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1-19)      第二章龍門谷(01-19)      第三章龍門大會(01-19)     

長生不死53 莊子論劍

天上一道天雷,眾人腦海中也是一道天雷,所有人都好像被自己腦海中天雷劈傻了一樣。
  風冢疆域第一棋圣,魑魅棋圣,被人一局棋逼的吐血?
  和當初司馬縱橫的一樣,最終被一局棋逼得吐血?這還能和他下棋嗎?
  「二伯,這,這不是當天和你一樣?,司馬千軍對著司馬縱橫問道。
  司馬縱橫此刻張口愕然,一瞬間好似心平了好多,可一瞬間又好似胸口更加堵得慌。
  「小王爺,你看這?」貍先生眉頭一挑道。
  「大崝圣王,是修棋道的吧?」司馬青古怪道。
  「蘇阿佛,到底怎么樣了?」九尾郡主對著蘇阿佛問道。
  「不,不清楚,魑魅棋圣吐血了,好像,好像鐘山勝了?」蘇阿佛吶吶道。
  「呃,瞎落子也能贏?前面那些下棋的人,棋藝都活到狗肚子里去了!」九尾郡主一臉不屑道。
  蘇阿佛點點頭,表示贊同。
  這話要被其它棋士聽到,還不氣得吐血?
  露臺之上,鐘山看著魑魅棋圣,魑魅棋圣一口精血吐出之后,非但沒有如司馬縱橫那日一般頹敗,反而氣色更加的好一般。
  白發白須,詭異的忽然間漸漸變色,變成了淡淡的青色。
  「哈哈哈哈哈!,魑魅棋圣一陣大笑。
  眾人一陣古怪,魑魅棋圣不會受不了落敗的打擊瘋了吧?
  先前眾人還在想,鐘山一局敗魑魅棋圣,消息傳到青丘將是多大的轟動,現在看來,轟動還不止,鐘山逼瘋了魑魅棋圣,這才是大新聞。
  鐘山起身鄭重的看向魑魅棋圣。
  魑魅棋圣大笑之問,無數天地元氣向著魑魅棋圣狂涌而來,甚至,鐘山還感受到了氣運、功德。
  魑魅棋圣借此居然突破了?
  一陣大笑之后,魑魅棋圣起身,對著鐘山深深一拜道:「鐘先生大才,多謝鐘先生!」
  「恭喜魑魅棋圣,突破古仙境!」鐘山羨慕道。
  古仙,大仙之后,就是古仙了,這是何等的境界?魑魅棋圣居然因為一局棋就這么突破了?
  鐘山不羨慕那是不可能的,想想自己,還在天仙三重天徘徊,同樣一局棋,魑魅棋圣居然已經古仙了。
  陽間,魑魅棋圣突破到了古仙之境,而陰間,弈天監監正南宮勝也正式踏足大仙境。
  「南宮勝大仙!」鐘山看著南宮勝滿意道。
  「多謝圣王成全!」南宮勝恭拜道。
  陽間。
  「恭喜魑魅棋圣,踏足古仙之境!」貍先生說道。
  「恭喜魑魅棋圣!,一眾圍觀之人,無不喊出恭賀之聲。
  魑魅棋圣對著眾人點點頭,繼而看向鐘山道:「鐘先生的幫助,魑魅沒齒難忘,棋局已破,魑魅甘拜下風!」
  所有人都嫉妒的看向鐘山,這人太妖孽了。
  「魑魅棋圣不用如此,此刻你境界再升,再落一盤,敗得的人或許就是鐘山了!」鐘山馬上說道。
  「不,魑魅看的出來,從始至終,鐘先生神色都沒有絲毫波動,一直很從容,也就是說,鐘先生的棋道遠遠勝過魑魅。」魑魅棋圣一臉誠懇道。
  「呃!,鐘山微微一鄂,比較無語。這要怎么說呢?**未動?
  就算再落百棋,鐘山神色也不會有絲毫波動的,因為,與魑魅棋圣對弈的根本不是自己,而是陰間的南宮勝。
  「鐘山,下的好,給我九尾郡府長臉了!」九尾郡主興奮的飛了過來。
  「強片,你太猛了吧?,蘇阿佛也飛了過來。
  四方強者的目光看向鐘山之時,都是充滿了復雜。
  「貍先生!在下有一疑問,想向貍先生討教。」司馬青皺眉道。
  「小王爺請說!」
  「圣王到底是怎么想的?為何這么放任鐘山?」司馬青疑惑道。
  貍先生露出一絲苦笑道:「帝心難測,圣王自有圣王的打算!」
  司馬青深深的又看了一眼鐘山。
  遠處,九尾郡主很得意道:「魑魅棋圣?你的棋也不怎么樣?連我府上的一個門客也下不過,怎么能叫第一棋圣?我看,這第一棋圣的名頭還是轉給鐘山吧!」
  「郡主說的是,在下的確不適合第一棋圣的名頭,鐘先生當之無愧!」魑魅棋圣淡淡笑道。
  魑魅棋圣好似不在乎這些外物虛名一般,說話之間相當坦然。
  「魑魅棋圣過謙了,剛才只是鐘山一時僥幸而已,只是鐘山有一事不明,此次魂弈,到底為了什么?紫霄教主所說的古仙密境?,鐘山好奇的問道。
  魑魅棋圣深深的看了一眼鐘山,點點頭道:「是為了那個古仙密境,既然你是太初的人,我也就直說了!況且此事,多半還要落在你的身上。」
  「哦?」
  魑魅棋圣看了一圈其它棋士,淡淡道:「既然大家都能來此,也算有緣,就一起留下,再看一局吧!」
  「是!」一眾棋士紛紛應道。
  「鐘先生,請隨我來。」魑魅棋圣說道。
  說完,領著鐘山向上飛去。
  至于其它人,能被留下了已經是榮幸了,因此,都在四方山峰等候。
  魑魅棋圣先前所在露臺的山峰之巔,島上的最高峰。一行四人落在山峰之巔。
  四周云霧繚繞,根本看不清十丈之外的景色。
  魑魅棋圣探手一揮,一道法訣打出,從山峰之巔,向著四面八方,
  無數大霧轟然間退去,退向四面八方,轉瞬之間,這一片煙海的大霧就消去了大半。
  一眼望去,無限遼闊的大海上,散布著大量的海島,有些海島的土呈黑色,有些海島的土呈白色。
  魑魅棋圣一揮手間,大海深處忽然浮上來一個海島,漆黑之色。
  「這是?」鐘山皺眉道。
  「這才是真正的“天厄棋局”,先前我所布置的,僅僅是從這天厄棋局中感悟出來的一部分而已,從我師祖的師祖開始,就在這里嘗試破解了,可到今天也還未破解得了。最強布局。還請鐘先生將其破去!」魑魅棋圣說道。
  「真正的天厄棋局?」鐘山臉上露出一副驚駭之色。
  真的假的?魑魅棋圣僅僅憑借天厄棋局的一部分,就那么夸張了,
  這真正的天厄棋局又將是何等的變態?
  「破局有什么用?」九尾郟主問道。
  「破局了,這古仙密境就打開了!」魑魅棋圣鄭重道。
  「古仙密境?到底是哪個古仙?」九尾郡主疑惑道。
  「昔日我青丘狐族的第一狐,一個曾經追隨過圣人的絕世強者。
  殞落之后,這里就是他的墓冢。」魑魅棋圣深深的吸了口氣道。
  「你這是要刨人家墳?」蘇阿佛微微一鄂道。
  刨墳?聽到蘇阿佛的話,魑魅棋圣再好的臉色也是微微一黑。
  「那位古仙讓我狐族盡力開啟的。」魑魅棋圣鄭重道。
  「世上怎么會有這種人?讓后輩挖自己的墳?」九尾郡主一臉狐疑。
  魑魅棋圣一陣無語,搖搖頭道:「那位前輩曾說過,這個密境之中,有對我狐族的一些交代,讓我們后世狐族必須不停破解,他的心愿,就是狐族能夠再進入密境之中。」
  九尾郡主一臉狐疑,蘇阿佛也是滿臉不信,這目光看在魑魅棋圣眼中一陣無語,自己堂堂狐族古仙,有必要騙你們這些小輩嗎?我一紙書信給太初圣王,你們還不盡力為我破解?
  鐘山與別人不同,鐘山一般想的比別人還要深遠。
  第一,篡命師紫陽家的老頭對九尾郡主說過,她這次魂弈后會有大造化!現在大造化還沒出現,難道是開啟古仙密境之后?
  第二,紫霄教主忽來,已經幾十萬年了,他都不來一次,為何剛巧此次要來?是不是紫霄教主也懂得一些推算之術?或者有人點撥過他?否則為何那么巧的這次要來?
  第三,貌似自己與南宮勝有著一半的破解可能。
  難道冥冥之中注定這個古仙密境必破嗎?
  「鐘先生,你看呢?」魑魅棋圣看著鐘山。
  「盡力而為!」鐘山點點頭。
  「好,你說子,我落子!」魑魅棋圣一陣激動。
  祖師的祖師就開始研究這局棋了,到了自己這一代,更是棋道達至巔峰,可依舊破不了,眼看頭發斑白,即將天人五衰,想不到在壽元將近日,不但突破大仙境的禁錮,更引來了破陣之人。天眷我魑魅啊!
  鐘山看著眼前的布局,和先前魑魅棋圣擺的一模一樣。只是后續的落子肯定不同。
  陰間,南宮勝達至大仙境,境界得以突破。但是,新的棋局再度擺于面前。
  重破天厄。
  而這個煙海的高空,無限高空之上!此刻正有著一個黑點站在高空居高臨下的看著下方。
  正是先前退走紫霄教主。
  紫霄教主踏在虛空之上,冷冷的注視著下方的一舉一動,龐大的煙海云山或許能夠遮住別人的視線,但絕對遮不住紫霄教主的視線。
  紫霄教主一動不動,好似在等待著最終破局,等待著古仙密境的開啟。
  「九尾天狐之墓?昔日風冢疆域第一智者,死了也不安生,一局布到幾十萬年后了?真是妖孽,你到底布了什么局?」紫霄教主淡淡道。
  Ps:下午居然抽出了時間,第二更居然沒遲到,萬幸萬幸啊!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