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9-20)      第二章龍門谷(09-20)      第三章龍門大會(09-20)     

長生不死52 圣人降臨

陰間,昌京,弈天監。www.booksrc.net看小說就到~
  影軀鐘山與南宮勝坐于一個院落,院落擺著一醉棋局。
  “南宮勝,這是陽間的天厄棋局,盡你全力,破解之!”鐘山鄭重道。
  “臣遵旨!”
  “我再強調一遍,曾經已經有三個,道境,強者破過此局,第一個,十五子全身而退,第二個,二十子思維混亂,走火入魔,第三個,二十三子全身不受控制,仙元暴動,自我爆炸!”鐘山看著南宮勝道。
  “圣王放心,臣的棋道,在得《地書》內容之后,已經再有提升,此局,的確艱難,但是,臣自信能破,甚至徑感覺,此局仿若專門為我布置的一般!”南宮勝笑道。
  “哦?何解*……”鐘山疑惑道。
  “蒙圣王開天辟地,天降福澤之際,臣的傷勢已經全部恢復,境界所到,修為直沖而上,這段時間下來,臣已經到了天仙巔峰,離大仙之境,只是臨門一腳,或許,借此天厄棋局,能助臣一舉突破,直沖大仙!”南宮勝一臉肯定道。
  “好!好!好!”
  鐘山一連三個好,心充滿了舒暢,大靖圣庭,再增第二個大仙了?
  第一個大仙,王骷,就在不久前,王骷忽然稟報鐘山,他的修為已經沖到了大仙境,現在,在王骷之后,南宮勝或許馬上也要達到了。
  如此一來,大情實力再增。陽間的風冢疆域,算是暫時穩定下來,而陰間,這轉輪疆域可不那么簡單。
  根據探子來報,靠近大靖的一方勢力,那勢力的頭領,居然是一個能夠操縱時間的強者。絕世妖孽。
  時間?那會是多么變態,在整今天下也沒有多少吧,居然有一個就靠在家門口。
  不過還好”聽說那絕世強者還在閉關。
  等他出關日,大靖在自己的展之下,或許就已經能夠面對他了吧!
  南宮勝看著棋局,神色之閃過一股淡然,以一種然之勢,方可奴役全局。
  整個棋盤就是一今天下,天之厄難的天下。
  陰間,南宮勝!早在凡人之際,已經能夠以棋陣引動天劫,棋勝天下。
  陽間,魅魅棋圣!風冢疆域第一棋圣!
  南宮勝Vnetbsp;一個跨越兩界的巔峰棋士對決。
  一陣清風在院落吹起,南宮勝最先落子。
  一子落下,陽間鐘山將其復盤而下。
  “鐘山又走了一個棋法?”蘇阿佛疑惑道。
  “那當然,鐘山是要贏魅魅棋圣,可不是輸魅魅棋圣*……”九尾郡主肯定道。
  鐘山一子落下”對面的魅魅棋圣就深深的看了一眼鐘山。
  遠處山峰之巔”貍先生看著鐘山這一棋眉頭微皺。
  “貍先生,這一棋”稱怎么看?”忽然一個人聲音在貍先生耳邊響起。
  貍先生扭頭望去,卻是司馬青與他對話。
  貍先生微微一笑”踏步而去,轉眼落在司馬青的身旁。司馬縱橫與司馬千軍仿若得到司馬青的命令,誰也沒有攔著,任由貍先生與司馬青站到最前面。
  “小王爺棋道,在下佩服!”貍先生笑道。
  “貍先生不用過謙了,過謙就虛偽了,你當時不是落不了棋”是不想落,不想暴露吧。”司馬青淡淡道。
  “落下又如何?依舊不敵魅魅棋圣,不若早早放手!”貍先生淡淡道。
  雖然語氣很平淡,但其卻好似另有所指一般。
  司馬青意外的看看貍先生,搖搖頭道:,“放手?這兩個字說起來容易,做起了又怎會如說的那么灑脫?”
  “現在不放手”以后越來越難放了*……”貍先生淡淡道。
  “不說這個了,看看鐘山的棋吧,從那日與我二叔對弈的一局棋可以看出,鐘山應該已經一腳跨入“道境”或者說已經,道境,了,那么這一子落在那邊角是何意?”司馬青皺眉問道。
  “大情圣王,一代圣王”無論他底蘊再淺薄”也不是凡人所能揣度的”這一棋太偏”太險,此刻還看之不透,小王爺看呢?”貍先生問道。
  “的確是險棋,現在還不好說,待鐘山十子落后,再做評判吧*……”司馬青淡淡道。
  “甚好!”
  二人看著遠處棋盤,四方棋士也看著鐘山與魅魅棋圣對弈。
  大家都不怎么看好鐘山,畢竟,紫霄教主都大敗而回,何況眼前鐘山呢?眾人猜測的是,鐘山到底能夠落下幾乎。
  “啪!”“啪!”……………………
  轉眼之間,鐘山的十二子已經落下。但是”讓所有人想看到的景象并沒有出現,鐘山還在堅持?他還沒事?
  會不會是魅魅棋圣故意放水?
  這個念頭在所有人腦海之只是一閃而過”因為所有人都相信魅魅棋圣對棋道的尊重。是已經十二子了啊。
  “貍先生,現在怎么看*……”司馬青眉頭深鎖道。
  “這一局棋,不像鐘山的風格啊,天馬行空,羅天下?這太想當然了!”貍先生皺眉說道。
  “不錯,我也是這么想的!”司馬青點點頭。
  遠處,另一角落。
  “強人就是強人,十二子了,還在繼續!”蘇阿佛感嘆道。
  “啪*……”“啪*……”“啪!”
  “這,這十六子了啊?為什么還沒有天象顯示*……”蘇阿佛疑惑道。
  沒有天象顯示?早在落下第十子的時候,大霧上空,遙遠的星空之”有些星辰就已經開始大放異彩了。
  十六子了,所有人都驚駭的看著這一幕,這個鐘山真的這么強?雖說曾經打敗了司馬縱橫,可司馬縱橫也僅僅只能落下第五子啊。
  而所有人沒有現,就在這一刻,鐘山對面的魅魅棋圣卻是瞳孔一縮,深深的又看了一眼鐘山,一種不常有的凝重涌入心頭。
  玄妙到極致的棋盤對決,一盤演繹了整今天下。外圍的棋士們,很多棋士看的已經臉色慘白一片,所有人都收回了對鐘山的小覷。
  “啪*……”“啪*……”“啪!”…………”………………
  二人不斷落子,這時”鐘山已經落下二十五子了。
  可是,棋局還沒結束。
  還在落子。還在下。
  “呃,魅魅棋圣不會看在你面子上故意放水吧?”蘇阿佛古怪的看向九尾郡主。
  蘇阿佛棋道也并不強,或者說這次過來純粹是沾了府上一個門客的光,見鐘山已經落下二十五子時,本能的以為魅魅棋圣放水。
  而九尾郡主卻是露出一絲得意,淡獲道:“你不懂!”
  “我不懂?還請郡主賜教?”蘇阿佛疑惑道。
  “剛才我囑咐過鐘山,若是下不了棋的時候,就隨便填,鐘山和我一樣聰明*……”九尾郡主自得道。
  蘇阿佛嘴巴張開,半天合不攏嘴。不知被九尾郡主震驚到了,還是被鐘山的好運氣嚇到了。瞎填棋子?是不是真的?
  一眾圍觀之人,有著一些如蘇阿佛一樣,不太懂棋,都以為魅魅棋圣放水,可是,在看到身旁的有些棋士臉上白時,都露出一股驚訝,難道鐘山真的那么厲害?
  “小王爺,你看如何?”貍先生皺眉問道。
  “強,很強大的棋手!我現在可以肯定,他肯定進入了道境*……”司馬青鄭重道。
  身后司馬千軍和司馬縱橫看向鐘山之時,無不露出震驚之色,同時眼都閃過陣陣怨恨。
  “啪*……”“啪……”“啪!”…………………………
  鐘山的黑子還在一個接著一個落下,外圍看不懂棋的人,此刻大多都麻木了,有沒有那么夸張?一百二十六子了,這鐘山是人嗎?
  看懂棋的棋士,早就有很多不敢看了,一個個閉目盤膝而坐,不斷消化著鐘山與魅魅棋圣一乎乎的落棋。
  一百二十六子,想想,一眾棋士都覺得無語。
  另一邊,司馬青、貍先生、司馬千軍、司馬縱橫同樣如此,四人已經無言以對了。
  “這個鐘山,棋道真的這么猛?一百二十六子?”司馬千軍咽咽。水道。
  “鐘山已經出我的估計!”貍先生皺眉不已道。
  “嗯!”司馬青點點頭。
  這一刻,幾乎沒人再看棋盤的布局了,僅僅將落子順序記下了而已。
  所有心神恢復的人都是如此,看著棋盤落子,不再想布局用意,僅僅看著兩人。
  鐘山的落子已經將所有人都驚到了,有沒有這么夸張?
  難道還真的想勝魅魅棋圣不成?
  所有人看看鐘山,又看看魅魅棋圣,鐘山面無表情,而魅魅棋圣的臉上卻怎么潮紅了起來?
  魅魅棋圣眼居然出現了一絲血絲?所有人都揉著眼睛,好似不愿相信這個詭異的事實一般。
  “噗~~~~~~~~~~~~~~~!”
  忽然間,魅魅棋圣一口精血噴吐而出,血染整個棋盤。
  “轟~~~~~~~~~~~~~~~~~~~~”
  上天一道天雷直沖而下,一道金色天雷直沖棋盤,一聲巨響,整個棋盤轟然炸成粉碎。
  巨大的沖擊之下,圍觀之人沒有應有的慌亂與交頭接耳,而是集體無語,以一種看怪物的眼神,呆呆的看著坐在那里的兩人。
  主要還是魅魅棋圣嘴角處掛著的鮮血。
  我有沒有看錯?是不是真的?鐘山太變態了吧,破局了?還將魅魅棋圣逼得吐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