全局,落不了子,顯然”圣王在陽間也感受的最清楚吧!”南宮勝說道。
  “不錯,陽間所在的海島之外,億萬星辰金雷匯聚,一種玄妙的姿態停在海島之外,強大的威壓之下,即便古仙魑魅棋圣也是無比駭然”好似下一刻,億萬星辰金雷就能直奔我們而來一樣!”鐘山點點頭。
  “一子生”一子死,最關鍵的一子”若是落下正確”整個棋局盡解”若是落下失敗,則天崩地裂,圣王陽間身體必受奇害!”南宮勝說道。。
  “一子生,一子死?”鐘山皺眉道。
  “是,在先前的一天里,臣已經將這一步生死之棋推倒了兩路,一路在這個星位,另一路在這個邊角。”南宮勝指著這兩個位置。
  “這兩個位置?一個是“生,棋,一個是“死,棋?”鐘山皺眉道。
  “是,這一子落下,將情況生截然相反之變”臣無法推!”南宮勝鄭重道。
  鐘山點點頭。
  陽間鐘山也是看著眼前的龐大棋局。
  已經很多棋士此刻充滿了后悔,四面八方如一個巨蛋內部,無窮星辰金雷要向著自己狂瀉而下?鐘山這絕對不是在下,棋”絕對是在下“命,。
  魑魅棋圣也是帶著一股驚駭看著***幕,眼閃過陣陣擔憂,可并沒有打擾鐘山思路。
  蘇阿佛臉色有些白,而九尾郡主對鐘山卻是信心滿滿。
  鐘山看了看南宮勝所指的位置。
  到底該下哪一個?那個星位?想著那個星位落子,陡然間鐘山瞳孔一縮,因為此刻眉心的紅鸞粉蓮陡然變色了,變為了深藍之色。
  大兇之相?那個星位不能走。
  扭頭,鐘山看向那個邊角。嗯著那個星位落子。紅鸞粉蓮并未變藍,反而有些紅。
  就是這里。
  “魑魅棋圣,落在那里*……”鐘山指著那個邊角說道。
  看著那個邊角,魑魅棋圣咽了咽口水,帶著一絲懷疑道:“你確定?剛才我已經說了,這次參悟不了,我們以后可以慢慢參悟,但是,一旦走毀了這步,我不確定能夠保得住你!”
  “不會錯,落子吧*……”鐘山自信道。
  也許,鐘山的自信感染了魑魅棋圣。
  魑魅棋圣點點頭,鄭重的一個法訣捏出點向那一個邊角之處。
  一個黑色的海島緩緩浮出大海面上來。
  幾乎所有人都緊張的看著那海島,因為所有人都能感覺到現在的千鈞一,好似一塊巨石懸在頭頂,一根絲懸著。
  很多人都想走,都想喝止鐘山,但是,此刻的魑魅棋圣以古仙修為,卻是強行的攝住了所有人。
  誰也不許動。魑魅棋圣雖然做法霸道了點,但是,想想其一生,不”甚至其師尊、師祖、師尊的師祖,師祖的師祖,這么多代人,這么久歲月熬下來了,破局就在眼前,誰還能控制的住?
  誰也不許打擾鐘山!
  一子落下,就算是魑魅棋圣也是壓著一身冷汗。
  一子落下了。黑島出現了。
  “轟~~~~~~~~~~~~~~~~~~~~~~~~!”
  滿天星辰金雷在所有人驚悚之際,轟然爆響。
  “啊~~~~~~~~~~~~~~!”
  一名心理素質不高的人忽然慘叫而起。
  但滿天星辰金雷并未轟向眾人,而是以一種恐怖的度,倒射而回,沖天而上,直射向那遙遠的星辰之。
  “轟~~~~~~~~~~~~~~~~~~~~~~~~*……”
  恐怖的一道射天光幕,太快了,轉瞬沖到了無限高空。
  而在那高空之紫霄教主怎么也想不到這些星辰金雷會倒射而回”驚吼之間,郁悶的被無盡金雷淹沒了。
  紫霄教主的這個紫雷投影面對一道星辰金雷還能接下,而現在這可是億萬道啊。
  轟然間,紫霄教主的投影被炸的什么也沒有了。
  十息之后,在原先的地方才再度由紫雷凝聚出紫霄教主投影,只是此刻的紫霄教主,整個人都變的狼狽了很多,恨恨的對著天上看了一眼,又看向腳下。
  腳下”棋局破開了。真的破開了。
  煙海之地,忽然間從深海之冒出兩根萬丈高柱高柱*央散著九種不同的色彩。好似昔日小千世界鐘山所見到的圣地入口一般。
  “古仙密境”古仙密境開啟了!”魑魅棋圣驚異道。
  繼而魑魅棋圣踏步沖入這萬丈入口之。
  “鐘山”我的造化來了,走,進去!”九尾郡主興*奮道。
  蘇阿佛自然也緊隨而入。
  轉眼沖入這古仙密境。海島之上,無數強看見到這龐大入口,根本不用誰多說,一個接著一個的直沖而入,射入古仙密境之。
  鐘山一入古仙密境,就眉頭一挑。的確,這是一個類似,長生界,“極樂凈土,的地方。
  但是這個世界非常詭異,天降血雨,無窮無盡的血雨從天而降。大雨磅礴,散出陣陣悲鳴之音。好似昔日圣人殞落時之景一樣。
  這是什么樣一個世界?
  入了古仙密境,鐘山就一把拉著九尾郡主遁入遠處,離開了所有人視線才仔細觀察這世界。
  的確,這好似專門模仿昔日圣人殞落之景的。只是模仿,并不是圣人殞落,因為陰間的鐘山影軀,并沒有看到天地同悲的景象。
  “這是什么古仙?造了這么一個污穢的環境?”九尾郡主說道。
  而這時,鐘山卻是神色一稟,因為鐘山恍惚間忽然聽到一個聲音。一個充滿絕望又無限宏大的聲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