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9-29)      第二章龍門谷(09-29)      第三章龍門大會(09-29)     

長生不死51 鬼車

「司馬青那個變態,二十子?上天怎么不一道天雷劈死他!」蘇阿佛一臉嫉妒道。
  嫉妒的不止蘇阿佛,外圍的棋道高手們,有很多都露出了嫉妒之色。畢竟,就連圣王的近臣,太初頂級謀臣貍先生,都只下了十五子,司馬青卻下到了二十子,這境界又該有多高?
  不管參加過下棋還是一直看棋的人都知道一點,一旦進行魂弈,心神投入棋盤之中,每一步棋,都是需要耗費無盡的思緒,面對這天之厄難,根本就是寸步難允司馬青雖敗猶榮,先前天地異象好的說明,那可不是法力形成的,而是完完全全由一局棋引起的,那一局棋已經牽動了天道。
  「鐘山,一定要打敗魑魅棋圣。」九尾郡主對著鐘山說道。
  一旁蘇阿佛一陣無語,九尾郡主是怎么想的?到現在還指望有人能打敗魑魅棋圣?那可是風冢疆域第一棋圣,怎么可能打敗?
  遠處,魑魅棋圣沒有再看山峰上的一眾棋手,而是忽然抬頭,淡淡道:「紫霄教主大駕光臨,魑魅不甚榮幸,只是堂堂教主卻躲于暗處,不怕有損你教主威名嗎?」
  魑魅棋圣一說,幾乎所有人都忽然一驚。
  紫霄教主?風冢疆域紫霄道場的教主?他怎么會來?
  在所有人驚訝之中,魑魅棋圣所在的露臺之上,一道紫雷閃過,一個一身紫色道袍,額頭一對朝天兇骨的男子陡然出現。
  紫霄教主出現的一瞬間,一股恐怖的威勢噴薄而出,直壓的四方修為低的修者喘不過氣來。
  上位者的壓迫,一覽無余。
  紫霄教主,正是昔日去凌霄天庭逼庭的一人。看到遠處紫霄教主鐘山雙眼一瞇。
  「紫霄教主不請自來,不知所為何?」魑魅棋圣淡淡的問道。
  「千年一次煙海云山的魂弈,又為何?」紫霄教主淡淡道。
  「這是狐族之事,狐族乃是太初國獸,與紫霄教主沒有關系吧?」
  魑魅棋圣沉聲道。
  「怎么會沒有關系?狐族?我紫霄道場也有狐族,為何我紫霄道場沒有資格參加?」紫霄教主不急不緩道。
  「數十萬年了,紫霄道場從來沒有關心過我煙海云山為何此次卻要強行插足?老朽不解,還望紫霄教主解惑!」魑魅棋圣皺眉道。
  「因為我想要參加這一次,也想見見這次結果。」紫霄教主淡淡的說道。
  所有人都知道紫霄教主沒有說實話,但是,堂堂教主,是你們所能議論勢嗎?誰也沒有多做插口。
  「紫霄教主僅為了參加魂弈?不為別的?」魑魅棋圣沉聲道。
  「我為古仙密境!」紫霄教主淡笑道。
  古仙密境?聽到紫霄教主話的一瞬間,魑魅棋圣臉色一變死死的盯著紫霄教主。
  「紫霄教主也是古仙了吧,還對別的古仙密境有興趣?況且還是我狐族的,你不怕得罪整個青丘嗎?」魑魅棋圣沉聲道。
  「古仙?我是古仙,可古仙密境中的古仙不同,他曾經追隨過圣人,追隨過那亙古圣人的古仙。今天我這棋是下定了,你不想來日天下盡知吧!」紫霄教主沉聲笑道。
  紫霄教主在威脅魑魅棋圣?凡乎所有人都看的出來一眾棋士都是眼中一怒但終究未關系到自己的切身利益,誰也沒有跳出來。
  畢竟跳出來就是與紫霄道場對立。找死不成?
  深深的看了一眼紫霄教主,魑魅棋圣道:「那好吧,按照規矩,若是紫霄道場能破了我的天厄棋局,從此煙海云山的魂弈,就多一個紫霄道場若是不能,那只有紫霄教主請便了!」
  紫霄教主輕輕坐下沒有答應,也沒有反對。
  拿起黑子紫霄教主落子而下。
  一代教主,棋勢驚人,落子速度比之司馬青與貍先生還快。
  「古仙密境?好家伙,不會有古仙器吧?」蘇阿佛兩眼放光道。
  「沒見過市面,太初也有古仙器的,用得著這樣嗎?,九尾郡主不屑道。
  一見九尾郡主的鄙視,蘇阿佛一陣無語。
  「郡主,哪能和你比,我爺爺只是個公爵,家里最寶貴的也就是大仙器,哪像你,出入皇宮如無物,圣王的寶貝都不藏著你吧,,圣王有什么古仙器?圣王應該是古仙修為吧。有古仙器也很正常,況且我們太初圣庭傳承了這么久,肯定有啥寶貝的。」蘇阿佛期盼的看向九尾郡主。
  「不知道,知道也不告訴你!」九尾郡主很直接的反駁道。
  蘇阿佛只能一陣無語,而鐘山卻是一直看著那盤棋。
  紫霄教主果然強勢,天厄棋局的無窮星空之中,好似一道強勢雷電洪流沖刷而去,所到之處,星辰盡皆被雷電洪流沖碎,一路所過,吾可匹敵。強勢滔天的雷流大勢。
  紫霄教主,一上來就顯示了他的絕世霸氣。無限威嚴。
  不過,魅魅棋圣被認為風冢疆域第一棋圣也沒那么好對付。一子一子落下。
  當到第十六子的時候,紫霄教主再度步入司馬青的后塵,天空黑云籠罩,雷光閃耀之中,恐怖的天威壓迫而下,再度顯現出天象。
  「想不到紫霄教主也進入了道境!」鐘山皺眉道。
  「是啊,不知道能堅持到多少!」蘇阿佛點點頭。
  一子接著一子的拍下。魑魅棋圣終究是第一棋圣,棋道強悍,無人可敵。魑魅棋圣神情雖然變得凝重,紫霄教主卻是更加的夸張。
  紫霄教主全身雷電狂射,劈里啪啦,好似他整個人變成了一個巨大的雷球一般。
  「紫霄教主落下第二十三子了。」一眾棋士露出驚愕之色。
  可是,在魑魅棋圣落下二十三子后,紫霄教主再也落不下了。
  看著棋盤,整個人好似陷了進去一般,紫霄教主沒有說話但是,全身的雷電卻是不停歇的四射,狂暴的四射。
  就這樣,紫霄教主又看了一夜,整個身體好似已經變的很不穩定了一般。
  「轟﹋﹋﹋﹋﹋﹋﹋﹋﹋﹋﹋﹋﹋﹋!」
  一聲震天巨響,紫霄教主的身體,居然轟然爆炸而開。
  幾乎所有人都愣住了爆炸了?紫霄教主爆炸了?而且那樣子,還是炸的一點不剩?什么也沒有了?
  紫霄教主死了?幾乎所有人都不相信這一幕,太不現實了,堂堂教主怎么可能死了呢?
  「魑魅棋圣,太狠了!」蘇阿佛露出一絲古怪道。
  魑魅棋圣殺死了紫霄教主?有很多人這么想,可對面山峰上的貍先生、司馬青、司馬縱橫等人卻是越來越凝重。死死的看著遠處露臺。
  忽然間,原先爆炸的雷電再現,繼而向著中心匯集,轉瞬之間又聚到最中心,陡然凝成一人,紫霄教主。
  紫霄教主又復活了?大部分人在起初的震撼后,微微一鄂。腦袋有些跟不上這忽變。
  「魑魅棋圣,風冢疆域第一棋圣,果然名不虛傳!」紫霄教主沉沉道。
  「紫霄教主的“紫雷投影”也名不虛傳,人在紫霄道場,投影卻來到這里,魑魅佩服!」魑魅棋圣說道。
  「以棋道引爆我這個投影,棋圣之名當之無愧!」紫霄教主臉色并不好看。
  「紫霄教主乃是古仙以上,不知你這個投影實力幾何?」魑魅棋圣這是反過來威脅紫霄教主了。
  看著魑魅棋圣,紫霄教主眉頭挑了挑,淡淡道:「既然棋圣棋高一著,本教主也就不打擾你們了!」說話之間,紫霄教主身形一閃,消失在了所有人前。
  紫霄教主走了,可是魑魅棋圣、貍先生都是對著四周看了看,仿若在確定紫霄教主到底有沒有離開一般,可是,這次誰也沒有查到。
  貍先生對著魑魅棋圣輕輕搖搖頭。魑魅棋圣點點頭。
  「還有誰?」魑魅棋圣看了一圈各山峰之巔的棋士。
  可是,有司馬青與紫霄教主的兩個經歷,現在誰也不敢上前。
  司馬青?先前的癲狂還歷歷在目,雖然癲狂被司馬縱橫打斷,可是,那瘋狂的樣子卻深入人心。棋下的越深,越是瘋狂。司馬青有人攔著,紫霄教主可沒人攔住啊。
  他可是堂堂道場教主,就這么一個風冢疆域最巔峰的一個人物,最終居然自爆而亡?雖然只是一個投影,但也嚇退了剩下所有心存僥幸的人。
  下棋?這是去找死!
  魑魅棋圣看了一圈眾人,見無人敢再下,微微一嘆。正要說什么的時候,遠處一個角落山峰處卻傳來了一個女子的聲音。
  「鐘山,到你了,打敗魑魅棋圣,為我爭光!」九尾郡主的聲音。
  打敗魑魅棋圣?這句話聽的眾人臉上都是一陣抽摶,打敗魑魅棋圣?哪個大言不慚!
  所有目光全部轉移而去。
  所有目光看來,貍先生眉頭微皺,司馬青臉上露出一絲疑惑道:「就是他打敗你們倆的?」
  「是!」司馬縱橫點點頭沒有半點隱瞞。
  而其他棋士投過來的卻是一陣鄙夷,一旁蘇阿佛被萬眾鄙夷,差點找個地縫鉆進去。臉上盡是苦澀,小祖宗,就算你不懂棋,也能看出魑魅棋圣的強大啊!打敗他?
  魑魅棋圣看向鐘山方向道:「你是誰?」
  「我是九尾郡主,他是我的門客。鐘山!」九尾郡主馬上叫道。
  因為魂弈只對太初之人開放,因此,九尾郡主搶先報出名號,這樣就名正言順了。
  「九尾郡主?青丘已經好久沒有誰被封號“九尾”了,就算太初圣庭也是第一次,你是新的“九尾”?」魑魅棋圣微微一鄂。
  「九尾郡主,是三百年前被圣王封為“九尾郡主”的。,貍先生馬上說道。
  「九尾郡主?魑魅失敬了!,魑魅棋圣鄭重道。
  魑魅棋圣的低姿態,當真摔壞了一地的下巴。九尾郡主?啥身份?魑魅棋圣知道?所有人都投去好奇的目光。
  九尾郡主,來歷極為異常,整個青丘,或許只有圣王一人知曉,在青丘也得圣王無限寵愛,出現的三百年里,在青丘可謂是橫行無阻,神檔殺神,佛擋殺佛。誰也不敢得罪這個小魔女。
  當然,在好奇與利益等因素的趨勢之下,很多人都查過九尾郡主,可是,怎么也查不出根底,就這么好似憑空出現,讓所有人摸不清底細。
  可魑魅棋圣的態度是什么意思?難道魑魅棋圣知道?
  「嗯!」九尾郡主滿意的點點頭。好似對于眾人的驚愕表情非常享受一般。
  「九尾只是一個冊號,敢問九尾郡主名諱!」魑魅棋圣問道。
  「呃?」所有人都是微微一鄂。
  她不是就叫九尾嗎?還有名諱?
  「圣王說過,我的名諱誰也不能說。我是不會告訴你的!」九尾鄄主搖搖頭道。
  眾人一陣無語,名諱為何不能告訴人?開玩笑,名字不過是一個代號,為什么不能告訴人?所有人都以為九尾郡主瞎胡鬧,非常無語。
  只有鐘山微微一鄂,因為鐘山忽然想到,尸先生的名諱,也不能告訴人。為什么名諱不能示眾?
  只有魑魅棋圣神色一動,好似想到什么一般,點點頭道:「是我唐突了!,眾人更加古怪,魑魅棋圣下棋下傻了不成?
  「好了,鐘山,你去下吧!記得,一定要給九尾郡主府爭光,就算不能贏他,也要走二十五子以上,那些人傻,棋盤上那么多空位,不會填啊,一個個填上去就好了。」九尾郡主對鐘山囑咐道。
  鐘山無語,很糾結,這個九尾郡主說的在理,若是不會下棋的人,隨便填上就好,落子何止二十五子啊,兩百子都沒問題,可鐘山能那樣做嗎?
  「盡力而為吧!,鐘山擦擦額頭冷汗道。
  鐘山踏步飛上露臺。
  「鐘山!」鐘山非常氣度的報出名號道。
  「我不會因為九尾郡主就對你放水的,盡你全力吧!,魑魅棋圣淡淡道,一揮袖間,紫霄教主的落子全部回到棋碗之中。等待鐘山落子。
  鐘山點點頭,取出一枚黑子口準備落子。
  同一時間,陰間昌京,弈天監中。
  影軀鐘山與南宮勝坐于一個院落,院落擺著一副棋局。
  「南宮勝,這是陽間的天厄棋局,盡你全力,破解之!」鐘山鄭重道。
  「臣遵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