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1-25)      第二章龍門谷(01-25)      第三章龍門大會(01-25)     

長生不死42 人尊再現

所有人都呆了看著棋盤上黑棋組成的“太弱”二字,幾乎所有人都有種不真實的感覺此人是在下棋嗎?
  司馬千軍可是意境高手被下的毫無還手之力,被蹂躪的慘無人道、血肉模糊了之后,才發現鐘山的落子之中,居然生生的寫出了兩個字
  太弱
  這不僅僅是打敗了司馬千軍,是打的司馬千軍體無完膚、粉身碎骨
  不僅在棋藝上勝了司馬千軍,是從精神上,狠狠的摧殘了一次司馬千軍
  一個時辰的時間,司馬千軍的衣服已經完全濕透了
  這一局棋下的,太驚心動魄了
  「你,你,你這什么意思?,司馬千軍回過神來怒聲道
  「你敗了,鐘山很淡然的說道
  帝王棋,大崝圣庭開辟弈天監,專門讓南宮勝陪鐘山下棋,南宮勝何其強大的棋手,昔日在沉浮血海對戰葉傾城時,以一局棋陣擺出“天劫”大陣,弓出天劫,南宮勝那已經不是與人對弈了,而是與天對弈
  而南宮勝的職位就是弈天監監正,主要任務就是陪鐘山下棋鐘山原本棋藝就非常強大,強的布局觀讓鐘山的棋藝無師自通,帝王棋出,難逢對手而且經常還有南宮勝陪練,鐘山的棋藝可謂是驚世駭俗也不為過
  司馬千軍?鐘山剛才看了看司馬千軍與先前棋手留下的殘局,就看明白了司馬千軍的棋路
  意境?鐘山早在不知哪年就達到了意境,在凡人期間就達到了意境,何況現在?
  「好,下的好,太厲害了,我要包養你」一旁九尾郡主激動的說道
  包養我?縱是鐘山再深的涵養,也差點從凳子上跌下來
  穩了穩身形,鐘山額頭出了一絲冷汗
  那狐媚的眼神看過來,一群棋士的魂都被勾去了一般,充滿了驚艷
  鐘山沒有理會九尾郡主,而是看向面前的折牌
  “零”緩緩變成了“一”
  司馬千軍輸給了鐘山,又被“太弱”二字狠狠的羞辱了一番,原本就已經很氣了,此刻見九尾居然要包養鐘山,當場就怒了
  「混賬,我不信,我還要跟你下」司馬千軍怒吼道
  一聲怒吼,頓時引得所有人注意
  「司馬千軍,你一個手下敗將,還想一而再的被羞辱?賤,九尾郡主心情大好,此刻很不給情面的數落著司馬千軍
  司馬千軍恨恨的看了一眼九尾郡主,頭一扭的看向鐘山道:「你到底下不下?」
  鐘山依舊很從容,淡淡道:「來這里之前,我好想聽人說過,敗方只有等其它棋士下完才能重挑戰勝方啊?」
  「哼,你們誰要挑戰他?有沒有?」司馬千軍惡狠狠的看向圍著的一群棋士
  “沒有,「沒有」
  迫于司馬千軍的淫威,眾人紛紛搖頭
  “好了,沒有別人了,就我們兩個,繼續」司馬千軍狠聲道
  司馬千軍將剛才的敗完全歸咎到自己大意,先前自己太小看眼前之人,才導致敗得那么凄慘
  鐘山淡淡一笑道:「也好,司馬千軍很討厭鐘山的從容,可是,現在說什么也沒用,只有從棋藝上再打敗鐘山,才有那個資格
  大袖一揮間,黑白子再度回到棋碗內
  「剛才你先落子,這次輪到我了,司馬千軍沉聲道
  「非也,下棋有下棋的規矩,上一局是你主動放棄先落子機會,并不代表我也要讓你」鐘山沉聲道
  「是啊,司馬千軍,你自己傻不要認為別人和你一樣傻,九尾郡主叫囂道
  司馬千軍看看九尾郡主,臉上一陣黑一陣白
  「猜先,鐘山淡淡道
  也許司馬千軍活該今天倒霉,猜先,還是鐘山先
  「又是天元?」
  「他要走老棋?」
  「不可能,老棋?剛才已經下過一次,走老棋不是再度泄露棋招?」
  「可那老棋你看透了嗎?怎么算泄露?」
  人們驚訝的看著,議論紛紛,眼睛一眨不眨的盯著棋盤
  「啪」「啪」「啪,老棋,鐘山的確走的老棋,雖然有些落子順序不太一樣,但是,鐘山老棋的布局幾乎是一模一樣,就這種一模一樣的情況下,依舊殺的司馬千軍節節敗退
  司馬千軍剛干的汗水又出來了,整個人的臉上都是一陣潮紅一種千刀萬剮箭穿心的感覺籠罩司馬千軍
  每走一步棋,都好似向刑場走一步一樣,而鐘山每走一步,都好像刑場儈子手的一次行刑一般
  每次看到一絲希望,剛剛落子,轉眼那一絲希望就變成了索命陷阱
  沒有達到意境,永遠無法體會到那種“意”的效果
  「你敗了」鐘山最后一子落下
  司馬千軍臉色已經漲的通紅,心中郁氣難泄雙眼布滿血絲的看著鐘山
  棋盤之上,這一次又顯現了兩個黑字
  一樣
  兩個字“一樣”“一樣”太弱?
  所有人驚愕的看著這一幕,這一刻,所有人都知道,這下棋不是那么簡單了
  「小子,你知道我是誰嗎?你敢一而再的讓我丟臉?你在羞辱我?你不想活了?」司馬千軍“騰”的站起身來
  「有的時候,臉是自已湊上來丟的」鐘山很不客氣道
  「你」司馬千軍差點被氣得吐血
  「司馬千軍,你棋下不過人,還想搬出你的身份?司馬家都是這種人嗎?」一旁九尾郡主冷嘲道
  瞪了一眼九尾郡主,司馬千軍深深的吸了口氣道:“再來」
  「你不是我對手還是不要再丟人了」鐘山搖搖頭道
  「不,再下」司馬千軍吼道
  四方棋士自然不敢觸司馬家的眉頭
  「不要后悔」鐘山從容的一笑
  第三局開始,同樣猜先,這一次司馬千軍運氣不錯,先落子
  先落子又如何?鐘山和他的棋藝不是一個級別的再下也是枉然
  而司馬千軍不愧為司馬家的杰出俊杰,居然生生的壓住了躁狂,定下心來,棋藝大漲,可再漲也不可能翻出鐘山手掌
  天漸漸黑了下來,司馬千軍每一步棋都要想半天一夜下來了,司馬千軍落子越來越慢甚至到了下半夜,司馬千軍抓著一枚白子定格在了那里,看著棋盤,怎么也下不了手
  就這樣,如石化了一樣的看著棋盤,抓著棋子
  直到第二天的太陽出來之際,當第一縷陽光照射到棋盤之上時,司馬千軍恍然間看透了棋盤
  捏在指尖的白棋“啪”的掉落而下因為司馬千軍在棋盤上又看到了兩個字
  白癡
  兩個早在昨天上半夜就已經排好的兩個字,白癡?
  自己對著這個棋盤,對著“白癡”這兩個字看了半夜,冥思了半夜,真的就如這兩個字一樣,白癡?
  司馬千軍白子落下之際,四周圍觀之人都看出司馬千軍敗了,這時,人們也發現了這兩個字
  白癡?
  棋士們看著這兩個字徹底呆掉了眼前這個人是誰?這么變態?
  「混賬東西,從來沒人敢羞辱我司馬千軍,也沒人敢小看我司馬家,你找死」司馬千軍再也受不了了
  一天一夜的折磨,司馬策現在整個人看上去都瘋癲了很多,但多的卻是暴怒
  羞辱,眼前之人是專門羞辱自己的?司馬千軍是看出來了
  找死?從來沒人敢戲耍自己
  「司馬千軍,你干什么?輸不起?」九尾郡主從頭看到我,可謂是看的極其爽快
  司馬千軍沒有看九尾郡主,而是仰天大喝道:「來人,來人」一聲大喝,傳遍山下的鬧市區
  「是少爺的聲音?」鬧市區的一個建筑中一人忽然停下手頭動作
  「呼」
  一時間,整個鬧市區中忽然飛出近百道身影,近百名司馬家的強者從四方ji射而來
  「嘭」「嘭」「嘭,
  一個個強者落于廣場,帶出一股股澎湃的氣勢
  「干什么?司馬千軍,你真的輸不起?有我在這,誰也不許動他」九尾郡主怒叫道
  「在青丘,還沒有我司馬家不能得罪的人九尾郡主,你讓開,其它人給我拿下他,少爺我要讓他知道被虐的滋味,司馬千軍寒聲道
  「你們誰敢動?我要圣王滅你們九族」九尾眼中一寒道
  九尾郡主的話果然非常霸道,一眾司馬家的下屬紛紛止住了腳步
  鐘山依舊很從容,鐘山淡淡的笑道:「虐我?在這青丘,就是你司馬家的家主,也不敢這么對我說」
  鐘山說完,幾芋所有人都是微微一鄂,就連護著他的九尾郡主也是古怪的看著鐘山,畢竟,青丘的貴族,雖說知道的不全面,但是有權有勢有地位的還是知道的,眼前這個黑袍人明顯是外來戶啊
  「哈哈哈?你以為你是誰?給我拿下快少爺我包你們平安」司馬千軍激動的發狂一定要此人嘗嘗被虐的滋味
  「是」一眾下屬紛紛應道
  就在百名下屬要沖上來之際,鐘山笑了
  「我說過,就憑你也想虐我?」隨著鐘山不屑的笑聲
  「嘭」「嘭,
  大量強者從天而降青丘的位高權重的絕世強者們,接二連三的忽然降臨在這個廣場,西面是忽然飛來幾十萬大軍一起落到了廣場之上
  兵戎相見之間,太初圣庭的近十個大仙從天而降紛紛落于鐘山周側
  那些要沖上來的司馬千軍下屬,紛紛止住一眾腳步,快收起對著大仙們的刀劍一個個一臉駭然的暴退而開
  司馬干軍懵了,九尾郡主懵了,一眾棋士們也全體懵了什么憤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