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1-21)      第二章龍門谷(01-21)      第三章龍門大會(01-21)     

長生不死49 大傷天和的陣法

鐘山與九尾郡主離開了二棋廣*場,有了這個折牌,就可以進入所謂煙海云山了。。
  剛回到九尾郡主府,九尾郡主就對鐘山說道:“鐘山,你可真是我的福星,馬上要前往煙海云山了,你休息一天,明天隨我去一個地方。希望紫陽家的老頭說的沒錯*……”
  “紫陽家老頭?”,鐘山微微意外。
  “嗯,也沒什么,就是一個篡命師,原本要來找一個紫陽家叛仆的,剛好被我遇到,讓他給我算了一下,說這次煙海云山我有大造化,所以,這次煙海云山,我必須去!”九尾非常直接道。
  “篡命師?算命的?”,鐘山眉頭一挑。
  因為鐘山的兒子,鐘玄,就是一名篡命師,可惜,在對戰孔宣的時候身死了。
  “算命?不知道,我覺得他們只能算到一些,就比如上次為我算命的紫陽家老頭,他來追殺叛仆的,可最后那叛仆不用他追殺就自己死了,他要是早算到,還來干什么?算命,只能算到一些而已。”,九尾郡主搖搖頭道。
  “嗯!”,鐘山點點頭。
  僅僅休息一天,鐘山與九尾郡主就踏上了離開青丘的歷程。
  這一刻,太初圣王的態度非常詭異,按理說,鐘山一牟附庸圣王,根本不能離開青丘的,可是,九尾郡主就這么生生的將鐘山帶了出去,一路上也遇到一些攔截,可在九尾郡主出示令牌之后,就放行了。
  司馬千軍的府上。
  “少爺,鐘山和九尾郡主昨天離開青丘了!”,一個下人說道。
  “什么?鐘山他怎么可以出去?他在違背附庸諾言?”,司馬千軍眼睛一瞪道。
  “不是,九尾郡主出示一塊太初令,所有人不得不放行!”那下人說道。
  “太初令?放行?圣王到底怎么想的?鐘山怎么可以離開青丘?”司馬千軍恨聲道。
  “少爺,慎言,慎言!”那下人一陣畏懼。數落圣王這可是大不敬之罪。
  “慎個屁言,這是我家就你我兩人,出了事你第一個跑不掉,滾*……”司馬千軍無比暴躁道。。
  下人一陣畏懼退了出去。
  鐘山與九尾郡主一直向南飛,飛了約有一個月左右。
  “到了。”九尾郡主露出一副欣慰的笑容。
  那狐媚的面龐,一笑之下好似天地都為之變色一般,一只在天上飛過的大雁,詭異的不扇翅膀了,就這么直直的摔下山去。
  “冤孽啊!”,鐘山搖搖頭。
  九尾郡主停在了山谷上空。下方山林之有著大量狐貍奔走。看到九尾郡主飛落,大多狐貍也是微微一呆。顯然被九尾的狐媚氣質震驚了。
  “這是什么地方?”,鐘山問道。
  “你在山上等我!我去取父親留給我的東西!”,九尾郡主說道。
  “嗯!”,九尾郡主飛落山谷,對著一塊巨石按照步驟敲擊了幾下,繼而,那山體忽然露出一個山洞九尾馬上竄了進去。
  鐘山沒有好奇的跟進去,而是耐心等候。同時在想著煙海云山,那里到底是什么地方。
  “吟~*……”
  就在這時,忽然一聲鳳鳴沖天而上。
  鐘山看到,眼前這座大山之上,忽然一只紅色的鳳凰,直沖天際。是一個能量鳳凰。繼而,又一條金龍飛天而上。
  “九尾在里面干什么?呃不對!”,鐘山驚愕的現,不是九尾所在的那山峰,而是四面八方,大地之上,無數神獸虛影沖天而上,鳳凰、麒麟、龍、仙鶴,滿天飛舞道道彩虹從大地上灌入蒼穹。
  仙樂飄飄,異香撲鼻,整今天上,都是無邊無際的霞光,望之極為溧亮。
  “這,這是?”,鐘山驚愕的看著天上。
  天降祥瑞?開天?又有人開天?天降異相?不會這么巧吧,剛好給自己趕上?
  “鐘山這怎么回事?”鐘山身旁忽然傳來九尾的聲音。
  九尾不知何時已經回到鐘山身邊。
  “暫時還不清楚,不過和我開天時的景色很像!”,鐘山皺眉道。()
  “又有人開天了?”,九尾郡主眼睛一亮道。
  “還不確定!”,鐘山搖搖頭。
  二人站在山峰之巔一等就是一天。
  一天之后這滿天勝景居然詭異的忽然退去,滿天神獸幻影漸漸消失,仙樂停止,異香消散。好似一切都沒有生過一樣。
  鐘山微微意外,因為鐘山已經肯定,這不是開天了。
  但,若不是開天,到底什么使得這一片區域生如此天象劇變呢?
  “我知道了!”,九尾郡主眼一動道。
  “知道?你知道了*……”鐘山意外道。
  “當然,我是誰!”九尾郡主得意道。
  “那怎么回事?”
  九尾郡主瞥了鐘山一眼,傲嬌道:“作為門客,有你這么問門主的嗎?”,鐘山:“……………………!”到今天你都還沒叫過我,門主……乖,叫我門主,我就告訴你!”九尾郡主盅惑道。
  鐘山無語。
  “你不知道就算了*……”鐘山搖搖頭,就是不肯叫。
  “誰說我不知道?圣王親口對我說的*……”九尾郡主很氣憤道。
  “我也是圣王,我怎么不知道?你不說,就算了。”,鐘山可不愿稱門主。
  “哎,你這人真是的,做門客,一點覺悟也沒有,算了算了,告訴你吧,等到煙海云山時,給我多出點力!”,九尾郡主無奈道。
  “這個你放心!”,鐘山也笑了起來。
  弄看鐘山的笑容,九尾郡主一陣無奈。
  “這是新圣人誕生了,天生異象!整今天下,到處都是這樣的。”,九尾郡主說道。
  “圣人?你怎么知道?”,鐘山驚訝道。
  “幾百年前有個圣人死了,你知道吧?”
  “不錯,當時我在小千世界,也見到了天降血雨”天地同悲!”,鐘山點點頭。
  “陽間九個圣人,死了一個”必定要誕生一個才行,天道才能平衡*……”九尾郡主很得意道。
  “陽間,九個圣人?只有九個?”,“當然,沒聽過陽九陰六嗎?陽之極就是九,陰之極就是六,陽間只能九個圣人,陰間只能六個圣人。反正都是一群老不死的,不知道這次新誕生的圣人是誰,希望是靠我們近的那個莊子*……”九尾郡主說道。
  “莊子不是圣人?”,鐘山疑惑道。
  “聽說好像還差點。對了,聽說你開天的時候,孔子的弟子與莊子的弟子還差點因為你打起來?是怎么回事?”,九尾郡主忽然八卦了起來。
  鐘山無語。
  “說啊!”
  “我看時間不早了,再不快走,煙海云山的事情就要錯過了!”鐘山岔開話題道。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又歷經的一個多月的時間,二人終于風塵仆仆的趕到了所謂煙海云山。
  煙海云山,那是在一個煙霧彌漫的大海之上。海上的一個海島。
  可是,大霧彌漫,根本無法找尋方向。
  “糟了,糟了,遲到了!”,九尾郡主焦急道。
  “好大的陣法,覆蓋了整片大海?”,鐘山雙眼一瞇,驚訝道。
  “就是啊”沒人帶的話,到了里面肯定暈頭轉向!”九尾郡主一臉著急。
  就在這時,大霧彌漫的海,忽然一艘金色小船從空飛過。
  “云艘?”,九尾郡主臉上一喜。
  “云艘,過來,帶我們去煙海云山。”,九尾郡主叫道。
  很快,那金色小船就飛了過來。
  一個人的身軀”狐貍的腦袋的妖怪,撐船而來。看著這,狐人,?呃,還是,人狐,?鐘山無北責怪。
  “這是我九尾郡主府的折牌,帶我們進去!”九尾馬上遞出鐘山那塊折牌。
  那個人不人、狐不狐苒妖怪接過,仔細看了一下道:“好的!”,好的”這兩個字非常的生澀,不,應該說是機械。
  鐘山和九尾郡主上船”鐘山古怪的看著這個妖怪。
  “奇怪吧,這是大陣傀儡人”能帶我們穿棱煙海云山大陣*……”九尾笑道。
  “你說它是傀儡人?”鐘山古怪道。
  “那是當然,不然怎么會長成這個樣子?”,九尾說道。
  鐘山盯著這個妖怪,不,傀儡人,仔細看了又看,眼閃過一陣驚疑,這傀儡人制造的還真精妙。
  “魂弈開始了嗎?”,九尾郡主說道。
  “十天前就開始了*……”那個傀儡人說道。
  “這么快?糟了,快,快,加快度!”,九尾郡主焦急道。
  “是*……”
  云艘在煙霧彌漫的大海上,快穿棱,可是,也許那地方真的很遠,即便云艘的度驚人,依舊一天一夜之后才抵達一個大霧彌漫的海島。
  海島非常大。
  “快,跟我走*……”九尾拉著鐘山向著海島上飛去。
  飛在空,鐘山看到海島之上有著很多狐貍奔走。山林茂密,即便天地元氣也比其它地方充裕很多。
  海島心有著一座最高峰,四周有著一些小山峰圍著最高峰。
  各個小山峰之上,此刻已經站滿了人,應該就是獲得資格的一眾棋士。
  而最高峰的半山腰處突出一個露臺,上方一個巨大的棋盤,棋盤兩邊各坐一人。其一人,鐘山認識,貍先生!
  而貍先生對面,卻是一個白白須的老者。二人正在對弈之。
  “那白胡子老頭,是風冢疆域第一棋圣,是狐族的一個宿老。魅魅棋圣!這次魂弈,就是他召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