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10-01)      第二章龍門谷(10-01)      第三章龍門大會(10-01)     

長生不死39 茫茫傲來海

第十九章大暴亂時代
  蘇阿佛剛剛離去。黑鐵塔帶著一眾恢復自由的囚犯飛了過來。
  “前輩,一切都辦妥了。”黑鐵塔恭敬道。
  “嗯,青丘的軍隊馬上就到,你們還是快走吧”鐘山點點頭。
  “是,前輩,前輩大恩,我等銘記,不知前輩名諱?”黑鐵塔走前看向鐘山問道。
  “鐘山”鐘山淡淡道。
  一眾兇徒記下名字,對著鐘山深深一拜,繼而,調頭快速飛走。
  百萬兇徒大逃亡。外界變的混亂不堪。
  鐘山站在十八層地獄的出口處,掌心托著五枚珠子,十八層地獄的密鑰。同樣也是開啟十八層地獄的法寶。
  手中五個珠子對天一拋,大量法訣打出,五個珠子頓時放射出億萬光彩。
  “轟隆隆”
  大地一陣顫抖,轉眼間,一座巨塔拔地而起。漆黑色的巨塔,散發出一股駭人的氣息。
  這就是十八層地獄,以五個珠子催動十八層地獄,十八層地獄陡然放射出萬千黑光。
  而四方,大地上也冒射出萬千黑光,與十八層地獄遙相呼應,形成一個恐怖的黑色罩子。罩子之中,除了鐘山,所有四方趕來的獄卒們,都忽然間被黑氣纏繞一般,一個個昏迷而下。
  大羅周天星斗大陣,只不過被南宮勝這個陣法天才改良之后,已經不僅僅需要星辰之力才能布置了,只需要一個強大的陣基。以陣基之力代替星辰,形成一個周天世界,陣基不同,周天世界不同。
  先前黑鐵塔等一眾囚犯,就是按照鐘山要求去布置一些陣**廓,一切完成。十八層地獄形成的周天世界,強
  這個周天世界,不但能困住內部的人,更能擋住外界要進入的人。
  做完一切,鐘山甩甩衣袖,踏步走出大陣,甩開所有目光。
  站在一座山峰之巔,鐘山看向遠處青丘大獄。
  青丘大獄之外,青光大放,那是青丘大獄原本的陣法,一共十幾道,在鐘山進入的時候就發現了,強大無比。現在全力開啟。而在青色大陣之中,黑氣彌漫,邪惡無比,那是十八層地獄形成的周天世界。
  高空之中,更是恐怖的黑氣沖天而上,讓整個青丘大獄都好似籠罩在一個鬼地兇池之中,看之一眼就無限駭人。
  鐘山做事,一切都有分寸,事要做大,但不能做絕。百萬兇徒雖然放出,但你太初圣庭可以追捕回來,就看你的能力了。十八層地獄,鐘山也沒做絕破壞,但,卻作為一種羞辱反擊。看看誰更羞辱。
  這一刻,四方無數強者直奔青丘大獄之處。
  “大人,里面兇光大放,看來是有絕世兇魔在里面”
  “大人,十八層地獄的兇徒們都跑了。十八層地獄可能已失。”
  “大人,里面獄卒一個沒跑出來,會不會殞命了?”
  一眾先到達的人向后到達的官員稟報。
  “破陣,快破陣”那官員眼睛一瞪道。
  “大人,內部陣法啟動,我們無法找到變化點,無法破陣啊”
  “強行破陣,快”那官員吼道。
  此事發生在這官員管轄之內,紕漏已經出了,自己難辭其咎,百萬囚徒都跑了,青丘大獄五大統領是吃死飯的?希望不要出更大的紕漏。
  “是”
  “轟隆隆~~~~~~~~~~~~~~~~~~~~~~~~”
  強大的破陣之聲,響徹云霄,整個青丘大獄所在的區域,盡是這強勢破陣的轟鳴聲。
  可是,青丘大獄的陣法,豈會是那么容易破的?這可是青丘重地,想要破陣短時間是妄想。
  就在這時,一隊軍隊忽然趕到。人數有八十萬之多。
  “怎么回事?”為首一個將軍吼道。
  “將軍,不好,青丘大獄百萬囚徒奔逃了,現在大陣還破不開,里面更好像有絕世兇魔,出大事了”先前那官員焦急道。
  “百萬囚徒?”那將軍抽了口氣。
  “將軍,還是先破陣吧”那官員著急道。
  “一到九營,全力破陣,十營,火速前往青丘圣都各大軍營,通知各大將軍,全力緝拿四方遁逃的囚徒,快”將軍大吼道。
  “是”
  “轟隆隆~~~~~~~~~~~~~~~~~~~~~~~~”
  強大的破陣之聲,無數趕來救援的人,無不神經緊繃,青丘大獄大陣之處,更是火光四射,恐怖的沖擊,天大的震蕩,不停的爆炸,一道道強大的攻擊,直沖青丘大獄。
  七八十萬人同時沖擊青丘大獄,何其的壯觀
  整個青丘大獄區域,都迸發出耀眼的光彩,如一輪昊日,光芒四射。強大的轟鳴震的青丘百姓紛紛閉門不出。
  出大事了
  所有前來救援的人,都處在一種極度緊張之中,快、快、快
  而那些前往四方軍營求援的將士們,馬上將這股混亂波及到了整個青丘圣都。一時間,青丘圣都陷入了一股緊張的氣氛之中,無數強者漫天飛舞。追拿兇徒、追拿暴徒。
  青丘圣都,已經好久沒出現過這么大混亂了。
  鐘山愕然的看了看,臉上露出一絲古怪。搖搖頭,踏步離開這混亂之地。
  青丘圣都,一座浮島之上,浮島之上有著一個大院子。
  院中,一名頭發斑白的老者皺起了眉頭。手中抓著一個茶壺,但內心好似有著非常緊張一般,指頭之處,已經將茶壺捏出了一些細小的裂紋。
  在老者面前,站著一名英武的將軍。正是昔日送蘇阿佛前往十八層地獄的弘逍將軍。
  “蘇帥,是青丘大獄那邊,最高級別求救信號。阿佛少爺還在那邊,屬下這就過去接阿佛少爺回家。”弘逍焦急道。
  老者搖搖頭,雖然眼中盡是渴望。但還是搖搖頭道:“不可,太初有太初的規矩,朝令不能夕改,既然阿佛被關押半個月,就必須等半個月期滿。”
  “可是一有危險怎么辦?”
  “十八層地獄,是一個頂級大仙器,強行破壞,會天引動四方大陣的,阿佛在十八層地獄,很安全”老者深吸口氣道。
  “那一呢?蘇帥,我知道您要考慮的比我們多,但是,阿佛是蘇家唯一傳人了,不能出錯,屬下不接阿佛少爺出來,只是護衛在旁。四方盯著蘇帥的那些奸臣耳目,也找不出毛病來”弘逍說道。
  “嗯,那你去吧”老者馬上點點頭。
  “是”
  “等等”老者馬上叫道。
  “蘇帥還有何吩咐?”弘逍一陣疑惑。
  “將天罡三十六將,地煞七十二將全部帶去。”老者馬上說道。
  “是”弘逍一陣狂汗。
  剛才還不愿派人,現在一下子派出一百多個?
  正在弘逍要離開之際。
  “轟”院子的大門忽然被一腳踢開。
  “來人吶,來人”門被踢開的一瞬間,就傳來阿佛的一聲高呼。阿佛一臉激動的跳了進來。
  老者與弘逍僵硬當場?剛才還準備去救他,這生龍活虎的樣子,要救嗎?要保護嗎?
  “混賬”老者一聲沉喝。
  一聲沉喝,喝得一臉激動的阿佛全身一僵,扭頭望了過來。
  “爺爺,你今天沒出去啊”阿佛苦著臉道。
  “你以為呢?”老者沉聲道。
  “阿佛少爺,你怎么回來了?”弘逍有些古怪的問道。
  “還不是為了看那個衰命圣王鐘山,他來青丘了嗎?”阿佛馬上對著弘逍問道。
  “昨天剛到。”弘逍點點頭。
  “不會吧,我的運氣這么差?就差一天,我的賭約啊。”阿佛一陣哀嚎。
  “什么賭約?”弘逍皺眉道。
  “就是和那幾個王孫打賭的,賭誰先見到衰命圣王,我的金剛大杵啊”阿佛一臉傷心。
  “混賬東西,拿我給你的金剛大杵和人賭博?你不知道那是大仙器啊?”老者一臉氣憤。
  “爺爺,我再也不敢了。”阿佛知道說漏了嘴,馬上做出一副苦大仇深的樣子,同時給一旁弘逍遞了遞眼色。讓他幫忙說話。
  可蘇帥發怒,誰敢攔?弘逍只能當做沒看到。
  “混賬東西,你怎么出來的?你知道你要關在十八層地獄半個月嗎?”老者沉喝道。
  “呃,所有人都被劫獄了,我一個人留在那里,豈不是丟死人了,我可以不顧我的臉面,但我不能不顧我老蘇家的臉啊”阿佛馬上委屈道。
  “什么所有人被劫獄?”老者眉頭一挑。
  一聽老者問起,阿佛馬上就來精神了。
  “他娘的,太過癮了。爺爺你是不知道…………”阿佛興奮道。
  “嗯?怎么說話呢?”老者眼睛一瞪,
  一旁弘逍一陣無語。他娘的?太過癮了?或許只有這個阿佛少爺才敢對蘇帥沒大沒
  “呃,真的超牛的一個人,他昨天才到十八層地獄的,就在我的不遠處,今天忽然暴起越獄,百萬人啊,百萬囚徒,全被他劫獄劫了,全部跑了太過癮了,太刺激了,太有種了。”阿佛興奮道。
  “當真?”老者一臉不信。
  “當然,你沒看現在青丘大獄那邊都亂套了嗎?”阿佛一臉肯定道。
  老者與弘逍對視一眼。
  “蘇帥,昨天我去悄悄探望阿佛少爺時聽說了,昨天是有一個人被打入十八層地獄,好像就是那個大崝圣王,鐘山”弘逍馬上說道。
  “啥?那人是鐘山?就是他?”阿佛驚叫道。
  PS:又在月底被爆了,悲劇啊,大家手頭還有月票沒,幫我再爆回來啊