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1-19)      第二章龍門谷(01-19)      第三章龍門大會(01-19)     

長生不死50 吞五色神石


  「那白胡子老頭,是風冢疆域第一棋圣,是狐族的一個宿老。魑魅棋圣!這次魂弈,就是他召開的。」九尾郡主指著那白發白眉的老者說道。
  「魑魅棋圣?」鐘山真接看向遠處的棋盤,棋盤上黑白棋子擺設,玄妙無比,看著那盤棋,鐘山眼前一晃,透過棋局看到了所謂棋局幻境。
  星空,無限星空,大量星辰環繞,深窘浩大,又按照特殊規矩旋轉,無比的復雜,甚至,在這星空之中,分不清敵我,也就是說,棋盤上,就算自己的棋子,也好似被對方利用了一般。
  詭異的棋局,好似一個漩渦一樣吸著所有人的心神。想要看到星空的最深處,卻怎么也體察不到,太玄奧了。
  這一局棋,比之昔日司馬縱橫與鐘山下的那一盤還要復雜,復雜的多,以至于鐘山也深陷其中。
  鐘山心神越陷越多,忽然,仿若兩個星辰撲面而來。
  「轟﹋﹋﹋﹋﹋﹋﹋﹋﹋﹋﹋﹋﹋﹋﹋!,
  兩個星辰轟然爆炸,一陣強烈的暴動,震的鐘山心神巨顫,而就在這時,一個龐大的虛空黑洞忽然顯現,在鐘山驚愕之間,一股龐大的吸力陡然將鐘山心神吸入,繼而碾成齏粉。
  「呼!」
  鐘山陡然清醒,滿頭大汗。
  「好重的殺氣!」鐘山驚駭道。
  鐘山深深的看了一眼遠處的魑魅棋圣。
  風冢疆域第一棋圣?
  在鐘山看棋之際,遠處一座山峰之上,忽然一個身影向著鐘山急竄而來。
  鐘山扭頭望去,卻是一個黃衣胖子。
  「強人,你太不夠意思了,騙得我好慘!」黃衣胖子落下就對著鐘山叫道。
  「阿佛,你說什么?」九尾郡主眼睛一瞪道。
  「我說!,阿佛好似有些畏懼九尾郡主。
  「蘇阿佛?」鐘山認了出來。
  「你還記得我?強人,那天十八層地獄真是太過癮了,還有,聽說你前些日子,狠狠的羞辱了司馬千軍那小白臉,在棋盤上擺了個白癡,讓他想了一夜才看出來?還有,司馬縱橫那老家伙為司馬千軍出頭,反而被你逼的吐血?真的假的,強人,你到哪里都是帶著一身風騷啊!」
  蘇阿佛不停歇的說著,雙眼一直放光。
  「呵呵,我不叫“強人”,我有名字,叫我鐘山即可!」鐘山淡淡笑道。
  「鐘、鐘山?也好,叫鐘山!」蘇阿佛馬上點點頭。
  「我們剛到,蘇阿佛,這幾天棋下的怎么樣?」九尾問道。
  「哦,這是魑魅棋圣擺出的“天厄棋局”,讓人去破,可惜,先前的人,太多走過四步棋就產生幻覺了,瘋瘋癲癲的敗退而出,那個司馬縱橫被鐘山那天逼的重傷,還強撐著上去,走到第六步棋的時候,舊病復發,一口逆血噴出,被抬回那邊山上靜養了!
  蘇阿佛指著不遠處一座山峰,那山峰之上,一座大殿,顯然是司馬縱橫修養之所。
  鐘山點點頭,司馬縱橫的道心被自己破了,想要短時間恢復絕對不可能。
  而在那個山上,司馬千軍與另外幾個,正站在一名少年身后。一副無比恭敬的樣子。少年一身白袍,面如勝雪,白皙俊俏。絕對憑借這一張面容就能迷死萬千少年的絕世少年郎。「那人是誰?」鐘山淡淡問道。
  「他?司馬寄的少家主,小王爺“司馬青”,傳聞司馬家棋道第一人,早在很久前就進入了道境。是此次熱門之一!」九尾郡主說道。
  「道境?,鐘山眉頭一挑。
  「嗯,他還沒出手,據我判斷,普通的棋手已經下過了,現在都是真正的高手去破天厄棋局了。貍先生結束,應該就是他了!,蘇阿佛說道。
  「貍光生?什么時候開始的?」鐘山問道。
  「昨晚,貍先生已經落下第十五子了!是到現在落子最多的一個!棋力也是最強。」蘇阿佛說道。
  就在這時,遠處露臺之上,貍先生忽然閉起眼睛,繼而,將手中棋子放下,深深的吸了口氣道:「天厄棋局,天道飄渺,在下不如!,
  「貍先生過謙了,十五子落,足見貍先生棋道精湛,道境之中,也有一席之地,況且貍先生攝入未深,神智清醒,為何就此罷手?,魑魅棋圣帶著一絲疑惑道。
  「魂弈之道,攝魂攝魄,在下不能再陷了。」貍先生淡淡說道。
  「貍先生不修“棋道”,卻能達到棋道的“道境”,魑魅佩服,待此次魂弈之后,還望貍先生留下,與我同參一棋!」魑魅棋圣說道
  「甚好!,貍先生點點頭。
  說完,貍先生踏步飛離露臺,飛到不遠處的一座山峰。
  魑魅棋圣一揮手,棋盤上頓時少了三十子,恢復最初形態。
  「還有誰?」魑魅棋圣看著眼前一眾山峰上的眾棋士。
  山,要不你去試試?」蘇阿佛忽然看向鐘山。
  「去什么,我們剛到就要上?等鐘山先看幾局,看清棋路,到時將那魑魅棋圣打的落花流水!,九尾郡主頭一昂道。
  一旁蘇阿佛張張嘴巴,不知說什么好,將魑魅棋圣打的落花流水?
  開玩笑也不能這么開啊!
  「司馬青,請前輩賜教!,
  果然,如蘇阿佛猜的一樣,司馬青看了十多天,終于要出手了。
  所有人望向司馬青。司馬家的小王爺,司馬家棋道第一人,不知又能如何。
  司馬青一身白衣,踏步而出,轉瞬到了露臺之上,一擺袍紗,緩緩坐下,一股說不出的瀟灑氣度。
  魑魅棋圣點點頭道:「司馬家的小王爺?魑魅雖處煙海云山,也早聞司馬家小王爺大名,天縱之才,棋勝天下,請!」
  司馬青點全文~字點頭,執黑棋,落子。
  「啪!」
  「和貍先生先前的不同?」阿佛微微驚訝。
  「道境的棋士,在棋道是不服任何人的。不需要學著前人走棋!,鐘山搖搖頭道。
  所有人都盯著棋盤,看著魑魅棋圣與司馬青的不斷落子。
  棋藝越是高深的人,看到的幻境越是玄奧。特別是鐘山這種高手,看著那一子子的落下,心中盡是驚駭,因為鐘山看到了星空之中,無盡星辰大爆炸,虛空破碎,天崩地裂。天厄棋局,上天的厄難?好強大的魑魅棋圣。
  兩個時辰之后。
  「第十五子了。」蘇阿佛驚訝道。
  「轟﹋﹋﹋﹋﹋﹋﹋﹋﹋﹋﹋﹋﹋﹋﹋﹋!,
  天上,忽然間一聲巨響,電閃雷鳴之間,大量烏云籠罩整座海島,一股攝入心魄的氣息直壓所有人心間。
  「下個小棋也能引來天象?有沒有搞錯?」蘇阿佛驚叫道。
  遠處,棋子還在下落。
  司馬青思考的時間越來越多,雙目直盯棋盤,心神被陷入其中。
  第十六子!
  司馬青落下了第十六子,在第十六子落下的一霎那,狂風大作,空氣中都彌漫出一股殺戮的氣息。直逼所有人的心里,天上,電閃雷鳴,轟鳴不止。
  「啪!」魑魅棋圣又落下一子。
  又半天后。
  「啪!」
  第十七子。天上黑云越來越厚,幻境越來越壓抑。
  魑魅棋圣不為所動,繼續下著。
  兩天后。
  司馬青抓著第二十一子怎么也下不去,雙盯著棋盤,頭發也披散而下,雙目充血,滿臉的癲狂。
  「前進是毀滅,回頭也是毀滅,我該怎么辦?,司馬青吶吶的說道。
  司馬青好似陷入了一個幻境之中,而且是出不來的幻境,好似整個心神,整個魂魄都陷進去了。
  「為什么會這樣,為什么會這樣?」司馬青不停的吶吶道。
  「天要亡我?難道天要亡我?」司馬青嘴唇發紫,好似瘋癲了一樣。
  「吼﹋﹋﹋﹋﹋﹋﹋﹋﹋﹋﹋﹋﹋﹋﹋﹋﹋!,
  司馬青忽然起身,仰天長吼,一時間,上空風云變色,原先的雷云陡然化為一個虛空漩渦,好似在吸收著下方一切一般。
  司馬青周身散發出一股暴戾的氣息。
  「啪啪啪!」司馬青的長發,有著很多應聲而斷。
  「不好!」遠處司馬千軍的身旁,忽然傳來一聲怒喝。
  「嗡」
  癲狂的司馬青陡然被冰材在了一塊巨冰之中,全身被冰覆蓋,僅僅看到一絲人影。
  巨冰旁邊,忽然多出一個身影,司馬縱橫。
  「轟!」
  巨冰被掙脫而開。司馬青原先癲狂的面孔已經恢復,只是依舊慘白一片,閉目深深的吸了口氣。
  「你們是死人啊?」司馬縱橫對著一眾司馬家子弟喝道。
  司馬千軍等人不敢多說。
  「呼!」
  司馬青呼了口氣,輕輕睜開眼睛。
  「天厄棋局,晚輩不如!」司馬青淡淡道。
  「小王爺,天縱之才,天厄之下,也能走到這一步,可喜可賀,但,凡事要量力而為。是你的,誰也拿不走,不是你的,不要太做妄想了,好自為之!」魑魅棋圣略有深意的說道。
  司馬青臉色一變,仿若被魑魅棋圣看出什么一般,但很快恢復,對著魑魅棋圣恭敬道:「多謝前輩!」
  「嗯!」魑魅棋圣點點頭,不再多說。
  轉頭看向司馬縱橫,司馬青點點頭道:「二叔,多謝!」
  「應該的!」司馬縱橫馬上說道,仿若對這個侄子,也非常尊敬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