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1-21)      第二章龍門谷(01-21)      第三章龍門大會(01-21)     

長生不死43 海鯊族滅

青丘大獄,引來越來越多的強者。()重地大陣往往都是極為強悍的。即便面對大仙,也不是一時半會所能破開的。
  太初的底蘊是極為雄厚的,司馬縱橫帶著十名天仙破陣,終于在一天之后,破解而開。
  青丘大獄大陣一破,就是面對十八層地獄為陣基的,周天世界,。又是小半天的時間才破解。
  沒有人住持,早晚被破,能堅持一天多的時間,已經很不錯了。
  大陣一破,十八層地獄就展露在了所有人前。
  司馬縱橫踏步走入其。鐘山是他安排了,想不到剛安排來一天就出了大紕漏。鐘山?這個禍害!
  “來人,給我搜,看還有沒有活。!”,司馬縱橫沉聲道。
  “是!”,大量強者奔走于責丘大獄,很快,活著的人都被帶了過來,大都都昏迷不醒。
  四個統領被往司馬縱橫面前一拋,摔在地上一個激靈頓時醒來。
  四人一看四方,頓時將先前的一切回憶了起來。
  司馬縱橫手抓著五個珠子,十八層地獄的密鑰,冷冷的看著這四大統領。
  “五大統領?還有一個呢?你們不知道犯了死罪?”,司馬縱橫眼睛一冷道。
  “大人饒命,我們全是聽信了司馬三亮那個奸賊,他騙走了我們的密鑰,才導致生這么大的紕漏,大人饒命!”,四名統領恐懼的叫道。
  “密鑰交給你們,誰也不能離手,離手就是瀆職。我管你們那么多?將當日的一切給我說清楚,一點點也不許落下!”司馬縱橫冷聲道。
  “是,是,去…………!”四名統領全身如墜冰害。瑟瑟的應道。
  “當日,司馬三亮將鐘山打入十八層地獄然后請我們喝酒,繼而…………………………!”,青丘大獄在落實罪責之際司馬三亮的人影卻是消失不見了。。
  司馬三亮不是破陣時消失不見的,而是在鐘山將大陣布起前就消失了。在聽到百萬囚徒大逃亡的一瞬間,司馬三亮就知道紕漏了,闖大禍了。
  四方大陣沒有反應,說明并不是有人強攻十八層地獄那只有一個可能,五枚密鑰。五枚密鑰?想到這里,司馬三亮手腳一陣冰涼。
  不管結果如何,五大統領都難辭其咎,更何況還是自己一手騙取他們的呢?
  司馬三亮在回過味來的瞬間,沒有前往支援獄卒,而是調頭離開青丘大獄。
  司馬三亮沒有逃跑,普天之下哪里還逃得掉?
  司馬三亮直奔青丘的一處私宅,在一個大殿之外跪拜而下。
  一跪就是一天,里面就是讓司馬三亮收拾鐘山的貴婦。
  一天的跪拜之,司馬三亮感受四方奔走的強者,心已經沉入谷底。
  直到第二天,大殿門才打井“夫人,救救小的啊!”司馬三亮恐懼的拜道。
  “救你?蠢材*……”大殿內的貴婦冷聲道。
  “夫人,我闖下此禍都是因為您啊,為了給三少爺報仇,我才派人去對付鐘山的,誰想到會生這種事?夫人!”司馬三亮哭喪著臉道。
  原本還指望能夠借此晉升,現在看來,想保命都難了。
  “你這次的禍,闖的太大了若是廢了鐘山,我還可以幫你,可惜你連鐘山一個指頭也沒傷到,你讓我如何幫你?”,貴婦沉聲道。
  司馬三亮原本都有些絕望了,忽然聽到貴婦的話眼一亮道:“夫人,屬下這就廢了鐘山,一定廢了他!”
  “你行嗎*……”貴婦冷聲道。
  “可以一定可以,我一定可以廢了鐘山為三少爺報仇!”,司馬三亮狠道。()
  “嗯,這枚,大仙護體丹”送給你防身,到時或許用得到!”,貴婦淡淡道。
  繼而,一枚金燦燦的丹藥從大殿內飛出。
  司馬子亮一把接住。
  “多謝夫人,多謝夫人!”,司馬三亮無比興*奮的接過,繼而快退出這座私宅,消失在了人群之。
  在司馬三亮離開之后,大殿內又傳出一個聲音。
  “夫人,您真的要幫他?”,“幫?為什么要幫他?一個奴才而已!”貴婦不屑的說道。
  一一一一,一一一二棋廣*場。
  司馬千軍招來一眾下屬,準備擒拿鐘山之際。天上忽然落下一大群強者。
  太初圣庭的近十名大仙,還有遠處幾十萬大軍,全部落在廣*場之上。
  轉眼之間原本還顯空曠的廣*場*頓時變的有此擁擠了起來,殺氣騰騰,所有人都看向心的鐘山。
  司馬千軍被這忽來的大軍弄懵了。
  大仙,十名大仙官員從天而降?或者說是從這青丘山上忽然下來?
  護在黑袍人的四周?他是什么人?
  有沒有這么夸張?自己不過喊過來百名打手,他還沒喊,就來了幾十萬大軍?還有十名大仙?有沒有搞錯?這還打個屁?
  為的那是誰?太初圣王的近臣,貍先生?他也來了?
  這人是誰?難道我一天一夜的虐待就這么算了?
  一眾棋士也是這樣看著鐘山,太詭異了。此人是誰?
  九尾郡主盯著鐘山,眼仿若盡是好奇。
  “大情圣王還真悠閑,讓我等好找!”,貍先生淡淡的笑道。
  大靖圣王?一眾棋士的下巴差點驚掉下來,這就是那個衰命圣王鐘山?他怎么會在這里?
  司馬千軍原本的怒火,變得更甚了,是他?
  九尾郡主的眼睛卻是轉了轉,好似想著什么鬼主意一樣。
  “青丘大獄守衛松懈”我就四處轉轉了,在這青丘山下”難得遇一雅地,這不,一直在等你們?”,鐘山淡淡笑道。
  “天下能如鐘圣王這般視青丘大獄于無物的,還真沒幾個,我等考慮不周,讓鐘圣王受氣了,還望見諒,附庸我朝的朝主,都是住在“質皇府”我帶鐘圣王前往?”,貍先生看著鐘山笑道。
  一直以來,貍先生都很和善,說話也很婉轉,但這股婉轉之卻充滿了一股不可反駁的意味。
  “也好”下了兩手棋,心情舒暢很多,走吧!”,鐘山淡淡起身。
  “請!”,貍先生說道。
  鐘山點點頭,隨著貍先生與一眾大仙離去,而那尋找鐘山的幾十萬大軍,也被一名大仙揮揮手打走了。
  司馬千軍捏著拳頭,看著鐘山離去,愣是沒有勇氣沖上去大打出手。司馬千軍在青丘還算個紈绔少爺”可是,一旦比起朝重臣,那就不夠看了。
  白白的被鐘山虐了一天一夜,卻無可奈何,司馬千軍心那個恨啊!
  一眾棋士卻是指指點點。
  “難怪這么厲害,一代圣王,到了哪里都是絕世雄才!”,“大情圣王”鐘山?好高的棋藝。”,“難怪我在棋盤上看到了一股帝王紫氣,原來是這個緣故!”,“呸,你就吹吧!”,人們不停的回味著這一天一夜的精彩,而九尾郡主卻是走到棋桌之處,探手取出鐘山的那個折牌,顯示,3,的折牌。
  身形一晃,九晃郡主狐魅的消失了。
  九尾郡主回到自己住處,那是在一個浮島之上”剛飛到半空,九尾郡主微微一停”因為九尾郡主忽然看到了一個胖子此刻正抱著一堆著彩光的寶貝,向著一個方向飛著。
  “蘇阿佛,你給我站住!”,九尾郡主叫道。繼而身形向著那個方向飛去。
  蘇阿佛,與一眾王公子孫打賭,看誰先見到衰命圣王鐘山,可惜,蘇阿佛運氣不好,在鐘山抵達青丘之際,卻被自己爺爺打入十八層地獄。可事情總是那么奇妙,鐘山居然也在當天被送到了十八層地獄。
  最先見到鐘山的居然是最倒霉的蘇阿佛。
  一眾大仙器啊,一共七個,有項鏈,有大碗,有大刀,有長劍。蘇阿佛這次賺大了。
  這不剛剛找到各大少爺,將寶貝取回來。
  正在興高采烈之際,蘇阿佛忽然聽到一聲噩夢般的聲音。
  “小魔女?”蘇阿佛臉上頓時露出極度驚恐之色。
  在青丘,要說哪個王公子弟最紈绔,當屬這個九尾郡主。
  在蘇阿佛眼,這個九尾郡主,無惡不作,、,橫行霸道,。青丘的紈绔少爺們,沒少吃過她虧,可誰也又不敢得罪她。
  而這九尾郡主也不知哪冒出來的,無父無母,可深得太初圣王寵愛,就算無禮的向太初圣王討要官職,太初圣王都毫不忌諱的送給她。
  蘇阿佛向家里老爺子打聽過九尾郡主,可是老爺子也不知道,但還是告訴他不準得罪九尾郡主。否則家法伺候。
  九尾郡主來歷太詭異了,可后臺極大,有太初圣王為她撐腰,哪個也不敢得罪,只能每次任他蹂躪。
  “呦,小祖宗,啥風將你吹來的?”,蘇阿佛哭喪著臉道。
  “這是我家門口,吹你個大頭鬼啊,你抱著的是什么?彩光四射的,咦,這不是那群敗類的大仙器嗎?”,九尾郡主眼睛忽然亮了起來。
  蘇阿佛一見九尾郡主的目光,就知道不好,糟了,被這個魔女看到了,我可憐的寶貝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